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嚎 (From 狼嚎 To 蟬堡)

「怪事,這簡直是艘鬼船!」

上船搜索的航警嘖嘖稱奇,拿著手電筒在貨櫃中搜尋著任何生還者。

這艘貨船失聯了兩個星期,終於在汪洋大海中被航警找到。

鬼船的意思是,這艘巨大的貨船上面至少有八十多個船員,但他們現在全都變成了死人,一個個僵硬地躺在地上、掛在船垝上。

「馬的,真是令人頭皮發麻啊,全都是失血過多死掉的。」一個經驗老到的航警觀察躺在甲板上的屍體,說:「不,根本就是被搾乾的,只剩下皮包骨,真是邪門。」

「有外傷嗎?」一個航警掏出手槍,緊張地說:「比如說……像是脖子上的咬痕還是什麼的?」

那老航警搖搖頭,說:「看不出來,不像。」

另一個航警狐疑道:「要不要通知聯邦調查員?」

此時一個驚喜的聲音在貨櫃中傳出:「發現生還者!」

那蹲在地上、經驗老道的航警吃了一驚,說:「小心!不要靠近他!」隨即起身,率領四個航警持槍進入那貨櫃。

「是個小夥子!」發現生還者的航警驚喜地說,指著一個發抖抽慉的年輕小夥子。

那孩子大約十六、十七歲,頭髮金黃帶點褐色,兩眼無神地看著周遭的持槍航警,他坐在地上,兩隻手抱著雙腳。

「站起來!雙手放在背後!」那經驗老道的航警異常緊張,他曾經在一艘尋獲的失蹤商船上看過類似的怪事,也遭遇到極恐怖的經驗,那次他死裡逃生,決不會忘記教訓。

那孩子沒有反應,只是呆呆地看著地上。

「他只是個孩子啊!」發現孩子的航警抱怨著。

那老航警看著外面的陽光,拿出皮夾裡的小鏡子,慢慢走到貨櫃外面說:「讓開一點,這小鬼要是喊疼,大夥就一起斃了他,有事我老約翰承擔。」

航警們讓出一條路,小鏡子在老航警的手中折射出一道金黃陽光,陽光反射在那孩子蒼白的臉上,但那孩子一點反應都沒有。

「白癡老約翰,你真以為是吸血鬼啊!」那些年輕的航警鬆了一口氣,忍不住大笑。

老約翰也笑了,不過他實在想不透那八十多個船員為何會全身失血死去,的確奇怪,因為上次那艘商船上的六具屍體,脖子上都有不正常的膿血創孔。

老約翰心中一驚,難道這是最新的黑死病嗎?這下可糟了,一定要通知聯邦調查局檢疫。老約翰示意大家別接近那孩子,因為那孩子身上可能有病毒,只是尚未病發?

「孩子,沒事了,你叫什麼名字?」老約翰溫和說道:「不要怕,我們會保護你的。」

「……」那孩子似乎還在恐懼著。

「別怕,醫生很快就會來了。」老約翰安慰著那孩子:「紐約有很多醫生,一定醫得好你的。告訴警察伯伯,你叫什麼名字?」

「狄……狄理特。」那孩子口齒不清地說道,真是可憐。

「狄理特(Delete)?消除?」老約翰等人面面相覷,真是個怪名字。

一個小時後,聯邦調查局的特別幹員降落在這艘鬼船上,為那個可憐的僅存者穿上檢疫用的特製防毒衣後,就帶他上直升機,老約翰等人看著直升機遠遠離去,為那個瘦弱受驚的孩子祈禱著。

螺旋槳的巨大聲響掩蓋住兩名探員的祕密對話。

「這孩子沒有身分,正好送到那裡。」一名探員笑道。

「那也得先通過檢疫才行,我們可不能送個活病毒過去。」另一個探員嚴肅道。

「是嗎?我看他們也不會拒絕的。」輕浮的探員無所謂地說。

「真是抱歉了,孩子。」嚴肅的探員瞥了後座穿戴防毒裝的孩子一眼。那是個世界上最恐怖、最黑暗的地方,如果有地獄,也不過是如此吧。

直升機在沙漠上空繼續飛著,那個將名字清除掉的孩子一言不發地接受命運的安排。

他的眼睛呆滯,不知道在回憶著什麼。

有時,他看著窗外一望無際的沙漠,無端流下晶瑩剔透的淚水。

有時,他的瞳孔映出動人的綠色光芒,深沈而憂鬱。

 

 

 

都市恐怖病,蟬堡。

2003,我們再見。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