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水(七)

跑水(七) 1

睡不著,已連續兩個晚上了。

小秋嘆口氣,小心翼翼起身,幫三個睡得歪七扭八的弟弟蓋好踢到角落的棉被,這才躡手躡腳地走出門。

在淡淡的月光下緩步,小秋的眼睛溼潤潤的。

風一吹,一顆珍珠從眼角飄落。

人家都說生女兒是賠錢貨,遲早都是要送給人家當媳婦的。但阿爸對自己很好很好,並沒有滿口稱謝當場收下阿冠家人送來的大禮,而是要自己好好考慮。

但阿爸眼中那股期待是騙不了人的。

不是眼熱那頭肥得快走不動的豬,而是希望她嫁入好人家,不必辛苦過日。

但小秋從沒想過,人生可以輕輕鬆鬆地過。

事實上,她也想像不出人生該怎麼輕輕鬆鬆地過。

辛勞勤勉,汗溼了又乾、乾了又溼的日子其實才是真正幸福快活不是嗎?

一個女孩,這輩子只要遇到一個疼惜她的男孩就足夠了。

然後為他生下孩子,越多越好,家裡整天吵鬧個不停,怎麼都忙不過來……

想到這裡,小秋的小臉已爬滿淚水,喉頭哽塞。

因為她想像中的幸福畫面,同時出現了兩個男孩的模樣。

兩個,她都同樣喜歡。

忠仔天真活潑,雖然窮困卻不減他的樂觀自信,跟他在一起最從容自在。

阿明出身富貴人家,眉宇間卻有一股純真的精悍,給她很溫柔的安全感。

兩個,她都沒有辦法不喜歡。

只不過這兩個男孩都沒有向她表白過,更不要說派人來家裡提親了。

不想讓阿爸失望,卻又不可能向兩個男孩暗示快點阻止這場讓她痛苦的婚事。

真的好難,眼淚真的止不住。從沒真正想過要從這兩個男孩中挑一個當夫婿,天真地以為三個人在曠野中自由奔跑的日子會永遠繼續下去……

小秋跪在路邊的土地公廟,雙掌合十,淚流不止:「土地公爺爺,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跟阿爸說,我真的不想嫁給那個阿冠,真的不想嫁給那個阿冠。我喜歡的是阿明跟忠仔,他們倆個對我都很好,可是他們都不肯過來救我……沒有一個肯過來救我……」

這些哭訴,抖落了一片樹葉。

就在土地公廟後的高大老茄冬樹上,阿明感動莫名地聽著。

他奔著、躍著、跳著、幾乎飛著來到小秋家,遠遠便看見心愛的女孩走出門,一邊走一邊哭,震驚之餘只好靜悄悄跟著。

當小秋跪在地上,阿明便一溜上樹,不敢作聲。

「土地公爺爺,請您幫小女子作主。」

小秋哭得全身顫抖,祈求道:「不管是阿明還是忠仔,誰先來找我,逼我……逼我嫁給他,我就……我就嫁給他好了。」

阿明心念一動,幾乎就要跳下樹。


卻聽得遠處有一陣風吹來,那風吹起更多的風,捲起更多的風。


再熟悉不過的速度,阿明眼睛發直,嘴角卻隱隱上揚。

明明知道是忠仔,阿明的腳卻像是給樹枝銬住了,無法動彈。

土地公廟,一陣風忽地停在滿臉淚水的小秋面前,沾滿塵土的黑腳丫。

忠仔停住的姿勢不若平常,慌慌張張,簡直快要跌倒。

「……」小秋完全獃住,心口緊緊繃著。

「……」忠仔什麼話也沒說,就只是站在小秋面前,一喘一喘的。

跟阿明飛衝到天涯海角,忠仔都沒有這麼喘過。


要怎麼開口?

我沒有地……不過很快就會有了,真的,只要我認真開墾。

我沒有錢,不過很快就會有了,貨真價實,只要我跑贏了水!

忠仔的腦袋一下子鑼鼓喧囂,一會兒寂靜無聲。

腳在抖,心在撞。

淚水不再,小秋安安靜靜地看著失魂落魄的忠仔。

「小秋,我……我想娶妳。」忠仔開了口,聲音像是直接從胸口迸出來。

小秋的眼淚又掉了下來,隨即號啕大哭。

阿明在樹上,安安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沒有流下一滴眼淚,他真心真意為忠仔與小秋開心。


這就是命運。

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東西比相遇的命運更加甜美。

更加讓人感動。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