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

有一種東西,叫正義,

正義需要高強功夫。

 

一九八六年。

那年,我十三歲,一個不吉利的年紀。

那年,張雨生還沒死,王傑正紅,方季惟還是軍中最佳情人。

他們的歌整天掛在我的房間裡。

那年,我遇見了他。

那年,功夫。

 

其實,這個老人有什麼可怕的呢?

不過就是個老人罷了。

雖然他舉止怪異,甚至不斷跟蹤我、嚇我,但……他不過就是個遲暮之年的老人罷了!

奇怪的是,雖然我的腦子已經可以正常運作,也開始擺脫莫名其妙的恐懼,

但我的心跳卻從未停止劇烈的抖跳。

我該害怕嗎?

 

老人又開始在玻璃上哈氣。

老人又開始在玻璃上寫字。

「求我當你師父。」左右顛倒的字。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