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挽長弓,箭聲破空,遙遙衝向一圓烈日,消失在金光裡。

泰山絕頂,雲氣稀薄,俯瞰群山皆在腳下,一隻白額雄鷹從遠山雲端疾衝而下,遨翔的羽翼後帶著被雄鷹掃破的縷縷雲氣。

鷹長嘯,雙翅急斂,停在一隻粗長的臂膀上,嘴裡叼著剛剛的射日一箭。

一對霸氣十足的眼睛看著白額鷹,伸手將長箭自鷹喙取下,長嘆一聲。

「朕封泰山,但百千年後,泰山依舊在,朕卻已成枯骨一具,兼併六國一統天下,不過是為他人基業做嫁。」一個中年男子神情蕭索,撫摸著立在蔍皮護臂上的白額鷹。

百官跪在一旁,無人膽敢接秦王話。

只有一人例外。

「大王且莫悵懷,臣兩年前與大王提及之事,已有眉目。」一個老者居然不與百官相跪祭壇左右,從容自若站在秦王之後。

「先生指的是……長生不死命?」秦王眼睛一亮,雙瞳霸氣不斷翻湧而出。

「是,也不是。」老者微笑,也只有他膽敢在話中藏話。

「此話怎說?」秦王神色出奇的恭謹,但衣袖無風鼓脹,竟是無法藏匿的霸氣。

老者看著不可一世、卻又對死亡驚懼的天下霸者對自己如此服膺,忍不住得意起來。

此老者正是「獵命師」徐福,他很清楚秦之能滅六國,靠的可不是兵強馬壯、猛將如雲,而是自己為秦王先後獵得的罕世奇命「血鎮」與「萬里長屠」。

「血鎮」幫助二十二歲的贏政擊破假閹人嫪毒之亂,並孤立仲父呂不韋的政治勢力,集秦大權於一身,開始霸者之途。而後四年,徐福又獵得極其凶霸的「萬里長屠」為贏政換命,贏政先是在平陽斬趙兵二十萬,十三年間逐一屠滅六國、誅百千萬人,於兩年前一統天下,成就千古無人能及的大業。

然而有千古大業,卻無千古生命,秦王贏政的喟嘆反映著對權力的無限依戀。

徐福搖搖頭,直視著秦王:「大王,如果真尋得天下第一長生不死命,萬壽無疆,臣自當獻予大王,但一人一命是宇宙恆理,大王現在身上的萬里長屠卻必須卸下了。倘若大王沒有萬里長屠之命,往後千里王土內若有暴亂干戈恐怕會鎮壓不住,這大好江山可得拱手讓人,徒有萬壽無疆,卻無萬里疆土,豈不因小失大?」

秦王沒有猶豫,點點頭。

對他來說,沒有權力,活了一萬年又有何用?

「但臣聞東海有一巨島,漁民皆不敢接近,稱其平原廣澤,島上仙山群起,有一群仙人飲人血長生,浴日則死,沐夜而生,人稱不死血族。不死血族不畏尋常刀劍,個個武功超凡入聖,再重的傷假以時日都能慢慢痊癒,甚至能續接斷肢。若大王能得到不死血族的體魄,無異服下長生不死藥,加上霸命萬里長屠,大王必可與江山同在。」

「飲人血?浴日則死?那豈不是妖怪嗎?」秦王皺著眉頭,卻沒有動怒。

「長生不死,豈是常人?大王霸業,豈是尋常?」徐福淡淡地說。

秦王不語,轉過頭來,看著腳下的飄渺雲氣。過往雲煙?

「先生如何能讓朕成為不死血族?」秦王閉上眼睛。

「臣領術士白氏百人、牙丸精兵三千,戰船三十艘,為期三年必能生擒不死血族回到中土。」徐福露出自信的神采。

「三年嗎?」秦王凝視著烈日。舉起右臂,白額鷹展翅沖天。

 

 

 

 

西元前219年,秦始皇41歲,獵命師徐福,帶著秦王對權力的無限貪婪揚帆出海,開啟了一場殘暴的異族殺伐。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