怪物姊妹的故事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前傳】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電影中,怪物姊妹的前傳故事。 (直接看小說

說說怪物。

「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裡的怪物嗜血,畏光,爬行像蜘蛛,血液裡的某些成分會將怪物因子傳染人類,情緒沸騰時臉恐的肌肉與骨骼會激烈變形,這些設定都沒什麼真正的創意,很多電影都看得到,大概是體內滿滿的都是蠱蟲這一點稍微特別一點,但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創見。

對七夜怪談、咒怨、異形或是漢江怪物這類片型,怪物起源很重要,所以主角必須好好追索「非人」的成因,思考出破解之道。

但拍電影「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時,我沒有打算拍怪物的前塵往事,一方面怕穿插回憶的手法俗氣了,另一方面,這不是一部「恐怖怪物片」,所以探索怪物的過往並不是很重要的細節。

我不拍怪物起源,但背後的設定依然非常重要,工作人員依賴著完整的設定背景才能做事,怪物住所的勘景、怪物的服裝、特殊化妝的表現方式、電腦特效的輔助、怪物爬行的動作設計等等都是。演員也必須知道他們來自何處,才能有所依據的表演,讓觀眾感受牠們是怎麼一回事,而非拍一段說明,流於交代。

我跟劉奕兒跟林姵炘說,妳們從人獸化成怪物,已經有幾十年了,早已忘了人類的語言,彼此之間的溝通只剩下最簡單的情緒與表情。

妳們以前曾經吃過小孩,吃過嬰兒,但發現如此進食,會引起全村圍捕。

妳們也曾吃過穿制服的人類,比如學生,比如警察,照樣引發搜捕危機。

所以,妳們兩隻怪物漸漸摸索出生存之道,那就是——吃一些即使消失了,這個社會也不會在意的人,那些人是誰呢?流浪漢,縮在角落吸食廉價強力膠的毒癮者,年老色衰的流鶯,以及獨居老人。

社會底層的邊緣人,並非「共同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世界,而是,「獨自」一個個苟延殘喘在陰暗沒有希望的空間。

他們是怪物姊妹的食物。

這是多麼可悲的底層互噬。

兩隻怪物,白天住在廢棄大樓的陰暗電梯天井,牠們的床就是pchome的紙箱,夜晚出沒在社會的最邊緣角落,偷偷捕食著不被這個世界關心的人。牠們的獵食迅速確實,全都是生存本能所驅使,沒有狡詐,沒有陷阱,全都是一閃而逝的絕猛攻擊。

為了讓大家打從潛意識裡不討厭怪物,我把我對這個社會的理解,潛移默化成電影的最開場。

首先,要剃除怪物設陷阱捕食人類的任何戲碼。

比如有個男人要去停車場取車時,聽見小孩的哭聲,尋聲找到一個縮在牆邊的小女孩背影。男人說:「小妹妹,怎麼啦?迷路了嗎?」小妹妹忽然轉頭時是一張猙獰的怪物臉,然後大怪物從男人後方撕裂了他。

這個不行,表示怪物不只奸詐,而且利用了人類高貴的同情心,意味著怪物很壞。

再來,不能讓怪物在開場時的獵捕對象,是小孩。各種方式都不行。

小孩意味著純真,吃小孩表示怪物極度殘忍,極度野獸。但我希望怪物有溫暖的心,吃人只是為了生存。

第三,怪物最好也別吃什麼上班族,任何品種的上班族都不能吃,想想,不管被獵殺的對象是男是女,都會令你聯想到自己的爸爸媽媽,他們每天辛苦出門工作,卻在暗巷裡被吃掉,你的潛意識裡是不是很難受?你這樣跟王大明有什麼兩樣?

第四,怪物也不能吃學生,吃學生就是吃你,你不爽我知道你知道獨眼龍也知道。

所以。

電影開場時,怪物姊妹獵殺了那一個無家可歸的遊民,遊民撿起地上一根短短的菸屁股,正想好好享受,卻被大怪物從上方突襲,扯到半空中任由小怪物撲上徒手破肚!

你覺得可以,怪物這樣挺ok的。

其實我覺得不行。

這種潛意識就是不知不覺同意了,這個社會,的確有些人消失了也無所謂。被怪物吃了也無所謂。人類自我分類的階級氣味,貴賤貧富,正妥妥地出現在你的腦袋裡。

悲哀,但無需自責,人類社會就是這樣沒錯,電影只是忠實反射我們的世界。

後來怪物姐姐大暴走,曉得針對東實高中的學生展開無差別大屠殺,為什麼?

有看電影的分析一下,我之後解謎(我很懷疑這麼簡單,算是個謎嗎)。

拍電影時,怪物姊妹的故事只是劇組賴以工作的一個背景。

可拍完了電影大約一年後,我思念著怪物,反而寫了一萬多字的怪物起源,印成紙張,附贈在小說「殺手,勢如破竹的勇氣」裡當做是神祕小禮物給大家,如果大家有看,應該更容易進入電影裡的怪物情境。沒看,自然也無礙理解電影。

昨天晚上我已經把怪物的背景故事貼出來,反正……滿好看的!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