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兩好三壞 (序)

手心流汗。

面無表情的上帝已站在投手丘,向我投出兩個好球、三個壞球。

緊緊握著球棒的我已別無選擇,只能瞇起眼睛。

九局下半。

我的人生是出局結束,或是上壘繼續,就看最後一次打擊的瞬間。

無論如何我都不能再放棄。

即使那是個沒有觀眾,沒有掌聲的球場。

「妳是右撇子,所以右手握在左手上面棒子才抓得穩,肩膀放輕鬆,下巴縮進去,兩隻腳可以再打開一點、再低一點,把屁股勇敢翹出來,像恰恰一樣。最後,眼睛不要盯著球,要直視投手的眼睛。」他說,雙手放在我的手背上。

「為什麼?」我問。

「這不是妳跟球之間的對決,而是打者跟投手間的勝負。」他的呼吸吹到了我脖子上。

還記得那呼吸暖暖的,暖暖的。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