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發什麼愣!將這群吸血怪物砍到海裡!」項羽大吼,根本不理會遠遠船艙內不知結果的姜徐大戰,拋下巨弓跳下甲板,跟韓信一齊衝殺,戰局瞬間再度爆發。

但這可不是軍師張良最關心的事情。

「烏木堅,你別管我,你快去敵船找找劉邦跟蕭何兩人的下落!」張良說,隨即指揮鐵箭剩餘較多的王陵軍艦堵住船隊缺口,繼續朝海面壓制攻擊,一面命令東南三船趕來接應開始沉沒的主船。

烏木堅允諾,說:「你吩咐後方的獵命師過來保護你!我就去!」運氣護體。

張良知道烏木堅略得姜公親傳,比普通獵命師的判斷力高出甚多,立即指揮姜公方才坐鎮的十五艘大船全都靠攏過來,一面吩咐船上的三十個獵命師過來保護自己,一面指示所有的戰士全力支援戰局最吃緊的前方。

此時十五艘主戰船已經沉了十一艘,來不及跳到他船的戰士不是墮海被水裡的血族殺死,就是在海面上被自己人的亂箭射花,烏木堅在眾獵命師的保護下,喚來自己的靈貓臨時換了「吉星」佳命後,便一個人持刀突圍,在箭雨中朝著徐福許多空船艙上邁開大步搜尋。

「韓信你保護張軍師先走!我還想再殺一陣!」項羽的雙腳都浸在海水裡了,全身都是血族的鮮血,看起來就像地獄來的魔王。

但項羽十分享受殺戮的快樂,渾不理會大船將沉的事實。

「可惡!敵人絕對不只三千!」韓信早已疲憊不堪,不過是靠著一股不服輸的抗拒意志支撐著。

此時援船已靠了過來,韓信只好指揮剩下不多的寥寥幾人跟張良到援船上,但項羽兀自與血族三名長戟高手鬥在一團,一時之間難決勝負。

韓信正感到洩氣的同時,腳底又是不尋常的一震,然後援船開始晃動。

「混帳!這麼快又在底下鑿洞,難道今晚大家都得死在這片海上?」韓信悲憤不已,往旁一看,王陵的軍艦正發出「鐵箭用罄」的信號。

「不會吧?」一個斷了左手的勇士呆呆地說,剛剛能維持勢均力敵的場面,全靠那幾萬支如狂風暴雨的鐵箭將海裡的血族鎮壓住。

而現在……

無窮無盡的血族好手在紅色月光下飛來飛去,不一會兒,連大帆上都掛滿了準備下襲的血族,吸血蝙蝠似的。

每個血族的手上都拿著鍬刀或斧頭,雜亂的血跡在他們的身上成了渾然天成的恐怖圖騰。

「真是看扁你們了!跟著我!」項羽不知何時已踏上了船緣,身上掛滿從海面拾起的鐵箭,只是單用雙手就拿起鐵箭往大帆上的血族猛擲,兩個血族無法慘叫,喉嚨即被鐵箭貫穿後腦,全身往後飛出。

反秦軍士氣大振,所有勇士一齊大吼,聲勢震天。

韓信忿忿地看著他未來的主子,項羽,威風凜凜地掄起大砍刀迎向血族敵,幾乎所有船上的勇士都忘卻恐懼跟著他一起殺了過去。

「難道我真的不如他?樣樣都不如他?」韓信的眼睛充滿張良沒有發現的怨毒。

 

在敵船上飛躍著。

烏木堅答允幫張良尋找劉邦跟蕭何兩人,但他的心中已認定這兩人已凶多吉少,畢竟反秦軍中了可怕的埋伏,足見劉蕭兩人的臥底終告失敗,此時兩人不是沉到海底,就是變成了血族吧。

只不過。

只不過烏木堅想藉軍令,前來一探姜徐之戰的過程與結果,雖然這樣做極為冒險,可能會成為兩怪交手泱及的祭品。

「希望危急時,我能夠助姜公一點薄力。」烏木堅伏在空無一人的甲板上,凝神判斷兩怪大戰的位置。

但激鬥的聲音不斷變幻,一下子在這艘船上、一下子在另一艘船上打了五個大窟窿,一下子到了海底激起漩渦,一下子似乎夜空之上隱隱有風雷交擊之聲。

「徐福真有這麼厲害,能與姜公交鬥許久還不分勝敗?」烏木堅暗暗心驚,突然間所有的激鬥聲都消失了。

分出勝負了嗎?

正當烏木堅這麼想時,一道驚人的凶氣突然衝上雲霄,連天空都為之巨震,烏雲密佈。

只差了一眨眼的功夫,一隻鳳凰火焰衝破船艙往西方飛去,然而火鳳凰似乎筋疲力盡,身上的火光急速消逝,墜海化為一堆白煙。

烏木堅不敢輕舉妄動,身子依舊伏在甲板上,施展冥聽大法捕捉任何風吹草動。

依稀,在左側第三艘空船上有細語之聲。

「你……你這是什麼術……」驚恐的聲音,彷彿四肢百駭都在顫抖。

「既然所有的術都是我創造的,多加一招也沒什麼吧……」氣若遊絲的聲音。

「你……你這樣無異毀了自己!」悔恨交加的聲音。

「哈,千年未竟又如何?這麼大歲數……若連成不成仙這點小事都不能看開…千年的修行才真正白費了。老頭沒力氣了,可身上沒有你要的東西……過來瞧瞧吧,如果你還爬得過來的話。」得意的聲音。

「……哈哈哈哈,可你還是少算了一節!你別想活著離開!」怒極反笑。

「咳……原來如此。」嘆了一口氣。

刀刃刺破皮肉的聲音,然後是墮海聲。

烏木堅大驚,立刻翻身下海,在幽暗的海裡著急地尋找姜公的身影。

但黑黑濁濁又充滿血腥的海裡,什麼也無法看見。

「烏木堅,多謝你來找老頭,不過老頭忙著歸天啦!」

姜公的聲音越來越遠,但烏木堅實在什麼都看不清楚,想要運用冥聽大法,一時卻無法靜下心來。

「姜公等等我,我身上有你給我的吉星之命,你一定撐得下去的。」烏木堅在心中喊著,鹹鹹的海水彷彿是他淚水。

「不必啦,老頭的元神開始消散了;你聽好,白線兒就交給你了,完完全全都交託給你了,從今以後要怎麼做隨你的便,上了岸,你要幫項羽或是 <某人>都無所謂,天下自有它的氣運,老頭終究還是算錯了人心。不過,烏木堅啊,你一定要想辦法獵到<那東西>,老頭剛剛才用飛仙拼死抓出的<那東西>,絕不能讓那東西被徐福搶了回去……」

烏木堅傷心地閉上眼睛,他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的聲音。

依稀,腦海裡出現一個紫光色的老人,微笑著,雙手慢慢結著複雜的「倒封印」,傳承烏木堅最後一個術。

深海裡,一個年輕的天才獵命師哭泣著。

深海裡,活了一千三百多年的獵命師始祖掛著微笑,沉入無法見底的大海溝,背上插了一柄青銅匕首。

 

 

 

匕首上刻了四個結義兄弟的名字。

 

 

 

三更。

烏木堅坐在空船上,沉默不語地看著幾乎全軍付沒的艦隊,大火照印在他的臉上。一張突然成熟的臉龐。

在張良的指揮與獵命師全數出動下,始終無法得逞的血族在一柱香前全都泅水撤走了,走的無影無蹤。

真是慘敗後的慘勝。

五十艘軍船浩浩蕩蕩出發,現在只剩下八艘戰船,以及一批兩眼無神、困倦不堪的「勇士」,等待著安全的日出。

烏木堅撫摸著身旁的白線兒,白線兒似乎知道主人的事情,只是嗚嗚悲鳴著。

「結束了嗎?這場戰爭究竟是拯救天下於惡人之手,還是另一場天下之爭的開始?」烏木堅絲毫不感興趣,看著渾身濕答答的劉邦與蕭何,踉踉蹌蹌與驚喜交集的張良相會,三人相擁大哭,韓信則在一旁微笑。

「抱歉,我跟蕭兄將訊息交託寶兒後就失風被擒,血族改變原先的計畫,才害得大家損失慘重……我劉邦只好以死謝罪!」劉邦悲愴,雙膝跪下,抄起地上的鐵箭就要往自己的心口戳去。

但鐵箭卻被一雙厚實的大手抓住、折斷。

「別這麼說!你與蕭兄不畏生死偽裝成牙丸賊人、潛入敵營刺探軍情三年,就連我都佩服的緊啊!哈哈哈哈!以後屠秦大業還要兩位大力幫忙呢!」項羽將斷箭拋入海中,扶起了?哭不已的劉邦與蕭何。

劉邦不住流淚磕頭,大聲說道:「在下願當走馬先卒!誓死效忠項兄!」

「可惜姜公似乎與徐福那奸賊同歸於盡了,唉……」張良嘳嘆,派了將士去空船艙上尋找都不見集結這次大軍的姜公與徐福。

「或許剛剛那沖天妖氣跟墜海的火鳳凰各自代表了徐賊跟姜公兩人吧。」吳廣按住大腿傷口說,虎目含淚。

烏木堅根本不想聽他們在說些什麼,甚至也不想跟他們同船。

不管是項羽還是<那個人>完成了屠秦,都已經不再重要。

烏木堅的腦海裡,只剩下姜公最後的交代:「你一定要獵到<那東西>。」

「我一定會獵到<那東西>。姜公,你安息吧。」烏木堅雙手結印禱祝。

於是,烏木堅在徐福的大船上找到了一艘堅固的小舟,帶了兩潭水、幾片乾糧,就帶著白線兒跟自己的靈貓,吹了聲口哨喚來藍鴿寶兒,趁著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的時候,烏木堅划著槳,消失在紅色的大海,消失在歷史上。

 

 

 

公元前210年,獵命師無患與獵命師麟兒奉張良之命,於會稽獵奪秦王之「萬里長屠」,秦王後於沙丘崩殂。

公元前209年,陳勝、吳廣反叛項盟,率先建立陳國、舉兵攻秦,雖兵敗,天下義軍群起。同年,劉邦得獵命師雪月之助,得「手到秦來」佳命。

公元前207年,劉邦趁項羽於巨鹿與秦二十多萬主力軍囂戰九天九夜之際,迂迴自秦西進攻咸陽,秦二世子嬰出降,秦亡,項羽大怒,卻於鴻門宴饒了劉邦。

公元前206年,楚漢戰爭爆發,此後劉邦和項羽苦戰了5年,大戰70餘次,小戰40餘次

公元前203年底,劉邦匯合諸將,合圍項羽於垓下。

 

 

 

公元2002年,臥底,FH5。

公元2003年,獵命師傳奇,FH超級首部曲,強悍登場!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