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下的房客 (五)

第五章 交鋒!

「早!」我向早起上班的王先生打招呼,愉快地在客廳吃早點看報紙。

「早。」王先生向我點頭示意,他可憐的女兒睡眼惺忪向我揮手道別。

我睡得少,但睡得可好,只比被迷倒的柏彥稍差一點。

愉快極了。

我吃完燒餅豆漿後,陳小姐才跟她那矮男友匆匆下樓,我想跟她說句早安什麼的,但她的臉色十分疲憊,於是我將話吞進肚裡,幹罵了幾句。

「早啊!房東先生。」郭力不久後也下樓,拎了一個褐色小皮箱。

「早!早上有課啊?」我寒暄。

「是啊。」郭力站在我面前,不急著開門出去。他總是不急著做任何事。

「令狐弟還在睡啊?」我裝作不知道,其實我什麼都看得見。

「不啊,昨天只有我在這裡過夜,他小子值大夜班,等一下才會回來。」郭力笑笑,這才開門出去。

我聽著郭力開著他那台BMW離去的引擎聲,上樓塗鴉筆記本。

我的靈感飛湧而出,白紙在頃刻間洋溢著不可思議的幻想與佈局,每個支線又佐以更複雜的支線可能,所有的一切全都糾結在一起。

柏彥十二點醒來,那時穎如已經餵了那年輕人又一次安眠藥,然後又一劑醬油,而馬桶男則被針筒從下腹部打進不知幾毫克的牛奶。

睜開眼睛的柏彥很錯愕,甚至還躺在地上賴了半小時才真正醒來。

摸著將陰毛黏成一團糟的乾掉精液,柏彥並沒有那麼驚訝,但坐在地上的他似乎陷入百思不解的情緒:打槍打到幾乎一絲不掛、立刻睡著倒地,這是前所未有的怪事。

「幹。」柏彥失笑道。這是他白癡的結論。

柏彥站了起來,腳步有些踉蹌,顯然藥力持續奪取他的平衡感。

「你媽的,幹你媽的!」柏彥揉著太陽穴,表情猙獰地打開電腦螢幕,然後才拿衛生紙試圖把精液擦掉。

當然擦不掉,衛生紙的碎屑黏在陰毛上。

「我怎麼會看這隻大奶媽打飛機?」柏彥一直旋轉著腦袋,就是想不起來昨天晚上自己究竟做了什麼事。我解讀著他的表情。

柏彥又罵了幾聲「太誇張」後,去浴室拿起漱口鋼杯裝水沖陰毛,用肥皂搓搓搓搓搓搓,就是不肯乾脆洗個澡,一點衛生概念都沒有。

「再去突擊檢查你一次吧?這次嚇死你!」我得意洋洋地看著柏彥憤怒地清理我的精液,盤算著應該怎麼打擾他,但穎如喝完一杯咖啡跟一小片麵包後,就蹲在馬桶男的面前,量體溫、看瞳孔、搭脈搏,然後就開門出去。

我緊張地看著走廊上的針孔畫面,自言自語:「妳不是要去找獵物,不是,不是,不是,因為妳沒有藏好小男生。但妳要去做什麼呢?去買新的有趣東西嗎?」

我的神經發燙,因為穎如不是下樓,而是上樓。

來找我?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雙腳好像不存在似。

穎如慢慢、一步一步輕輕踩在階梯上,我嘴唇一痛,這才發現我的牙齒已經將下嘴唇咬出血來。

「糟糕!」我快步走出臥房,緊張地將臥房門關上。我絕不能讓她發現我祕密的眼睛。

我深呼吸,調節著情緒,但一種很畸形的恐懼正凝結在門的另一面,我甚至可以感覺到有個焦黑到著火的影子正燒燙著門。

「不要敲門。」我吐氣時還在顫抖,好想對著門大吼大叫滾開。

「扣扣扣,扣扣扣。」

我不能立刻應門,不然就太刻意了。我轉轉脖子。

「扣扣扣,扣扣扣。」

我慢慢呼出一口氣,雙手按摩著肩膀。

開門。

「嗯?啊!穎如!」我佯作驚喜,站在門口。

「嗨,房東先生。」穎如輕輕的聲音,臉上微笑。

「什麼事啊?記得房租過兩天才需要繳的吧,哈。」我真是不知道,仍是站在門口。

「是這樣的,我房間有個盆栽要修,但缺把大剪刀,不知道房東先生有沒有剪刀可以借我?」穎如說謊臉不紅氣不喘,語氣甚至更加輕柔。

「是這樣啊?大剪刀……我想想……」我抓著頭,腦子一片混亂。

跟我借剪刀幹嘛?

我有大剪刀嗎?

我應該借嗎?

「比普通大的剪刀再大一點就可以了。」穎如的聲音很溫柔,溫柔到瞬間鬆懈我的神經緊繃。

「我找找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回答,總之我話出口後,我才隱隱約約覺得有些不對。

我轉過身,在一個又一個的抽屜裡尋找大剪刀,而我的眼角餘光一直注意著穎如的動靜,我實在很怕她從我後面突襲,到時候我可沒有一天吃好幾次安眠藥的好本事。

打定主意。

「有嗎?」穎如關切問道。

「這一把行嗎?」我拿起一把實在不能算是大剪刀的剪刀,故意忽略抽屜的角落裡躺著另一把更大的裁縫刀。

我打心裡不想借給這顆炸彈任何東西。尤其我房間所有的東西沾滿了我的指紋。

穎如瞇著眼,看著我手中的剪刀。

拒絕吧!

「可以。」穎如伸出手,高興地說:「謝謝。」

十秒鐘後,我呆呆地看著穎如的白色洋裝隱沒在樓梯口,十足的勝利者姿態。

「有妳的。」我憎恨地說,對這次對決的落居下風感到羞恥。

我回到臥房後,便深深感到後悔,而不只是毫不足道的羞恥而已。

當時戰敗的感覺,有如戰場中的士兵被迫將手中的步槍借給敵軍槍斃自己。

很糟恨糟。

穎如走進房間,褪下身上雪白色的洋裝,解下蕾絲內衣褲,一絲不掛,粉紅色的乳頭微微隆起,乳房下方鼓起的弧度,恰恰是男人的手最想捧起的角度。

然而,穎如勻稱修長的身段並不會使人充滿邪念,而是令人想輕輕摟著、親吻一整個下午的純潔。

她在笑,看得我有些痴了。

穎如從床上拿起那把剪刀,走進浴室,輕輕蹲在馬桶男面前,將他的衣服跟褲子全剪開,讓男人衣不蔽體地坐著,接下來,剪刀刃口輕輕扣住男人的左手小指。

我的眼睛大得不能再大。

「別……別這麼幹!」我慘叫。

男人的脖子抽動了一下,穎如的臉上噴上極細的紅點。

但她的眼神專注到發出光芒,在螢幕裡閃閃發亮。

「住手…住手……」我只能作這樣的旁白。

剪刀刃口打開,重新扣住男人的左手無名指。

我透不過氣來,兩手手指緊密地纏在一起。

紅色流滿浴室,以及穎如的雙手。

我的手指也滾燙起來,我連忙甩它一甩,但不可能出現的痛楚以象徵、以隱喻、以病態、以抽象的速度,沿著手指裡的神經直達我的心臟,像有根針在血管裡揚帆穿梭一樣。

我抓著胸口,五指指甲深深插在肋骨的縫隙之間,依然無法逃避電視螢幕中那把紅色剪刀。

十根手指掉在瓷磚地上,然後都給穎如扔進馬桶裡。

沖掉。

馬桶男默默承受著,無怨無尤,好像之前就簽下「絕不喊痛」的切結書,也或許他早已因為發燒過度將幾千條神經全都給燒糊了,連他的老二、陰莖跟陰囊,被鈍鈍的剪刀分成二十幾次剪掉,他也只是微微拱起背、晃著兩隻腳,表示「他知道了」。

但我卻透過電視螢幕,被迫吃食著、分享著馬桶男的尖銳痛苦。

他感受不到的,我被迫扭曲五官及四肢作回應,彷彿化身為馬桶男的末梢神經。我甚至痛到流下眼淚。

一股氣直衝到胃裡,我捏緊拳頭,試著將痛覺反芻出來。

「有妳的。」我氣急敗壞地用頭錘砸向床被,吐了一床。

我決定攻她個措手不及報復!

「扣扣扣!扣扣扣!」

門過了一分鐘才打開,穎如已穿上剛剛的白色連身洋裝,若無其事地站在門縫前。

動作還真快!

「妳瞧,我剛剛找到的。」我揚起手裝的裁縫刀,溫暖地笑著。

「太好了,我正覺得那把剪刀有些不稱手,謝謝你。」穎如笑笑,接過我的裁縫刀。

「別客氣,大家有緣才會住在一塊嘛,相互照應照應才有道理啊!哈哈!」我笑著,不肯離去。

馬的妳這個賤人,老子非要妳緊張到拉尿不可!

「嗯。」穎如點點頭,笑容絲毫不減。

「嗯。」我微笑,我當然要微笑,死賴著不走,眼睛透過窄小的縫隙打量著屋子內。

「還有別的事嗎?」穎如輕輕說道,身子微微一傾,自然而然擋住我的視線。

「喔!只是想拿回剛剛借妳的小剪刀,哈,說不準我最近就會用到。」我笑笑,鼻子假裝抽動抽動,忽然皺著眉頭又說:「好奇怪的味道,妳有養小貓小狗嗎?味道好像有些……有些腥味啊。」

「嗯,我的小狗剛剛死了,我等一下就會把牠處理好的。」穎如微笑,她甚至懶得裝出替寵物惋惜的樣子。

「最好快些處理,哎,不是我的關係,我是怕其他的房客會抱怨啊!」我裝出豁然大度的樣子。

「好,等我一下,我去拿剪刀。」穎如也笑笑,將門關上。

我頗為得意地看著關上的門,嘴裡還留有剛剛吐過的酸味。

緊張吧!還不快去洗老子的剪刀!

門打開。

我的胃揪了一下,警覺性地往門後退一步。

「謝謝你,裁縫刀我用完了會還給你。」穎如笑意不褪,她遞過剪刀的手背白皙光滑,我忍不住摸了一把。

穎如也沒不高興,只是想關門。

「對了!」我假裝猛然想起:「那個盆栽!是啊!我可以看看妳養的盆栽嗎?我對那個很有興趣,說不定也想自己養一盆喔。」

我興高采烈地看著穎如,等待她露出驚慌失措、語無倫次的大失態,一報害我吐床的大仇。

穎如看著我,看著我。

嘴角微微牽動。

我笑笑,手心卻湧出大量的汗液。

「請進。」

穎如微笑,我突然間竟忘記呼吸。

妳瘋了嗎?

妳在打什麼主意?

妳怎麼可能在一分鐘以內就將一切佈置妥當?

如果沒有,難道妳一點都沒有一個犯罪者應該有的樣子嗎?

難道,妳打算連我也一起……

我瞥了穎如手中的大裁縫刀一眼,竟隱隱生懼。

微笑在臉上僵成了一張灰白的面具。

「馬的……」

柏彥的聲音出現在我身後,我感覺到一股很悶的憤怒夾雜在開門的風中。

我趕緊往後一看,柏彥皺著眉頭,穿著短褲、藍白拖鞋,將門摔上,朝下樓的樓梯拖步走著。

「柏彥啊!小心把門給摔壞啊!」我嘴上埋怨,心中吁了一口氣。

我假裝熱絡地搭著柏彥的肩,回頭看著穎如說:「穎如,下次再去參觀妳的房間啊。」柏彥也回頭。

穎如點點頭,微笑,進門。

「最近心情不好?是學校的功課還是女朋友的問題啊?哈哈。」我乾笑,柏彥簡直是我快溺死前偶然抓住的浮木。

「沒事。」柏彥的語氣很差,與當初求我讓我搬進來住的時候判若兩人。

他甩開我的手,快步下樓出門吃飯去。

我慢慢地跟在柏彥後面,舒緩剛剛跟穎如對峙的緊張情緒。

這次,我可沒有心神感受到戰敗的屈辱了,我抱著死裡逃生的心情感恩著。

甚至,還佩服著。

犯罪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精神活動。

犯罪使人與人之間有了高下之分。

犯罪使人強大。

這就是犯罪者。

罪的本身,就是一種專業,一種浪漫,一種迷人的憧憬。

一種必須克服自身恐懼,與不斷壓抑道德才能完美實踐的、對人性的逆向操作。

逆向總是使人深深著迷,這點,我原本從偷窺一事中漸漸體會。

但,穎如讓我見識到另一種迥異於偷窺,迥異於航行於陰暗處的鬼鬼祟祟,一種乘風破浪。

她的罪,使她即使弱小、即使孤獨,卻瀰漫著叫人嘔吐與戰慄的鬼氣,叫我這個低階犯罪者完全失卻了被偷窺餵養的犯罪精神。

我無法久站在她的面前。我試了兩次,兩次都徹底失敗了。

罪帶給了穎如強大,卻也相對萎縮了我。

也許,我該慢慢訓練自己,讓自己在螢幕中觀看穎如變態地展演犯罪的荒謬藝術,一次又一次,直到自己從模擬與學習中,逐次接近犯罪的、更高的精神狀態。

那樣,我就可以不必懼怕穎如,我就可以跟她並駕齊驅成為高檔的犯罪者了。

但,我的意思可不是要學她,我對狂餵安眠藥跟剪手指之類的事絲毫提不起勁。

我坐在路邊的行道樹下的長椅子上,看著柏彥走進附近一家燒臘店,他的肚子可餓壞了。

我的腦子被震撼的視覺暫留螢繞著,自我強迫回憶著穎如一剪一剪喀斷男人手指的模樣,如果我現在回去,大概可以趕上男人的脖子被剪斷吧?

如果我要沾染犯罪的氣息,我最好趕快回家守在電視機前。

「咦?」

老張騎著機車,從街角一轉而過,騎進我那棟老房子旁邊的小巷子。

「下午一點半?」我看著手錶,看著老張將機車停好,東看西看地開門進屋。

老張星期二根本沒有這麼早回家過。

你要行動了嗎?

我起身,慢慢走向老房子。

我盡量使自己腳步輕盈,像個優雅的犯罪者。

我躺在床上,看著電視螢幕。

令狐躺在床上睡覺,果然跟郭力所說的一樣。

柏彥大約半小時後回到了房間,打開電腦東摸摸西摸摸,就是不曾翻開過書。

穎如躺在床上看書,浴室的門關上,那個馬桶男已經不見了,他已經變成一只黑色塑膠袋,靜靜地窩在浴室的角落;而年輕人癱在椅子上,石膏似的。

開始行動的老張,挑選的對象果然是陳小姐的香閨。

他足足觀察了走廊的動靜十四分鐘後,才躡手躡腳地走下樓,打開陳小姐的房門。

老張是個比我還要下層的犯罪者,他所有的動機與行動全都指向「色情」兩字,於是他理所當然將眼光瞄準了床,誠惶誠恐地輕趴在床上,聞著、嗅著、捏著、呼吸著。

「別儘做些無聊的事。」我說。

老張不敢躺太久,他很快就起身研究房間其他有趣的部份。

梳妝台前的香水,他拿起來聞一聞。

放在桌上的髮梳,他拿起梳一梳。

浴室裡的香皂,他握在手裡再三把玩。

吊在掛鉤上的浴巾,他將整張臉埋進去深呼吸。

放在杯子裡的牙刷,他擠了一點牙膏,興奮地刷了自己的牙。

最後,他趴在馬桶上,用撫摸美女的姿勢與神情,手指一次次滑過馬桶的塑膠坐墊,將整張臉貼在上頭。做白日夢。

「你應該開始想想應該怎樣擁有這一切,而不是光貼在馬桶上啊!」我嘀咕著,深怕老張辜負我賜予他的peeping power。

但老張終究是個初窺犯罪殿堂的生手,他在螢幕上的表現像第一次看見駱駝的印第安人。

老張足足幹了一個多小時的無聊探險,最後才戀戀不捨關上陳小姐的房門,忐忑不安地出現在走廊上。

我原本想像打擾柏彥與穎如那樣、去干擾老張的變態行徑,但我生怕會摧毀老張剛剛才萌發的一丁點犯罪天分,或說是膽子,於是我只得作罷。

不過主要的理由,仍是終於起身伸懶腰的穎如。

穎如放下剛剛正在看的「都市恐怖病」小說,站在年輕男子面前,撫摸著他的額頭。

死了嗎?

從螢幕中我實在看不出來,也實在沒有關心的動力。

穎如拿出針筒,灌滿了放在桌上的牛奶,彈一彈針口。

「不會吧?妳不會忘記這個人……這個人是醬油男吧?」我張大嘴巴。

穎如顯然不在意,她拿起針筒,插進年輕人的頸子,硬是將牛奶推送進去,牛奶有的被灌進去,有的則不停漏出來,乳白色的漿液線一樣流下。

我的媽呀,穎如根本沒有瞄準頸動脈,隨隨便便就將針刺了進去。看來我必須習慣她的大而化之。

針筒拔出來的時候,鮮紅色像一條細線噴出,穎如沉吟了一下,打開抽屜,拿了一塊正光金絲膏貼布朝傷口啪一聲用力貼上。

啪一聲,顯然太過用力,因為年輕人摔在地上,椅子傾倒。

穎如將他扶了起來,拍拍他的臉,年輕人當然沒有一點回應。

過了幾個小時,黃昏了,穎如拿出一塊紅色的布蓋上年輕人後,拿起桌上的大塑膠袋跟那瓶該死的醬油,打開門。

去做些什麼呢?

我趕緊拿了一頂帽子跟了下去,卻見穎如走進一樓的廚房,打開瓦斯。

「?」我一愣,看見老張跟下班的郭力正在客廳瞎扯淡,令狐安靜地坐在一旁翻著男性服飾雜誌。

「房東先生!一起聊天啊!」老張熱呼呼地吆喝。

我點點頭,坐了下來,眼睛仍不時張望著在廚房變魔術的穎如,老張跟郭力怎麼扯東扯西扯什麼蛋我都聽不見。

此時王先生跟王小妹開門進屋,跟大家微笑點頭,立刻便要上樓。

「王先生,請在客廳坐一下,我煮點東西給大家嚐嚐。」穎如笑咪咪從廚房走出來,手裡還拿著醬油與鍋鏟。

王先生呆呆地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卻見老張鼓掌叫好:「好好好!我就奇怪廚房怎麼那麼香啊!原來是妳這小妮子在耍把戲,哈!該不會是要嫁人了,找我們練習廚藝吧?」

穎如溫溫笑著,說:「才不是,只是看到新食譜,想試試看罷了。」說完就轉身回到廚房,留下我們在客廳裡等待著意外的、免費的、美味的晚餐。

除了我。

「該死。」我坐立不安。

那些食材該不會……該不會就是那位馬桶男身上的東西吧?

雖然我根本沒有看見馬桶男怎麼被裝進塑膠袋的,但要是穎如割下他身上的肉還是內臟什麼的,我一點也不會意外。

「王先生坐啊!大家聊聊嘛!」老張哈哈大笑,他顯然還在為今天的房間突擊檢查感到興奮。

王先生靦腆點點頭,跟王小妹坐在沈默寡言的令狐身旁,有一搭沒一搭地參加關於國內教育改革的對話,而廚房一直傳來陣陣香氣,我的心中也一陣一陣雞皮疙瘩。

「房東先生,你最近身體微恙麼?」郭力注意到我的臉色難看。

「是嗎?我只是昨晚睡得不大好,哈。」我乾笑。

「睡得不好,我這道菜正適合補身子。」穎如走出廚房,拿出一個裝滿黑褐色肉片的小碟子,肉片冒著蒸氣,還有醬油香。穎如將小碟子放在桌子上,還有一把筷子。

我一看,心裡更驚懼了。

「怎說?」郭力好奇,拿起筷子。

「這人肉肝是餵牛奶後才割下炒煮的,肉鮮味美。」穎如笑笑說:「對身子疲倦特別有好處。」

我快吐了。

「人肉?新鮮新鮮!倒要嚐嚐!」老張哈哈大笑,夾了一片送進嘴裡,大家嘻嘻哈哈地各自夾了一片,連沈默的王先生也為自己與女兒夾了幾片放在碗裡。

我的筷子遲疑不決地停在碟子上方。

其實,我原本有很多機會可以離開這個恐怖的宴席;對不起,我臨時有事要出去,你們慢用;對不起,我今天吃素;對不起,我剛剛吃過晚飯。

但我的屁股偏偏選擇坐下。

為什麼呢?

「房東先生,請用。等一下還有很多好菜呢。」穎如笑得我遍體生寒。

「是。」我夾起一塊肝肉,但就是無法將筷子移動到嘴巴附近。

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好奇、不解、茫然、呆滯。

「大家請用啊,我只是比較不喜歡肝肉的味道,真是抱歉。」我尷尬地說,將筷子上的肝肉放回碟子,滿臉歉意。

「不要介意。」穎如笑笑,走回廚房。她除了笑,好像沒有第二種表情。

老張將我放回去的那塊肝肉吃進嘴裡,笑說:「真是好吃啊,真不愧是餵牛奶長大的……的人啊!滋味鮮美!」

於是大家繼續討論著教育改革的國家方針,而廚房也不斷傳來陣陣香氣。

這年頭只要提到教育改革,幾乎所有人都能夠插上幾句話,就算插不上意見,幹罵幾句總是會的。我聽著郭力發表高見,一邊觀察大家是否有昏厥等異狀。

我可不想吃進含有安眠藥的肉塊,然後變成另一道菜。

此時我覺得很窩囊,雖然小心為上,但我畢竟退卻了,輸得節節敗退。

「這是炒人肚、悶燒人雜、蔥爆人腿、醬燒人臂。」

穎如一次端上許多菜色,老張與郭力笑得合不攏嘴,而王先生雖然聽不慣穎如口中的「玩笑」而皺起了眉毛,但仍捧場地拿起筷子。

「要不要去叫柏彥下來?」我起身,盼著叫柏彥下來自投羅網後,我就可以交代他,說我身體不適想睡一下,叫大家盡情享用便了。

但我一起身,就看見柏彥穿著拖鞋趴啦趴啦走下樓,眼睛不斷張望著我們。

這麼巧?拍電影了!

「柏彥!正好要去叫你哩!來一起用吧!」老張最喜歡裝熟,柏彥遲疑了一下,立刻被穎如的笑容吸引下來。

馬的,你小子對妞就是沒輒。

「都是妳煮的嗎?」柏彥裝出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坐在郭力身旁,拿了一雙筷子笑著。

「嗯,還有一鍋湯在煮著。」穎如說,在我的左邊坐了下來。

我的左臉頓時痲痹。

「好吃,真的是有軟又嫩,新鮮新鮮。」郭力讚許道,柏彥趕緊夾了一大塊「人腿肉」放在碗裡。

「這肉好鮮,謝謝妳。」令狐跟著郭力的話。

「不只鮮!坦白說我的鼻子對牛奶很敏感的,這肉裡的的確確有牛奶的香味,一定花了張小姐不少錢吧?」老張一副老饕的樣子,實際上他只是喝多了過期牛奶的變態。

「嗯,張小姐的手藝真不錯。」王先生有禮貌地回應這頓免錢的晚飯。

「謝謝姊姊。」王小妹的家教不錯。

「陳小姐要是在的話,整棟樓就算到齊了,哈哈哈哈……」老張笑得亂七八糟。

哈哈哈哈哈,我也跟著發笑。

穎如夾了一大團見鬼的「人雜」,放在我的碗裡,點頭示意。

「張小姐自己不吃嗎?」我已經忘記我當時的語氣,我只記得當時的耳朵燙得快燒起來,五官也快抽筋了。

「我不吃人肉。」穎如一說完,全場哈哈大笑,尤其是王小妹更是笑得前翻後仰。

我很想跟著穎如的話後說:「哈,正巧我也不吃人肉。」但我的手居然將那一團切得稀八爛的人雜放在舌頭上。

莫名其妙的挫折感難道會導致行為錯亂嗎?

人雜果然食如其名,令我心情十分複雜。

「好吃嗎?」穎如微笑。

我點點頭,將碎肉吞進肚子裡。

這就是妳棄屍,不,毀屍滅跡的方式嗎?

我們的肚子,是妳最好的棄屍掩埋場嗎?

「我去看看湯好了沒。」穎如站了起來,大家一陣歡呼。

「啊!少了酒!少了酒啊!」我驚呼,也站了起來。

無論如何,我決不碰那鍋來路不明的湯。

「這樣吧,你們別等我了,我去買幾罐啤酒回來請客,這樣才夠盡興嘛!」我大呼。

「不必麻煩了,我開車去比較快。」郭力也站了起來,但我及時搶到門口,大聲說:「你們先用,別為我留菜啊!等會我順便再買點下酒菜回來!」

我打開門,匆匆逃離現場,一走到巷口,我用手指挖著喉嚨想催吐,無奈我催吐的經驗少之又少,吃進肚子裡的那團人雜究竟沒能吐出。

我喪氣地走到便利商店,買了兩手啤酒,再繞到滷菜攤前買了三大盤滷菜。

「好噁心,到底我為什麼要一直坐在人肉宴上,撐那麼久?」我生起自己的氣,此時我倒不是責怪穎如,而是不解。

我走在巷子裡,遠遠就聽見客廳傳來的歡愉大笑聲。

「一群蠢貨。」我暗自嘲笑。

腳步停了下來。

我發覺我是真的開心。原來如此。

「原來,我是想看看這群蠢貨把人肉吃進肚子裡的蠢樣。哈!」我一想通,也就不那麼介意回去了,反而對能夠迅速原諒自己感到欣慰。

「加菜了!」我打開門,高興地宣佈。

陳小姐跟她的矮個子男友也出現在客廳,各捧了一碗人湯開心地笑著。

接下來的這一夜,我吃著滷菜、喝著啤酒,大聲訕笑著這群誤吃人肉的蠢貨,而穎如則淡淡聽著大家天花亂墜批評國家教育,什麼東西也沒有吃。

就在笑聲中過了一夜。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