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 (六)

上官一直睡到黃昏,這才精神飽滿地坐了起來,而聖耀跟阿海已經在電腦前呵欠連連,他們玩了好幾個小時電腦遊戲。

「老大,現在覺得傷口怎樣?」阿海問,眼睛裡充滿血絲。

「傷口今晚要麻煩你了。你們兩個快睡吧,我要出去一下。」上官笑著說,穿上一件紅色的運動T-Shirt,黑色的運動褲,再套上一件黑色風衣,背上耐吉揹包。

「老大要去哪?」阿海問。

「選隻合用的手,順便買幾個便當回來吃。」上官說,一邊把頭髮蓋在額上的青疤上。

「老大,我看過兩天的堂聚還是不要去吧?」阿海說,他不認為負傷的上官應該出現在黑奇幫例行的堂聚上,即使上官換了新手,但適應新手的階段也就是上官最脆弱的時候。

在這種時候,八寶君一定會出席堂聚,觀察上官的傷勢,甚至當場開戰,因為平時扳倒上官的機會微乎其微。

「為什麼不去?受傷的獅子也比貓強。」上官忍不住發笑,從抽屜中拿出一只特殊的皮帶,皮帶上扣著多柄黯淡無光的小飛刀。

十三柄銀刀,十三柄鋼刀。

「喔。」阿海莫可奈何,卻也知道上官的顧慮。

要是上官不出席黑奇幫的例行堂聚,便會傳出上官傷勢過重、無法出席堂聚的江湖訊息,八寶君一定會動員所有人力尋找上官的巢穴,來個改朝換代。

所以上官一定要出席示強——不管是展示他已適應新手,或是假裝根本沒有斷手這回事。

「老大小心點啊。」阿海說,上官吐吐舌頭。

上官輕輕關上門,房間只剩下阿海跟聖耀,兩個人累得趴在床上,一下子就睡著了。

吸血鬼也會作夢。於是聖耀在夢裡端著盤子,站在光影美人的一角,靜靜地聽著佳芸在台上散發迷人的光芒,唱著只有在夢裡才能聽到的歌。

 

聖耀跟阿海是自然醒的,通常吸血鬼只需要極少的睡眠,只要恢復體力即可醒轉。

上官正吃著排骨便當。

「老大、嫂子。」阿海說,聖耀則傻傻地看著坐在上官身旁的女孩,正是佳芸。

佳芸,正雙手合十,深深向聖耀一拜,說:「對不起害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對不起!都是我自己不好!」

聖耀不知道該說什麼,反正自己本來就是爛命一條,但見佳芸不停道歉,只好慌張地說:「沒關係,是我不對。」

上官看著有趣,說:「你有什麼不對?」

聖耀說不出話來,又要開始找東西敲頭,阿海拍了聖耀的後腦一下,笑罵:「你救了人家,人家感激你是正常,你幹嘛又開始敲頭?」

聖耀呆看著佳芸,說:「妳還好吧?老闆他們都還好吧?」

上官從揹包裡拿出幾個便當,說:「你們邊吃邊聊吧,阿海,你過來幫我。」

聖耀接過便當,佳芸卻把便當放回揹包,說:「那麼臭,我怎麼可能吃得下?」

聖耀這才注意到上官身旁的黑色塑膠袋中,散發著一股血腥味,裡面顯然裝了上官夜行的戰利品。

佳芸拉著聖耀坐在電腦前,回頭跟上官說:「弄好了才可以叫我回頭看喔。」趕緊回頭,打開電腦。

上官點點頭,阿海把黑色塑膠袋打開,聖耀看見裡面是一具面無表情的屍體,還有一隻斷手。

但屍體卻是完好的,一隻手也沒少,而那隻不屬於屍身的斷手,卻是隻右手。

「老大,我不懂。」阿海說,上官斷的可是左手啊!

「這隻手是白髮的。」上官的笑有些調皮,說:「以前就看他不順眼了。」

「 <厲手白髮>?」阿海問道。

「嗯。」上官說。

 

厲手白髮是赤爪幫底下的猛將,一頭詭異的純白髮絲,一雙號稱風速的殺人快手鎮煞黑白兩道,他這一年來常狂稱自己這雙厲手,比起當年的「霹靂手上官」那雙霹靂手還要了得。

而他的厲手,顯然被上官割了下來。

「但你斷的是左手啊!」阿海茫然。

「所以我扛了一具屍體回來。哲人幫新進的小弟,他的胳臂長短跟我先前的差不多,所以就扛了回來。」上官說,將上衣脫掉,準備接手。

「老大你真是太奇怪了,是砍錯了手?還是來不及砍對就讓白髮跑了?」阿海仔細觀察屍體的左手長度,慢慢割下,他心想:難道老大斷了隻手,戰力就真的大打折扣,竟令白髮逃了?

聖耀心中也犯疑:上官砍手便砍手,幹嘛辛辛苦苦扛整條屍體回來?

「啊,我懂了!」阿海哈哈一笑,畢竟他生性機靈。

「固定得緊些。」上官閉上眼睛。

聖耀看著阿海拆下上官斷手的紗布,露出乾涸的傷口,上官拿著飛刀輕輕一劃,傷口重又鮮血淋漓,阿海將那個倒楣到家的哲人幫新人的斷手「黏」在上官的傷口上。

上官眉頭一皺,聖耀依稀聽見骨頭摩擦、筋肉抽動的聲音,阿海簡單地用針線縫住傷口,上官露出很痛的表情。

聖耀嚇了一跳,他以為上官是個刮骨挑肉都能面不改色的英雄豪傑。

「好了嗎?」佳芸關切地問,但眼睛只敢盯著螢幕。

「還沒。」聖耀說。他的胸口有些躁鬱。

「跟我說話好不好,我會緊張。」佳芸說,似乎頗為擔心上官怎麼把手接上。

「痛死了!」上官罵道,佳芸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上官趕緊露出誇張的慘痛表情,不料佳芸立刻回看螢幕,啐道:「好假。」

聖耀看著身旁勾人心魄的女孩跟吸血鬼大魔王調情,忍不住問道:「妳早就知道上官老大是吸血鬼?」

佳芸點點頭,說:「我們在一起一個月就知道了,不過很奇怪,我雖然被嚇了一跳,心裡卻不怎麼害怕。」

聖耀奇問:「為什麼不害怕?我雖然已經是吸血鬼了,卻還是怕怕的。」

佳芸嘟著嘴,說:「因為我知道他不會害我啊,而且,有個吸血鬼男朋友還蠻新鮮的。」

聖耀嘴巴張的很大:「蠻新鮮的?」

佳芸點點頭:「不新鮮的時候,換男朋友就好啦。」

上官嘻嘻笑道:「要是妳交別的男朋友,我就把他咬成吸血鬼收作部下。」

佳芸說:「好了不起。」但嘴角卻是幸福的笑意。

聖耀看著前後形象不一的吸血鬼傳奇,再看看不怕吸血鬼的勇敢女性,不禁暗暗嘆了口氣,心想:他們真是一對。

佳芸看著滿肚子嘆氣的聖耀,關心地問:「你現在好不好?讓你變成吸血鬼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很過意不去。」

聖耀隨手拿起桌上的電腦喇叭,開始敲著額頭,說:「沒有想像中差,本來以為要睡棺材的,沒想到還有大床可以睡。妳不必介意,日子有些變化才不會太無聊,當吸血鬼正好換換口味。」

佳芸聽聖耀亂七八糟說話,心中有種異樣的感覺,說:「以前在光影美人時跟你沒什麼交集,你為什麼要救我?」

為什麼?因為我很喜歡妳啊!聖耀心裡這麼想著。

「不知道,誰都會這麼做的不是?」聖耀含糊地說。

「是嗎?」佳芸微笑。

「老闆跟大頭龍他們後來怎麼樣了?」聖耀問。

「光影美人這幾天暫停營業,只是暫時的啦。不過上官說這陣子風聲緊,叫我請假一個月,所以我就自己放自己假囉。」佳芸說。

「警察沒有把你們抓起來問話?」聖耀問。

「沒有,老闆他們人很好,口徑一致地說大家都不認識上官,不過他們私下還是會跟我問東問西的。我就老老實實說了,把老闆他們嚇得半死。」佳芸摀著嘴笑。

「以後妳還會上台唱歌嗎?」聖耀問,佳芸唱歌的模樣真好看。

「當然,我最喜歡唱歌了。」佳芸說。

「沒錯,儘管唱,我會保護妳,也會教聖耀保護妳的。」上官不住點頭。

「你不怕敵人對佳芸不利嗎?」聖耀問。

「謹慎有兩個壞處,一是成不了大事,過兩天你就會看到這種笨蛋;第二個壞處更慘,那就是失卻生活的樂趣,吸血鬼要是太過謹慎,那漫漫歲月不知道活著做什麼?人呢?短短幾十年都太過謹慎的話,什麼樂趣也得不到。」上官輕鬆地說:「何況,佳芸的生命就是唱歌。」

「沒錯,我要唱歌。」佳芸說,比了個勝利手勢。

上官站了起來,阿海將屍體跟白髮的斷手用塑膠袋重新裝好,上官的新手顯然已經縫好了,只是還不能活動。

上官掌握了吸血鬼的秘密,所以修復傷口的能力遠超一般吸血鬼,過幾個小時就能牽動新的手臂。

即使如此,阿海還是懷疑上官在兩天內能夠將新手練到何種程度?

 

「我們來特訓吧,教教你一些活命的本事,以後好幫我照顧佳芸。」上官說,叫聖耀走到浴室前,佳芸好奇地看著。

阿海將塑膠袋拖到門邊後,說:「我去處理屍體。」

上官說:「不,先放著吧,過兩天再處理。」

阿海於是放下屍袋,坐在地上,看上官如何特訓聖耀。

「接著我丟過去的筷子。」上官從抽屜拿出一捆免洗筷,將塑膠封套全部拆掉,聖耀緊張地盯著上官的舉動,說:「慢一點。」

「我丟的很慢,你看好了再接,不難的。」上官微笑,將幾根筷子交給佳芸,又說:「妳先丟,速度快些無妨。」

佳芸將一根筷子丟向聖耀,聖耀輕鬆接住。

「快些快些,讓聖耀感受一下吸血鬼優異的動態視覺。」上官說,佳芸於是用力丟出手中的五根筷子。

筷子來的挺快,但聖耀卻輕鬆接住,一根也沒接漏。

「很好,現在試試我的。」上官手中的筷子穩穩射出,比佳芸剛剛丟出的筷子還慢,聖耀當然接住,心中暗暗讚嘆自己可能是下一個吸血鬼高手。

「越來越快。」上官說,筷子的速度穩定上升,有的是筆直射出,有的是旋轉甩出,聖耀凝神招架,但眼睛跟手都已漸漸跟不上上官手中的筷子,上官不禁搖搖頭。

「你的速度好像比一般吸血鬼慢?」上官語氣有些可惜,又說:「你用力向我揮一拳看看。」

聖耀漲紅著臉,用力朝上官胸口擊去,但聖耀什麼也沒打到,卻見上官鬼一般走到他的背後,喃喃說:「力氣也很小,不會吧,你是我親自咬的。」

聖耀感到困窘,在喜歡的女孩面前被說速度差勁、力量小,他的臉皮發燙。

「山羊—–山羊說我死前被銀子彈擊中,所以我的力量只有吸血鬼的1/3,但我不怕陽光跟銀。」聖耀說。

原本聖耀希望將不畏懼陽光跟銀的秘密藏在心底,雖然他並不清楚這個秘密有何價值。但此刻,聖耀希望他的特異體質可以讓他在佳芸前扳回一點面子。

「我的天。」上官訝異地說:「山羊他們做過實驗?」

聖耀點點頭,阿海興奮地拿出銀叉子碰了聖耀的手臂一下,聖耀索性將整個銀叉子握在手中。

上官興奮跳上天花板,在上面倒立走來走去,縱聲大笑:「小子真有你的!我當吸血鬼那麼久,日行者還只是個幾百年前的虛幻傳說,沒想到這個傳說竟然站在我旁邊!還救了我心愛的女人!這個巧合真有意思!」

聖耀心想:這個巧合當然有意思,我是來滅掉吸血異族的,凶命是老天爺對我的另類期許,所賦予我的可怕武器。

上官躍下天花板,喜道:「來!我們再來過,力量可以訓練,何況是我幫你訓練。」

於是聖耀整個晚上都在練習接筷子,數百根的竹筷從上官的手中飛出,聖耀努力一一接住,佳芸一邊聽著周杰倫的「威廉古堡」,一邊上網聊天,阿海則將雞腿撕成小塊餵大魚。

「加油,你跟我之間的巧合一定很有意思,在我們搞懂它之前,你一定要有無論如何都要活下來的堅韌力量。」上官整個晚上都很開心,不斷重複這幾句話。

「為什麼不練習舉啞鈴?我力量不是不夠嗎?」聖耀瞥眼牆角數個沈重啞鈴。

「眼睛專注在筷子上。」上官隨意丟著筷子,說:「不管是人或是吸血鬼,氣力只是力量的元素之一,但力量的關鍵在於專心致志。只有專心致志,才能鍛鍊出活命的力量。」

聖耀不斷漏接,但仍竭力招架上官的筷子攻勢。

「小李飛刀,你看過嗎?」上官問,手中筷子的速度又提升了一層。

「看過。小李飛刀,例不虛發。」聖耀說,無聊的人生總有武俠小說的空位。

「那是古龍對我的描寫,我跟他是老交情了。」上官笑道,手中已經沒了筷子。

「不會吧?」聖耀覺得想笑,將地上的筷子把把拾起。

「古龍描寫小李飛刀當初練習飛刀絕技時,數年來只是苦心致志在飛刀上,所以小李探花方能以飛刀無雙天下。你也一樣,在飛刀融入你的生命裡之前,不要多作他想。」上官說,他想起古龍跟他一起煮酒論英雄的舊事。

「要練多久?」聖耀將筷子交給上官。

「放心,吸血鬼的時間多的是。」上官笑笑:「現在要小心了,你要開始分辨哪些筷子可以接,哪些筷子不能接。」

「什麼意思?」聖耀問。

上官不語,筷子照例飛出,聖耀抓了兩根,卻見第三根筷子來勢不妙,聖耀連忙縮手。

筷子插在牆上,一動不動。水泥牆上絲毫不見皸裂。

「嗅出危險,是吸血鬼的本事。」上官說:「也是阿海的拿手好戲。」

阿海比了個勝利手勢「V」,臉貼著魚缸。

「吸血鬼比人難當啊。」聖耀呼了一口氣,將筷子拔出。

「你的第二個混名我已經想好了,就叫小飛刀吧。」上官頗為得意。

「第一個混名呢?」聖耀問道,至少不要什麼「敲頭的」。

「按照江湖歷久不衰的混名定律,你的第一個混名雖然沒有個性,但會很屌喔。」上官說,阿海在一旁笑到倒地,聖耀不解地看著他們。

數百根筷子,就這麼穿梭在聖耀跟上官之間,整整兩個夜晚。

這兩個晚上,聖耀根本沒有機會單獨使用網路,向山羊報告任何他對上官的瞭解,甚至,他有些遺忘他自己的身份,他只是反覆接著筷子。

第三夜。

 
 

「老大。」一個高大的人影,身後的人影靠在電線桿上。

怪力王跟熱蟲。

「大家都好吧?」上官微笑,身後跟著聖耀跟阿海。

「大家都在前面的小吃店,隨時等老大去飯館。」熱蟲說。

「很好,我有事要宣布。」上官舉起左手,拳頭一張一握。

「今晚真要去飯館?」怪力王摸著腦袋,看著上官的新手。

怪力王雖然天生愚笨,但吸血鬼的長壽也使得他以豐富經驗補其智力不足,他知道今晚凶險無比。

「怎麼不去?懸賞一億的名字,就有價值一億的力量。」上官笑道。

「老大——已經漲到一億五千萬了。」熱蟲扮了個鬼臉。

黑奇幫會堂,又稱「飯館」,從前是黑奇幫撕咬活人的吃食場所,但現在有了真空冷凍包裝的血漿,許多新加入的吸血鬼甚至沒有看過飯館過去滿地屍體的恐怖樣子,現在取而代之的,是四面大理石的冷調。

飯館曾被秘警抄了兩次,現在的飯館位於一家名為「CityFear」的Pub底下,每個月的第一個滿月夜,黑奇幫幫眾都要在此聚議大小事、報告幫營業務、一起享用新鮮血液,名為堂聚。

但今晚堂聚的氣氛特別古怪。

空氣中有好奇的味道、凝視的味道、質疑的味道、顫抖的味道,還有肅殺的味道。

上官穿著黑色皮衣,綁著小馬尾,走在眾人的前頭,刺進眾吸血鬼的矚目中,就跟往常一樣。

而聖耀,就站在上官的左後方,渾身發抖著。

黑奇幫,台灣吸血鬼最大的幫派,成員多年來維持在一百六十眾左近。

想在一百多個吸血鬼中站穩,不是件容易的事,何況,聖耀走在一個隨時會被子彈挖空的靶心後。

聖耀感覺到怪異的氣氛後,隱藏著眾人對他的議論紛紛,讓他非常努力壓抑著掄起拳頭敲腦袋的衝動。

「那新來的小子,跟在上官後面個,聽說就是害上官斷了一隻手的傢伙。」

「上官為什麼要救那小子?」

「<害上官斷手的小子>來了。」

「<害上官斷手的小子>好像在發抖?」

「聽說<害上官斷手的小子>是上官的乾兒子。」

「<害上官斷手的小子>,不知道今晚會不會變成<害上官送命的小子>?」

「三槍說<害上官斷手的小子>掌握了吸血鬼的秘密,所以上官說什麼也要救他。」

聖耀這時才知道他的江湖混名是:「害上官斷手的小子」,真是光榮與撈種兼半。

上官似乎對今天的特殊氣氛抱持漠然的態度,既不顯得嚴肅,也不故作輕鬆,而「上官組」的成員則分散在上官的身後,個個表情不一,並不特別作態。

聖耀發現飯館很大,椅子卻沒幾張,半弧形排放著,顯然有位子可坐的必是一組之長,其餘的吸血鬼都要在椅子後罰站。

飯館的燈光是幽魅的藍色,藍光照在牆上巨大的白色十字架上,更突顯出妖異的矛盾感。最大的十字架前,坐著一個頭髮灰白的老人,一個目光低沈的高大男子站在旁邊。

老人雙手捧著一本厚重的聖經,雙目緊閉,喃喃祈禱著,並不理會眾人。

「那就是壺老爺子,虔誠的基督教徒。」阿海輕聲在聖耀旁說道。

虔誠的基督教徒?一個吸血鬼幫派老大?聖耀的脖子不禁歪了。

「等一下老爺子還會佈道演講,奇吧?」阿海細聲說道。

 

「上官兄多日不見,身價又翻了不少,可喜可賀。」

說話的,是一個綁著黑人辮子頭的男子,語氣帶著酸溜溜的味道,他坐在椅子上,抖著二郎腿。一大群面帶微笑的吸血鬼站在辮子男的身邊,看樣子辮子男在黑奇幫的地位頗高。

「哪裡,應該的。」上官淡淡說道,眼睛盯著壺老爺子,深深一鞠躬,完全不將辮子男放在眼底。

辮子男忍住怒意,聳肩發笑:「到底是上官兄硬是了得,把秘警署當自己家裡,進進出出,好不威風。」

上官坐了下來,說:「哪裡,誰叫我是上官。」上官語氣毫不謙讓,彷彿自己理所當然是吸血鬼的第一招牌人物。聖耀卻嗅到濃厚的火藥味。

辮子男鼓掌道:「說的好!上官兄英雄!折服了小弟啊!」所有身旁的吸血鬼也跟著鼓掌,氣氛更顯詭譎。

雖然上官一直沒把他看在眼裡,但辮子男心中暗暗喜悅,因為傳聞的確不假。

不管上官如何掩飾,他斷手果然不是謠傳,而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上官的排場已經洩漏上官的秘密。他等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前兩夜,赤爪幫的猛將「厲手白髮」慘遭襲擊,連對方是什麼來路都看不清楚前,右手就被割走了。

能這樣「偷走」白髮自傲的手,只有一個人。

而那「一個人」的右手邊,站著妙手張熙熙、鬼影螳螂、夜哭賽門貓、銅壁怪力王,左手邊站著<害上官斷手的小子>、髒熱蟲、偷王阿海、火樓甜椒頭、去你的死光頭麥克、愛上官上官卻不愛的那個玉米。

雖然左邊比右邊多了兩人,卻隱藏不了兩翼實力的差距,所有的證據都顯示——上官的「手」真的斷了!

辮子男低頭,看見身旁兩名女子的左腳微蹬,那是「確認重傷」的信號,辮子男不禁微笑。

辮子男身旁的女子可是大有來頭,兩個都具有日本吸血氏族的優良血統,人稱「白兔」塔瑪江,她的殺人技跟她的美貌不相上下,而「圈圈」美雪的惡名早已存在百年。

「今晚動手?」辮子男心想,臉上掛著微笑,摸著右耳。

「再觀察一下。」美雪猶疑,左腳輕落。

「存疑。」塔瑪江的左腳也落下。

辮子男摸著油光的髮辮,心中恥笑著身旁這兩個驚人高手的膽小,打定主意:今晚就要了上官的命!

「大家都到了。」壺老爺子身旁的高大男子躬身說道。

「上官?」壺老爺子張開眼睛。

「我在。」上官微笑。

「聽阿虎說,你那邊死了好幾個兄弟?」壺老爺子揉著眼睛。

「是,死了十一個。」上官凝重說道。

「那大家默哀吧。」壺老爺子說完,眾吸血鬼長長嘆了一口氣,表示哀悼。

「我還聽阿虎說,你的手受傷啦?要不要緊?」壺老爺子的眼神有些迷離,聖耀訝異他竟然當眾詢問這麼關鍵的事。

「斷了,又接了,現在還不大靈活。」上官笑笑,並不隱藏。

「你可要小心啊,小心八寶君那小子趁機做了你,那樣很不好啊!」壺老爺子的口水滲出嘴角。

「放心,他沒種。」上官莞爾。

辮子男的拳頭緊握,但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壺老爺子自從五年前被獵人馬龍偷襲,用快刀削去四分之一顆腦袋後,壺老爺子的神智就模模糊糊的,甚至還信了基督教,說話變得亂七八糟,幸好有上官相挺,不然黑奇幫幫主早就易位了。

「上次我們講到哪了?上官老弟?」壺老爺子的嘴巴開得好大。

「講到我們應該思考自己跟上帝之間的關係。」上官說。其實他也不記得壺老爺子說到哪了,不過這不打緊。

「是啊,上帝賜與萬物生命,這上帝很不錯哇!跟著他一定有好處的,所以人還是不要亂殺的好,因為大家以後都要一起進天堂的嘛,這個一天到晚你殺我我殺你的,大家以後在天堂見面豈不會不好意思?上帝造人——」壺老爺子東扯西扯了一個多小時,最後還說到用功讀書對吸血鬼上天堂的重要性,聖耀想笑又不敢笑,卻也訝異大家聽講的好精神。

以前黑奇幫堂聚時,必有大量幫眾在壺老爺子的胡說八道中陷入短暫昏厥,連上官跟八寶君也常恍神,但今天氣氛緊張異常,壺老爺子的冗長演說,將詭譎不明的態勢硬生生拖延下去,沒有一個人敢睡,也沒有一個人睡得著。

「八寶君?」壺老爺子終於暫停遨遊宇宙的講演,突然搖著腦袋說道,一旁的高大男子阿虎,拿著絲巾為壺老爺子擦去口水。

「叔叔,我在這裡。」辮子男親切地微笑,心中打算連這個白癡老頭一起幹掉。

所有人精神為之一振,心中益加緊張,不曉得待會該靠向哪一邊。

「八寶君啊,上官斷了一隻手,其實是假的、誆你的,你可千萬別去送死啊!」壺老爺子認真說道,眼睛卻看著八寶君身旁的美雪。

「是啊,就算是真的,小姪也沒那個種。」八寶君大笑,拿起杯子,杯中是腥紅色的人血,說:「祝上官兄的手早日康復,黑奇幫幫務蒸蒸日上!」

其他坐在椅子上的堂主遲疑了一下,也跟著八寶君的動作,一起拿起酒杯看著壺老爺子,阿虎皺著眉頭,並不將酒杯遞給壺老爺子,阿虎是壺老爺子忠心耿耿的護衛,他心知八寶君對付完上官後,就會取走主人的性命。

「今天這麼快?我都還沒說夠咧。」壺老爺子歪著頭,癡呆地看著眾人。

原本齊飲人血的動作,都是在黑奇幫即將散會時,才由上官帶頭舉血乾杯的,但八寶君想試探其他堂主的意向,於是提早了時間,大膽代替上官舉杯敬血。

所有的堂主都慢慢舉起杯子。看樣子,風向球吹向八寶君了。

八寶君興奮在心裡。按照原先的計畫,當八寶君將杯子放回桌子上時,其身後二十五名吸血鬼將會一齊出手,將上官轟成蜂窩。而現在所有的堂主都向著他,真是天賜良機,真不明白今天上官哪來的自信赴會?

八寶君即將飲酒,即將放下酒杯,上官只剩十秒的生命。

八寶君的心燃起熊熊戰意,興奮無比。他可是越狂妄越強。

上官看著杯子,再看了看眾堂主,頗有興味地說:「拿好你們的杯子。」

上官的右手中指輕輕一彈,瓷做的酒杯弧形快速飛出,靈巧地輕撞堂主「冰大便」手中的酒杯後,居然接著擦過堂主「烙賽魚」的酒杯,又擦過堂主「朔亞」的酒杯,旋即溜滴滴地閃過八寶君顫抖的酒杯,快速地敲了堂主「夏目」的酒杯後,又回到上官的手裡。右手。

神乎其技。

「敬西瓜。」上官頑皮一笑,將人血一飲而盡。

堂主們尷尬地喝掉手中人血,愧疚地看著上官。

而八寶君臉色蒼白,慢慢喝掉人血,酒杯夾在指尖,距離桌面只有半公分。

半公分的猶疑。

 

半公分的猶疑,就等於全面放棄。這是心戰鐵則。

美雪跟塔瑪江的右腳同時微提,意味著「棄戰」。

他們看出八寶君信心瞬間遭到摧毀,若是立刻動手,不僅其他堂主會幫著上官,就連八寶君自己也發揮不了百分之百的實力。

少了八寶君該死的自信,他們一點勝算也無。

何況,上官「新接上的右手」強悍依舊!

「上官無筵,好可怕的敵人。」美雪暗忖:「他一定掌握了某種秘密,才能令新肢在短時間內運用自如。」

塔瑪江心中沈悶:「難怪牙丸組的前輩會敗給他。上官難道全沒縫細?」

於是,兩人堅定地表達不開戰的意念。

她們兩人為了特殊目的幫助八寶君消滅上官,跟八寶君的關係不單是主從那麼簡單,如果八寶君在沒有勝算的情況下還要抓狂出手,她們也不會盲目賣命。

八寶君也知道這一點。他最恨不能把別人穩穩踩在腳下的感覺。

八寶君的酒杯緊緊鑲在指間,他心中的憤怒遠超過失望,他聽著各個堂主例行公事地向壺老爺子報告最近一個月管區內的幫眾活動情形,與股票、期貨等金融交易獲利虧損的狀況。這些都是廢話連篇,壺老爺子也聽不明白,這些堂主等於是報告上官聽的。

上官聽完各個堂主的報告後,滿意地點點頭,他跳過八寶君的發言,指著身後的聖耀說:「看明白了,他是我新收的小弟,你們說的沒錯,他就是害我斷了條手的小子,所以無論誰傷了他,就是跟我的手過不去。」

聖耀緊張地看著上官的手指,不敢抬起頭來。

「你的名字?」上官要聖耀自我介紹。

「聖耀。」聖耀中氣不足地說。他希望自己能夠保有原來的名字,因為他不是吸血鬼,或者說,他認為自己只是棲伏在吸血鬼中的人類希望,他是臥底。

「小飛刀聖耀。」上官微笑:「請大家多多指教。」

聖耀惶恐地向大家一鞠躬,唯恐禮數不周。

所有黑奇幫幫眾一起點頭示意,八寶君更是大聲鼓掌叫好,指間的酒杯在掌中拍成碎片。

接著,阿虎拿出四大桶從黑市購得的冷凍血漿,分別是O、A、B、AB型血液,大夥各分得一杯血液,維持基本的生命。吸血鬼每個月至少要獲得500至2000毫克的人血維生(視體重不等),否則便會衰弱致死,全世界的吸血鬼經常聚眾結黨,很大的原因便是為提供吸血族群安穩的攝食管道,以避免跟人類全面武力衝突,至於各個分堂是否有別的管道取得人血,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眾吸血鬼飲畢人血,互相寒暄一番便要散會,一直處於神經緊張卻又不能敲頭的聖耀,不禁深深吐了一口氣。

塔瑪江看見聖耀的表情,眼皮突然跳了一下。她的靈感一向敏銳無比,幫助她在無數惡鬥中取得出招的先機。

而現在,塔瑪江懷疑一件事,毫無來由的,只因為聖耀的表情。

「上官前輩在秘警署內橫行無阻,小妹深感佩服。」塔瑪江突然走向即將離去的上官一行人,冷冷伸出左手。

「前輩處變不驚的態度,尤令小妹折服,不知是否有榮幸跟前輩握手握手?」塔瑪江目光銳利地看著上官,左手在上官的胸前不移不動。

全場都盯著這突兀的畫面。

上官看著塔瑪江的左手。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