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 (四)(完)

「要硬拼嗎?」我摸著懷中的紅線,我唯一的法寶。

好遜的法寶,想要綁住二十個死神絕對太脆弱,遇到劈魂斬魄的冥刀,更只有被恥笑的份。

我跪在城隍廟前,突然心生一計。

「好!既然紅線纏不住死神,那我就拿來纏小咪!」我頓時充滿信心。

沒錯!如果將紅線繫住小咪跟另一個男人身上,再施展念力的話,姻緣的強度將會促使兩人結為連理,強到連死神都奪不走!

但我該高興嗎?

我沒時間細想,更沒時間傷心。

如果小咪不能跟我在一起,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死去,我決不能允許。

她應該享受美妙的人生,應該擁有完滿的愛情,應該讓她的父母安心。

就這樣吧。

就這樣吧。

「行不通的。」

粉紅女聽完我的計畫直搖頭。

「我知道要引開死神非常困難,但還是值得一試。」我只能這麼說。

「就算你成功綁上紅線,冥刀一斬,紅線還是應聲而斷。」粉紅女繼續說道:「就算紅線不斷,死神照樣依令可以取走小咪的命,那麼紅線上的念力將會使小咪跟那位男人以冥婚的方式結為連理,你知道的。」

我無法思考,說道:「那我去孟婆橋,準備搶奪小咪!」

粉紅女大聲說:「黑人牙膏!你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天譴沒有毀掉你的魂魄已經很幸運了!」

我吼道:「天譴應該針對我來!」

粉紅女摟著我,哭著說:「我不要你走!我等了一輩子都等不到像你這樣的人!我不想你走!」

我看著懷中的粉紅女,嘆道:「恐怕要令妳失望了,我要去城隍那邊搶把冥刀,跟他們拼了。」

「不必。」

菜刀猛男跟輪胎印女從天飛降。

「你們來幫我?」我不可置信地說。

對手可是死神集團啊!

「不敢不敢,」菜刀猛男尷尬笑道:「我們只能給予精神上的鼓勵。」

「或是可靠的建議。」輪胎印女又說:「小咪成為月老傳奇,我們也參與其中。」

菜刀猛男說:「剛剛我們聽到你們的談話,大致了解情況了,輪胎印女想起一個傳說,或許可以幫得上忙。」

粉紅女忙問:「什麼傳說?」

輪胎印女坐在大石上,說:「妳知道七緣紅線嗎?」

粉紅女跟我搖搖頭。

輪胎印女繼續說道:「你們資歷太淺,難怪沒聽過七緣紅線。這個傳說在月老界是禁斷的祕密,有些做了好幾年的月老也不一定知悉。」

粉紅女跟我同聲說:「說下去!」

輪胎印女翹著腿,說:「這個祕密之所以被禁絕,是因為七緣紅線不是大月老製做的,而是織女用自己的鮮血和眼淚織化成的,威力之強大震撼千年月老界,堅韌無比的緣份連無情刀都剪不斷,若加上念力就更不得了了!織女將七緣紅線綁在自己跟牛郎的身上,連天兵天將都無法使兩人分開,最後兩人還投胎成恩愛夫妻,姻緣蟬聯七世,世人謂之七世夫妻。」

我心念一動,說:「那條七緣紅線呢?」

輪胎印女聳聳肩,說:「那條七緣紅線不是月老綁上的、也不是月老製造的,緣份的強度卻連綿七世,這根本違反月老認定的愛情規則,所以大月老將之祕密封印起來,現在除了大月老,誰都不知道七緣紅線的下落。」

粉紅女疑道:「織女不是將七緣紅線用掉了嗎?怎麼會被大月老封印呢?」

輪胎印女說:「七緣紅線共有三條,一條用掉了,一條織女交給兒子保存,一條交給女兒保存,後來她兒子連同七緣紅線不知下落,她女兒的紅線則被大月老沒收,以免擾亂人間姻緣。」

我明白了,說:「好!那我去大月老那邊偷取七緣紅線!」

粉紅女搖搖頭,說:「時間不多了,明天就是第七天,我去偷七緣紅線,你去找一個適合小咪的好男人吧!」

我不知道。

由我自己去尋找適合小咪的情人——也許,我是這個任務最差勁的人選。

「從今以後該由誰照顧她、與她共度七世,你應該擔起這個責任,因為她是你最愛的人。」粉紅女淺淺一笑:「至於偷七緣紅線這種小任務,就交給我吧。」

我長歎,說:「我不懂的事很多,但還不笨,偷七緣紅線的罪責一定很重,所以還是我去吧。至於小咪的真命天子,就交給妳吧,我不是個好人選,更沒那種氣度。」

粉紅女點點頭,握著我的手:「那一起去,我們動作快點,至於小咪的對象,就交給菜刀猛男跟輪胎印女揀選吧!」

菜刀猛男拉起輪胎印女,說:「OK!就交給我們了!你們需要多久的時間?」

我心中沒個準,說:「天知道,五個小時吧。」

菜刀猛男說:「好!五個小時後在這裡見面!我會動員至少五十個月老一起找尋好男人的!」

「謝了!」我跟粉紅女拿起水晶,破開陰陽。

火焰森林 —> 懸崖 —> 浮雲 —> 倒懸大湖 —> 月老界。

「該從何找起?」粉紅女看著滿天喜鵲發愁。

「大月老病得有多嚴重?」我問,心中依舊鬱鬱。

粉紅女:「這是無人知曉的祕密,恐怕連大月老自己也不清楚。」

我勉強笑了笑,說:「希望他還記得自己的名字。」

我張嘴大喊:「大月老!大月老!大~~~~~~月~~~~~~~老~~~~~~~~」

一個老人拖著七尺白鬚,搭著百隻喜鵲來到我們面前。

「什麼事?」大月老慈藹問道。

很好,你已經忘記我了。

我向粉紅女使個眼色,要她讓我處理。

「您忘啦?」我一臉詫異。

「忘了什麼?!我可沒忘!」大月老滿臉怒容中,帶有一點尷尬。

我嘆了口氣,說:「七緣紅線,拿來吧。」

大月老神色一驚,說:「胡說八道!那可是我辛苦封印起來的寶貝。」

我忿忿說:「那你前天說要借我,都是虎爛的啊?還是你根本忘記啦?!」

大月老臉一紅,恙恙道:「嘿——我才沒忘掉,我只是逗你一下。」

我開心說:「果然如此,其他月老都謠傳您的記憶力大退,我就不信?我瞧您神智清朗無比啊!」

大月老哈哈一笑:「沒錯沒錯!其實我只是裝傻,只是喜歡開開年輕人玩笑罷了!」說著,從褲襠裡拿出綁滿符咒的盒子。

我接過盒子,笑咪咪地說:「別忘記我明年今天還你啊!」

大月老傻了眼,說:「借那麼久?七緣紅線借那麼久?」

我奇道:「不是說好要賭一賭大月老您的記憶力?如果你記得明年今日之約,幾千個月老都輸啦!您不是說要證明您還是清醒壯朗?」

大月老拍拍胸脯,說:「沒錯!我記得清清楚楚、半點不差!你儘管拿去吧!半年後這裡見!」

我牽著粉紅女躍入大湖,回頭大喊:「是五年後啦!」

大月老大笑:「對對對!五年後記得把九轉神仙丹還我!」

粉紅女難以置信地看著我大笑。

「沒想到這麼簡單吧。」我也笑了,心中總算放下大石。

「你真的很搞笑!哈哈哈!那你去哪裡找九轉神仙丹還他?」粉紅女笑倒了。

我撕掉盒子上的禁咒,說:「什麼九轉神仙丹?我跟他借的是鉛筆。」

粉紅女笑得擊掌,說:「七緣紅線到底長什麼樣子?」

我打開盒子,拿出一條血紅的細線,粉紅女仔細端詳,說:「比我們用的線細了許多,還有一股酸苦味,大概是織女的血和眼淚。」

我看著七緣紅線,想著自己的摯愛將要成為別人纏綿七世的妻子,心中的酸楚絕不亞於當初的織女。

織女為了與牛郎再續前緣,以自身血淚織化作撼動大地的七緣紅線,看似悽苦悲哀,但我相信織女當時的心情是非常喜悅的,因為七緣紅線是她的希望,是她與牛郎幸福的保證。

但我呢?

這條七緣紅線可不是我幸福的希望,事實上,我正要拿它來埋葬自己的幸福。

「別難過了,你是為了小咪好,她不應該遭到天譴的。」粉紅女按摩著我的肩,說:「現在也不是傷心的時候,你雖然有了無堅不催的七緣紅線,但你要怎麼綁到小咪身上呢?她身邊可是跟了二十個死神部隊的菁英啊!」

我看著七緣紅線,說:「既然它無堅不催,就不怕冥刀砍,可以拿來當作防禦的物事——-」

粉紅女罵道:「你白癡啊,這不是漫畫,你一接近小咪就會被砍死的。」

此時菜刀猛男偕同輪胎印女從天而降,身後跟著十多個月老。

我看著這些令人窩心的朋友,心中非常感動。

「他們都是老朋友了,我們根據以前的資料,一起篩選找到了幾個很棒的男人,我想,最後的人選應該由你決定。」菜刀猛男伸出手,手中的紅線盒中繫住了五個遠方的男子,又說:「你真行,竟真的偷到七緣紅線。」

輪胎印女解釋道:「我們將紅線先綁住對方確認位置,你決定後,我們雙方各自拿著七緣紅線的兩端,分別綁住小咪跟男方。」

「你們決定就好了——-時間不多了。」我推卻道,將七緣紅線的一頭拿給菜刀猛男。

「黑人牙膏,你自己選吧。」輪胎印女嘆氣道。

「至少聽聽是哪五個男人吧。」粉紅女躲在一旁,好像很怕我生氣。

我苦笑道:「說吧。」

「第一個,叫陳致中,年紀輕輕卻大有來頭,他是陳水扁的兒子,正在念台大法律系,雖然天機不可洩漏,但是我們認為上面的意思是要來個政黨輪替,所以陳水扁當選總統的機會很大,而陳致中成熟穩重、努力上進,再加上父蔭,小咪跟著陳致中一定不會吃虧的。」菜刀猛男。

我搖搖頭,說道:「小咪不適合官宦之家。要是陳水扁沒選上總統就算了,要是他真當上了總統,小咪一入豪門深似海,以後一定有八卦雜誌緊盯著第一家庭,小咪不喜歡過這種生活的。」

菜刀猛男拿起第二條紅線,說:「沒關係。第二個男人大家都認識,劉德華。雖然老了點,不過是個標準的好男人,拍戲雖忙賺錢卻很快,私底下孝順父母待人和善,經過香港的月老調查,他的性向是百分種百異性戀,所以小咪嫁給他的話一定會感到很幸福的。」

我抓著燒焦捲曲的頭髮,說:「shit!小咪的確很喜歡劉德華——」

粉紅女蹲在一旁,說:「那就劉德華吧,他們倆個很配的,一定會受到大家的祝福。」

我跺腳道:「事到如今我居然還會嫉妒——先告訴我第三個男人的資料吧!」

菜刀猛男拿起第三條紅線,說:「第三個男人,是個才華洋溢的年輕音樂家,雖然還沒有大放異彩,但是快了,他的才華不會讓他的名字被埋葬。他曾交過一個女友,但是那女友卻在十年前的車禍中喪生,讓他悲慟欲絕,他需要一個跟他相扶持的好女孩,但是幾年來月老為他綁上的紅線卻都無效。」

輪胎印女嘆了口氣,說:「選他好嗎?」

我咬著指甲,問道:「為什麼?選劉德華不是更好?」

輪胎印女眼淚滑落,說:「我就是他十年前喪生的女友。」

我放下手指,訝然說道:「妳是他女友?」

輪胎印女看著遠方,說:「自從我死後,他除了瘋狂創作,生活簡直一塌糊塗,我親手為他綁上好幾條紅線,他都只願意跟對方保持朋友的關係——我想,七緣紅線一定可以解脫他封閉的感情世界,對不起,我利用你們去偷七緣紅線—-是我太自私了。」

我莞爾一笑,說:「妳男友是個癡情的好人嗎?」

輪胎印女點點頭,哭了起來。

我看著七緣紅線,問:「他願意幫所愛的人擋子彈嗎?」

輪胎印女抹去眼中的淚水,說:「相信我。」

我將七緣紅線一端放在輪胎印女的掌心,說:「希望他比劉德華好。」

輪胎印女破涕為笑,說:「謝謝你。」

菜刀猛男看著粉紅女,說:「妳選的男人真特別。」

粉紅女嘻嘻一笑,拿著七緣紅線的另一頭,說:「問題還沒解決呢,要怎麼綁上小咪還是個大問題。」

我不好意思拖累大家,於是說道:「我一個去衝下去綁,你們只要幫我引開他們的注意力就行了。」

大家面面相覷,因為死神團隊實在太強,不僅有二十個菁英在小咪旁守護,更有上千死神集結在一起,不知道要執行什麼驚人的大計畫。

簡直是魂飛魄散定了。

「有沒有什麼防護魂魄的好寶貝?什麼金甲神衣、無敵寶甲之類的?我去跟大月老借幾件來穿?」我簡直胡言亂語。

輪胎印女搖搖頭,說:「不知道,也許有吧。」

粉紅女眼放異光,說:「你們兵分兩路,黑人牙膏拿著七緣紅線一頭去南投,輪胎印女拿著另一頭去綁那個音樂家,我去討救兵,到時候南投見!」

「哪來的救兵?!」菜刀猛男大感疑惑。

「看我的。」粉紅女跳上疾風,回頭說:「如果風夠強,就一定來得及!」

我看著粉紅女的背影離去,拿起七緣紅線說:「不管有沒有救兵,我一定要綁上紅線。」

輪胎印女感激地說:「謝謝你。」

我縱身跳上勁風,朝著南投奔去。

我必須親手終結我的愛情。

「下雨耶,還要出去嗎?」女孩望著窗外的大雨。

「要啊,在雨天裡跟妳散步一定很棒。」男孩牽著女孩的手。

「你不要趁機向我求婚,我才跟你出去。」女孩看穿男孩的心事。

「跟妳求婚有什麼不好?」男孩笑嘻嘻地說。

「今天是愚人節,你跟我求婚的話,我會很生氣的。」女孩捏著男孩的鼻子,又說:「在愚人節求婚,會有報應的!」

「才怪。」男孩牽著女孩,撐著雨傘,走進大雨中的山林小徑。

我坐在風上,往事像坦克車碾過我的淚腺。

碾死我吧。

我從未看過這種駭人情景。

莫約上千多個死神,手持冥刀,一個個往南投埔里的方向飄去,景狀妖異之至。

「老大!這麼多死神去埔里幹嘛?」我飛在一個斷頭死神身旁問道。

「你是?」斷頭死神問。

「月老。」我大聲說。

「現在告訴你也不妨,埔里就要發生大事了,如果你要去牽紅線,唉,那還是免了吧,那裡將要死很多很多人啊!」斷頭死神說道。

「死很多人?!」我雖然猜到是場天災,但不明白將會有多嚴重。

「所有的死神都被調來埔里了,你看會死多少人?」斷頭死神嘆道:「我老家其實也在埔里,但又有什麼法子呢?唉—–人間無常啊!」

我知道小咪公司正在埔里渡假,真是一個勁往火坑裡跳!

「任務什麼時候開始?!」我急問。

「再過一小時吧!」斷頭死神道。

我趕緊拜別斷頭死神,慌忙地往埔里內衝,想尋找小咪公司的下榻旅社,但越往埔里裡衝,我就越是心驚,每隔十幾公尺就有一個死神磨刀霍霍,蓄勢奪命。

小咪,妳等我。

誰都無權奪走妳甜美的生命,包括死神,包括命運。

拼著魂飛魄散,拼著墮入虛無,我都要妳幸福快樂,即使帶給妳幸福快樂的———

不是我。

是了!

那麼多個死神!一定在那間旅社!

我看見五十多個死神匯聚在一間小旅社的周圍、上空。混帳!不是說只有二十個嗎?!

我根本不指望粉紅女能找到什麼救兵,畢竟只有鬼神才能對抗鬼神,但鬼神又都不敢逾越命運的安排、地獄的規令,根本就不可能會有天兵天將來幫我。

所以,就這麼辦吧———-

我抓緊七緣紅線,慢慢走近小旅社。

作戰計畫?

能指望我把七緣紅線當成星雲鎖鏈來耍嗎?靠!我又不是聖鬥士!

能指望我像耍大月老那樣,一次耍玩五十個死神嗎?no no no no …..

「小~~~~~~咪~~~~~~~~~~~~~~」我大吼著。

死神們一驚,紛紛凝神定位,一下就看到站在街頭的我,個個抽刀相向。

「小~~~~~~~~~~~~~咪~~~~~~~~~~出~~~~~~來~~~~~~~~~」

我大吼著,雙腳卻不由得顫抖。

我能挨多少刀?

在我魂飛魄散以前,我能及時綁住小咪嗎?

真的,也許我根本沒有把握綁住小咪。

也許我只是想在小咪面前,再逞一次英雄,然後壯烈地碎成破片吧?

也許。

一個清瘦的女孩,咬著嘴唇,淚眼汪汪地走出旅社。

小咪。

我的雙腿突然不再顫抖,胸口不再起伏。

「這兩天我的身邊有好多死神,我好怕——–」小咪哭泣道:「我好怕埔里會發生恐怖的事,所以叫公司的同事先回彰化,但是這些死神威脅我,不准我離開埔里,不然就要依令處決我,阿綸,我好怕。」

我的心完全平靜下來。

因為我的勇氣已經站在我眼前了。

「別怕,有我在,誰都別想傷害妳。」我拿起七緣紅線,心中澄靜。

幾個死神踏步向前,大聲道:「你就是那個叫黑人牙膏的月老吧!上面規定,要是你敢插手天譴,就連你一起處決掉!」

小咪大駭,說:「阿綸,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死神冷冷地說:「再過半小時,九二一計畫開始執行後,我們就會取走妳的命。」

小咪卻鬆了口氣,說:「那也沒什麼,阿綸,你別為我冒險,我馬上就跟你相聚了。」

我大聲吼道:「他們根本不會讓妳有機會跟我在一起!!!!」

一個死神陰陰笑道:「沒錯,我們會護送妳去投胎,以免擾亂陰陽秩序。」

小咪倉皇失措地說:「怎麼可以這樣?我跟阿綸——-」

死神拿著刀架在小咪的脖子上,喝道:「囉唆!大家擺陣!別讓黑人牙膏靠近!」

五十個死神快速走位,舉刀護身,殺氣震撼大地,野狗紛紛奔逃走避。

我哈哈一笑,揮舞著七緣紅線大叫:「快讓開!否則我要用這條七雷毀陰索了!」

五十個死神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流露懷疑與不屑。

我怒眉大吼:「快放開我的女人!七雷一出,鬼神共拜,毀陰滅陽,萬里俱滅!還不快快迴避!」

一個光頭死神大叫:「沒聽過什麼毀陰索!你放屁!」

我咬著牙,看著小咪大叫:「那是你沒知識!有種就砍啊!小咪一死,我照樣甩出七雷毀陰索,一鞭就叫你們魂飛魄散!我再到陰間搶回小咪的魂魄就是!」

裂嘴死神狂笑:「我看你吹牛到幾時!」

小咪一雙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輕輕搖搖頭。

我勇氣百倍,大笑:「我數到三就衝過去!大家一塊神形俱滅吧!」

Good——–

我來了,我的女神。

「一!」

我大叫,一條七緣紅線在我手中紅得發亮。

死神們個個戒慎恐懼,卻又難以置信,手中緊握冥刀。

「二!」

我看著小咪微笑,兩行清淚自小咪雙眼滑落。

再見了,我的新娘子。

「三!」

我大笑,拉著七緣紅線衝向死神的刀叢。

「大家快閃!那真是七雷毀陰索!」

一個死神尖叫,拋下冥刀滾出刀叢。

這一聲尖叫就像炸彈在刀叢中爆開,所有的死神都倉皇失措地逃開,我邊大笑邊衝進潰散的死神群中,緊緊抱住小咪。

「快帶我走!」小咪淚中帶喜。

「好!我先替妳綁上這條紅線!」我將七緣紅線綁在小咪的手指上,瞥眼看見剛剛尖叫的死神。

果然是提供我情報的「長髮女人」。

真是太感謝了!

「這紅線——」小咪看著手上的七緣紅線,說:「這紅線有點怪怪的,跟以前的好像不太一樣。」

「對不起。」我看著疑惑的小咪,說道:「我們分開的時候終於到了。」

「這是什麼意思?」小咪的眼中充滿不安。

「把我忘記,遠方有一個值得妳託付七世的男人,在等妳。」我緊緊牽著小咪,別過頭來,不敢看著她的臉。

我環顧將我包圍起來的死神團隊,個個將信將疑,不明白「七雷毀陰索」為何會綁在小咪的手上。

我知道再也虎爛不了,於是大聲說道:「來吧!反正你們已經傷害不了小咪了,快來拿走我的魂魄吧!」

五十個死神痛聲大罵:「兩個一起劈了!」

眼看眾鬼合圍之勢就要向我倆捲來,此時卻刮起一陣驚人的陰風,天地間濃烈著凜冽的肅殺氣息,死神、我、小咪抬頭一看,只見上千個死神聚集在埔里上空,個個面色哀戚沈重,等待著大地的哭嚎。

「轟~~~~~~~~~~~~~~~~~~~~~~~~」

地底下發出巨響,大地震盪!有如蛋殼般脆裂!

在小咪尖叫聲中,家家戶戶亦發出膽碎心裂的呼號,伴隨著幾乎同時爆開的玻璃破碎聲。

淒厲的陰風流竄在發狂的大地上,「颼颼」捲起飛沙走石,和瘋狂的大地唱和。

一個七尺大魚缸衝出對面民宅的窗戶,重重摔爛在地上。

「踫!」沈悶的爆炸聲衝破三間民房,一個瓦斯筒夾著火焰噴射出陽台,在半空中和鋼琴撞成一團火球。

小咪抱著頭,縮在我的懷裡,嚇得不敢作聲,而我們眼前的小吃店頓時被無形的巨力推倒、壓扁,只有一條斷掉尾巴的花貓及時逃出。

「太可怕了!」一個死神嘆道。

我抱著小咪,看著地面上的磚磚瓦瓦在一分鐘之內逃離結構框架,機警的人們跳下窗戶逃生,來不及從睡夢中醒覺的人,大多被倒塌的天花板或樑柱奪走生命,或陷在水泥破片中,連死神都看傻了眼。

小咪身旁的旅社也無法倖免,像老人般無助地跪倒,在我們頭頂上崩塌。

但巨石鋼筋在小咪的周遭卻奇異地扭曲、彈開,好像有一道強而有力的神牆保護著小咪,一定是七緣紅線的威力!

趁著混亂,我趕緊把握時機告訴小咪:「看到了嗎?從今以後再也沒有人可以傷害妳了。」

小咪睜開眼,看著巨石瓦片從她身旁彈開,奇道:「這是怎麼回事?」

「對啊!太奇怪了!」一個無臉死神也驚叫:「那女孩身上有東西保護著!」

我掃視周圍驚疑不定的死神,忍住眼淚,說:「小咪,這條紅線很特別,它是織女用鮮血和眼淚織化成的七緣紅線,一旦綁上它,天地萬物都無法阻擋妳跟紅線另一端上的男人的愛情,所以,現在是妳我道別的時候了。」

小咪瞪大雙眼,看著手中的紅線,「哇」一聲哭了起來,接著,一巴掌打在我空蕩蕩的臉上。

「你有病啊!嗚 ~~為什麼要把我送給別人~~~」小咪憤怒又傷心。

天崩地裂中,五十多個死神也在等待我的答案,一邊磨刀。

「我也不想這樣,但我決不讓妳因我而死,讓妳因我莫名其妙地投胎轉世。」我摸著七緣紅線,無奈道:「真是命運的捉弄,我生前不被月老祝福,死後卻要送走自己最愛的人。」

「忘記我吧!」我緊握雙拳,大聲道:「這條紅線就是妳的幸福!妳不要為了一個死掉的笨蛋難過了!為了妳自己,為了妳爸媽,也為了我,去追尋自己的幸福吧!」

小咪泣不成聲,哭倒在地上,說:「你說過要娶我的……….」

是啊……

我說過的。

我親吻著小咪的頭髮,說:「也許,也許過了幾百年,只是晚了點—–我會等妳過完幸福的七世——總有一天,我一定會娶妳的。」

我的淚滴在小咪的頭髮上,輕聲說:「去追尋吧,我等妳七百年。」

去吧。

我最愛的,

別人的新娘子。

天搖地動,亂石崩雲。

愛情,在這種時刻,

最堅強。

而我,是一個月老。

即將失去最愛的月老。

「再唱一次——再唱一次那首歌好不好?」小咪哭著,坐在我的懷裡哭泣,無視世界在我倆身邊毀滅。

「妳的真命天子是個音樂家,他會為妳譜出一萬首情歌的。」我看著小咪,說:「他會疼妳、愛妳、替妳擋子彈。」

小咪閉上眼,說:「我要再聽最後一次,將每一個音符記住,七百年後,我會找到你。」

我哈哈一笑,說:「那我就再唱一次,死神大哥大姊們,再多給我三分鐘吧!」

死神團團將我倆包圍,我絕無可能逃離。

一個死神嘆口氣:「你唱吧,但你馬上就要魂飛魄散了,談什麼七世、七百年——」

小咪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看著我,慢慢說:「你又在騙我了。」

我眨眨眼,說:「妳看這塊水晶。」我從懷中拿出劈陰破陽的黃水晶,又說:「這是金甲護靈石,任何鬼神都傷不了我的。」

死神個個臉上斜線,卻都不忍戳破我的謊言。

小咪抹去眼中的淚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我才不信,你是不想讓我擔心,對不對?其實你又要拋下我了,對不對?」

小咪說完,卻又將臉埋在我懷裡,埋著。

我搖搖頭,抱著小咪,輕聲唱道——-

「今天是我第一百次求婚,給妳個驚喜。」男孩站在大樹下。

「驚喜?」女孩撐著傘。

「我真的好愛妳。」男孩拿出預藏在大樹後的鮮花,說:「妳知不知道愛情電影為什麼會感人?」

「你說呢?」女孩等著男孩的表演。

「那是因為背景音樂的關係,沒有音樂,一切都不對勁了。」男孩笑著,說:「所以,我為妳寫了一首歌,有了背景音樂,今天妳穩答應我的。」

「是嗎?聽聽看囉。」女孩看著大雨中的男孩。

走來了,輕輕走來了,在我的生命裡,上天送我一份大禮,那就是妳,輕輕地偎在我的懷裡,我要對妳說聲,老婆,我愛妳。走來了,細細走來了,望著妳的眼睛,傾聽著妳的聲音,讓我飛,飛到了神奇的世界,好想緊緊抱住妳。

唱著妳的歌,唱著妳的歌,回憶吊橋的畫面,將妳的手,輕輕地溫暖我的胸口。喜歡妳的眼,喜歡妳的體貼,喜歡妳在身邊的感覺,喜歡妳的柔,喜歡摸摸妳的小小耳朵。

有妳的故事,有妳的一個我,就在這裡再唱一首歌,幸福的背後沒有最終的溫柔,就讓我鼓起勇氣向妳親口說——

嫁給我吧,嫁給我吧,妳這個幸福的傻瓜,把妳的一生都托付給我吧,頂多只是嫁給了神經病了罷,嫁給我吧,嫁給我吧,把妳的手輕輕慢慢地向我遞過來吧,家裡的廚房不要一直空著啦,阿苦也要有人來陪牠吧,就這樣嫁給我吧!

嫁給我吧,嫁給我吧,妳這個幸福的傻瓜,喜悅在我的眼眶裡打轉,難道妳都看不出來嗎?嫁給我吧———-

我唱著唱著,胸口溼了一片。

就這樣魂飛魄散吧。

帶著心愛女人的眼淚,魂飛魄散吧。

「我要嫁給你,總有一天。」小咪說,不再流淚。

「我知道。」我捏著小咪的鼻子,說:「再見了,七百年後的新娘子。」

「那戒指我就先保管了。」小咪摸著戒指,淒然笑道:

「就像你說的,有些事,是一萬年也不會變的。」

我哭了嗎?

我沒有,我笑得很開懷。

故事能有這樣的結局,已令我意想不到的安慰。

「再見。」

我放開小咪,走向死神奪魄噬魂的刀鋒。

我沒有回頭。我不忍心。

「動手吧,謝謝你們。」

我閉上眼睛,嘴角仍掛著微笑。

死神們舉起冥刀,說道:「對不起,天譴難違,我們只好讓你抵罪。」

我點點頭,準備再死一次。

「砍!」

「不准砍!」

冥刀摔落在地上。

我差點笑了出來,因為冥刀上釘著一支箭。

只有鬼神才能對抗鬼神。

「邱比特——」我喃喃自語,抬起頭。

黑暗詭異的天空,點綴上星星般閃耀的白翅邱比特,個個拉弦抓箭,我猜….大概有幾百個邱比特吧!

「Freeze!不要動!」為首的邱比特大叫,他的身旁飄著一個美麗的姑娘。

粉紅女。

「風很大很順!又剛好碰上會講中文的!」粉紅女張開雙手大叫,臉上喜悅無限。

「謝謝妳!不過不需要了!」我大叫:「不要讓死神為難!我已經替小咪綁上七緣紅線了!!」

粉紅女一愣,她身旁的邱比特集團也一愣。

眼前的死神也一愣,隨即大叫:「天上的兄弟快來幫我們!!!」

早已在半空中收魂納魄的三千死神隨即聚攏過來,跟邱比特集團形成對立的局面,狀態緊張拉鋸。

「你們不應干預我們的神職體系!」死神長老厲聲說,指揮其餘的死神舞刀護身。

「愛情是沒有國界的!」一個華裔邱比特大叫,另一個邱比特也大叫:「Pink Lady 千里迢迢要我們幫忙,沒有條件,只有愛情的請求!我們沒有理由拒絕!」

死神長老咆哮道:「不要趁我們在執行重大任務時騷擾我們!這次的事跟你們西方的神職沒有一點關係!大家快點亂刀砍扁那個月老,快快回到崗位收魂!」

為首的邱比特立刻舉箭大叫:「你們敢?!我們就把你們射成蜂窩!」

我真是受寵若驚。

小咪從後面抱著我,緊張地等待。

等待著什麼?

Fuck,I don’t know——

數百邱比特舉箭朝向龐大的死神團隊。

死神數量是邱比特的數倍,但兩方的距離頗大,對使箭的邱比特相當有利,即使死神衝進邱比特集團中砍殺攻擊,但在之前——死神一定會大量損兵折將。

死神長老非常清楚這一點,他看起來非常心急,因為「九二一大計畫」遠比我這個私人附帶的天譴計畫要重要得多,要是未能在時辰內收完魂魄就算任務失敗了,一定有異常嚴苛的處罰在後面等著。

「混帳!我們死神辦事!到底干你們屁事?!」死神長老歇斯底里地大吼。

「愛情沒有國界!」邱比特大叫。

「不要逼我!我們是你們的好幾倍!」死神長老舉起手。一揮手,恐怕一場大戰爭就要展開。

「我們有箭!!」為首的邱比特眼神也快冒出火來。

我實在不忍心這麼多邱比特為我犧牲。

反正小咪即將嫁作他人婦,我已經沒有存在天地之間的理由。

所以。

「邱比特大哥!粉紅女!謝謝你們!不過真的不必為我開戰!」

我輕輕掙脫小咪的雙手,看著身旁的死神大叫:「來吧!不要客氣!」

「你說謊!」小咪一拳揍向我的後腦,哭喊:「說好七百年後再見的!現在有機會你卻不逃!你卻不逃!」

粉紅女也大叫:「黑人牙膏!我願意陪你七百年!你不要作傻事!」

我搖搖頭,我只能搖搖頭,慢慢拾起被愛情箭釘在地上的冥刀,看著。

粉紅女急道:「不要!!!你只會為小咪想!只會為自己想!卻都沒替我想過!我愛你難道你不知道嗎?!不要讓我傷心,我會去投胎的!」

我看著半空中的粉紅女,一臉的驚惶與悲傷。

「我投胎的話,一定會很可憐!」粉紅女哭了,淚水滴在震動的大地上。

我知道。

我知道。

「請放過我。」我丟下冥刀,淡淡地說。

「長老,時辰快到了,萬一發生戰爭,死神人手不夠,恐怕……..」長髮女人擔心道。

「王八蛋!」死神長老努力冷靜下來,喊道:「散開!快回崗位收魂!以後再跟你們慢慢算帳!」

三千死神似乎也鬆了口氣,一下子便散開。

「謝謝。」邱比特首領揮手向死神長老示意,卻見死神長老氣呼呼地掉頭離去。

地震停止了。

一切的混亂暫時靜止。

粉紅女飛到我身邊,看著小咪手上的紅線。

「我把他交給妳了。」小咪擦乾眼淚,將我推向粉紅女。

「我幫妳保管七百年。」粉紅女握緊我的手。

「他很笨,又愛亂講話,妳要多照顧他。」小咪低著頭,說話的聲音細如蚊子。

「他很笨,又愛亂講話,我幫妳照顧他。」粉紅女的鼻子也紅了。

我看著小咪,說道:「七百年後,觀霧大樹下見,我要再唱一次給妳聽,再聽一次妳的承諾。」

小咪掩面轉身奔跑,左手上的紅線在夜空下閃閃發亮。

「一定要幸福喔!」我喃喃自語。

一定……..

粉紅女拉著我,緩緩跟著邱比特,飄洋過海。

也許,這是逃亡的開始。

逃多久?

不知道,不過我想,我會有好長一段時間不能看到小咪。

我在星空中看著身旁的粉紅女,她似乎很激動,緊緊地牽著我的手。

「謝謝妳。」我看著粉紅女。

「謝謝這些天使吧。」粉紅女揉著旗袍上的線頭,笑著。

邱比特們紛紛向我點頭問好,雪白的翅膀劃過夜空。

「Welcome to our West world!」邱比特。

身為月老,我親手了斷自己的愛。

身為月老,我竟然倚仗邱比特的大力幫忙。

「Thank you all, my friends。」我說。

也許,我該開始練習弓箭了。

<在那遙遠的記憶>

「你的弓箭呢?」我好奇地問道,繼續敲著鍵盤。

「沒啊,還是老方法,紅線。」

一個全身黑漆漆,帶點焦味的男子,坐在窗戶外的大樹上。

也許,你可以叫他「黑人牙膏」。

「為什麼?」我拿起桌上的咖啡,加了三匙奶精。

黑人牙膏笑著說:「邱比特努力交涉,使月老界赦免了我。」

我聞著咖啡的香氣,說:「真是意想不到。」

「是啊,真是意想不到,我在美國跟歐洲待了兩年,才等到命運的赦免。」黑人牙膏嘆了口氣。

我看著黑人牙膏在咖啡的熱氣中迷濛、溶解。

「小咪呢?」我端詳著黑人牙膏。

「赦免令中規定我不准接近她,不過,我聽菜刀猛男說,小咪過得很幸福。」黑人牙膏說:「那我就放心了。」

黑人牙膏看著遠方,手中玩弄著紅線。

我點點頭,看了看黑人牙膏,又看了看他身邊的美女。

粉紅色的旗袍美女,正搖晃著她的小腳。

「這個故事怎麼樣?」粉紅女甜甜地說。

「該怎麼說呢,雖然跟我以前寫的小說調性不同,但,這是一個好故事,我整理一下,晚點放在網路上。」我喝著咖啡,忍不住說:「沒想到你們會來找我。」

粉紅女挽著黑人牙膏,說:「希望這個故事,能有些什麼啟示之類的。」

我聳聳肩,說:「提醒大家珍惜身邊的愛人?」

黑人牙膏笑了出來,說:「就當作一個普通的愛情故事吧!」

我看著電腦螢幕,準備做個結束。

「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我停下敲鍵盤,問。

粉紅女輕輕吻著黑人牙膏,黑人牙膏笑了。

「沒有。」

我也笑了,在電腦上敲著——

「有些愛情,在死後依舊永恆,有些愛情,在死後才開始。」

我不曉得七百年以後,黑人牙膏是否會等到小咪,也不曉得七百年以後,這個奇怪的三角關係,將會變得如何。

我不曉得。

但我相信愛情。

情人節快樂。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