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跑水 3

關於跑水

關於跑水 5

來到二水,第一件做的事是吃麵。

二水的麵都非常好吃,靠,你來二水玩的話如果還吃7-11的便當就太墮落了,

去吃麵,隨便一間麵攤就下來都是手工的麵條。

來到二水服替代役第二件事,就是翻一翻桌上那本超級厚的鄉誌。

翻著翻著,翻到了跑水祭這個二水地方傳說。

是真的。

真的很離奇。

即使擁有想像力,沒有一點神祕的觸發,根本想像不到以前的墾民會有這種習俗,

當時跑水死了很多人,記載裡,十有九死,很殘酷犧牲太多,所以被禁止了,

一直到最近幾年才因地方慶典被重新喚起遙遠的記憶。

我覺得,這個祭典很有人類學上的意義。

看著看著,我就有了一個可以構成小說的靈感。這應該是長期累積的敏感性吧。

跑水乃是引水,但因犧牲過多才被禁止。在我的大腦裡,突然出現一個人用腳挑戰河神的畫面,

那一瞬間我看到了勇氣。

所以祭神,就成了競神。

有了這個競神的基礎,以此為圓心,慢慢擴張成一個短篇故事。

我想用這個故事來表現,先民奮力對抗大自然的勇氣,而這份人與土地戰鬥,還有一份強大的友情根深在裡頭。

對我來說,這篇故事的挑戰不是熱血,因為熱血已經是我本人的個性,不由自主透勁到很多作品裡,

真正的挑戰在於,

一,是否能在短短篇幅裡,鋪陳出讓人情不自禁”認同”這兩位男生的友情,

(愛情只是輔助,小秋也代表了很大程度的友情)

二,對於奔跑的描寫,是不是有我自己獨特的寫法——必須有魄力,且讓讀者看到兩種截然不同的跑法。

(我一向不太理會什麼較大眾小說的描寫,什麼叫純文學描寫,只要有效,就是九把刀流)

大概就是這兩項。

隱藏的第三項挑戰,就是想把台灣民間故事,用自己的方式演繹出來。

架構或許可以接近,但,讀起來就是不一樣的感覺。(可以提供其他創作者思考這句話)

另,我很喜歡風與雷的搭檔,最後那一段,兩人散發出的勇敢英氣,我自己很熱愛。

勇敢地戰鬥,永遠都是我小說裡最結實的主題。因為對不起啦我就是這樣的人。

於是不管技法有沒有進步,有沒有繼續跨越新題材,有沒有朝文學菁英邁進,都太抽象了,

都是滿足別人對我的想像——那是讀者的慾望,不是我的。

一直以來都能寫出讓自己深深喜歡的作品,才是我最大的驕傲。

跑水,RUN! <—- 這是我在寫這篇小說時,一直在腦海裡狂嘯的字眼。

一直伴隨我到最後。

這篇短篇小說是我的生命旅行經過二水時,留下的美好註記,

有一天我會離開,但這個故事會留下來。

很希望藉著這篇作品,讓大家了解二水,了解跑水,有些感動。

這次的跑水祭,歡迎大家來玩:)

~ 2007.11.07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