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人咖啡 (楔子)

現在的我,手裡的湯匙正胡亂攪拌著浮在咖啡上的奶暈。

金屬與馬克杯的瓷緣合奏出沒有章法的敲擊聲。叮叮叮噹,噹叮噹叮。

就好像我現在的心情,沒有節奏,卻很想表達些什麼。

 

明明就像經年累月的拼圖遊戲,不管散落在地上的碎片有多少,持之以恆,總是能逐一撿拾回來,砌成原來完整的樣貌。總會到那一刻的。

然而我還是很激動。

 

因為我發現,記憶的拼圖不是死的。

記憶是逐漸累加,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於是碎片一直拼湊不完。

一邊要努力回憶起舊的部份,一邊,又要把握正漸漸成為我生命的那一部份。

 

屬於他的拼圖,卻是我所看過,最簡單,最沒有修飾,最直接了當的。

玩過拼圖的人都知道,複雜的圖形反而容易掌握,因為每一塊都那麼特異,很快就能知曉它應放置的座標。

但越是簡單的圖形,例如蔚藍的天空、茵茵綠地,卻往往是最難拼成的。

因為每一片都太樸直,太單純,許久都不會明白上一塊跟下一塊之間的關係。

還有跟自己的聯繫。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

補充氧氣,勇氣。

還有醇厚的咖啡香。

然後我要說一個故事。

 

一本書至少要有一個故事鑲在裡頭,如果想要暢銷,那個故事最好是關於愛情。

告訴人們什麼叫愛情、如何去愛、怎麼被愛,或是正經八百地定義什麼才叫真正的幸福、靠山會倒靠人會老幸福還是靠自己最好等。

 

但我不確定這個故事什麼時候開始。

如果你期待手中緊緊握著的,是一本愛情小說的話。

我不知道,但我並不惶恐。

或許直到這本書的最後一頁,故事才會開始,但那已經是一種奢求。

或許故事永遠不會發芽。

只因為,沒有一個人能在事情的一開始,就意會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是什麼。

至少我不能。

 

而我只有在真正了解自己之後,才能體會自己所追尋的幸福長得什麼模樣。

但在知道曾將自己溫柔包圍住的東西後,我可能,再也找不到那片拼圖了。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