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水(六)

跑水(六) 1

緊緊握住唯一一枚銅錢,忠仔無法成眠。

看著靠在牆邊生鏽的鋤頭,它的靜默,更顯得此刻的孤獨。

靠北,怎麼辦?

阿冠那王八蛋向小秋提親了,據說聘禮還是一頭大豬公。除了手中的一枚銅錢,自己所有的家當就只這隻夯不瑯鐺的鋤頭,難道真要拿著鋤頭當聘禮嗎?

好想拜託阿明搶先一步向小秋提親,逼退一下阿冠那白目,然後……

然後再說。

不過阿明也很喜歡小秋吧?

那小子生來什麼東西都有了,也就什麼也不在意,偏偏就是對小秋死心塌地……說不定現在他跟自己同樣坐立難安,不知道怎麼跟他阿母開口向小秋攔路提親吧。

要不然,就是準備摸黑去痛扁睡到露肚皮的阿冠。

唉。

阿明是個好朋友,最重要的好朋友,獨一無二的好對手。

也是個很好的人。

小秋如果跟阿明在一起,一定會很幸福吧?不愁吃穿,相夫教子。

反觀自己,什麼也沒有,所謂「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這句話,簡直就是為自己發明出來的。一想到這裡,忠仔不禁有些洩氣。

不過,如果小秋喜歡的人只有自己的話,那就不一樣了。

在黑暗中熱切注視僅有的燭火,往往會變成巨大的火炬。

下午聽到跑水可以得到的豐厚報酬,在忠仔心中燃起了一線希望。

如果跑水真的那麼危險,報酬豐厚到可以成家,應該不是騙人的吧?

就算不夠多到可以勝過阿冠那頭大豬公,好歹也能成為家喻戶曉的英雄。屆時以全村英雄的姿態向小秋的阿爸提親,希望應該很濃厚才對!

想到這裡,忠仔不禁想振臂狂呼。

不過話說回來,離八堡圳完工還得兩個多月,說不定工程一延宕,三個月也跑不掉。除了小秋阿爸嚴詞拒絕,哪有什麼藉口拖延阿冠的提親到兩個月、三個月?

現在,阿明在想什麼呢?

小秋的心意又是什麼呢?


視線停在緊握的拳頭上,決定了。


「不過,應該去敲阿明的門,還是直闖小秋家呢?」

忠仔翻身而起,就著月光張開拳,朝上丟出發熱的銅錢。

啪。

掌一揭,忠仔的腳立即落地。


下一刻已飛出。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