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 (十)

第十章 詭異的無眼人

「晚餐一起吃頂呱呱吧?」乙晶握著我的手,笑著說。

「今晚可不行,師父要教我們輕功哩!」我牽著乙晶,走在八卦山的大佛下。

 

放學後的八卦山,特別是有名的觀光景點大佛附近,都會湧上一群穿著制服的學生……位在八卦山上的彰化國中與彰化高中的學生。

「真的?你們的進度表會不會列得太快了點?」乙晶的眼睛好靈動。

「是太快了點,不過師父有他的苦衷,況且,我是武學奇才嘛,早點學輕功有好無壞。」我說,此時,我注意到大佛下賣烤魷魚的小販旁,站著一個外國人。

 

金髮的年輕外國人。

 

「我可以去看你們練輕功嗎?」乙晶隨即又說:「我跟家教老師說一下,改天再補課好了。」

我點點頭,開心地說:「好啊,師父一定很高興的,他常常說,妳是我的花貓兒。」

乙晶奇道:「我是你的貓?」

我沒有將師父說的悲慘故事說給乙晶聽,因為師父不肯將恐怖的江湖過往讓師門外的人知道,一方面是故事本身太過怪異,太難取信於人,另一方面,師門的事就交給師門解決吧。

我一邊跟乙晶坐在大佛前的階梯上講話,一邊好奇地觀察那金髮年輕人。

那外國人正拿著剛買到的烤魷魚笑著,一邊打量著過往的學生。

「他幾歲啊?外國人的樣子很難看出年紀耶。」乙晶也看著那外國人,又說:「不過他蠻帥的。」

我有些吃醋,於是,我打開爛爛的書包,撕下數學課本的一頁,折成一架紙飛機,說:「看我作弄他。」說著,我帶著乙晶走到外國人的正後面。

乙晶知道我在吃醋,笑著說:「別玩啦,出人命怎麼辦?」

我哼了一聲,說:「紙飛機而已。」說著,我將一點點內力灌入紙飛機內,說:「看我自己發明的獨門暗器。」

我輕輕將紙飛機射向那外國人的脖子,想嚇他一跳,因為紙飛機灌注了我一丁點內力,所以那外國人的脖子穩被叮出一個包。

那外國人津津有味地吃著烤魷魚,當然對從身後突擊的紙飛機一無所知。

但。

但外國人頭也不回,只是突然彎腰低下頭,紙飛機便直直地從他的頭上飛過。

我正覺得那外國年輕人實在走狗運時,那外國人竟轉頭向我一笑,陽光燦爛的微笑。

實在是個帥哥,至少,比馬蓋先帥上十倍不只。

外國帥哥舉起吃到一半的烤魷魚,向我笑著致意,我只好乾笑了兩聲。

就這樣,大佛下。

一只紙飛機劃出了難以想像的世界。

 

 

 

紙飛機撞上石獅子,摔在地上。

「你好?」挺標準的中文。

金髮少年的笑容,在夕陽的金黃下更顯燦爛。

乙晶用手肘輕輕撞了我一下,我只好看著那金髮少年,不好意思地說:「你好。」

金髮少年好奇地打量著我跟乙晶,友善地說:「學生情侶?」

乙晶忙搖手,我卻瞧那外國少年中文說得挺溜的,忍不住說:「你國語說得很好耶!」

金髮少年大方地說:「謝謝,我很喜歡亞洲文化。」說著,金髮少年拿著快吃完的烤魷魚,一邊笑著走向我們。

真是令人窘迫的時刻。我並不喜歡跟陌生人相處。

乙晶知道我的個性,於是拉起我,向那金髮少年說:「我們要去補習了,先走囉!祝你在台灣玩得愉快!」

那金髮少年點點頭,笑說:「台灣學生真是忙碌。」

我牽著乙晶走下大佛前的石階,回頭向金髮少年禮貌地說:「再見。」

金髮少年咬著烤魷魚,笑瞇瞇說:「一定會的。」

一定會的。

這老外用的道別語真是奇怪。

畢竟是老外。

 

「你們要怎樣練輕功啊?」乙晶拿著珍珠板做的玩具飛機,好奇地問。

「不知道,師父一向出人意料。」我開玩笑說:「怎樣練都好,不要一股腦把我跟阿義從高樓大廈上推下,那樣太速成了點。」

乙晶哈哈大笑,說:「說不定要你們揹著大水桶,在樓梯間一直青蛙跳。」

我搖搖頭,說:「我跟阿義在海底走來走去,已經練出妳想像不到的腿力跟耐力,就算是揹磚塊也難不倒我們,所以這次師父想出來的點子一定很恐怖,妳想想,哪有師父拿毒蛇咬自己徒弟,用來練內力跟掌力的?」

乙晶瞧瞧巷子裡並沒有人,小聲說:「趁沒有人看到,讓我看看你的腿力有多厲害好不好?」

我見四下無人,於是挑了電線桿下的半塊磚頭,輕輕一腳踩碎。

乙晶看得兩眼發直,我卻說:「其實磚頭本來就不夠硬,我不必運內力就可以踩碎了,不過大石頭就太硬了,我沒法子。」

乙晶一臉困惑,說:「你不覺得奇怪嗎?」

我愣了一下,說:「什麼奇怪?」

乙晶認真地看著我,說:「你的武功為什麼會這麼強?」

我呆呆地說:「為什麼?好奇怪的問題,我這幾個月可都是非常努力在練功的,怎麼不會變強?」

乙晶還是很疑惑,說:「我知道你練功練得辛苦啊,可是,才短短幾個月,你就可以用手打破牆壁,還可以在海底閉氣走路,用內力逼出毒血,你不覺得你進步太快了?」

的確。

的確是有那麼一點奇怪。

我看過電視上的氣功表演,那是一個叫「強棒出擊」的節目,記得某天請來一個滿臉皺紋的國術氣功大師,聽主持人說,他可是國寶級的武術家,當天,他用內力使得鍋子裡的水上升了兩、三度,也表演了一掌碎掉幾塊磚頭的硬功夫。

但。

我能在幾分鐘之內,就用內力煮沸一鍋湯。

我沒試過以掌碎磚,但我確定一掌掌轟掉整片牆壁的功力,遠在娘娘腔的碎磚之上。

但。

我才練了幾個月的功夫。

阿義也是。雖然他蠻不濟的。

 

「因為我是武術天才。」

 

我說,看著乙晶的大眼睛。

沒錯,我是天生就能感應殺氣的天才,千萬人中選一的。

乙晶認真地看著我,說:「那你會變成大俠嗎?」

我點點頭,說:「會。也許,我是天生註定的大俠命,所以我才具有這方面的天分。」

我一說完,我立刻想到師父的死仇,震鑠武林的超級天才,藍金。

 

擁有習武的上佳天分,卻沒有行武的俠骨仁風的壞蛋。

也是因為這個壞蛋,中斷了江湖中的武功傳承,使得真正厲害的民族絕技幾乎失傳;八國聯軍會這樣欺負我們,逼我們簽下什麼不平等條約,最大的原因其實是失去超級武功的中華民族,當然敵不過洋人的船堅砲利!也害得號稱國寶級的武學大師,只能上上電視節目,表演用內力使溫度計變化、敲敲幾塊磚頭。

真正流傳下來的無雙神技,只能藉著三百年的漫長假死,最後才從黃沙裡爬出來,重見天日。

偏偏師父又強調習武之人,千萬要有真正的行武之心,真正該出手時才能出手,對於表演這類的事,師父從未想過。

至於我,當然也贊同師父的觀念,但,這樣帶著一身武功,走在空洞流水的人群中,終究,終究有些落寞。

大俠總是落寞的。

 

乙晶的手突然緊緊地牽著我。

「有個大俠在旁邊,真好。」乙晶的手好緊好緊。

「謝謝。」我感到有種比內力還洶湧的東西,從乙晶的小手中傳了過來。

「幹嘛謝?」乙晶露出古怪的表情。

「不知道。」我的表情一定也很奇怪。

我一個國中生就算只當乙晶的專屬大俠,也十足開心了。

「嘿!看看你能不能追到它!」乙晶笑著,射出手中的珍珠板飛機。

珍珠板飛機滑向天空,我放開乙晶的手,正要追出時,我卻無法動彈。

 

殺氣!

 

「怎麼了?」乙晶察覺我臉色翻白、手心發汗。

「不要說話。」我的心臟快停了。

第一次……如此陰風陣陣的殺氣。

跟師父那種怒潮般的殺氣截然二幟;這股殺氣極為陰狠。

我咬著牙,全身盜汗。

殺氣的性質,正代表殺氣主人的個性。

殺氣的大小,正代表殺氣主人的功力。

而殺氣的位置……就在五百多公尺前!直直衝向我家的方向!

「好痛!」乙晶的手被我抓疼了。

我放開乙晶,慌忙說:「乙晶,快點往後走、不要跟著我!有壞人在附近!」

乙晶嚇到了,說:「我幫你報警!」

我大叫:「警察來再多也只是送死,妳快回家!」說著,我慌忙衝向我家。

 

這殺氣絕非師父釋放的!

我也絕對敵不過這股殺氣的主人。

但,殺氣的主人想在我家肆虐,不行也得上!

我緊緊握住今天音樂課用的高音笛,無暇判斷勝算的可能。

 

等等!另一股殺氣!

我感到一股排山倒海的殺氣正衝向我家!

沒有任何掩飾、激烈而狂猛。

是師父!

我遠遠看見師父的身影飛踩著數根電線桿的頂端,閃電衝進我房間的大破洞!

該不會……

正當我驚疑不定時,我突然無法前進。

殺氣靜絕了。

狂風暴雨般的兩股殺氣,在千分之一的心跳間,同時消失了。

但,我的直覺無法容許我繼續往前,因為,我的房間破洞中,悄悄透露出沒有生息的殺意。

絕世高手間的對決,不需要殺氣。

殺氣,只是打招呼的方式,要命的餌。

 

我站在距離我家樓下約十幾公尺處,斜斜看著大破洞。

只看見,師父霉綠色的唐裝尾巴微微晃動。

然後消失。

我鼓起勇氣,一口氣衝到大破洞正下方,卻見師父扛著我的棉被,一言不發。

但那一股陰狠殺氣的主人呢?

師父看著我,指了指棉被。

我簡直沒有昏倒。

師父就這樣扛著鼓鼓的棉被,躍出大破洞,踩著一根一根的電線桿,朝八卦山的方向「飛」去。

 

 

 

晚上的大破洞裡,透出一股冬天獨有的香味。

還有一絲迷惘的味道。

阿義捧著火鍋,湯慢慢地熱了起來。

「是藍金嗎?」我問。

「不知道。」師父的臉上寫滿了困惑,又說:「那老頭子的武功很高,我們迅速地交手三招,他三招都陰毒莫側,內力高絕,但是……」

阿義忙問:「但怎樣?」

師父搔著頭,說:「藍金的武功要更高、高得多,絕不可能只傷到我這點小傷,但這個殺手在交手前,卻跟我來上一句「我來找你了」,好像又真是藍金!難道他的武功不進反退?」

師父解開唐裝的釦子,露出肩胛上的傷口。

「更可疑的是,藍金有一雙藍色的明亮眼睛,但這個殺手,卻根本沒有眼睛。」師父的眉頭緊皺。

我問:「沒有眼睛?」

師父說:「那個殺手,兩個眼窩子空蕩蕩的,沒有眼珠子嵌在裡頭。」

我奇道:「好恐怖!難道他是靠聽風辨位跟師父決一死戰?」

阿義說:「說不定藍金的眼睛被挖掉了!這種人不值得同情啦!」

師父嘆道:「事隔三百年,藍金的樣子我已記得模模糊糊,加上急速老化,更讓我無法判斷來者是誰,只有那雙讓人不安的藍眸子,我還記得清清楚楚。那殺手也許真是藍金,也或許不是。」

阿義手中的火鍋湯慢慢滾了起來,說:「除了藍金跟我們,這世界上還有其他的武林高手?」

師父也是一般的迷惘,說:「說不定今天這殺手是藍金派來的刺客,但你說的對,這世上若除了藍金外,居然還有這樣教人心悸的超級高手,真是匪夷所思。」

我想了想,說:「說不定,那老人真是藍金。」

阿義也說:「師父今天終於報了仇啦!值得慶祝慶祝!」

師父惆悵地說:「恐怕不是,我的心裡一點報仇雪恨的快意都沒有。」

 

一點快意也沒有。

一場三百年前未分出勝負的死戰,今天,卻在眨眼間立判高下。

但三百年前的故仇舊恨,卻不能在眨眼間就消逝。

也許,師父正陷入空虛的矛盾中,一時無法接受大仇已報的苦悶。

 

師徒三人胡亂地吃了頓火鍋,我一邊咬著山菇,心中一直在想:那殺手的屍體,被師父埋在八卦山了吧?

自己的房間死過一個人,總不會是愉快的感覺。

我看著床上的棉被。用來包新鮮死人的棉被。

唉。

今晚睡覺時,我用內力禦寒就好了。

 

 

 

「足不點地。」

 

我跟阿義還揹著書包,乙晶也站在一旁。

我們幾個人剛剛吃完美味到令人感動想哭的彰化肉圓,才走出小店,師父就想訓練我們輕功。

阿義摸摸頭,甩著書包說:「足不點地?」

師父點點頭,說:「輕功的基礎訓練,就是足不點地。」

乙晶好奇地說:「要怎麼足不點地啊?」

師父說:「我在大佛的頭上,放了一塊寫上「成功」兩字的大石頭,你們把那塊大石頭拿下來給我,我去淵仔的房間裡等你們,乙晶,妳就先回家吧,他們要費好大的勁才能跟我會合呢。」

我心想:「大佛好高,不過師父一定會躲在我們身後,我們一旦摔下來的話,師父也會接著。」

阿義多半也是一樣的心思,拍著我肩膀說:「我們來比賽吧,看誰先跟師父會合!」說完,阿義就要跟我在馬路上競跑,卻被師父一把拉住。

師父微笑道:「足不點地,就是腳不能踩在地上的意思。」

阿義跟我一愣,師父接著說:「你們只能踩在電線桿或店家的招牌上前進,要是兩根電線桿或招牌之間的距離太遠,你們就踩在屋頂或陽台上,到了八卦山,你們就踩在樹上,總之,這是達到飛簷走壁的捷徑。」

我有點不解,說:「為什麼?」

阿義更是火大,說:「師父,現在人好多,你不是擺明了讓我們出糗?」

這時,連乙晶也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也說道:「師父,你不是說不可以向其他人顯示武功?現在卻要我們在市區蹦蹦跳跳,那不是自相矛盾!?」

師父點點頭,說:「好像有些道理。」

我跟阿義異口同聲說道:「那深夜再練輕功吧!」

師父搖搖頭,說:「既然不可以顯示武功,那你們就跑快一點,別讓人認出來就是了。」

我大吃一驚,說道:「什麼?!」

師父大聲說道:「快!師命難違!」

我跟阿義對望了一眼,極其不能理解師父的腦子裝了些什麼。

師父雙手托起我跟阿義,運力將我倆拋向電線桿上,我跟阿義的腳連忙穩住,分別在兩根電線桿上作金雞獨立狀,而路上的行人也以奇異的眼神看著我們。

師父在底下大叫:「下面人多,你們快跑!」

 

當然要跑!太丟臉了!

 

我跟阿義瞄準下一根電線桿,太遠了,只好縱身一跳往路燈上躍去,我卻跳得太遠失了準頭,摔在底下停在路邊的車子上,阿義則跳得太輕,只好抓住電線桿再翻上去,朝底下的我大叫:「把學號撕掉!快閃!」

我趕緊撕下學號放在口袋裡,用力往上一跳,翻上電線桿,繼續往下個招牌邁進。

我跟阿義,就這樣慌亂地在市區的電線桿、路燈、招牌上,像瑪麗兄弟一樣跳著。

你一定很難相信。

沒錯,我也感到極為困惑。

我為什麼要聽從師父無理的要求,在市區的條條柱柱上,滿臉發燙地跳呀跳的?

我看著阿義,他努力地在電線桿上平衡的樣子,我怎麼能夠停下來?

在海底走路時心中的疑問,此時再度浮現……也許,我們師徒三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瘋子。

也許師父所教的凌霄絕學,就像歐陽鋒逆練九陰真經那樣,會使人練到神智不清。這種神智不清,就是所謂的熱血吧。

仰仗著在海底對抗海潮訓練出的驚人腿力,我跟阿義在電線桿間縱躍並不很吃力,但要如何準確地跳在下一根電線桿上,不要太近、也不要太遠,就是門大藝術了。

幸好,偶而不小心掉在路上時,幾個月鍛鍊下來的強健筋骨也抵受得住。

但,路上的行人都在看著我們,這可不比蕭索的海底。

路人質疑的眼光、張大的嘴巴,在某個層次上,比起海底致命的暗潮、漩渦,還要來得有壓迫感。

這種巨大的壓迫感煮沸了耳根子的血液,抽乾了喉嚨裡的唾液。

「媽,他們在做什麼?」一個小女孩指著我跟阿義,旁邊的死大人則結結巴巴地說:「他們……在…在修電線桿……」

我口乾舌燥地往前一跳,好逃離小女孩的問題。

阿義的內力雖然沒有我深厚,腿力卻也十分驚人,自尊心更是強的不得了,跟我幾乎是以並行的速度逃離路人的迷惑。

跳著。

跳著。

跳著。

這就是現代功夫少年的青春年華!

「碰!」

阿義摔在馬路上,罵了聲三字經後又跳上電線桿。

我無暇給予阿義打氣的眼神,因為臉上的汗水已經使我睜不開眼,剛剛還差一點被高壓電線絆倒。

終於,不知花了多少時間,我跟阿義趴倒在八卦山山腳下的樹海上。

我累得說不出話來,腳,也失去了知覺。

只剩下不停發抖的小腿。

「不怎麼好玩。」阿義喘著氣,坐在我身邊的大樹上,靠著樹幹。

「嗯。」我按摩著快要抽筋的小腿,看著鬱鬱蔥蔥的樹海堆疊著。

樹與樹之間的距離,比起市區的電線桿間距近了許多。甚至不算有距離。

我想,若是一股作氣衝到八卦山大佛廣場那邊,應當不必再費神算計每一次的跨步,只要發狠往上衝就行了。

不必太求平衡,只要踩著粗壯一點的樹枝,一路踩、踩、踩、踩。

阿義看著我,我看著阿義。兩個人累得像剛剛跟獅子作戰後的狗。

「比賽吧。」阿義看著前方。

「有何不可?」我深深吸了口氣。

 

兩人同時竄上樹海!踏著樹葉上的落日餘暉往上疾衝!

以前,我總認為阿義是個上等的流氓料子。

現在,阿義卻為了要當個大俠,努力燃燒青春。

 

「真有你的!」我一邊瞥眼前方較大的樹幹,一邊大叫。

「當然!」阿義大叫,腳下不停。

「內力差了我一截!居然還跟我不相上下!」我粗著脖子大叫,像隻笨拙的大鳥在樹上跳著。

「是你太爛了!」阿義大笑,歪歪斜斜地跳著。

夕陽下,人的影子拉得好長。

人的激情也拉得好長。

「我要成為天下第一的大俠!」我雄心壯志地大叫。

「我要成為宇宙第一的大俠!」阿義的嗓子更大。

「我要成為……啊!啊!啊!」阿義的聲音從興奮變成驚恐。

我以為阿義踩了個空,往旁一看,卻看見阿義嚇得大叫:「快逃!」

我一愣,卻見一大群蜜蜂從身後的樹叢中湧出。

「他媽的!我剛剛踩到蜂窩!!」阿義面如土色,腳下的速度只有更快!

「啊!」我沒空大叫,因為我突然看見「蜂擁而上」這句成語的最佳應用。

大批大批蜂群黑麻麻地向我倆捲來,我當機立斷大叫:「師父救命!」

師父來了麼?

沒有。

倒是蜜蜂撲天蓋地的氣勢更為驚人!

蜂群捲住阿義,逼阿義跳下樹。

另一群蜜蜂震耳欲聾的「嗡嗡」聲似乎就在我的耳邊,我一急,也想跳下樹頂,卻聽見阿義大叫:「樹下有人!」於是,阿義滿頭包地又跳上樹。

的確,將蜂群引到樹下只會傷及無辜,於是我靈機一動,猛力踩斷樹枝,用踢毽子的腳法將樹枝踢高,一把抓住掛滿樹葉的樹枝,大叫:「阿義看著!」

我在樹幹上來回折衝,運起衰竭中的內力舞動手中的樹枝,使出我自創的「乙晶劍法」撥亂蜂群。樹葉被我的內力所帶動,夾著勁風衝亂蜂勢。

阿義立即俯身劈斷兩根樹枝,使出他奇特的「絕世好漢劍法」,在亂竄間用大把樹葉攻擊蜂群。

兩個將來的江湖第一大俠,就在樹頂演出生平中第一次劍法實戰,淋漓盡致地將自創的劍法使將出來,槓上凶巴巴的蜂群。

時間在這種情況下,在任何小說中都會被描述成「過得很慢」。

我必須做個澄清。

在這種情況下,你不會感覺到時間這個函數的存在。

你不會的。

阿義跟我嘶吼著,卻被蜂群近乎原子彈爆炸的「嗡嗡翁」聲給淹沒。

雖謂人定勝天,但,大自然的力量真是不可小覷。

「幹!寡不敵眾!」阿義吼道。

「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之手!」我哀號著,揮別手中的樹枝,再見了!

阿義疲倦已極,乾脆坐了下來,閉上眼睛,放下早已失去樹葉的樹枝。

我嘆著氣,看著哭泣的夕陽,哭泣。

我為什麼哭?

雖然我有一身高強武功,但我還是會哭。

再怎麼說我都是個國中生。

阿義閉上眼睛,任憑身上蓋滿了蜜蜂材料的棉被,也是流著眼淚。

 

夕陽無限好,只是被蜂咬。好詩!好詩!

 

好不容易,我看著蜜蜂在我倆身上戳戳刺刺,又看著蜜蜂心滿意足地散場。

於是,我運起剛剛看著夕陽哭泣時,積聚下來的內力,將令人麻癢欲死的蜂毒裹住,舉起雙手,用凌霄毀元手將毒質凌空擊出。

幸好這群小蜂不是流氓虎頭蜂,蜂毒不算厲害,我身上的紅腫結塊一下子就消了大半,於是我跳到阿義身後,用內力幫助仍在跟蜂毒抗戰的阿義。

「沒問題了。」阿義虛弱地說。

「你聽起來好累。」我說,雙掌依舊送出股股內力。

「你看那邊!」阿義指著左邊的樹群,我轉頭一看,阿義卻箭一般衝出,大笑道:「走先!」

我大罵,跟在阿義身後拼命地追。

「大佛!」阿義興奮地大叫。

「看我的!」我跟著大叫,跟阿義一同來到大佛下。

師父那塊寫著「成功」的石頭,就放在巨大嚴肅的大佛頭頂心。

「要怎麼上去?」阿義有些迷惑,但,我更迷惑。

大佛不比電線桿,摔下來會死的!

況且,大佛的身體沒有菱角,也幾近垂直,要借力躍上真的是很難很難。

「師父既然把石頭放在上面,就表示我們一定有辦法拿到它。」我說。

「師父有時候瘋瘋癲癲的。」阿義說。

我簡直無法反駁。

「不管怎樣,趁太陽還沒有完全落下,我們一定要上去!」我說,看著暗紫色的天空;要是天一黑,看不清楚狀況的話,小命可是會丟掉的。

「那就走吧!」阿義深深吸了一口氣,磨拳擦掌著。

「看誰搶到吧。不過你可別太勉強,小命要緊。」我說,心中揣揣。

「你也一樣。」阿義閉上眼祈禱著。雖然他根本什麼教都沒信過。

 

「上!」

「上!」

 

但,就當我們師兄弟兩人正要翻上大佛的瞬間,我倆卻無法動彈。

我跟阿義的「叮咚穴」,已被兩塊遠方飛來的小石子敲中,穴道一封,登時動彈不得。

「不必上了。你們在找這石頭嗎?」一個蒼老的聲音。

聲音的主人,沒有眼珠子。

只有一雙深邃空虛的黑眼窩。

「帶我,去找放石頭的人。」蒼老的人冷冷地說。

石頭,就這樣碎了。

好可怕的握力。

我跟阿義發抖著,紫陰色的詭譎天空吞噬了我們。

 

我注意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坐在石獅子上,好奇地看著我們。

依舊吃著烤魷魚、依舊一頭金髮藍眼、依舊燦爛的笑容。

金髮外國人的手裡,射出一只珍珠板飛機,劃過我跟阿義中間。

那只珍珠板飛機,依稀,在哪裡見過。

 

「走。」恐怖的無眼人冷冷說道。

無眼人一手一人,抓起我跟阿義,走出大佛廣場。

我已無心神理會:一個沒有眼睛的人,是怎麼來去自如的。

無眼人像抓小雞般拎著我跟阿義,往通到山下的樹海一躍,我只感樹影在腳下流飛,心中空蕩蕩的。

這無眼人輕功極高,儘管帶著我和阿義,腳步卻輕沓無滯,但他的身體裡,卻沒有一點生機。

就像是武功卓絕的殭屍。

阿義的臉色死白,我知道他在想什麼。我也是一般心思……

這個可怖的無眼人,就是藍金無疑!

既然這個無眼人必是藍金,那麼,我跟阿義就等著被凌虐成碎片吧。

但,師父昨天不是才擊殺一個無眼殺手?

難道,藍金並未死絕,隔了一天爬出土、又再度挑戰師父?

我無法細想。

我只好發抖。

 

八卦山下,文化中心旁的十字街口車水馬龍。

無眼人停了下來,問:「往哪走?」

我無力道:「你昨天不是走去過一次?」

無眼人漠然,又問:「往哪走?」

阿義急道:「先直直走!過馬路後還是直直走!」

於是,無眼人拎著我跟阿義,以驚人的身法閃過奔馳中的車輛,往我家的方向衝去。

無眼人的怪異行徑到了市區,登即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也吸引出我強烈的疑問。

這無眼人身上的殺氣相當隱匿,並沒有像昨天一樣陰風陣陣、撕咬我的靈魂。

無眼人的身上,也沒有受過重傷的跡象。

這會是昨天同一個無眼人嗎?

我可不敢問。

 

 

 

無眼人,就站在我家樓下,臉上兩個身黑色的空洞,詭異地瞧著大破洞。

我跟阿義,此刻就像兩隻被拖上岸的小魚,只能在一旁瞪大眼睛。

「知道我是誰?」無眼人冷冰冰地說,雙手放在我跟阿義的脖子後。

我的背脊頓時凍結。

「藍金?」我勉強吐出。

無眼人站在我們身後,機械地說:「那你們就該知道我的手段。」

果然是藍金……霎時,我聞到阿義跟自己身上的尿臭味。

藍金,這個殘酷的魔頭,正打算在與師父死戰前,摘下我們的腦袋祭戰。

頭一次,我感到真正邪惡的力量。

那是一種,足以摧毀一切希望的恐懼感。

「你……你的眼……眼睛呢?」阿義問,呼吸急促,似乎想拖延一點時間。

「自己挖了。」藍金的答案,正跟他的指尖一樣冷血。

藍金的指尖在我們的脖子後,一點一點插了進去,像是享受著大餐前的點心。

我看著大破洞,破洞裡,並沒有透露出師父的殺氣。

也許,師父此刻還在八卦山上採摘山味吧。

永別了,師父。

 

絕望。

危機感。

死亡。

空虛。

 

但我想到了乙晶。

 

「崩!」

 

我往前一倒,一掌擊向阿義。

阿義跟著撲倒。

藍金沒有料到我竟然能暗中運氣衝破他的點穴,也沒料到我一掌將阿義擊倒。

就在藍金想抓住我倆時,破洞中飛出數十枝「小天使鉛筆」,朝著藍金凌厲擊去!

跟在漫天「小天使鉛筆」後面的,是拿著扯鈴棒的超級大俠!

數十枝鉛筆插在地上,柏油路噴起無數小碎塊。

但藍金不見了。

藍金在空中!

 

一道綠光從上凌擊。

一道黑影拔地轟殺。

 

在昏黃的路燈中,鮮血灑在我的影子上。

「咚!」

師父跌在我身旁,笑著。

咧開嘴笑著。

藍金,則撞在對面的路燈上,慢慢地、沿著高高彎彎的路燈,滑了下來。

藍金沒有瞪大眼睛。

他沒有眼睛。

不過,藍金的眉心,卻插了半根短短的扯鈴棒。

另外半根扯鈴棒,則緊緊抓在藍金的手裡。

冰冷的路燈柱上,留下一抹血跡後。

就結束了。

我發誓,我要換張棉被。

裹過兩個死人的棉被,不算是棉被,已經算裹屍布的一種,或說是簡易棺材。

師父把藍金埋在八卦山的深處後,回到大破洞中,看見我跟阿義依舊驚魂未定的,坐在床上發呆。

「今天真是無比驚險。」師父拿出幾枚野雞蛋,說:「今晚加菜!」

我嘆了一口氣,說:「藍金真是太可怕了。」

阿義則一個字也不想說,他的神智還停留在脖子快被切開的瞬間。

師父嘉許道:「還好你衝破了穴道,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抓什麼時機出手。」

阿義終於開口:「要是淵仔……」雙眼空白。

師父輕輕打了阿義的腦瓜子,說:「叫師兄!」

阿義只好說:「要是師兄沒衝破穴道的話,我們兩個不就會被你丟出的鉛筆射死?」

師父搖搖頭,說:「要是你們一直被挾持,我只好斬下自己一隻手,跟藍金換你們的小命了。」

我有些感動,但師父又接著說道:「不過,藍金凶殘無匹,多半還是會割掉你們的頭示威。」

回想起來,剛剛真是九死一生。

師父將野雞蛋打破,濃濃的蛋黃流進溫涼的火鍋裡。

我捧起了火鍋,交給師父:「我累壞了,跑跑跳跳後又衝破藍金封的穴道,幾乎耗盡我所有的內力。」

師父接過了火鍋,雙手,卻隱隱顫抖著。

「師父,你受了傷?」我驚問。

師父昨日、今日連戰兩個超一流高手,怎能不受傷?

師父輕輕咳了兩聲,說:「昨天的傷不礙事,剛剛怕他傷了你們,分了點神,卻反被藍金在胸口印了一掌,差點把老命給丟了。」

我跟阿義對望一眼,不約而同伸出手按在師父的背上,用內力為師父療傷。

師父並沒有推卻我倆的好意,但,師父仍是滿心疑竇,說:「不過,師父很疑惑,為什麼藍金要挖掉自己的眼珠子?」

阿義閉上眼睛,說:「昨天那個沒有眼睛的殺手,不會是今天這個殺手吧?」

師父點點頭,說:「的確不是。」

我也相信不是。

但,沒有眼珠子的人不多。

沒有眼珠子的超級殺手更是稀少。

而我們,卻連著兩天遇到這麼兩個。

師父沈吟了一下,說:「昨天的殺手很厲害,但差了今天的殺手一截,但說實在話,今天的殺手是不是真正的藍金,師父同樣困惑得厲害。」

藍金將自己的眼窩掏空,難道就是為了不讓師父認出他來?

這就是最古怪的地方。

藍金應當是個絕頂自負的人,為何需要毀容隱藏自己的特徵?

又,第一個失去眼珠子的殺手,若不是藍金,又是誰?

藍金訓練出的爪牙?

藍金訓練出的徒弟?

「不會的,藍金一向獨來獨往,沒心思也沒興趣將武功傳給別人。」師父這樣說。

師父感到困惑難解,我跟阿義在當時卻只是稱幸。

當晚的火鍋,冒出一連串的大問號。

所幸,第三天並沒有第三個無眼人出現。

 

經過我跟阿義的嚴正抗議,師父終於答應將輕功的練習改在深夜。

我跟阿義只想鍛鍊高深武功,可不想連羞恥心也一起鍛鍊。

不,這根本不是鍛鍊羞恥心,而是抹殺羞恥心!

於是,夜深人靜時,我跟阿義便打扮成忍者的模樣,在市區的電線桿上面呆滯地跳躍、在八卦山的樹海上飛馳。

當然,我跟阿義真的躍上高聳的大佛頭頂,就在一個掛滿星星的夜晚。

雖然基於武學奧祕不宜廣宣的立場,我無法透露我跟阿義如何飛上大佛頭頂的,但,我可以告訴你,站在大佛頭頂看星星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過了一段時間,我跟阿義的輕功頗有小成後,師父就在我倆的腿上綁上鉛塊,要我們不用膝蓋的彎曲力量,就在電線桿間跳來跳去。簡單來說,就是膝蓋不能彎曲,像電影「暫時停止呼吸」裡的白癡殭尸那樣地跳。

「為什麼不能彎膝蓋?這樣根本不能跳!」阿義抗議著。

「用內力,就可以跳!若再加上堅實的肌肉,跳的就越高!」師父很堅持。

「重點是,這樣可以練到什麼武功?」我認為這是沒有意義的練習。

「把腿力練到更高的層次,也可以練出內力的火候。」師父說完,便將我們丟到電線桿上。

不用膝蓋跳躍,真是見鬼了。

我跟阿義花了四個晚上都沒有成功,只是不斷地從電線桿上摔下,不僅砸壞了好幾台車子,還驚動了巡邏的警車圍捕。

這個失敗的練習,讓我們師徒三人的關係降到冰點,連黃昏所做的「排蛇毒練氣」、「在房間創劍」的定量練功,常常都是一語不發的各自進行。

直到好幾個晚上以後,我跟阿義以殭尸跳,成功地連續跳出「十」根電線桿的成績後,師徒三人才在瘋狂的淚水與擁抱中盡釋前嫌。

學武功真好!

 

多年以後,無數個深夜裡,我背著巨大的水泥塊,在八卦山脈揮汗練「殭尸跳」時,竟在無意間創造了一個恐怖的民間傳奇:有一批殭尸從中國大陸上岸,在台灣的山裡出沒!

我在八卦山脈跳,彰化就出現山中殭尸傳奇。

我在嘉義阿里山跳,嘉義就出現荒野殭尸傳奇。

我在花東縱谷跳,花東就出現殭尸已經從西部跳到東部的恐怖謠言。

這已是三、四年以後的事情了。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