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水(三)

跑水(三) 1

非得再看大地一眼似的,陽光在最後一刻射穿瘦薄了的雲,燙紅了下邊天。

落過雨後又出了太陽的天空,有點藍,有點黃,邊邊又滾了點火,幾顆等不及夜晚的星星提早掛在天幕邊陲,為倦鳥指引了方向。

阿明跟忠仔踩著黃昏柔軟的餘燼,走在小秋後頭,少了平常的說說笑笑。

小秋突然轉頭:「幹嘛走那麼慢,平常不是跑得都快飛起來了嗎?」

兩人愣了一下,但還是默不作聲。

「你們是不是在想張毛子的事?」小秋停下腳步。

阿明跟忠仔彼此對看一眼,都露出了難以形容的苦笑。

小秋很認真地說:「你們才多大?命很硬嗎?這種責任不需要扛在自己肩上,誰也不准去動跑水的腦筋,知不知道?」像個大姊姊。

阿明雖然不喜歡強調這點,但還是忍不住說:「村子裡,根本沒有人跑得比我跟忠仔還快。」

忠仔立刻接口:「豈止啊,他們連我們甩起來的土都吃不到,差得遠。」

小秋看著這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同伴,深深地說:「張毛子跟你們比賽腳力的那天,我也在場啊,記得你們就是拼了命也吃不到他跑起來的土,你們啊,都是父母生的孩子……」

忠仔跟阿明的臉上飽漲了不服氣。

其實小秋也清楚,這兩年來阿明跟忠仔跑得是越來越快了,即使張毛子復生再賽一場,絕不是這一道風、一道閃電的對手。

但那又如何?

不須親眼所見,單單想像大水吞掉跑水人那光景,就讓人渾身發冷。小秋絕不想見到這兩個玩伴中的任何一個,臉色蒼白蹲在水閘前的起跑線上,像一隻明知毒蛇盤據在後、卻只能渾身發抖的老鼠。

沈默無語,阿明踢著石頭,石子滾到了忠仔的腳邊。

「……」忠仔將石子踢了回去,阿明又踢了過來。

田埂上,兩人胡亂踢著,石子滾得越來越快,兩人也踢得越來越快。

終究是孩子心性,莫名其妙的胸悶就這樣踢著踢著、漸漸踢到煙消雲散。

小秋噗嗤笑了出來,上前將石頭一腳踢飛。

忠仔突然冒出一句:「小秋,我聽大嘴嬸說,前幾天隔壁村那個錢多得花不完的阿冠到妳家提親了啊?怎麼,妳要嫁了嗎?」

這樣大刺刺地問,絲毫不管小秋終究是個女孩子。

小秋伸手就往忠仔的大腿擰了一把:「要你管!」

阿明倒是愣了一下。

阿冠?那個比自己高出半個頭的阿冠嗎?以前一塊讀過書的。

他也喜歡小秋嗎?怎麼從來都沒聽他說過啊?況且,即使是在鄰村,但阿冠怎麼可能不知道小秋從小就是跟自己和忠仔最要好的麼,他幹什麼這麼……這麼……

「哎呀,我說那個阿冠是挺不錯的啦,但是比起我跟阿明,就是差了那麼一點點。」忠仔百無禁忌,不知是話中有話還是純粹笑鬧,哈哈說:「阿明家恐怕比阿冠家還要再有錢一點,加上我,我跑步可是天下第一快,當然也比阿冠快多啦!」

「什麼天下第一?我就比你快。」阿明第一時間反擊,不敢看小秋那紅透的臉。

「你家已經那麼有錢了,腳上功夫就讓我贏你一點點也沒關係吧,不然我豈不是輸你太多。」忠仔叉腰皺眉,左腳已抬起,用腳趾將右邊褲管往上撩。

「家裡有錢又不是我有本事,腳下的功夫才真正屬於我。」阿明一本正經,也彎下腰捲褲管:「 比我快?等我腳抽筋那天吧。」

看來在日落之前,又有一場追風之鬥了。

小秋感到又好氣又好笑,在她跑得比這兩個大男孩還要快的那段時光,這兩人可沒在爭誰跑得比較快,不過是一齊在她後面吆喝咒罵。

真的是什麼東西得意了,就非得整天拿出來說嘴不可。

「要不然,我們看誰先跑到鬍鬚彰他家前面那口井,誰就可以把小秋娶回家,怎麼樣!」忠仔吹吹手,蓄勢待發。

「好啊。」阿明紅著耳根,硬是答上這句。

小秋攔在兩人前面,大叫:「整天跑跑跑……跑不煩啊!誰又說要嫁給你們的啊!我就要嫁給那個阿冠,那個跑、得、很、慢、的、阿、冠!」

突然,忠仔跟阿明都呆住了。

不知怎地,三人同時爆出一陣捧腹大笑。

笑停了,太陽落得更沉。

三道影子在陽光下活潑嬉鬧,越拉越長。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