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莖 (上)

柚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

他因長期緊張顫抖不已的手,正猛力抓著自己的頭髮,狂亂的眼神裡佈滿了血絲,不停地在寢室裡來回踱步。

「要去尿尿嗎?」

柚子一定這樣苦苦思索著。

唉,這將是一個悲慘的故事。

還好,它發生在我室友的身上,我只是個旁觀者。

 

 

 

2003年,我剛剛昇上台灣師大大二,一切都是充滿期待的,一年前還是新鮮人的我們,馬上就要認養家族學弟妹,全都還沒交到女朋友的「吉六會」成員,更是早已到處打聽尚未謀面的學妹的「品質」,以便大伸狼爪。

嗯,「吉六會」是從變態漫畫「幕張」裡得到的靈感成立的,成立的宗旨與原意早已不詳——由一群沒錢色胚所組成的團體能有什麼宗旨?

吉六會的成員有六個,全都是我的同寢室友。

我,大家都叫我阿和,喜歡高熱量的美食。

志彰,睡在我對面的棒球隊長,外號智障,一身的肌肉。

哲魁,綽號廢人,是電腦程式高手,喜歡整天蒼白著臉。

時玖燁,他的外號很有趣,叫「P19」,「Page19=十九頁」,跟他的本名很像;P19有副紫色的嘴唇,和一對不用當兵的近視眼。

灃昱,吉六會會長,喜歡從事收集與比較A片文化的工作,因此贏得會員的一致推崇與愛戴,無異議通過由他來領導我們。

才祐,外號柚子,也是這篇故事的主人翁,他有顆聰明的大好腦袋,身材瘦瘦的,興趣跟會長一樣精於A片採樣,因此當選吉六會副會長。

而剛開學不久,柚子就迷上了網交。

網交,就是網路交媾、網路做愛,是一種透過文字的網路對話,加上豐富的想像力與高超的引導技巧,使雙方達到「盡性」的意淫大法,而柚子正是這種意淫密技百年一人的天才。

 

寢室合養了三隻小巴西龜,「小飯」、「小島」、「小愛」。

夏天的中午,電扇只能吹出暖烘烘的瘴氣,魚缸裡的三隻巴西龜全都賴在加了冰塊的水裡,不理會智障鉛筆的挑弄。

「柚子,小雞雞該休息一下了吧,走,吃飯去!」會長從滿床的漫畫堆裡跳起。

「再等一下。」柚子盯著電腦螢幕,露出「再一下下就大功告成」的急迫表情。

「不要理他啦,我快餓死了,等會我們再拿剩菜剩飯回來給他吃就好了。」P19抽動著他紫色的嘴唇說道。

柚子沒有回嘴,網交顯然很順利。

「我也不想出去,幫我買一個雞腿飯。」廢人不知在寫什麼偉大的程式。

「啊?你快跟我們走啦!等一下柚子開始打槍,你一定會被臭死在裡面!」會長一向高瞻遠矚,料事如神。

「也對!」廢人把螢幕一關,拿起他的筆記型電腦,說:「我出去邊吃邊寫吧。」

「柚子,要擦乾淨啊!」我提醒著柚子,順手將一盒面紙放在柚子的手邊。

「雪特,快出去,回來要先敲門!」柚子笑了笑,手指不停在鍵盤上飛舞。

於是,寢室只留下柚子一人獨自苦練意淫妙技,等到我們吃飯回來時,柚子卻已不在,只留下一張貼在螢幕上的紙條,寫著:

「等我晚上回來時,我就是真正的男人了。」

柚子成功了?

「真的假的?!哪個學校的女生這麼好騙?」智障把「小愛」放在他雜亂的頭髮裡。

「可能是歐巴桑吧。」我一邊灌可樂,一邊研究學妹的芳名冊,繼續道:「我看今晚就叫思瑩找幾個美眉一起夜遊吧,免得輸給柚子。」

思瑩是我們最近認識的學妹,她的話雖多,太過活潑,卻是一個好線民,只要賄以雞排跟珍珠奶茶就會招出漂亮女孩的好線民。

「有道理,過幾天就沒那麼閒了。」會長碰上寢聯總是做事明快,立刻打電話邀思瑩備妥遊伴,計劃夜遊的行程。

當晚,除了柚子,吉六會剩餘的五位成員都出動維持宇宙和平的寢聯任務(廢人的筆記型電腦被我們扣押,直到任務解除才予以交還),去KTV唱歌,貓空飲茶、打牌,會長哭著訴說他的失戀紀實(全盤唬爛)以搏女孩同情,廢人詳細地跟其中一個美眉解釋網路付款的程式漏洞(所以我們都離他遠遠的,無視該女孩求救的眼神)。

一晚的奔波,也算挺愉快的,只是回到寢室時已經凌晨四點了,五個人拖著腳步,睡眼惺忪地,一進門就跳上自己的床,連廢人也懶得問自己電腦的下落。

只有我注意到柚子翹著二郎腿,得意洋洋地坐在電腦桌前上網,看來柚子也剛回來沒多久,似乎在刻意等著我們。

 

 

 

 

「你們又去寢聯啦?怎麼,有沒有收穫?」柚子假惺惺地問道。

「嗯,代號<奪花四號>的任務圓滿結束,會長跟他載的美眉很有希望的樣子。」我說,一面把剛剛吃剩的吐司撕成小片,丟到魚缸餵「小飯」、「小島」、「小愛」吃。

「這樣啊,」柚子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大呵欠,說:「那你自己呢?」

我撐著垂死的眼皮,說:「還可以,嗯,你呢?變成男人了?」

有些人明明就很想爆出自己的八卦,卻又一副渴望有人問、有人求,才會「勉強」道出強忍已久的秘密。

柚子正好是這種人。

「這件事也沒什麼啦,以後總要習慣的。」柚子無奈道:「女人嘛—-」

「嗯?詳細說給我聽吧,你只有五分鐘—-啊~~~我快睏死了。」我的魂魄開始消散。

柚子拿出一本記事簿,遞給了我。

「代號:紅杏出牆的風鈴草,台大國貿所,研二,身高167,咪咪36C—-」我念著念著,狐疑地說:「你上了她?」

柚子長相是不壞,頗有港星曹查理接班人的風流架勢,但要把上台大蕩女,我看還是鞭長莫及。

「Yes,但她只是第一個,總有一天這本記事簿都會被一堆代號給填滿,看在你好學不倦的份上,我教教你箇中奧秘。」柚子得意地移動滑鼠,登錄到一個全國連線的BBS站,選擇「學術科學」的選項,進入一個「新連線性板」的文章區。

這個標題盡是「在哪裡愛愛最刺激」、「誰試過肛交」、「慘了,我上了我親妹妹」等的文章區,當然是吉六會經常進入的討論區,裡面常有很好玩的性交討論,因為網路匿名的特性,內容更是極為寫實、大膽,比一般情色文學要來的火辣多了。

柚子點選了其中一個「精液的味道到底怎樣」的標題,搜尋到一篇屬名「紅杏出牆的風鈴草」的文章:

「不怎麼樣吧?!  不過要看個人的體質吧—–我男朋友的就很濃,我連聞都不想聞,  可是有些人的味道淡淡的,我吞下去也無妨–  大概是多吃青菜吧?」

「馬的,好騷!」我托著下巴說道。

「沒錯,我就是這樣盯上她的,now 教學開始,第一步,鎖定討論區中的淫娃,從她的文章中判斷她的開放程度。」柚子說,繼續敲打鍵盤,下了直接尋找「紅杏出牆的風鈴草」發表的文章,果然,又發現了十幾篇標題。

柚子點選其中幾篇文章,一邊解說道:「第二步,觀察她的需求;你看,她在這篇文章裡說她的男朋友懶叫太小條,又在另一篇裡提到她曾經跟一個大砲哥一夜情,所以,根據這幾條線索,我判斷她患了後天性渴望大懶趴淫病。」

「好浪的病。」我笑了。

「和兄此言甚是,正所謂良藥苦口,更要對症下藥,因此我進行第三步,假裝無意間透漏自己雞雞的尺寸。」柚子下了尋找代號「拖著沉重的懶趴」所發表的幾篇文章。

裡面有幾句話大概是這樣說的:

「我才塞進一半,我的gf就痛得大叫——」 (PS:gf=girl friend)                     (PS2:柚子根本沒女朋友)

「太大了,真想分一點給有需要的人——–」 (PS:柚子的其實很小條)

「我從上了國中後就不敢游泳,因為緊緊的泳褲弄得我好尷尬—-」

我看完後嘆道:「你的良藥就是誇大自己的雞雞引起她的注意?」

「沒錯,她也真注意到了,而第四步就需要勇氣了,為了第四步,我還特意經營了一個禮拜,在talk裡不停地抱怨女朋友無法滿足我的需要,finally,就在今天中午,我終於成功約她出來,晚上就去開房間了。」柚子說完,滿臉的笑容強力放送著「我長大了」的訊息。

坦白說,柚子的確應該開心,我心裡也著實羨慕,但是其中還是有一個大疑問。

「那她發現你的雞雞其實不怎麼大時,你—-??」我問。

「都進了房間,她也不好意思破臉了,只是一夜情嘛!」柚子的笑容裡畢竟藏著一抹失望,又說道:「要是我的雞雞能爭氣些、粗壯些,也許我的記事簿會更早填滿吧。」

「那就每天澆水呀!」

會長從被窩裡探出頭來,笑著說。

「你全聽到啦?」柚子也笑了。

「恭喜啦,今晚要請客啊!」會長說完,又摔進被窩裡。

「我的千人斬之旅才正要開始呢。」柚子將電腦關掉,也爬上床鋪——以一個男人的勝利手勢爬進床鋪。

柚子的悲歌,正是以這次的凱旋拉開序幕。

 

此後的一個月裡,當吉六會忙著邀學妹夜遊時,柚子都杵在電腦前進行他的千人斬計劃,之後,斷斷續續聽柚子炫耀他的戰績,知道他又上了不少淫娃蕩女,共計一個研究生、兩個大學生、一個高中生和一個家庭主婦。

一樣的手法,一樣的你情我願,卻也一樣的「僅此一次」—-誰叫柚子總是誇張自己的陽具,造成對方期待的誤差。

為此,柚子苦惱不已,也為此,他在網路裡簽名檔與名片檔的內容也愈來愈荒謬:

「拖著沉重的懶趴——-

當黑夜來臨,棉被帶上,

小心!神出鬼沒大蟒蛇!

長十八公分,

重劍無鋒,大巧不工,

亞洲巨砲揚威國際,

無誠勿試!」

好笑的是,陽具崇拜的女孩大有人在,我們的亞洲巨砲柚子先生也不至因為他的小朋友斷了千人斬鴻圖。

 

 

 

 

「唉,兵法有云,一吋長一吋強,一吋短一吋險,我—-我真是好險啊!」柚子剛洗完澡,只裹著一條大毛巾坐在床緣,喃喃自語。

「還在怨嘆?拜託!都是一條淫棍了還怨什麼?」智障舉著啞鈴。

「你不懂的。」柚子仰天長嘆,看著智障一身橫練的肌肉,忍不住問道:「你很大嗎?」

「不怎麼大,但應該比你大不少。」智障舉著23磅的啞鈴。

「靠。」柚子苦笑道。

寢室的門突然打開。

「我複檢結果知道了!不用當兵!」P19拿著診斷書衝進來大吼大叫。

會長跳到桌子上,大叫:「請客!」

P19的近視眼果然令他不必當兵,這個結果令吉六會成員大是眼紅,接下來的半小時裡,P19不厭其煩地跟我們解釋如何在健康的身體上找出病痛,以求體位不符當兵需求,或求轉服輕鬆的替代役的契機。

「要是真的找不出病痛,那就假裝憂鬱症吧!」P19拿出一本名為「打死我也不當兵」的逃兵手冊,指著憂鬱症的欄位。

「憂鬱症好裝嗎?」柚子搔著頭。

「好裝,因為很難去判斷真假,但要想取信於人,最好累積病歷。」P19儼然成為逃兵聖經。

「累積病歷?」廢人拋下他劃世紀的大程式,問道。

P19說:「就是多多去看病,一開始就說你長期失眠,莫名的焦慮等等,等你蓋滿一張張的健保卡時,你的病歷也就越可信,複檢也不會問太多。」

柚子顯然有些心動,說道:「阿和,你明天陪我去看精神科吧!」

P19搖搖頭,斷然道:「那你一定很快就被拆穿,精神上或許看不出來,但是身體是不會騙人的,醫生只要查看你瞳孔收縮的程度,就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失眠,所以要去看醫生,最好真正連續幾天熬夜不睡。」

「簡單,那我去網交吧。」柚子笑著,回到他的邪惡網路世界裡。

就這樣,柚子連著三天不眠不休地上網覓食,第四天早上,柚子說服我翹課載他去看醫生。

「First,你要當我的證人,Second,我現在騎車穩犁田(車禍)的。」柚子這樣說道。

 

為了求病歷的「格局」,我們選了公信力強的臺大醫院;一進門,大醫院特有的藥水味撲面而來,坦白說,我還蠻喜歡這股味道的。

早上沒什麼人在精神科掛號,柚子也許是第一個病人,為了替他壯膽,我也充當證人陪他進去看診。

精神科的診療室甚為舒適,大概也因為沒有病號,助理護士居然趴在辦公桌上睡著了,只有一個醫生坐在沙發上看雜誌。

那個醫生很特別,是外國人,一頭金色的長髮綁成馬尾,戴著斯文的無框眼鏡,一看到我們進來,立即客氣地站起來請我們坐下,並倒了兩杯熱咖啡給我們—-他站起來時,高大的身體倏然拔起,我想大概比櫻木花道還高吧,更令我訝異的,這位醫生的年紀只有三十五歲左右—雖然我不太能分辨外國品種的年齡。

還蠻帥的醫生。

「你好,我是來台灣參加學術研討會的國際醫學會會員,今天正好實際來看看台灣的醫學環境,在真正的醫生來前,我是說,王醫師可能在路上塞車了,在他趕到之前,也許你們願意跟我談談?」那位外國醫生彬彬有禮地說道。

原來他不是這裡的醫生啊,不過連護士都懶得理我們時,這醫生卻這樣接待我們,十足令人窩心,這洋人中文如此流利,更是出乎意料之外。

柚子好奇地向他打量一番,問道:「可以啊,請問你是合格的醫師嗎?」

那外國醫生笑著說:「是的,我的名字叫 Hydra,請多指教。」

「Hydra?這不是九頭龍的意思麼?」我奇道。

「哈哈哈,也有水蛭的意思。」Hydra笑著,又問:「你們中是哪位要看診啊?」

「是我,」柚子揉著眼,說道:「我好像失眠了。」

「失眠?最近有什麼壓力嗎?以前有過類似的情形嗎?」Hydra例行公事地發問。

「當然有壓力,我的老二太小,小到害我失眠。」柚子認為Hydra畢竟不是台大醫院的醫師,他的診斷對病歷應該無效,索性開起玩笑來了。

「老二?」Hydra困惑地問。

「呵,在台灣又叫陰莖啦。」柚子有氣無力地說笑。

這時,只見Hydra突然跳在桌子上,手指成爪,興奮地大吼大叫,奇怪的是趴在桌上假寐的護士卻沒被吵醒,我和柚子反倒嚇了一跳。

 

 

 

 

「啊?對不起。」Hydra迅速地收斂起眼神裡的爆射的精光,歉然道。

柚子跟我都無法理解Hydra的奇異舉動,好像是Hydra突然變了個頑童似的,弄得兩人心中著實納悶。

「他該不會是精神病人冒充的醫生吧?」我悄聲說。

柚子點點頭,輕聲說:「很多笑話都是這樣寫的。」

這時Hydra突然笑了,說:「我的耳朵可是很靈光的,我既然能參加醫學研討會,當然是是合格的醫生,剛剛的事是我太冒失了,一向是我的壞毛病,還請不要見怪,在駐院醫生來診前,你願意告訴我有關你的陰莖帶給你什麼樣的困擾嗎?」

「嗯,我想我大概因為得了憂鬱症才有失眠的困擾吧,這一點請你務必轉告駐院醫師,關於我的陰莖,呵,Hydra醫生,你是歐美人,船尖砲利的,一定無法體會我們東亞小鳥的悲哀。」柚子啜飲著咖啡說道。

Hydra笑了笑,說道:「是誰帶給你陽具尺寸上的壓力?還是你自己單純地給自己壓力,例如,跟同儕比較帶來的困擾?」

柚子說:「我的興趣是網交,也就是 Cyber Sex,除了在網路上誇大我陰莖的尺寸外,我找不到線上一夜情的更好方法,但是—唉,我的陰莖真的不怎麼大,常常在春宵過後看到一副臭臉,同一個性伴侶永遠沒有第二次下文,我以後恐怕也不能滿足任何女人,我說呀,要是陰莖能再大點就好了。」

Hydra專注地聽著柚子的告白,說:「性愛的品質不一定受限於陰莖的大小,況且,要是你一開始就不要誇大自己的尺寸,也未必不能找到一夜情的對象,我這樣說並不是贊同一夜情,但是女方一夜情的動機絕不是單純地渴望激烈的性愛,我想,你的問題也許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嚴重。」

柚子不以為然地說:「這個社會是現實的,床上也是,也許床才是社會上最現實的地方,你想想,如果人一生下來就能決定自己雞雞的長度,誰會選擇小號的?就算性愛技巧的意義大過陰莖的長度,,在有選擇的情況下,誰又不想自己的陰莖愈大愈好?再說女生好了,要是有兩個伴侶的基本條件一樣好,誰不想選陰莖大號一點的傢伙? 你剛剛所說的我不是沒想過,但那些道理只是在無法改變事實的情況下,莫可奈何產生的自我安慰心理吧。」

Hydra點點頭,說道:「你是說,在能選擇的情況下,陰莖是愈大愈好?」

柚子「砰」一聲躺在沙發上,說:「對,陽具崇拜就是這麼一回事,要是資本無限,蓋大樓當然是愈高愈好。」

「所以你失眠了?」Hydra倒掉柚子的咖啡,換給柚子一杯白開水。

「嗯,這個問題很嚴重,我看我的憂鬱症多半從這裡生根的。」柚子頑皮地笑著,繼續說道:「我的問題顯然是社會價值的問題,要是社會陽具崇拜的現象沒有改善,從我的心理素質下手治療,恐怕都是治標不治本的。」

柚子極為聰明,又喜歡詭辯,既然他認為只有駐院醫生能決定他的病歷,百般聊籟之際,正好捉弄捉弄眼前這個外國醫生,我想,Hydra也看出柚子只是逞口舌之利罷了,但Hydra的眼神卻很嚴肅,似乎思索著柚子的說辭。

「你說的對,光是針對你的心理機制治療只是假象地面對問題罷了,讓你大哭一場並不算是解決問題,但是,要改變整著社會的價值太困難了,我想,只剩下兩個辦法了。」

「哪兩個?」我忍不住插嘴道。

Hydra醫生冷冷地說:「第一個方法,就是殺光所有的女人,這樣一來再長的陰莖也無用武之地,所有的陽具都將回歸排泄使用的平等地位,你也不會有這樣無謂的困擾了,只是這方法成本太大,也未必可以殺乾淨。」

啊?這算什麼?黑色幽默?

我還在驚剎不定時,柚子已經笑倒在沙發上了。

「第二個方法呢?快—-快說—-」柚子笑道。

「找到聖誕老人。」Hydra醫生靜靜地說。

 

 

 

我看著Hydra醫生無框眼鏡後的眼睛,那瞳孔在淡藍色的眼珠裡急速收縮,好像發現了什麼興奮的事物;Hydra一點鬍渣也沒有的潔淨臉龐突然綻放出奇異的笑容,開口說道:「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如果你遇到能給你任何禮物的聖誕老人時,你會開口跟他要什麼禮物?」

柚子頗為詫異,失笑道:「這也是治療的一部份嗎?」

「你說是,它就可以是。」Hydra醫生平靜地說。

「Ok,我會跟他要一根雄偉的陰莖。」柚子強忍著笑意說道。

Hydra醫生問:「難道陰莖比無盡的財富或美女來得誘人?」

柚子不以為然地說:「雖然說錢或權力是最好的春藥,但是我只要肯鑽營個十年二十年,我也許就可以當自己的聖誕老人,帶給自己名利,但是一條長在自己身上的雄偉陰莖卻不是錢可以帶來的,so,要是真有奇妙的願望可以許,當然就要許窮究一生都無法追求到的東西。」

我聽了,真覺得柚子是個很奇特的人,或許他只是在嘻弄Hydra醫生,但是他的這番見解卻叫我大開眼界。

柚子也許沒錯,以他的頭腦—-沒準備就贏得國際奧林匹克化學競賽銅牌獎的天才頭腦(會來念師大是因為柚子想當老師,好接近國高中的美眉),柚子想賺大錢大可以當補習班名師,甚至,他的頭腦可以迅速適應各種產業,事業有成絕無疑問,唯一的罩門就是—–柚子太貪戀美色了。

為了美色,柚子需要一條陰莖。

「一切都是社會陽具欽羨的價值壓垮了我。」柚子冠冕堂皇地說。

Hydra醫生說:「可是,這世界上沒有真正的聖誕老人。」

柚子說:「所以我的病永遠都不會好了?」

Hydra醫生搖搖頭,說:「不,本來雖沒有聖誕老人,但是,你可以是第一個聖誕老人,你自己專屬的聖誕老人。」

柚子擠弄著眉毛,說:「這是什麼鬼療程?」

「你願意接受我的催眠治療嗎?」Hydra醫生的眼睛又綻放出異樣的神采。

「啊?不會吧,要是醒不過來怎麼辦?」柚子吃吃地笑。

Hydra醫生說:「我使用的催眠法不需要你睡著,也不必你刻意放鬆,所以根本沒有醒不過來的問題。」

「Well,那可以啊,順便問出我的前世是誰好了。」柚子一派的蠻不在乎。

「柚子你不要刻意抗拒喔,我還沒看過現場催眠,今天倒要見識一下。」我說。

聽說催眠無法對心存懷疑或抗拒意識的人產生影響,柚子玩心太重,多半會搞破壞,我卻很想一睹催眠的神奇,於是出言提醒。

「抗拒也不打緊,只要記得凝視著我的眼睛。」Hydra醫生笑著說。

「怪怪,哪有這種催眠法?」柚子跟我使了個眼色,似乎告訴我他想抗拒看看。

「看著我。」Hydra醫生坐在柚子面前,凝視著柚子的雙眼。

柚子也凝視著Hydra醫生,手指卻在背後比著「Ya」的勝利手勢。

五分鐘過去了。

Hydra醫生沒有說什麼「放輕鬆」或任何幫助催眠進行的術語,只是很自然地注視著柚子的眼睛。

「你看,我抗拒成功了吧?」柚子說著,仍然盯著Hydra醫生湛藍的眼神。

「沒有人抗拒成功過。」Hydra醫生輕輕地道。

「嗯??我並不覺得自己被催眠了啊?」柚子不以為然地說。

事實上,我也不覺得柚子有什麼異樣。

Hydra醫生並不在意,說道:「讓我們跟你的身體對話吧,幸運的話,你已經成為聖誕老人了。」

柚子沒有頂嘴,一副摸不著頭的樣子。

Hydra醫生說:「人體之所以會有極限,在於人誤以為他真有所謂的界線,所以人跑不過獵豹,游不過鯨豚,打不過獅虎,不過,要是人一開始沒有畫地自限,很多極限根本不存在;我幫你催眠,正是要你忘了你自己身體的極限,以便重新接受新的可能。」

柚子「噗喫」一聲笑了出來,說道:「你是說,我現在可以跑得過獵豹、游得過鯨豚、打得—」

「不。」Hydra醫生打斷柚子的話,說道:「你對速度或體力的期望不夠熱烈,效果有限,因此我們只能跟你最希望的奇蹟主角—–陰莖,作最深度的對話。」

不等柚子反駁,Hydra醫生說道:「你的選擇來臨了,你現在就握有主宰陰莖大小的選擇權,只要你現在對你的陰莖下命令,就可以扭轉你的人生!」

柚子失望地說:「駐院醫生什麼時候才會來?」

Hydra醫生聳聳肩,說道:「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現在握有超越極限的機運,你卻決定讓它從手中失落。」

我跟柚子彼此怪異地對看了一眼,我想,這個醫生不是學藝不精,就是冷場王。

「好吧,我說啊,陰莖先生,請你開始長大吧!」柚子又好氣又好笑地摸著自己的褲檔說道。

「很好,你已經對自己下了暗示,現在繼續看著我的眼睛,我幫你決定暗示條件。」Hydra醫生露出溫暖的笑容說道。

「暗示條件?」柚子疑道。

「就是陰莖長大的條件,我想,為了幫助你早點達到自己的夢想,我幫你下一個便於快速長大的條件——Ok,我下好了,你們可以離開了,我會跟駐院醫生說你的確患有嚴重的憂鬱症,以便你下次看診順利,不,你不會再憂鬱了,祝你幸福,還沒請教你的名字?」Hydra閉上眼睛,然後又張開,站起來準備送我們出去。

「朋友都叫我柚子,等等,到底是什麼條件?」柚子狐疑地問道,拿起沙發上的背包。

「柚子是嗎?嗯,柚子。」Hydra默念著,像是要把柚子的名字放在他腦中的檔案櫃裡。

「嘿,到底是什麼條件?」柚子雖不相信Hydra所說的,仍好奇地詢問。

Hydra的臉上再度浮現和煦的親切笑容,說道:「這是職業秘密。」

 

 

 

我們沒有再多問就離開診療室了。

沒道理追問。

事後回憶起來,就算問了也沒用。

走在臺大醫院的走廊,我跟柚子決定今天不等什麼駐院醫生了,反正Hydra醫生會轉告柚子的情況,柚子也說他太累想回寢室睡,累積病歷過幾天再說好了。

「你有沒有注意到剛剛診療室的護士?她居然一直趴在桌上睡覺!」柚子說。

「公家機關就是混的兇,所以我才想當老師。」我說。

「你等一下,我去上個廁所。」柚子說完,逕自跑到醫院的男廁小解。

我望著醫院牆上佈告欄「如何防治高血壓」的演講海報,腦中卻想著剛剛那位奇特的外國醫生。

超隨和的一位醫生,怪英挺的高大身材,身上沒有一絲香水味,臉上更是潔淨異常,我推想,Hydra應該有很嚴重的潔癖,連古龍水也不沾的清潔狂。

柚子向我跑來,臉上有股似笑非笑的氣色。

「我剛剛尿尿的時候,小雞雞真的有點怪怪的說,好像—好像是活的一樣—-」柚子古怪地看著我。

「心理作用啦,走了好不好?!你可要請吃早餐。」我笑著說。

這時,醫院的大廳突然傳來一陣驚叫。

我跟柚子好奇地往大廳一瞧,只見大廳上的人成輻射狀地向四周快速退散,人人臉上都是驚恐的神色,像是在閃避什麼怪物似的。

站在大廳中央的,正是剛剛我們在診療室裡看到的偷懶護士。

這個護士現在可一點也不偷懶,身上都是血跡的她,正忙著拿一把剪刀,戳著嬰兒推車裡的稚兒,無視早已血肉糢糊的嬰孩,她一刀接著一刀,眼神空洞地刺、刺、刺、刺,倒在一旁的嬰孩媽媽滿臉的驚怖,似乎被恐怖的行刑震攝住,口中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護士停手了,她環顧大廳四周,尋找著酷刑的下個目標。

護士再度揚起剪刀。

她的眼神停在服務台旁——一個少婦襁褓中啼哭的嬰兒。

護士機械般動作地走向嬰兒。

少婦大驚,拔腿想逃,腳卻一動不動,看來是腳軟了。

擠在大廳週緣的眾人居然也沒有行動,我能理解,因為這血腥的場面太魔幻、也太突然了,倏然的殘暴執刑癱瘓了所有圍觀者的心智。

但是,這裡有圍觀者嗎?

我怎麼覺得大家都是被害者?每個人都被無形的殘忍凶器虐殺著,我彷彿聽見震耳欲聾的集體戰慄。

「快逃!」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人突然大喊。

抱著嬰兒的少婦這才回過神來,驚慌地逃開,無奈周圍擠滿了人,少婦只好繞著人群裡側狂奔,而渾身是血的護士就追在其後,一刀一刀往少婦懷裡刺去,少婦只得以手臂護住嬰兒,忍著剪刀在手上的刺傷,痛呼:「快讓開一條路!」

眾人害怕自己讓開會遭到利刃波及,只是一齊往後退了一步,讓荒謬的追殺持續在大圓圈裡公然行刑,少婦為了手中的嬰孩不停地狂奔狂叫,手臂上因刀傷湧出的鮮血滿場飛濺。

這時,一個穿著工友衣服的中年男子從人群中衝出,大喝一聲,拿起拖把砍向護士的後頸,護士悶吭一聲倒下,眾人於是一擁而上,欲將護士擒下,不料一靠近倒在地上的護士時,大家居然一起哀聲倒下,捧著自己的腳踝呼嚎,原來,那倒地的護士猛然抓起兇刀,飛快往旁邊劃一個大圓,割傷群眾。

正當護士欲重新站起、追殺嬰孩時,一道黑影以不可置信的身手,從醫院門外撞破玻璃,跳到護士的背後,反手在她的脊椎骨上一斬,「咯」的一聲,那護士終於慢慢垂倒。

「又來遲一步。」黑影的主人嘆道。

一個下巴絮滿鬍子的獨臂人。

大夢初醒的警衛蜂擁而上,將瘋狂的兇手架出大廳,醫護人員也趕忙攙扶腳踝受傷的群眾和那少婦進急診室,而那獨臂人毫髮無傷,就在他逕自離去時,我注意到他的耳朵上,停著一隻米色的蝴蝶。

這個獨臂人超絕的身手跟那兇殘的護士一樣令人詫異。

 

好緊———–

柚子的手心全是冷汗。

我跟柚子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緊握在一起。

「好慘。」柚子鬆了一口氣說道。

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佇立在我們身後,我們不約而同轉過身去。

是Hydra醫生。

「人的潛力真的很奇妙吧。」Hydra充滿暖意地笑笑。

多麼寒冷的暖意。

我不禁發了個冷顫。

 

 

 

看了剛剛的悲劇,我跟柚子都沒胃口吃早餐了,我們直接回到寢室後,我趴在床上設計教案(設計一個教學課程),柚子又去廁所撒了一泡尿就開始大睡特睡。

記得柚子上床睡覺前,還喃喃自語道:「總覺得小雞雞怪怪的—–」

柚子一路昏睡,一直睡到隔天中午。

「要不是快尿崩了,我真想多睡一會。」柚子下床後揉揉眼睛,跌跌撞撞往廁所去。

「豬。」廢人從程式堆裡抽空罵了一句;廢人的程式永遠也寫不完。

「等柚子回來我們就一起出去吃午飯吧。」P19說。

會長剛好從外面上課回來,開門就說:「嗯,我知道有一家新開的鐵板燒在特價,正好,P19你上次的逃兵典禮還沒請客,就這一攤吧。」

P19看寢室的人都到齊了,也就大方地應允,畢竟那是件大喜事。

柚子回來了,帶著難以理解的怪異笑容。

「阿和,那個醫生好像真的有些邪門,剛剛小便時我老覺得小雞雞怪怪的——」柚子說道。

智障正在穿球鞋,抬頭問道:「你是說那個外國醫生的催眠啊?阿和都跟我們講過了。」

「對呀,就是這檔事,我的小雞雞好像真有點變大耶?!」柚子邊說邊換衣服。

會長按下廢人電腦的電源,廢人慘叫一聲,會長說:「白痴,那是你太久沒尿尿,所以懶叫被尿撐大了。」

「剛睡醒時本來就會比較大條,這種奇妙的現象我們都叫它<勃起>。」我平靜地說。

「不一樣—-不一樣—-」柚子碎碎念道。

 

柚子後來也沒再多說什麼,直到隔天下午的游泳課。

寢室裡修游泳課的,有柚子、廢人、P19和我。

記得那一天的池畔,每個人都盯著柚子繃緊的泳褲猛瞧。

吉六會會員瞧著,其他五十幾個同學瞧著,連五十幾歲的女游泳老師也斜眼偷瞄著。

因為柚子的泳褲鼓起好大一沱。

「藏在裡面的,該不會真是超大的雞巴吧?」每個人都這麼想著。

柚子自己倒很平靜,但吉六會會員都瞧出柚子那種「奇貨豈敢自珍」的得意模樣。

一個體格健壯的同學在做熱身體操時,偷偷走過來問:「大哥,你那是襪子嗎?」

「小弟,你那是鉛筆嗎?」柚子拍拍他的肩膀。

那同學不知如何應對,只好悻悻地在一旁曲腿。

「今天好想裸泳,」柚子看著游泳池說道:「聽說裸泳有益身心健康。」

我靠了過去,小聲說:「柚子,快說,你塞了什麼東西?襪子?」

廢人也湊了過來,說:「你那義肢是什麼牌的?NIKE?」

「雪特,我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大奇葩,我看那洋鬼子的催眠是真的了。」柚子說完,深呼吸一口,又說道:「今天中午我拿尺量了一下,竟足足有十六公分半。」

「十六公分半?」我不置可否地說。

「而且還是沒有勃起的時候量的。」柚子的眼睛沒離開過游泳池的波面。

「不相信。」P19終於開口了;P19光著上身,使紫色的嘴唇格外恐怖。

「我知道,唉,偉大的事一開始總是很難使其他人了解。」柚子嘆了口氣,又說道:「所以,今天是我揚刀立威的大好日子。」

這時,柚子突然大聲叫喊:「我就定這一天叫【絕世好屌紀念日】吧!」就這樣一吼,吸引了原本就議論紛紛的眾人眼光。

接著,柚子以電光火石的速度褪下泳褲,說時遲、那時快,一條蟒蛇應聲彈出,夾雜著女游泳老師的尖叫,每個人都面露重大恐懼。

我敢打賭,在場的每個人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天的,因為自卑感從此狠狠地烙印在我們胸口。

柚子大吼一聲,甩著一條巨大的黑影奮力躍入水中。

我忘記當時池畔是掌聲大些,還是因受驚大罵「幹」的聲音大些,甚至還有一個壯漢因此給嚇得摔入水池。

女游泳老師哭了,五十多歲的歐巴桑哭起來怪難看的。

「下水啊?!」柚子在水中大叫。

他知道經此生平最重大一役後,他已一戰成名,不必料想亦知:游泳課後的一個小時內,水怪男的屌號定將揚威師大,三小時後鐵經由網路撼爆全國各大專院校。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