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水(五)

跑水(五) 1

阿明坐在院子口,看著皎潔的月亮胡思亂想。

蛙鳴蟬叫之震耳欲聾,到了讓人暈眩的程度。

阿母那些話擾亂了阿明的心思。

他喜歡小秋,一點不錯。

他一直覺得這是很自然的事,除了小秋以外他也沒想過可以喜歡別人那樣的事。一起長大,一起跑步,一起認識……忠仔。

是了,這就是關鍵所在。

他知道忠仔也喜歡小秋。其實忠仔除了喜歡小秋,還可以喜歡哪個小姑娘?

若不是忠仔,他對提親這件事根本不會有絲毫猶疑。

男子漢大丈夫,沒什麼好害羞,自己也有信心給小秋幸福。

但同樣的,若不是有自己,忠仔跟小秋早就在一起了吧?

自己跟小秋私下是很有話講,但小秋跟忠仔整天打打鬧鬧卻更無隔閡。

潛意識裡,忠仔跟自己什麼事都用跑步來決勝負,雖然都是一些芝麻蒜皮的事,兩人卻很認真。

起先互有勝負,例如誰先跑到哪棵樹、哪口井、哪個小山頭。

但後來卻無論如何都分不出高下。

即使是老鷹銳利的眼睛,也沒法瞧出是誰的腳趾尖先碰著了約定的終點線。

一直都是這樣的,不是嗎?

現在卻不怎麼公平。

自己家裡有錢,年紀到了想成家就成家,但家徒四壁的忠仔可就不行了,不管是娶小秋還是娶一頭豬,都得先擁有一點像樣的……像樣的家當吧?

遲早,兩人之間一定會有一個人娶小秋當老婆,另一個人也絕對不會有怨懟。即使是用跑步的老方法來決勝也很好——也許,還是最好。但若自己趁著忠仔沒有籌碼跟自己競爭的當下向小秋提親,一定會傷害一無所有的忠仔。

他媽的,那個阿冠腦子是裝屎啊!沒事跑來攪和個什麼勁?在這種節骨眼上跑了出來提親,不是要逼自己也跟著提親嗎?到時候大豬公牽來又牽走只是丟了你們家天大的面子,不要後悔。

決定了。

阿明起身,輕鬆翻上了比他高兩個頭的圍牆,蹲在上頭。


……不過,只是該去小秋家,還是該去忠仔家啊?


拿出銅錢輕輕往上一拋,接住。

深深吸了一口氣,打開。

嗯。

阿明躍下。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