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 (一)

「嗨,是我。」

我拿著話筒。我的聲音她很熟悉。

「嗯,最近工作還是那麼忙?」

她的聲音有些疲倦。

「還是一樣很忙,不過實驗最近開始有突破了,所以接下來的幾天還會更忙。」我說。

「那麼忙,也要多休息。有假休的話,就不要再熬夜了。」她叮嚀著。

「嗯。」我微微笑。儘管我每天都無法安穩地入眠。

我靜靜閉上眼睛,輕啜著右手中的可樂。

「可樂少喝,你已經夠胖了。」她總是知道,總是知道有關我的一切。

「後天是禮拜天,妳有沒有空?」我有些緊張,坐在馬桶上,將可樂慢慢倒進浴缸裡。

「你明明知道的。」她嘆了口氣。

「我有兩張<不可能的任務>第十三集的首映票,妳很喜歡Tom的不是?記得我們第一次約會,就是在華納威秀裡看<不可能的任務>第八集,那一集……」

「那些都過去了,你知道的。」她的聲音開始沉重。

「Tom雖然老了,但是演技卻更成熟了,也許妳…」我的聲音有些不自然。

「周日孟修已經約我去看電影了,對不起。」她說完後,空氣開始凝結在我的耳邊。

「那下個星期日呢?做什麼都可以,喝喝下午茶?」我看著事先寫好的紙條,一個字一個字,痛苦地念著。

紙條裡,列明了萬一被她拒絕後,還可以勉強吐出的選項。

每個選項,都是懇求,都是哀憐。

「每個週末,孟修都會約我,如果他不約我,我也會約他。」她的聲音平靜地殘酷。

「那……那不是週末的時間呢?雖然我常常睡實驗室,但是一起吃頓宵夜…我…我還有時間。」我深深吸了口氣。

「對不起。」她好像有些不高興,說:「彥翔,我好像說過很多次了,我們只是朋友。」

「我知道,我只是……..」我緊緊地捏著可樂罐,窘迫的力量將鋁罐擠壓得歪七扭八。

「只是什麼?只是想跟我聊聊?」她的聲音有些冷峻,說:「當初為什麼不肯多跟我說說話?」

「對不起,我….我是個笨蛋。」我真的是個笨蛋,不只是個笨蛋,還是個死胖子。

我摸著自己腰上一圈無堅不催的肥肉,默默地看著鏡子中醜陋的自己,聽著她若有似無的呼吸聲。

「如果沒事的話,我要睡了,明天還要幫老闆找很多資料,可能需要跑一趟台北。」她疲憊地說:「晚安。」

「晚安。」我看著鏡子,電話裡只剩單調空洞的絕望聲。

噗通。

但是悔恨並沒有隨著它滑出我的身體。

 

 

 

不知道已經在陽台上待了多久,天空甚至有些發藍。

我已經不抽煙了,但是我還是點了隻菸,放在陽台的鐵欄杆上,看著它寂寞地燒著。

燒著,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

「賴彥翔,你是個混蛋兼白癡。」我點燃第十六隻香煙,喃喃咒罵著自己。

我的確該罵,甚至該被狠狠扁上一頓。

三年前,我拋棄了跟我相戀六年的女友,子晴,就因為我那壓力沉重的工作,害我價日泡在實驗室裡,跟一堆莫名其妙的東西為伍,幾乎沒有時間跟子晴好好講講話、看場電影、喝喝咖啡,心生愧疚之餘,我居然喪心病狂地提出了「暫時分手」這麼詭異的說辭,氣走了陪我一路走來的女友……前女友。

不需要多久,大概一個多月吧,我就發現運算能力排名全世界第26名的超級電腦、最昂貴的生化模擬程式、亞洲最精密的實驗儀器、長春藤名校畢業的一群工作夥伴、老是敲打著強化玻璃的猴子,這些通通加起來,都遠遠比不上六年的深刻感情。

花了六年經營的感情,就這麼被我這自私的笨蛋給砸了。

我一點都不怪子晴,我只怪我自己。豬頭。

「天都快亮了,你還不睡覺?」我自言自語著,菸,又燒掉了。

我看了看錶,四點十一分,乾脆去實驗室睡吧,免得爬不起來。今天的實驗很重要的。

就這樣吧。越胖就越爬不起床,真不知道我究竟為何把自己搞得這麼糟糕。

披上一件薄外套,在樓下的永和豆漿胡亂吃一頓後,我開著保持捷小跑車,飆到位於台中中港路的公司,一棟雖不破舊,但絕不起眼的商業大樓。

台灣SONY股份有限公司台中分部。

 

 

「嗨!今天又那麼早?」老廖爽朗地說。

「嗯,沒辦法。」我聳聳肩。

我跟神采奕奕的管理員打了招呼後,拿出實驗室的VIP電子卡一刷,進了公司高級員工專用的特製電梯。

電梯裡還得再刷次卡,然後牆上的電子面板,才會出現可供選擇的樓層選項,我熟悉地按了「B13」,電梯頓時墮入地底深處。

曾聽同事神秘兮兮地說,每一種VIP卡的等級都不同,所出現的樓層選項也不會一樣,也因此特製的員工電梯一次僅能載負一人,這是公司的內規。

我不曉得這是不是真的,但我心知肚明,除了日本的幾個大老闆之外,我的VIP卡能夠通行的樓層,全公司無與抗衡。

因為我隸屬TST團隊,Top Secret Team,全公司,包括日本SONY總部,只有十七個人。

TST全都是菁英中的菁英,擁有人們口中的各種稱號:天才、鬼才、怪胎、怪咖等等,全都以實驗室為家,靠在世界最頂級的設備上睡午覺、在超級電腦前發呆吃薯條。

一個個,坐擁兩百萬美金年薪的TST團隊。

 

電梯門打開了,跟科幻電影不同的是,眼前並沒有灰白色的隧道,而是一個貼滿明星海報的橢圓工作室,還有變性和聲團體「法客優」的妖魔歌聲。

「嗨嗨嗨!又失眠了吧?」一個披頭散髮,穿著國小學生制服的削瘦男子尖叫道:「我剛剛又全破了!真是太神了我!」指著56吋的液晶螢幕,上面是太空戰士17的遊戲破關動畫。

他叫Sam,這個禮拜叫Sam。今年36歲,本週角色扮演的主題是「愛蹺課的遊戲頑童」,是一個喜歡用實驗室尖端設備打電動的角色,個性的設定不明,因為我不想知道。

「嗯,來公司睡,你不要打太大聲,有事再叫我起床。」我熟練地拿起位子上的被單,倒在大大的沙發上。

「肥豬,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枝花?」Sam撕開小學生緊繃的制服,大叫:「為了你,死肥豬!我提早改變造型,為你高歌一曲!」

Sam拿起吉他,胡亂地彈著見鬼的噪音,大喊大叫:「不要發出失戀的能量啊!明天仍舊有希望!黃昏的雲彩多美麗!看我們多歡喜!大家一起唱Oh~~Come on!不要發出失戀的能量!不要!oh不要!儘管前方有災有難!但是為了愛的出航!你一定要忍耐!有愛的明天就會到來!oh~~」

「Sam,白癡創作歌手Flower,你上上個月就扮過了。」我摀著耳朵,痛苦道:「現在讓我好好睡個覺,我快死了。」

「扮過了?叫Flower?」Sam張大嘴巴。

「是的,Flower整整吵了大家一個禮拜。」我閉上眼睛。

「詭異,真是太詭異了,那麼……」Sam輕輕笑著:「那這次我就扮個清純的古老民歌歌手,叫Aloha,個性溫純有禮貌,現在為來賓獻唱一首,木棉道。」

Aloha簡單梳理了長髮,輕輕撥弄吉他,唱著:「木棉道,我怎能忘掉?那是去年夏天的高潮,木棉道……」

無論如何,Aloha總比Flower好。所以我很快就睡死了。

直到 M 計畫實驗開始。

「彥翔,起來了!」前野將我搖醒,拍拍我的臉。

「嗯?幾點了?」我睡眼惺忪地問,打了個哈欠。

「十點半,我們差不多都弄好了,實驗就快開始了。」前野遞了杯熱茶給我。

前野是個日本男人,以前的志願是當個 AV 男優,但因為在應徵時一直很緊張,說什麼也翹不起來,所以不斷地被片商刷掉,沒法子,只好回到哈佛把醫學博士跟電機博士念完,最後被SONY派到台灣參與TST的研究計畫。

前野已經42歲了,頂上禿頭金光閃閃,戴著深黑色的粗框眼鏡,個性鬼鬼祟祟的,非常好色,傳說他曾經在實驗室裡用56吋的大螢幕放 A 片打手槍,雖然是誇張了點,不過也沒法子,誰叫他交不到女朋友,又不好意思召妓。

「希望今天有突破,我好想放個長假啊。」我說,勉力爬了起來,一口喝掉熱茶,和前野一同走向橢圓形工作室另一個門,刷了卡,走進真正的TST實驗室。

一間明亮几淨,恆溫空調的實驗室,兩旁幾個圓柱強化玻璃裡,罩著幾隻猴子,超級電腦座落在中央,Aloha背著吉他,穿著樸素地坐在電腦前敲敲打打,電腦螢幕上的細胞密碼飛快地運算、重新組合。

走進這間實驗室,並不需要穿著絕塵衣或特殊的器材,因為這裡所研究的高科技晶片還未到量產的階段,況且,我們都不喜歡穿那些鬼東西。

「悟空的情況還好吧?」我問,看著強化玻璃裡吃著生菜漢堡的大猴子。

「很健康,體重多了半公斤,肌肉比率增加百分之五。」一個漂亮的女人說道。

她是嘉玲,是TST裡的美麗的存在,麻省理工生化碩士。她不需要念博士就可以證明自己的聰慧。

「達爾狀況也不錯,剛剛睡醒。」嘉玲檢查了悟空跟達爾的體能數據,拍拍手,閉眼祈禱著:「希望今天不只順利,還要超越人類現有的技術,畢竟我已經三天沒睡好覺了,這樣我怎麼有時間交男朋友?」

「一定會成功的,我也需要休假把子晴追回來。」我說。

「大家做例行簡報後,就開始吧。」一個梳著油頭,穿著深黑色長皮衣的粗獷男子說。

粗獷男子叫Ken,他堅持不讓我們叫他的本名「王財寶」,是TST本週的值日生,負責這個星期的實驗進度。Ken是被史丹福退學兩次的憂鬱男子,只因為他不小心在實驗室引爆了自製的CPU炸彈。

 

「 M 晶片在悟空跟達爾的腦子裡已經過了三個月又八個小時,身體機能沒有異狀。」嘉玲微笑:「 M 晶片應當對猴子沒有傷害。」

「悟空腦內的 M 晶片,顯示今日腦波頻率M78.3957,月平均是M78.3866,頻率誤差在0.2以內,M 晶片效果很穩定。」我說。

「達爾腦內的 M 晶片,顯示今日腦波頻率M85.4455,月平均是M85.7420,頻率誤差在0.2以內,M 晶片效果很穩定。」前野說。

「衛星已經就位,簡單說完。」Aloha看了看電腦螢幕。

「微型波射器也就位,儀器作用正常。」大山說。

「已確實隔離弗力札、賽魯、悟飯、普烏。天津飯跟龜仙人也就位,腦波頻率各是M66.3782跟M98.3761。」宗昇說。

兩隻猴子,天津飯跟龜仙人齜牙咧嘴地在玻璃內笑著。

「準備好了?」Ken有些興奮。

「努力了四年,也許今天就是那一天。」前野說。

「如果今天成功了,我就痛打前野一頓。」Aloha默禱。

「為什麼成功了還要打我?」前野不滿地看著Aloha。

「你寧願不被打,也不願實驗成功?」Aloha吃驚地看著前野,前野只好住嘴。

「Aloha,按下去吧,以悟空做晶片主體,以達爾為晶片客體。」Ken緊握拳頭。

「Well,welcome to a whole new age!」Aloha按下按鈕。

微型波射器發出信號,透過線路強波發送到在外太空等待的SONY小衛星,小衛星反射信號,穿過厚厚的大氣層衝向地下13層,衝向位於悟空跟達爾腦中的超微M晶片!

但,沒有異狀。

悟空在玻璃裡抓著自己的屁股搔癢,顧盼自得,達爾打著哈欠,若有所思。

「還是沒效嗎?」嘉玲苦著臉。

「數據呢?」我問,心懸在半空。

「悟空當然還是M78.3957,達爾也還是……還是….M85.4455,沒變,唉。」Aloha嘆了口氣。

眾人一陣哀號,大山舉臂狂吼。

「等一等!變了!變了!達爾的腦波變成M84.8897!M84.3466!還在下降!還在下降啊!M83.8888!」Aloha跳在椅子上,紅著臉、粗著脖子大叫。

「什麼?」嘉玲尖叫,搶上前看電腦上的數據。

「M81.5343!」我抱住睜大眼睛的大山,兩人一起興奮地跳著。

「還在下降!快!看看達爾跟悟空的體能數據!」Ken緊張地說。

「心跳、血壓、神經系統、內分泌全都OK!健康得不得了!」嘉玲喜呼。

我看著分隔在兩面強化玻璃後的悟空跟達爾,達爾竟停止打哈欠,看著拼命抓癢的悟空。

「達爾的腦波降到M78.3957!跟悟空一模一樣!前野!」Aloha脫下吉他,甩著長髮大叫。

「太棒啦!啊!你幹嘛啊?!」前野哈哈大笑,隨即被Aloha一掌劈倒,鮮血劃出前野的鼻樑。

「停止下降了,非常精確地停在M78.3957,不偏不倚!我們都是天才!」大山哭著喊道:「我們都是天才啊!」

「我愛你!悟空!我愛你!達爾!感謝你們讓我放大假!讓我配股賺大錢!」宗昇抓著自己的頭髮,跪在地上親吻冰冷的地板。

「真是劃世紀的大創舉,這是創造歷史的一刻,而我竟然真參與了這美妙的瞬間。」我用力拍著自己的臉,試圖平靜下來。

Ken大聲叫道:「大家冷靜下來!現在進行第二階段,把悟空跟達爾放在一起吧。」

一陣手忙腳亂後,達爾被放入悟空居住的玻璃籠子裡,TST所有的七個成員,全都在趴在玻璃外看著他倆的互動。

當初選悟空跟達爾當作實驗組是有原因的,因為他倆還在動物園時,是經常打架爭猴王地位的敵手,個性不和的差距使他們成為SONY的祕密實驗,得以享譽人類歷史光榮的一瞬間。

「達爾好像轉性了?真的有效的樣子?」我看著玻璃籠子裡的達爾,他正疑惑地看著悟空。悟空也有些狐疑,但仍繼續抓著紅通通的屁股。

悟空嘗試性地碰了達爾一下,達爾並沒有抓狂,只是吸吮著手指。

「給他香蕉吧?」嘉玲說,於是Aloha丟了一根香蕉進去。

達爾撿起香蕉,剝了皮,吃了一口,竟遞給屁股特癢的悟空,悟空看起來有些詫異,竟不敢接過香蕉。

「Shit,看來我們要拿諾貝爾獎了。」我笑道。

「拿不到的,天知道公司上面的大老闆會怎麼隱藏這件祕密。」前野認真地說:「我們只是獲得超額年薪的幕後功臣,但真正獲得暴利的卻是大老闆們。」

「該滿足了,至少,哈!相不相信我們的年薪至少翻兩翻!」宗昇嘻嘻一笑。

「放假了。」嘉玲感動地說,看著悟空終於吃掉手中的香蕉。

 

M 晶片,Mind-Controling Micro-Chip,就在西元2021年9月24日,在台灣SONY祕密的地下13樓裡,偷偷改寫人類的歷史。

也偷偷改寫我們這一群人的人生。

自從我加入SONY的TST團隊以來,M 晶片的研究就是我生命中的一切,因為它幾乎攫取了我所有的時間,以及所有的一切,而 M 晶片僅僅以年薪200萬美金的代價換取這一切。

什麼是 M 晶片?

為什麼 M 晶片的祕密研究地點竟然是在台灣,而非日本總公司?

M 晶片,Mind-Controling Micro-Chip,心靈控制超微晶片,大小不過是一元硬幣的萬分之一,卻能夠讀取生物腦波的頻譜,再加以質化、量化腦波的形式與頻率,比如說猴子的腦波頻譜的質化部份,就以Monkey的M字開頭,最後再加上量化的數字形式,來代表腦波的能量波長。

這一個階段我們早在TST成立的兩年內就達到了,SONY的總公司高層大喜,給了我們每人價值300萬美金的股票紅利,所以事實上,我們是一群億萬富翁級的超高級工程師,擁有連矽谷工程師都望塵莫及的身價,幾乎不算是員工,而是直接與公司利害相關的小股東。

但 M 晶片最驚人的研究在後頭,也就是如何利用確知腦波能量的先研究,進行協調、改變生物的腦波能量運作的方式,達到心靈控制的魔術境界。

三年前TST團隊在白老鼠群中植入腦內 M 晶片,死了好幾百隻後,終於能夠經由衛星發送命令,使所有白老鼠的腦波都向其中一隻白老鼠看齊,成為動作整齊劃一的老鼠團隊,而這一群老鼠的壽命或健康,卻沒有因為植入 M 晶片而減短。

但是,要將晶片植入靈長類的腦中,並加以控制腦波能量的形式,這個難度一下子拉得太高,使得M晶片的研究進度一直處於龜速,半年前以奇幻小說「魔戒」角色命名的一群猴子,就因為受不了衛星傳遞過來的命令所激發出的能量,頭疼到撞牆死掉。

這樣的晶片太過危險,我們TST不斷改良了M晶片的設計,將能量發送器加以縮減,再增加與大腦神經突觸感應的生化界面模擬器數量,經過幾翻測試,終於在今天寫下歷史,M晶片成功控制了靈長類的腦波頻率!

M 晶片的研究已經初步成功了,接下來TST所要做的,可以想見,當然是向靈長類的頂端、願意把錢掏給SONY公司的人類進攻。

不過讓 M 晶片展開人體實驗,這件恐有道德爭議又麻煩的事,在香檳滿地的同時,我們都不願多做想像,一切都等SONY高層決定後再說。等著放大假就對了。

至於為何研究的地點選在台灣,而不是東京或是日本其他的地點,則是為了避開商業間諜的耳目,選在工商業都市台中而非新竹科學園區或是台北,更是為了隱密,還特意設計了深藏地底的超一流實驗室。

至於TST團隊內部,SONY倒是相當信任我們,因為SONY認為他們出的價碼已是天價,准能封住我們的嘴。這點倒是沒錯。

 

 

TST橢圓工作室,堆滿比薩空盒的桌子,以及躺在牆角的成箱香檳空瓶。昨日的狂賀,到了今日只剩下垃圾一堆。

「你確定要立刻呈報上面我們的進度?」嘉玲噘著嘴說:「我怕進度一報上去,我們就要立刻展開人體實驗,只會更忙啊!哪有時間放長假?」

我點點頭,說:「對啊,要不要晚兩個星期報上去?反正沒人會知道的,要進行人體實驗也不必急吧?」

Ken深思道:「很是,我想到尼泊爾一帶旅行,吸收日月精華。」

宗昇搖搖頭說:「你們看過一片叫透明人的老片嗎?雖然是演戲,不過他們科學實驗的情形跟我們還真是像,如果延後通報上級的時間,情況恐怕會超出我們的意料之外,何況,M晶片的能力只有比透明技術更加可怕,萬一有個萬一,我們的配股怎麼辦?」

嘉玲有些不願,說:「那部老電影在演什麼?」

前野的年紀夠大,他說:「透明人是二十幾年前的老片了,描述一群科學家祕密替軍方實驗使生物變成透明的方法,結果主事者不知何故,大概是想留名還是怎樣的,沒有通報軍方就以自己當人體實驗第一人,結果把自己搞死了不算,還炸掉整個實驗基地。」

嘉玲冷笑一聲,說:「原來如此,可是我看不出來在我們之中,有誰願意把 M 晶片塞進自己的腦子裡,冒著頭痛到想自殺的危險。」

Aloha點點頭,唱著:「沒錯,有歌為證,天天想你,天天問自己,到什麼時候才能告訴你?天天想你,天天守住一顆心,把我……」

我罵道:「白癡Aloha,永遠都沒建設性。」

大山也說道:「其實我也不贊成扣著成果不報上去,如果真被上面知道了,年薪恐怕不增反減,我可不想丟了這份肥差。」

宗昇跟大山都是標準的公司派。

我嘆道:「好吧,但是我醜話說在前頭,成果一報上去,我就立刻放自己兩週大假,不要怪我。」

宗昇點點頭,說:「TST是左右SONY未來一個世紀企業命脈的祕密武器,日本大老闆不會那麼不通情理的。」

Ken說:「沒錯,儘管上報進度吧,就說我們已經搞定比人類笨一點的猴子了,但如果不放我們假,我們就集體去IBM打零工。」

我說:「嗯,IBM一定願意替我們支付高達五千萬的企業違約金的。」

於是,上報M晶片進度的事就這麼交給宗昇了,上頭的回覆也相當令人滿意,我們每個人都獲得長達一個月的長假,外加每個人30萬美金的旅遊補貼。

於是,Ken背起了行囊,跑去尼泊爾吸收他嚮往已久的日月精華,嘉玲Email給我們幾張照片,她興奮地騎著駱駝,在血紅夕陽下,於金字塔前跟一個高大的黑人擁吻。

而宗昇跟大山,則相約帶著家人飛到澳洲東部的蠻荒露營探險,現在說不定已經被鱷魚或是蟒蛇給吃掉了。

TST團隊,還沒離開台灣的,就只剩下偽純情民歌歌手Aloha、禿頂好色中年人前野,以及長期失戀胖子,我。

還有一直躺在實驗室裡的,M 晶片。

 

 

我看著電話,忍不住,又拿了起來。

然後又放下。

我實在沒有勇氣再把電話拿起來。

已經凌晨兩點了,任何人都不願在這個時候被打擾。

 

 

「現在有了錢又怎樣?有了假期又怎樣?」我點了一支菸,放在身旁的欄杆上,看著樓下對面永和豆漿裡,零星的夜遊客。

好久了。

我已經一個人,孤孤單單好久了。

子晴跟我的一切,卻又矛盾地扎在我心裡,好像在昨日我們還是一對親密的戀人,美好又溫暖。

菸燒著,我想起以前子晴曾經嫌惡我身上的菸味,要我戒煙,但我總是笑嘻嘻地打混過去。

但是子晴轉身離去後,我卻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菸,卻只在陽台欄杆上孤獨地呼吸。

一切都很矛盾。

矛盾將美好的過去,與灰敗的現存,鮮明地連結起來。

「去那裡吧。」我說,將燒盡的菸屁股彈向天際。

「認錯。」我說,車內的音控音響奏起三十多年前,一個叫優客李林兩人組的老歌,我踩下油門,車子靈敏地滑出車庫,朝著回憶的深處駛去。

「I don’t believe it,是我放棄了妳,只為了一個沒有理由的決定,以為這次我可以,承受妳離我而去……」我哼著,眼淚也飆出脆弱的淚腺。

「對不起,這些日子我實在太忙了,妳知道我實在分不開身陪妳。」

我放下咖啡,抽了一口菸。

「沒關係,我能夠諒解。SONY的研發工作既然令你這麼投入,一定也很吸引你。」子晴低著頭,看著咖啡上的奶暈。

「我對妳很抱歉,實驗最近一直僵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突破,我的壓力……」我把菸刺向掛在牆上的塑膠花,燙出一個黑點。

子晴慢慢抬起頭,那一個仰角45度的美麗,叫我無法開口。

「你想說什麼?有些話我不想聽,你,也不要說。」子晴的聲音有些哽咽:「你不說,我就可以一直一直堅持下去」。

我沈默,伸出手來,擦去子晴眼中的瑩光波動。

我看著手指上的珠光,再看看子晴。

「我不想耽誤妳的青春,只因為妳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寶貝。」我喉嚨乾澀,視線開始凹凸不平。

我握緊子晴的手,說:「我們在一起的六年裡,所有的一切都緊緊相連,但是,我的生命現在墜入了無窮無盡的實驗裡,未來也將如此,而妳光彩的生命,絕不該跟這樣灰暗的人生相連相繫。」

子晴的手冰冰冷冷。

我的胸口苦悶難挨,但,我知道,今天若是說不出口,子晴的幸福就要斷送在一個工作狂的手上。

「我愛妳,我這輩子最愛的人就在我的眼前,但我還是要跟妳提出分手的決定,請妳……請妳原諒我。」我痛苦地說。

子晴的眼淚細細,凍結了時間,凍結了咖啡廳裡的溫度,我發顫的手彷彿預知了一切,預知了毀滅。

「要記得,可樂不要多喝。」子晴哭著說,掙脫了我的手,鼻涕滴在咖啡中失神的奶暈上,臉上淌滿淚水,說:「菸不要抽,酒不要碰,不然你會變成沒有人要的大胖子的。」

「我知道。」我點點頭,看著生命中最真摯的感情,蒸發在我的眼前。

就在子晴轉過身後。

一切都蒸發了。

無影無蹤。

 

 

「認錯,我已經認了一千萬次錯了。」

我握緊方向盤,自言自語道:「可是命運是很公平的,我親手了斷自己的靈魂,把天使一般的女孩拱手讓人,落得整天除了實驗外,就是一副失魂落魄的狗樣,Shit!賴彥翔,這就是你的下場,以後你就抱著大把美金渡過餘生吧!Shame on you!」

跑車滑進國際街。

我關上車門,看著矗立在眼前的灰姑娘咖啡小館,凌晨兩點多了,它還是敞開大門,向熱戀中、暗戀中、移情別戀中的情侶招手。

我就在這鬼地方埋葬自己的一切,而我卻情不自禁地來到這裡。

來悼念的嗎?

來懺悔的嗎?

來折磨自己的嗎?

不,我只是來呼吸一下,子晴在三年前留下的悲傷。

三年前,她願意為我痛哭失聲,因為我值得她心碎,這份感覺還藏在我的血液裡,這份感覺還藏在我倆分手的座位上。

她還重視我的時候,是我生命中最璀璨的時光。

我一定要來呼吸一下。

我推開灰姑娘咖啡小館的大門。

心都涼了。

 

當初我跟子晴分手時的座位,正坐著兩個談笑風生的情侶。

男人不知說著什麼有趣的事,女人被逗得哈哈大笑。

我愣住了,因為那對情侶,是子晴跟她的新男友,孟修。

「你們在聊什麼?為什麼可以這麼開心?」

我喃喃自語,隨意找了個角落坐下。

「先生,你坐到我們的魚缸了。」一個服務小姐努力忍住笑意說。

「啊,對不起,對不起。」我趕緊把浸溼的屁股移到單人座上,滑稽的樣子令服務生忍不住笑了出來。

「哥倫比亞,謝謝。」我點了當初分手時的咖啡,繼續在角落裡窺伺熱戀中的舊情人。

我心中的感覺濃得化不開,子晴每笑一下,我的心就往下沉了一丈,子晴的手每被握住一下,我的心就揪在一起。

我刻意低下頭來,深怕自己被子晴看到,雖然這個舉動一點都不必要。熱戀中的人,她的眼底,只看得到情人。

「本來應該是我的。」我自言自語,像個神經病老頭。

自從跟子晴分手後,工作的壓力又大,自言自語的怪癖就像胎記一樣爬上我的身體,再也甩脫不掉。我深怕接下來還會出現類似失禁、便秘、盜汗跟自動鬼打牆的症狀。

「哥倫比亞。」服務小姐將咖啡放在我面前,我一飲而盡,又說:「再來一杯,謝謝。」

「這裡不是酒吧。」服務小姐好笑地說。

「對不起,但請再給我一杯,不,三杯好了。」我說,我的眼睛盯著正從懷裡掏著東西的孟修,鬼鬼祟祟的模樣叫人討厭。

「Shit!」我張大嘴,咖啡從我的嘴中緩緩流出。

孟修拿出一枚戒指,鑽石閃閃發亮,照得子晴滿臉通紅。

「不要做傻事啊!不要做傻事啊!」我失魂地說,看著子晴慢慢閉上眼睛。

我的心臟也暫時停止跳動。

我胸口的緊張絕不亞於孟修。

「上天,請再給我一次機會,這一次我一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我一定辭掉工作,天天陪著子晴,天天陪子晴喝茶看電影,天天幫子晴燒飯洗衣服,天天……」我說不出話來。

子晴輕輕點頭,睜開眼睛,滑下兩行喜悅的淚水。

「死了。」我摀住眼睛不敢看。

孟修將鑽戒套在子晴的手指上,我的心也碎了。

我將信用卡插進桌上的金融掃描機,「嘟」一聲後,我茫然地拿回信用卡,走出灰姑娘咖啡館,把一團肥肉塞進跑車裡,等到我回過神時,我已經站在SONY公司的門口。

「還有轉機,一定還有轉機。」我說服自己,拿出TST VIP卡,刷進冰冷的電梯,按下「B13」,將自己送入地獄。

 

 

TST工作室,只剩下前野一個人坐在電腦前,跟遠方的棋士下網路圍棋,他一看到我,微感詫異說:「你不是一直很想放大假嗎?怎麼又回來了?難道你真的是工作狂啊?」

我摔倒在沙發上,問:「這三天的情況怎樣?」

前野聳聳肩,苦笑道:「不怎麼樣,突然放假反而不知道要做什麼,除了下網路圍棋,就是看A片。我訂了後天回北海道的機票,大概回老家一趟吧。」

我乾笑了一下,說:「我是問你那兩隻猴子的情況,還健康?」

前野點點頭,說:「悟空跟達爾都很健康,我把他們放在一起養,目前為止他們就像親兄弟一樣,好的很。」

我問:「Aloha 呢?」

前野一邊思考棋路,說:「他昨天開始去火車站前的地下道賣唱,他說要當一個自力更生的純情民歌手。瘋子。」

我閉上眼睛,思考著一個可能性。

前野見我不說話,看著螢幕說:「你的舊情人還是跑了?」

我含糊地應道:「嗯。」

前野摸摸禿頂,說:「你有錢、有華樓、有名車,唯一的缺點就是肥了些,為什麼不找其他的女人?你的條件不錯啊。」

我反問:「你不是很色?你的條件也不比我差,只是頭上禿了點、年紀大了點,怎麼不去討個老婆還是怎地?」

前野悶悶道:「女人只喜歡我的錢,我又不笨。要我花錢嫖妓,我又沒那個膽量。討老婆?我回北海道相親快些。」

我起身坐在沙發上,認真道:「前野,幫我一個忙,也幫你自己一個忙。」

前野結束網路棋局,轉過椅子,說:「我在聽。」

我看著前野狐疑的眼睛,說:「幫我做 M 晶片的人體實驗。」

前野的嘴角上揚,露出古怪的表情。

「笑什麼?」我問,前野的表情似笑非笑的。

「你要我怎麼幫你?難道是要我幫你改造M晶片?用 M 晶片贏回你舊情人的心?」前野咧開嘴笑。

「你會幫我吧?」我緊張地看著前野。

這可是違反SONY契約的大事!

「不如你幫我吧?」前野怪笑著。

前野攤開手掌,一枚紫色的耳環躺在掌心。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