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人咖啡 (六)

第六章 洗衣店與電影院

他的右手臂外側刺了一條張牙舞爪的青龍,

左手臂內側卻刺了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彌吽」,

兩者合併後的意思,大概是具有攻擊與防守的黑道魔法吧。

<22>

早上醒來,哥已經躺在床上睡得跟死豬一樣。

哥不只要打工存一筆錢好還就學貸款,他還想買一台二手汽車練開,他說老是開朋友的不好意思,而且萬一撞壞了什麼又要修又要道歉的,還不如買一台自己的車來得心安理得。所以週末的哥幾乎跟我沒有交集,想想他也是蠻淒慘。

我走到樓下,媽跟爸正在客廳裡做家庭手工。

 

「小妹,妳交男朋友了吼!」爸開玩笑說。

「亂講。」我打開冰箱,將鮮奶到在杯子裡當早餐。

「妳自己開門看看,妳男朋友送禮物來了。」媽也笑的很奇怪。

「一大早就怪怪的,又不是辛普森家族還是阿達一族。」我拿著玻璃杯邊喝邊走到門口,打開。

我那老舊的腳踏車好端端停在家門口。

我蹲下檢視,不用說,輪胎也換了新的。

「啊?這是怎麼一回事?」我隨即想到阿拓,那傢伙該不會精力旺盛到幫我將腳踏車修好騎回來吧?十分可疑,尤其他昨晚還刻意問了我家是哪一棟。

問題是,我上鎖了耶!

「那個咖啡店的熟客對我們家女兒有意思吼!」爸跟媽說,聲音很大。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管也管不住,亂浪漫的耶?」媽回答爸,真是雙簧。

 

我又好氣又好笑,但阿拓幫我將腳踏車騎回來,還真省了我不少麻煩。

傍晚阿拓騎機車在NET接我時,我先是謝謝他,然後開始怪他怎麼那麼無聊。

他的回答很簡單,就是他剛開學閒著也是閒著,又有在睡前運動的習慣,於是昨天深夜就將腳踏車牽到認識的車店前,貼上紙條說要換新輪胎,一大早,阿拓就幫我將它騎到我家門口,然後坐公車回住處。

 

「認識的車店?貼個紙條?」我不信,貼著紙條人家就自動將腳踏車修好?

「是啊,我會開腳踏車的鎖也是他們教的,很簡單,妳想學我可以教妳。」

阿拓講話很耿直很理所當然,但我還是覺得很怪。

十分鐘後,阿拓載著我穿過地下道、騎進一條小巷,然後又轉進一條小巷中的小巷。最後停在一間半自助洗衣店外。

我終於知道誰是金刀嬸。

 

「阿拓!來洗衣服還是來吃飯!」

金刀嬸的嗓門很大,模樣像女子監獄裡的典獄長。

「金刀嬸!今天禮拜天!妳不會告訴我妳不開爐吧!」

阿拓的嗓門跟著大了起來,笑著。

「虧你還記得,口福不小啊你,咦?你旁邊的女生是?」

金刀嬸露出一口金光閃閃的金牙,好奇地亂摸我的頭。

「我朋友,剛剛認識不久,叫思螢。」

阿拓用力拍拍我的肩膀,我感覺到阿拓的內力快將我震散了。

「思念的思,螢火蟲的螢。」

我補充,雖然我的靈魂完全傻了。

 

金刀嬸是一間洗衣店的老闆娘。

是的是的很抱歉你沒有聽錯,我們要去一間洗衣店裡吃飯。我簡直嚇壞了。

 

「那你跟你女朋友幫我顧一下店,我那死鬼還沒回來,真不給老娘面子。」金刀嫂接著隨口幹罵了幾句,然後就一個人走上樓,留下嗡嗡嗡嗡不絕於耳的立體環繞洗衣機響。

「阿拓?」我的表情應該很呆很呆。

「嗯?」阿拓的表情卻像剛登陸月球的阿姆斯壯。我看他簡直是皮在癢。

「在洗衣店?你要請我在洗衣店吃晚飯?」我抓著阿拓的肩膀用力搖著,想把他的腦筋搖回正常人的頻道。

我本來以為今天晚上應該可以去鬥牛士或龐德羅沙之類的地方吃頓大餐,畢竟再造之恩是多麼的珍貴,搞不好還有大飯店的高級料理可以想用,最差最差,至少也要有貴族世家或爸爸餓我餓我餓的達美樂吧?

「不是洗衣店!是金刀嫂!」阿拓的表情不只是得意,還笑得跟拿到同花順的周星馳一樣。

「嗯,金刀嫂。」我的臉上一定掛滿斜線,差點沒比出大拇指。

「廚藝新竹無雙,二十年前號稱香廚美人的金??刀??嫂??」阿拓大叫,差點沒從口袋掏出同花打不打得過葫蘆的同花順。

 

 

 

<23>

我跟阿拓就在洗衣店裡瞎顧了四十分鐘的店,老實說我的腦袋一直被洗衣機震耳欲聾的嗡嗡聲搞得昏頭轉向,但阿拓卻開始跟我聊一些外星人的事,坦白說我不是很相信這個世界有外星人,所以我的頭只有更昏了。

 

「你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事嗎?我以前有個鄰居整天都在說他的身邊總是有各式各樣的外星人走來走去,我一開始當然是不信啦,但他還是像布穀鳥一樣說個沒完,長得跟麥當勞蛋捲冰淇淋一樣的蛋捲星人啦,打扮的跟消防隊一樣的消防星人啦,喜歡送人生日禮物的西瓜星人啦,眼花撩亂,說得我頭都暈了。」阿拓嘆口氣,但眼神可是很得意:「不過我最後還是信了。」

「你真是善良。」我拍拍阿拓的肩膀,雖然我也很善良,願意聽他瞎扯。

 

不久後金刀嫂口中的死鬼老公回來了,看到我這個新面孔似乎很高興,爽快地關了店,吆喝著一起吃頓晚飯吧!

「今天就只有我跟我朋友要來嗎?」阿拓想阻止金刀嫂的金刀老公拉下鐵門。

「還有鐵頭啊,不過鐵頭有鑰匙會自己開門啦!」金刀先生無所謂。

「誰是鐵頭啊?」我隨口問。

「還有哪個鐵頭?當然素少林寺卡拉OK的那個鐵頭啊!」金刀先生嘻嘻,我投降。

走到洗衣店二樓,擺設跟一樓的氣氛相差很多很多,著實讓我驚異不已。

深色實木地板,兩組在牆上投射出鵝黃溫暖的鹵素燈,一張厚實的橢圓核桃木桌,一幅似乎是小孩子在嬉鬧中塗鴉的巨畫懸吊在天花板下。

簡單的擺設,簡單的氣氛。

還有最重要的,五個閃閃發亮的銀色餐盤蓋,還有幾組排放整齊的歐式餐具。

「這麼講究?」我嘖嘖稱奇。

「當然講究,金刀嬸一個禮拜就開這麼一次爐,其他的時間都是金刀桑胡亂煮的,那東西不能吃的。」阿拓說,幫我拉開椅子,算他還有點紳士風度。

「別等鐵頭了,我們先開動,哈哈!」金刀桑嘻嘻,拿著湯匙猛敲餐蓋。

金刀嫂穿著白色的圍裙走出廚房,手裡拿著一瓶紅酒,笑的比彌勒佛還彌勒佛。

「等不及啦?都二十年了,還是一樣等不及。」金刀嫂風情萬種地笑著,還神不知鬼不覺上了眼影。

「妳的菜跟妳的人一樣,二十年的陳年佳肴,風情不減吶?」金刀桑深情款款,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好一對噁死人不償命的夫妻拍檔!

「今天是什麼菜!可不能讓我的朋友失望啊!」阿拓拍拍手,我勉強露出很期待的表情。

「好小子,老娘的菜什麼時候讓你失望啦?」金刀嬸哼哼哼怪笑,然後一一掀開罩住美食的銀色鍋蓋。

 

第一道菜,鮮豔奪目,我感覺到我的瞳孔快速縮小的聲音。

七種水果依五種顏色的五行位置排放,剁碎的雞肉和著馬鈴薯泥為底。

「五彩繽紛之七果迎雞賓奇幻大拼盤!」阿拓興奮地大叫。

金刀嬸跟金刀桑的雙手在頭頂上比了個圈,表示答對。

 

第二道菜,香氣滾滾,我的嗅覺在瞬間就被征服,連手指頭都感到酥麻。

半隻雞被支解得死有應得,與一隻同樣死得其所的吳郭魚依太極圖擺放,香氣飽滿、如海浪般波濤洶湧。

「等等!居然是十香軟筋散之鐵雞鬥吳郭!」

阿拓嘖嘖稱奇,好像有十年沒吃到這道名字怪力亂神的好菜。

 

第三道菜,濃郁厚實,光是用眼睛就能品嚐出藏在香濃背後的層層鮮滑誘惑。

我看那菜色是烤羊小排(或牛小排)淋上綠色的醬汁、以及青蔬青果。

「今天真有口福,思螢,妳猜猜這道菜的名字?」阿拓邀我一猜,可惜我沒有瞎掰的天分。

「我瞧是青海無上師之三羊開泰。」我居然說出自以為搞笑的話。

「很接近了,是愛情青紅燈之要青不要紅首部曲,羊女的一生。」

金刀桑嘉許我,可惜我很努力思考也想不出這兩道菜名為何很接近。

 

第四道菜,銳氣千條,我光是用膝蓋想也清楚這一定是道武林豪宴必選之菜。

鮮筍森然羅列,白醬行雲流水,四季豆與紅蘿蔔依天罡北斗陣護法其中。

「厲害,厲害,真不愧是萬水千山縱橫之筍人筍己。」

一個光頭佬拍手,從樓下踏步走上來。

「你越來越厲害喔!居然不用看也可以聞的出來!」

阿拓看著光頭佬,他一定就是那個叫鐵頭又擁有金刀家鑰匙的神祕男人。

「好說好說,少林寺武功一法通萬法通,全身百穴都通通,鼻子也通通。」

鐵頭朗聲,差點沒捻花微笑。他坐在我身邊,向我友善一笑。

我也笑笑,真想推薦鼻子好的他給另一個鼻子好的阿不思認識認識、切磋切磋。

依據歸納法則,鼻子奇好的人都是擁有特異功能的奇才,例如鐵頭、阿不思、還有大名鼎鼎的楚留香,也許我該去薰薰或是蒸蒸我的鼻子,看看大學能不能考好一點。

 

「第五道菜,誰說得出名字,老娘今天晚上不收他的錢!」

金刀嫂自己拿起湯匙敲敲鍋蓋,我們做出拭目以待的表情。

鍋蓋掀開,是一盆湯。

湯水極為清澈,顏色卻帶著一抹火紅,番茄與鰻身悠閒地交纏在一 起。那鰻似乎在微笑,大概很滿意有番茄陪葬。

鐵頭面有難色,不斷搖頭。阿拓沈吟不決,眼睛時大時小。

這道菜大概很少排到通告。

「我猜猜,番茄與鰻魚之天人永隔不倫戀?」鐵頭咬著手指,不倫不類的答案。

「讓我試試,應該叫憤怒的番茄之鰻不講理!」阿拓振振有辭,這是我看過他最有主見的表情。

可惜我看不出番茄到底是哪裡憤怒了。

「依我看,鰻身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我也不甘示弱。

「答對了!就是鰻身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啊!」金刀嬸尖叫,金刀桑拍手叫好。

我卻嚇呆了,這一定是靈異事件!

「大家開動吧!今天晚上的心情實在是太好了!」在金刀嬸爽朗的笑聲中,我們愉快地動手用餐,我更因為答對了天花亂墜的菜名而興奮不已。

「對了,金刀嫂,妳怎麼能做出這麼棒的菜啊,簡直跟大廚師沒兩樣。」我用叉子戳了一大沱雞肉沙拉到盤子裡,開心地說。

今天晚上到洗衣店吃飯,真是件很奇妙的事哩。

「大廚師?金刀嫂比大廚師還要厲害多啦!光是從菜名就可以知道一個人創意的深淺,當廚師是很講究靈感的!」阿拓義務講解,幫我倒了一點點未成年少女不宜的開胃紅酒。

「這是真的,我老婆是最棒的,要不是她嫁給了我這開洗衣店的,現在不知道在哪一間五星級餐廳當大廚咧!我們要吃這一頓飯,可得花上萬把塊不只!」金刀桑含情脈脈地看著一旁的金刀嫂,開始說著噁心的往事。

 

 

 

原來金刀嫂二十多年前可是新竹美食界響叮噹的人物,手藝無雙,容貌也號稱無雙,在知名的國賓大飯店裡當廚師,飯店還打算出資送她去日本進修學料理。

但金刀桑,原本是個送瓦斯的臨時工,每星期總要跑三次飯店廚房,早愛慕她已久,卻苦苦沒有表達的機會。

有一天,金刀桑又送了瓦斯桶到飯店廚房,看見她剁菜忙不過來,一回想,好像她常常因為剁菜花了不少辛苦時間。於是金刀桑回去後,郵購買了把金門出產的絕世好刀,苦練飛快剁菜的技巧,等待大顯身手的關鍵時刻。

天可憐見,終教金刀桑等到了這天,她在廚房忙的焦頭爛額,於是他義無反顧將肩上的瓦斯桶放下,亮出傢伙,在廚房裡快刀斬亂麻秋風掃落葉,什麼菜都給他擺平了。

「我的名字,為了妳,從今天起叫金刀。」

「金刀?好殺氣的名字。」

「是的,為了妳,我再多一點殺氣也甘之如飴。」

「刀,吃過我做的菜嗎?」

「我窮,吃不起,但總有一天我會存夠錢,等我。」

「不必等,我去你家做給你吃。」

從那天起,她的名字就叫金刀嫂。

她揮別大飯店,走進一名瓦斯工人的小廚房,幾年後,瓦斯工人開了間洗衣店,她則升格當了老闆娘,還有兩個孩子的媽。

真夠浪漫,真夠扯。

 

 

 

「其實我受夠了大飯店的油煙,哎,你們都不知道每天要煮菜的痛苦,一點都不享受做菜的樂趣,嗆都嗆死了,人老的多快!青春比什麼都重要喔?」金刀嫂慢條斯理為吳郭魚挑刺,說:「更重要的是,那些付錢請我做菜的人總以為他們的回報就是錢,卻不肯讓老娘自己取名字?媽啦!老娘為什麼不可以替自己的兒子女兒取名字?沒道理嘛!就這麼跳槽到這死鬼的廚房來啦!」

「嘻嘻,所以我都馬讓我的親親老婆取菜名,然後再一個一個背起來。」金刀桑怪里怪氣地笑著。

我也哈哈大笑,真是個有趣的故事。

 

金刀嫂喜歡料理美食,又怕油煙,所以一星期只開一次爐,其他的時間不是叫外賣就是由金刀桑隨便下個麵,而金刀嫂的廚藝享名少數幾個饕客兼洗衣客之中,例如鐵頭。不分貧窮貴賤,只要熟客付個三百塊基本的食材費,就可以搭上一週一次、在洗衣店樓上祕密舉行的豪華饗宴。

 

「很好吃耶,好吃到我都快流下讚嘆的眼淚了。」

我豎起大拇指,然後猛嗑佳肴。

「好吃就多吃點啊!阿拓,幫人家夾菜啊!」

金刀桑用湯匙敲阿拓的頭,阿拓趕緊幫我夾一塊羊小排。

「這次居然能嚐到前所未有的新菜色,真是好口福。」

鐵頭露出一口菜渣卡的到處都是的牙齒,幸福地笑著。

吃吃喝喝,再配上亂七八糟的談話,這頓神奇的晚餐大概吃了一個小時半才結束,從聊天中我知道了金刀嬸的兩個兒子在兩年前都到外地唸書,一個去高雄餐飲學校接受磨練,一個則在台大唸書,都是令兩老相當驕傲的傢伙。

我也知道了阿拓為什麼知道這裡的原因。

 

「阿拓啊,他是個熱心過頭的傢伙,平常他來洗衣服的時候就會跟我抬槓啦,哎哎有一天他拿了件羽毛衣來洗,樓下的電視正好壞掉,他看見我在那裡亂拍亂搞的,阿拓就很阿沙力說這種小東西交給他行了,果然他把電視抱走後,隔天再抱回來就好啦,就這樣熟了起來。」金刀桑說起阿拓時,表情可是稱讚到極點。

「阿拓你會修電器喔?」我隨口問問。

「不會啊,那是開租書店的兩撇修的,他什麼都馬會修,超厲害。」阿拓說,聽得我一愣一愣的。

「阿拓你才厲害,有誰會知道一個開漫畫店的老闆很會修電器?」金刀嬸幫阿拓夾了一塊鮮筍。

是的,阿拓最厲害,誰會知道洗衣店樓上會有這樣的美食。

 

吃飯的過程裡讓我最高興的是,老闆娘並沒有因為煮了精緻豐盛的大餐而訂下許多繁文縟節,例如應該先吃什麼菜還是紅酒應該什麼時候喝等,一切都讓我們吃的隨性自由,愉快的很。

「謝謝你們,今天讓我大開眼界,大快朵頤囉。」我笑的跟個白癡一樣。

「別這麼說,以後歡迎常來啦!我老婆菜都馬買很多。」金刀桑露出耀眼的金牙笑道。

「對了,你們等一下要去哪裡約會?年輕人現在都直接去汽車旅館呴?」鐵頭摸著肚子問道。

「約會?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啦!」我有點摔倒,還汽車旅館咧,距離我的世界真是太遠太遠。

「吼鐵頭你不要亂說,如果阿拓的女朋友跑掉你以後就別想過來吃!」金刀嬸警告胡說八道的鐵頭。

「現在才八點半,思螢妳等一下要趕著回家嗎?」阿拓趕緊岔開話題。

「沒啊,你有想到要幹什麼嗎?」我無所謂,說實在的我神經也蠻大條,只想著好不好玩,沒想到男女之間的邀約可能都意味著什麼,但坦白說,阿拓那種憨到不行的個性也很難令我將他想太多。

「來!來我家!我唱卡拉OK給你們聽!」鐵頭顯得很興奮,拍拍自己的光腦袋大叫:「然後讓阿拓的女朋友見識一下我苦練多年的少林寺鐵頭功,很恐怖喔!」

我嚇了一跳,然後我一點也不想見識少林正宗之鐵頭卡拉OK的表情被阿拓察覺,於是阿拓清清喉嚨,說:「思螢,等一下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

「好啊。」我趕緊說好,雖然我根本就不知道最近在上什麼電影。

於是阿拓付了三百塊,帶著我高高興興地揮別神祕的美食洗衣店。

 

 

 

<24>

「去看哪一部電影啊?去國際還是去金像獎?還是去新復珍看二輪的?」我坐在阿拓後面,迎風問道。

「今天比較晚了,改天我們再到電影院看,今天先帶妳去一個超屌的地方!」阿拓很高興地說,機車就這麼經過國際電影院,鑽進一條餿水桶跟垃圾桶堆得到處都是的小巷,然後是幾間招牌搖搖欲墜的PUB。

我不禁開始幻想,月黑風高的夜晚,在這麼陰森森的小巷裡,恐怖的吸血鬼隨時都會從垃圾桶掀開跑出來嚇人,而鬼鬼祟祟的阿拓說不定是狼人,等一會兒月亮從烏雲裡露出來他就會開始變身……

「到了。」阿拓將車停在一棟破舊的老公寓樓下,放眼四周只有幾隻流浪狗在交配,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我相信你是好人。」我拍拍阿拓的肩膀鼓勵他要當個好人,雖然這地方夠恐怖了。

「我知道啊。」阿拓聽得一頭霧水,將機車停好,領著我走到一個開放式的懸空樓梯,兩人一前一後走上去。

那樓梯生鏽斑駁,我每踩一步都覺得自己內力驚人,快要將腳底下的鐵板踩穿,真是步步驚魂。

「我們要去哪裡?你住這裡嗎?」我從上往下看,哇,大概走到第四樓。

「這裡那麼棒,我怎麼可能住這裡?」阿拓說,卻從背包裡拿出一串鑰匙,插進門鎖孔裡。

不是他住的地方,他卻拿了一把鑰匙開門?

 

門開了,阿拓摸黑將燈打開。我好奇地東張西望。

這房間乍看之下跟一般住家沒有兩樣,雜物與日常用品堆得到處都是,但我注意到擺在客廳的沙發很大很寬,我用手一摸,說不上是什麼質料,但可以感覺到相當柔軟舒服,然而這沙發卻也不是一味的鬆軟,裡面不知道用的是什麼填充物,或許是乳膠之類的東西吧,挺有彈性。

「好沙發。」我自然而然就坐下,拍拍真皮表布。

 

然後我發現這客廳沒有任何電視,四個角落卻有直立式的環繞音響,怪唬人的。

哥哥有時候會跟朋友借一些音響雜誌或電腦雜誌回家看,我偶而也會翻翻,看著那四座直立式音響上的品牌名稱立刻發覺是高檔中的最高檔。

我一抬頭,牆壁上緣還裝有小型的懸吊式喇叭,正上方更有一台投影機。

但最叫我驚異的是,除了地板,房間的牆上都貼滿了可以吸音的泡綿隔音板,這地方的主人一定是個大行家,要不就是個常在家裡開技安演唱會的大嗓門。

 

「想看什麼?雖然這裡的DVD當然沒有院線電影那麼新,不過真是多到不行、看都看不完,來,一起挑一片吧。」阿拓走到一整面排滿五花八門DVD跟VCD甚至LD與錄影帶的影片牆前,專注地檢視。

我火速跳了起來,興沖沖走到阿拓身邊一起挑片。

好萊塢電影、歐洲藝術片、東南亞歌舞片、各國恐怖片、百老匯舞台劇、國港片、奇奇怪怪紀錄片、甚至是未成年不宜的丹麥愛情動作片等應有盡有,但我發現影片雖然多到氾濫,但排放的方式亂七八糟毫無邏輯可言,要日期沒日期,要種類不種類,一時之間我也不曉得想看些什麼。

「真不知道要看什麼,你出選項我來決定吧?」我說,這裡真是個眼花撩亂的寶藏庫啊!

「好啊,一,哈拉猛男秀,二,絕命終結站,三,臥虎藏龍,四,獵殺U571。」阿拓抬頭看看我。

「聽說絕命終結站很恐怖,你看過嗎?」我問。

「沒啊,那就這部吧!」阿拓抽出DVD,將它放進牆角的高級影碟機裡。

垂掛式的投影布慢慢下降,阿拓小心翼翼控制客廳的燈光,調暗。

此時我一屁股摔在沙發上,樂得大叫:「好棒的視聽間!可惜就缺飲料!」

阿拓猛拍自己的頭,好像裡面的電路板給放歪了似的:「也對,居然忘了,我去看冰箱有沒有喝的吧。」說著就去一旁的廚房開冰箱,投影機正放著片頭的預告片。

「阿拓,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啊?你朋友的嗎?」我接過阿拓遞過來的可樂。

「對啊,他是個黑道大哥,一個人住很寂寞的,所以我有時候會過來跟他看電影,他啊,雖然看起來很兇,但談到電影卻是個一百分的影評跟影癡哩。」阿拓打開手中的可樂,說得理所當然。

「亂講,說真的啦。」我鍥而不捨遞追問。

「真的啊,我什麼時候騙過妳了?」阿拓狐疑地看著我。

「黑道大哥?住這裡?你有他的鑰匙?」我張大嘴巴。

「他外號叫暴走死神,聽說在南北二路都很有名的,年輕時也上過通緝犯的排行榜喔,不過他自己是覺得沒什麼了不起的,是個謙虛的人,他說聯考反而比較難上榜,他試了兩次什麼鬼都沒考到;想在黑道混出名堂就簡單多了,砍幾個人就可以屌很久,反而不適合拿來吹牛。」阿拓看著電影開始,一邊說:「他說,我叫他暴哥就好了,鑰匙也是他給我的啊,而且他覺得一個人看電影蠻無聊,所以有新片他都會問我要不要一起看。」

「暴哥……聽起來是個很恐怖的人?」我快昏倒了,說不定沙發底下正躺著一具打包好的屍體也說不定。

「不會啦,他又不是整天砍砍殺殺。而且不砍的時候怎辦?他這種人最寂寞了。」阿拓將鞋子脫掉,盤腿坐在沙發上:「所以他設備越買越高級,他就越發現沒有人一起分享實在是很孤獨,畢竟現在的社會大家都需要朋友啊。」

正當我想放棄追問的時候,房間的門喀喀打開了。

 

 

 

<25>

一個剃著精悍平頭,穿著黑色西裝、戴著黑色墨鏡的男人站在房門口,抽著菸,漠然地看著我們,然後將菸徒手攆息。

大約四十歲的男人,眼睛像孤傲的雄鷹,鼻子上的橫疤記錄著狂暴不馴的青春。

我全身寒毛直豎,雞皮疙瘩爬了整條手臂。

 

「你的女人?」男人將煙蒂隨手彈向樓梯下,關門。

「不是啦,剛認識的朋友,她人很好。」阿拓指著我又指著他,說:「她叫思螢,他就是我說的暴哥。」

我趕緊正襟危坐,知書達禮地靦腆一笑:「暴哥好。」

暴哥冷淡地揮揮手,脫掉黑色上衣,捲起袖子,露出刺得龍飛鳳舞的手臂。

我呼吸快要停止,偏偏暴哥一屁股坐在我身邊,害我左邊的臉瞬間痲痹。

「絕命終結站。」阿拓隨口提。

「我知道。」暴哥翹起二郎腿。看來他老人家早看過了。

 

暴哥坐了五分鐘,兩腳交替了十幾次,嘆氣了二十幾次,顯得很不耐很不爽。

然後他站了起來,皺著眉頭,一言不發走出房間下樓。

該不會是忘了帶刀子吧?還是這裡待會有交易要做?

 

「暴哥去哪裡?他不高興嗎?」我害怕地說:「還是不要看了,趕快走為妙?」

「他啊一定是去買吃的了,他看電影喜歡邊嗑東西,他說這樣比較享受。」阿拓笑嘻嘻地說:「妳別被他的模樣嚇到了,我看得出來他今天很開心呢。」

「很開心?他這個樣子叫做很開心?」我摸著劇烈跳動的心臟。

「是啊,因為我帶了新朋友來啊!暴哥其實很喜歡熱鬧,只是大家都以為他是一匹狼。只要跟他混熟了,妳也可以看出他真正的樣子,說不定妳會覺得他很搞笑。」阿拓聳聳肩,看著飛機場上剛剛升空不久的大客機化成一團火球。

 

但我覺得暴哥的形象跟搞笑兩個字實在相差太遠,大概是呂秀蓮跟董念台之間那種不可思議的距離。

不久,暴哥果真拎著一大袋滷味跟奶茶回來,放在沙發前的小茶几上。同樣一言不發,照例喜怒不形於色,只是遞給我一雙筷子,跟插了吸管的熱奶茶。

「謝謝。」我冒著被迷昏的危險喝了一口奶茶,又冒著被毒死的危險夾了一塊百頁豆腐。

接下來,暴哥就像一隻沈靜的大老虎,任何動作都充滿了王者的風範。

我根本沒辦法融入布幔上恐怖的劇情,因為我很在意他每一個動作的細節。

他的右手臂外側刺了一條張牙舞爪的青龍,左手臂內側卻刺了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彌吽」,兩者合併後的意思,大概是具有攻擊與防守的黑道魔法吧。

暴哥一直在換腳翹二郎腿,偶而跟阿拓說一兩句話,但語氣都是冷冰冰。

他的手從來沒閒著,所以滷味他買的很多很多,還有東山鴨頭跟油炸的甜不辣。

影片中他從來沒開口跟我說句話,這讓我快要窒息,雖然他跟我說話我可能會直接心臟爆破。這是我看電影最糟糕的經驗了。

就當影片快要進入結尾、男女主角奮力與死神的大決戰,我竟不自覺打了個哈欠。該死的哈欠!

「精闢。這片的缺點就是後繼無力。」

暴哥看著我,冷冷地對我的哈欠發出評論。

我嚇壞了,真的是嚇壞了。看樣子今天晚上,沒有見血是走不出這個門了。

「看過綠色奇蹟?」暴哥瞪著我。

「沒啊。」我緊張地說,不知道有看過還是沒看過才是正確答案。

「下個禮拜,妳過來,看綠色奇蹟。」暴哥的邀請近乎命令,我不由自主點頭如搗蒜。

 

影片結束,阿拓將燈光調亮。

暴哥站了起來舒活筋骨,俯看著我跟阿拓。

「今天晚上要不要睡這?我睡客廳。」暴哥的臉孔像鋼鐵鑄造,絲毫沒有情感。

他從口袋拿出一大串顯然是剛剛才買的保險套,丟在小茶几上。

「不要亂啦,我們是好朋友啦。」阿拓露出真拿他沒辦法的表情,說:「我也差不多要送思螢回去了,你早點睡,如果砍了人不要直接坐在沙發上,很難擦掉。」說著,阿拓跟我也站了起來,走到門邊。

「記住,綠色奇蹟。」暴哥冷酷地看著我,那眼神翻譯成中文,多半是我敢不來就死定了。

「綠色奇蹟,YES!」我豎起大拇指,勉強擠出一個甜美的笑容。

 

 

 

<26>

「所以說,妳這個禮拜天還要去那個流氓家裡看綠色奇蹟?」即使是阿不思,她也感到昨晚的事很新奇。

「恐怕是的,要不然我怕被追殺。我跑得很慢,一下子就死了。」我點點頭,對於生命這件事,年紀小小的我已懂得好好愛惜。

 

老闆娘跟大鬍子聽了都大笑,兩個人都說有機會一定要請我帶他們去那間神奇的洗衣店吃飯,至於恐怖的流氓視聽間就免了。

對了,大鬍子是今天晚上點了老闆娘特調的有緣人,是個在清大念歷史所博士班的中年人,據他自己說,他是在路上收到一張傳單,上面寫著「等一個人咖啡店:試試驚奇不斷的老闆娘特調!」所以就無聊跑來了。

「一點都不好笑。」我正經八百地說,雖然我事後會把它當笑話講,但當時的全身冷顫可不是在開玩笑。

「那個阿拓還真有辦法,看他平常害羞又缺乏自信的模樣,真難想像他也有能袖善舞的一面。不愧是我的前情敵。」阿不思淡淡地評論。

雖然我問過她很多遍,但她就是不肯告訴我她與阿拓當初決勝負的過程,可我又不忍心問一敗塗地的阿拓。

「阿拓他沒自信歸沒自信,可是他很真誠,所以他特別能吸引到真誠的人。」我說。這樣說起來,我也是個真誠的人?

 

昨天晚上阿拓載我回家的路上,我強忍著七天後還要去接受心臟強度訓練的悲痛,問他怎麼會認識暴哥這樣的黑道份子。

阿拓的回答依然奇妙。

 

 

 

阿拓打工的時間很不固定,但範圍很廣,有時候他幫擁有漫畫店卻又懶惰的兩撇顧幾天店,有時候他會代替臨時有事的同學上家教課,有時候他會幫擔任工地監工的鐵頭趕幾天進度,通通都是臨時工,賺的不只是生活費,還有人與人之間的聯繫。

而暴哥,除了酷愛看電影之外,他也是一個非常喜歡看漫畫的人。

有天晚上十一點半,漫畫店快打烊了,擁有鑰匙的阿拓準備關門回家時,暴哥居然淋著大雨走了進來,說要看最新一期的少年快報。

「幕之內一步跟澤村的決鬥應該揭曉了吧?」暴哥冷酷地拿起少年快報,放下十塊錢,坐在最大的塑膠皮沙發上。

阿拓注意到暴哥剛剛走進店裡的腳步有點踉蹌,地上也拖著一道血跡。

原來暴哥剛剛跟仇家在外頭砍了一架,雙方各有受傷,但暴哥還來不及去醫院,決定先看完最熱血的漫畫連載再說。

「冰敷一下會比較好。」阿拓拿著剛剛跑出去便利商店買回來的冰塊包,遞給暴哥。

「我是個男人。」暴哥瞪著站著面前的阿拓。

「幕之內一步也是個男人,比你強的男人,但他被島袋揍扁的時候也是冰敷。」阿拓將冰塊包放在暴哥的手裡。

男人跟男人之間的溝通大概不需要言語,靠的可是荷爾蒙,跟漫畫。

後來暴哥出院後又到漫畫店看快報,看到阿拓又在顧店就隨口邀他去家裡看電影,阿拓說好,暴哥自己也嚇了一跳,大概沒碰過完全不怕他的人吧。

之後阿拓常常去看片,暴哥外表冷淡但內心據阿拓說很亢奮,於是給了他備份的鑰匙,還說他隨時可以帶女朋友去他家體驗人生。

 

 

 

「體驗人生?」我失笑,我可不是笨蛋。

「那是暴哥自己的腦袋壞掉,剛剛他亂說話,妳別介意啊。他除了有砍人的壞習慣之外,其實他算是個好人啦!看漫畫的人不會變壞。」阿拓將車子停好,依舊是我家巷口。

昨天晚上,我真連聽了兩個扯上天的故事。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