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 (十二)

長頸龜打著哈欠,遠遠跟佳芸互吐了吐舌頭。

陳先生從一進門就注意到佳芸不像是吸血鬼,忍不住說道:「上官兄,這位是?」

上官看著佳芸與聖耀,搬出他早已想好的說詞:「她是嫂子,我小老弟的女人,請大家不要一時貪吃咬了人家,哈。」

聖耀知道上官這麼說是為了保護佳芸,且佳芸也頑皮地瞪大眼睛溜滴滴地看著一群吸血鬼,但他心口仍感發熱。

「八寶君要你們將我綁到哪裡?」上官問,至今八寶君還未告訴他要到哪裡「領回」螳螂與阿海,現在卻要脅全台吸血鬼幫忙翻他出來,顯然認為上官單刀赴會的機率不高,不如全面發佈通緝令。

「絕世風華大酒店十三樓,凌晨兩點,晚十分鐘便立刻處決被抓去的十一個幫派大哥。」陳先生。

「特殊條件?」上官。

「無錯,只准三個人押著你搭電梯到十三樓,你的雙手必須事先被切掉,死掉的話更好。」無錯。

「若確定人犯的確是你,交貨後一小時內所有的大哥就會被釋放,但在哪裡釋放,紙條完全沒寫。」陳先生。

「搭電梯這件事很可疑。」阿虎終於開口。

阿虎身高兩米一二,說話的聲調卻低沉內斂,彷彿被體內一股吸引力給牽著。

阿虎一向身不離壺老爺子片刻,此刻卻不見壺老爺子,顯然阿虎已經將歪頭愣腦的壺老爺子藏在安全之處。

阿虎從不介入幫派之間的糾紛,他的心中只有守護主子的意念,所以對於上官與八寶君他並無特殊的喜惡之分,但這次,阿虎體認到若要剷除威脅主子性命的禍源,這場戰役絕對需要他號稱「黑奇第三」的力量。

上官看著阿虎點頭示意。

「當然可疑,電梯裡面多半安藏機關,炸彈之類的,我猜一進封閉的電梯不久便會爆炸。」白髮說道。

「更不用說,絕世風華那大鬼屋一定到處都是機關埋伏,如果要強攻,在受制於人的情況下,先不提被俘的老大哥們可能立刻嗚呼哀哉,我們可能還沒見到八寶君便已傷亡慘重。」清華幫新任幫主暮風說道。

「打架不是在算算術。」上官笑著:「況且我們有個優勢,就是八寶君並不知道你們跟我會連成一氣,絕世風華的埋伏一定大打折扣,說不定強攻有用。」

「強攻無錯,錯的是根本不行強攻。」無錯堅定說道:「強攻刀無鋒大哥會有生命危險。」

「八寶君根本不會將當場釋放諸位首領,也就是說,首領們很可能被藏在別的地方,只要找出他們被藏在什麼地方,就有時間搶救。」上官猜測。

「兵分二路?」白髮。

「兵分二路。」張熙熙。

「那也得知道大哥們被藏在什麼地方啊!」暮風。

「八寶君這一兩天就會用電子信件告訴我螳螂跟阿海被囚在什麼地方,或許其他的大哥也被藏在相同之處,可以調查。」上官。

眾人點點頭,只有十幾坪的魚窩氣溫升高了兩度,足見大家的鬥志高昂。

讓大家鬥志的,不只是團結合作的氣氛使然,更因為傳說中的不敗死神,上官無筵,正準備領導全台灣的吸血鬼大軍大幹一場,將日本的混帳圈養派轟殺出去。

「我們只剩三天可以準備。」上官額上的青疤發光,說:「八寶君也只剩三天的呼吸了。」

在魚窩內代表各幫各派的吸血鬼英雄摩拳擦掌,面對死亡非旦毫不猶疑,還感到興奮與迫不及待,連帶的,聖耀也沾染到魚窩裡高昂的戰意,開始拿起啞鈴敲頭,滿身大汗。

聖耀心想:在這樣團結一氣的氛圍下,上官那看起來莫名其妙的「第三個魚缸」,也許能夠在勝戰後獲得大家的應允,眾志成城的吸血鬼或許真有所謂的「尊重人類的力量」,以及見鬼的誠意。

只是聖耀心底頗為擔憂,正當自己也加入這個關係到全台灣吸血鬼勢力版圖的大戰役時,這個剛剛才凝聚的美好前景,不久就會化成一灘灘烈血,他勢必再次背負起……強取大家性命的罪名。

 

聖耀與佳芸站在頂樓的陽光裡,看著樓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個婦人牽著小孩的手站在紅綠燈前等待,小孩手中拎著一袋鮮魚與雞蛋,婦人手裡也是大包小包的。

「昨天晚上被一群吸血鬼圍著,妳怕不怕?」聖耀看著被陽光刺得睜不開眼的小孩,心裡很是羨慕。

「怕啊,突然有種被會說話的野獸包圍的感覺,幸好張姊姊一直握著我的手。」佳芸拿著礦泉水淋在自己的頭上,天氣實在太熱。

「我呢?妳怕不怕我?」聖耀問道,看著滿臉是水的佳芸,佳芸的個性實在跟小時候差很多,要不,就是每個人跟小時候的樣子都有一大段距離。

這個距離也許能讓聖耀了解到,現在的佳芸儘管可愛動人,但已經跟小時候的「新娘子」完全是兩個人。

也許,這能讓聖耀知道,他失去的東西,絕對不可能再度出現,一切只是凶命為了讓他成為不死身的安排之一。

「不怕啊,不過有種奇怪的感覺。」佳芸笑著,把礦泉水倒在聖耀的頭上,這讓聖耀想起那個傷心的夜裡,上官將熱咖啡倒在自己頭上的舊事。

「奇怪什麼?」聖耀將滲進眼睛裡的水撥掉。

「你明明很弱,但我覺得要是發生什麼事,你一定會做出什麼舉動保護我。」佳芸嘻嘻笑:「大概是因為,你曾經幫我擋下子彈吧,可是又不像。」

「喔。」聖耀看著婦人牽著小孩過馬路,隱沒在人群中。

「上官說,要跟人類當好朋友,就要讓人類徹底了解你們的力量。」佳芸突然變得很認真:「不管他的想法對不對,你能不能幫幫他,讓他不要踏上胡亂殺人的路。」

「嗯。」聖耀應道,但他根本不覺得自己能影響上官什麼。雖然他也不認為上官會變成喪心病狂的殺人魔。

缺乏血液正常買賣的日子,也許就快渡過了吧。如果一切順利的話。

聖耀看著腳底下的人群,他們的身體裡流著滋養黑暗世界的血液,他從未感到饑渴,也許他該感受一次,藉以體會兩個世界的深刻連結。

佳芸的手機響起周杰倫幾年前的歌曲「最後的戰役」鈴聲,佳芸打開話蓋,聽見上官說道:「寶貝,拿給聖耀聽一下。」

聖耀接過手機,上官的語氣很平靜:「八寶君寄來了最新的信件,一起過來看吧。」

 

八寶君泡在血池裡翹著二郎腿,身邊圍繞著四個臉色驚恐蒼白的女人,女人在腥臭的血池裡為八寶君搥背按摩,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成為八寶君的盤中飧。

「上官大哥!好久不見!」八寶君用力扯著女人的頭髮,將女人的頭壓進血池裡,一壓一提。

八寶君面有得色,說:「上官大哥,想必你一定很掛念阿海哥跟螳螂哥吧?距離我們約定的時間已經只剩三天了,你的傷好一點了沒?可以來領你那兩個白吃白喝的小寵物沒?」

畫面帶到通通被吊在天花板上的阿海與螳螂,兩人全身赤裸被燒紅的鐵鍊綁在一起,但皮開肉綻的兩人顯然已經毫無意識,連皮膚被燒倒冒煙都沒有反應,只有螳螂的眼皮不斷輕微地跳動。

「請在後天晚上十二點整,到絕世風華大酒店來,有專人在電梯前引路的。」八寶君哈哈大笑,手上一緊,被壓進血池裡的女人手腳一陣掙扎,畫面便結束了。

 

「無錯,也是絕世風華大鬼屋,說不定我大哥跟你小弟真的都在那裡。」無錯說道。

房間裡的幫派代表已經散去,等候上官進一步的指示,只剩下張熙熙、無錯、白髮、陳先生還在房裡。

「我跟八寶君的約在後天晚上,你們跟八寶君的約在大後天晚上,大概是八寶君怕我不敢赴約吧。」上官的電腦畫面回到信件主選單,看見賽門貓已經寄出電子信件表示自己的傷已經快痊癒了,今晚便會到魚窩。

「我想八寶君八九不離十,將所有的人質都囚禁在絕世風華,乾脆大家集中火力硬殺進去,算人頭的話我們的勝算也高!」陳先生的語氣激動。

「天羅地網啊。」白髮閉上眼睛思索。

「既然知道地方,不如整整提早一天殺進去,殺他個措手不及。」上官微笑:「一開始先暗中潛進去,等到確認大哥們的囚身之處後,再發暗號讓外面的弟兄猛烈進攻,引開八寶君的火力後,裡面的人就可以趁勢救出被俘的大哥跟我的人。」

「提早一天,的確無錯!」無錯大感認同,原本就不該按照對方的步調走,這只會讓自己完全脫離不了對方的掌握,但綠魔幫裡沒有出類拔萃的暗潛高手,無錯的眉頭隨即皺了起來。

「原本暗中潛入查探的工作,我自認最適合,但我的傷勢未復,阿海又被抓了,不知道還有沒有理想的人選?」上官公開自己的傷勢,但眼睛卻一直沒看著身法絕不在自己之下的張熙熙。

張熙熙也不作聲,陳先生立刻說道:「敝幫有兩三個優秀的人才,暗殺跟偵測的本事是一等一的,我們可以負責查探暗中囚禁大哥的地點,如果八寶君的火力被引開,救出人質不是問題。」

上官問道:「哪三人?」

陳先生自信說道:「風神砍樹王、百鬼天豬、逆刃太刀。」

上官立刻點頭同意,說:「行,都是一等一的高手。那麼我們來研究一下風華絕代的設計圖,跟火力的配置。」

 

白髮立刻上網收信,離開的gost 已經蒐集好風華絕代的地理資料寄信給他,眾人擠在電腦前討論,上官拿著阿虎帶來的新鮮血漿喝著,聖耀也探了顆腦袋看著風華絕代附近的街道圖,而佳芸早走了。

「風華絕代在七年前的大火後,附近的住戶跟商家也被波及,死氣沉沉的地方,倒是個開戰的好地方。」白髮看著街道圖,繼續說明。

風華絕代的酒家聲色已經被大火吞噬,連帶附近的KTV、人妖酒吧等等聲色場所都付之一炬,鬼影幢幢的傳聞不斷,使得商機殞落不起,地價低迷,住戶在這幾年搬遷了不少。

在這樣的封閉條件下,圍繞著風華絕代的一條半街內,至少在十分鐘內不會有大批警力打擾,但附近依舊呈半廢墟狀態的住宅可能成為八寶君監視街道的密所,對於突擊的效果可能大大減低。

至於風華絕代本身是一棟高達二十一樓的高廈,不消說,整棟建築物的外表仍是黑漆漆的斑紋,裡面的情況不明,建有地下室三層,約定的第十三樓原本是搖頭搖到脖子斷一地的迪斯可酒吧。

電梯?不管還能不能用,都是不可以真的進去的危險玩意。

「上官兄,你實戰經驗比大家豐富,你做主意吧。」陳先生。

上官點點頭,說:「依照大家在短短兩天之內的可用之力,我想這樣的分配應該可行。」

 

早一點比較安全,也有較多行人掩護國度幫的暗探,晚上九點,在國度幫的暗探二人組想辦法進入絕世風華後,一旦發出「發現人質」的訊號,以快速反應著稱的清華幫約三十人必須在半分鐘內,從兩百公尺遠的民房頂樓跳到絕世風華附近二十公尺內的住宅與商家的天台上,架起機槍從天台觀察絕世風華附近的動靜,隨時跟大夥連絡,如果有秘警聞訊趕來的話暫時不要對其攻擊。

國度幫大概還有四十人吧?你們負責在絕世風華附近的毀棄住宅裡,緩慢搜尋不在同盟名單上的吸血鬼,寧靜地讓他們一覺不醒,千萬別打草驚蛇,我估計八寶君至少安排了十個以上的狙擊手瞄準著街道,用的子彈極可能是當日麻昏幾個大哥使用的強烈麻醉劑,要是你們押著我,不必等到我真的進入電梯,我就很可能在街上被擊昏,畢竟在效果上來講,麻醉劑比銀子彈要有效多了。

在「發現人質」的信號出現後兩分鐘,行動銳健的赤爪幫由白髮領頭、黑奇幫散眾由阿虎領軍,兩軍加起來大約有一百二十多人,分成三個方向攻進絕世風華,但留下東凜街的後門不要管,讓八寶君有洞可鑽。

東凜街街口外由以狠角色見稱的綠魔幫看守,八寶君一腳踏出,就叫他一屁股跌下,機會難得,窮寇必追。

至於我跟張熙熙、賽門貓,則會趁著絕世風華大亂時快速與國度幫的三暗探接頭,合力將眾大哥救出,或直接擒服八寶君以交換人質,外面應該還有奇雲幫25人、斬龍幫17人、拜血幫20人,在總攻擊發動後聽候我所發出的「救出人質」或「失去人質」的信號後,傾全力發動第二波攻擊,並營救受傷的弟兄。

接著,上官分析起清華幫制高點的詳細位置、赤爪幫如何經由最快的捷徑對地下室發動封鎖攻擊並搜尋可能的秘道、黑奇幫如何一邊採取三人一組的方式相互支援攻擊、東凜街街口如何放遠線埋伏等,無一不絲絲入扣、戰理入微,幾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

 

「嗯,就著麼著。」白髮心中佩服,將作戰計畫寫成電子信件寄予其他參與成事的其他首領。

「看來此戰極有勝算,我先回去通知弟兄們了。」陳先生吐了一口長氣。

無錯不發一語,雖然這樣的作戰計畫並非極為特殊的奇計,但上官一邊看著街道圖一邊迅速地佈局,這樣的作戰才能果然是歷經「東北雙鴨山血戰」的名將所有,心頭不禁大熱。

「等一會我跟張熙熙和聖耀還要出去與賽門貓接頭,你們各自去籌備足夠的武器與彈藥,明天晚上六點在國度幫堂口集合。」上官說,張熙熙早已倒在床上睡著了。

「能與你並肩作戰,是我的榮幸。」無錯大聲說道。

「謝謝。」上官笑著拍拍無錯的肩膀,說:「關於綠魔幫與赤爪幫的配置我若有新的想法,晚點再寫新的配置圖給你們參考,記得確認信箱。」

「是。」白髮點頭。

「沒問題。」無錯走到門邊,忍不住回頭:「希望綠魔幫的敵人永遠不再是上官你,我們可受不起。」

「從今以後就是一等一的戰友了。」上官與陳先生、白髮、無錯擊掌,魚窩的門也關上了。

一場大戰的佈局已經完成,沒有分配到工作的聖耀也不禁替戰局緊張,卻也為這場戰事沒有自己的位置感到欣慰,至少凶命的影響將大為減弱。

上官似笑非笑看著聖耀,原本熟睡的張熙熙不知什麼時候已站在聖耀旁邊。

 

「妳不是睡著了?」聖耀頗為驚訝。

「有件事需要確定一下。」張熙熙微笑走出門,上官關上門坐在電腦前,再度進入電子信箱。

「這麼快就想出新的佈局啊?」聖耀打了個哈欠。

「是啊。」上官笑著,鍵盤飛舞,手機也傳來賽門貓的簡訊。

賽門貓已經籌備了上官最常使用的飛刀三十六把、槍枝彈藥樣樣齊全,已經在一台計程車上等待,距離魚窩只有三個街角的轉彎。

「聖耀,你怕不怕死。」上官微笑,信件寫完,聖耀看著電腦螢幕瞪大雙眼。

「死是解脫。」聖耀咬著牙,摸著差點喪了他的命的眉心。

 

 

 

「一群混帳!給你臉你不要臉!」八寶君笑罵,赤裸走出血池,全身筋骨低沉悶響。

丘狒、哀牙、夏目等原本重傷的部將坐在極具療效的血池裡,看著他們的新主人大力揉捏著身旁女人的胸部,直到女人發出尖銳到不可置信的慘叫。

「上官無筵,你真有魅力啊!竟然想反將我一軍?」八寶君將女人的乳房扔向血池,哀牙大嘴一張,將如破碎布丁的乳房吃進肚裡。

一張熟悉的臉孔跪在地上親吻著八寶君的腳趾,滿臉堆歡道:「他們明晚九點行動之前會先在我們的堂口會合,不如事先埋下幾百斤炸藥,把他們全炸上天去!」

那張臉,竟是剛剛與上官等人開完戰略會議的陳先生!國度幫的副幫主!

「光炸藥是炸不死那隻老狐狸的,得先佈局佈局才行,殺他個措手不及。」八寶君恨恨笑道,看著用鐵鍊綁在牆上、依舊沈睡不醒的數位吸血鬼幫派首領,阿海與螳螂像兩條鹹魚乾掛在天花板上。

八寶君心中有種幾乎要炸裂的妒意將滲出指尖——

為什麼上官可以輕而易舉贏得曾經與他為敵的吸血鬼幫派的心?他們應該趁上官最嬴弱的時候厲下殺手啊!

自己處心積慮在絕世風華設下幾乎有進無出的殘酷陷阱與伏兵,卻得因為上官集結了原本一盤散沙的幫派大軍攻入,只好更改原先的完美計畫?

不更改絕世風華的防禦甚至置換整個計畫,絕世風華鐵定會被上官大膽的戰略與眾多盟友所衝垮。

「幸好純種的腦袋總是技高一籌!」八寶君稍有得色,說:「明晚六點他們這群雜種聚會時,先用炸藥炸飛他們大部分的人,等他們逃出來的時候,再賞他們一堆麻醉彈!等他們全都躺平後馬上補上幾槍銀彈。讓他們昏著死真是太善良了我!」

丘狒、哀牙、夏目馬上走出血池,他們的身邊還站著前天才趕到的日本吸血氏族菁英中的菁英,牙丸組第一批登台的二十名組員。

原本白氏與牙丸組是兩個互相仇視的組織,白氏長年輔佐皇室,牙丸組相當於皇室禁衛軍,唯一的共通之處僅僅是效力於吸血天皇這千古不變的事實。

八寶君雖不是出身於白氏正統,但他的母親畢竟是白氏有名的戰士,父親是中國苗疆叢林的純種吸血鬼武士,兩種血液在他身體裡不只融匯出強大的力量,讓他不須經過風霜歷練便得以掌握最蠻橫的拳勁。

但,兩種血液的交會,卻也種下他被白氏正統歧視的因子:「純種吸血鬼裡的雜種」。

因此,在八寶君藉父親之名自中國來台依附壺老爺子後,暗地裡雖是日本白氏在台的祕密前鋒,卻飽受白夢等人的操控與輕視,這正是他最痛恨的。

眼中只有權力的八寶君才不理會長達千年的黨派之爭,只要能稱雄稱霸,他根本不介意天皇派遣牙丸組的菁英部隊支援他。

畢竟,白氏最傲人的特種部隊「冷焰冰藍」與「十張臉」,在玻璃帷幕大廈的慘烈突擊中幾乎全軍覆沒,雖然日本北海道的白氏本家仍持續密集訓練新的部隊,但吸血天皇已經失卻對白氏攻取台灣的耐心,牙丸組於是趁機請命派遣擅長肉搏戰的牙丸勇士,赴台「協助」八寶君謀定台灣。

既然白氏被上官一幫人殺到氣勢崩墜,自己何必留戀白氏的名號?

因此八寶君沒口子的答應牙丸組的「好意」,這也是將自己的爪牙伸進牙丸組的好時機。

也唯有牙丸組的快速支援,否則八寶君無法快速整合出威脅控制哲人幫的力量、進一步綁架各幫首領,也才有膽子邀約他生平最仇視的角色,上官無筵。

「待我想想——他們既然相信人質在絕世風華,絕世風華底下的炸藥就不能拆除,照放著!裡面的兵力撤出三分之二去你家外面埋伏,留三分之一等著他們全身著火跑去絕世風華救根本不存在的人質時,一槍一個!」八寶君赤裸地踱步,計算著自己的安全與圍殺上官需要的兵力。

 

絕世風華原本埋伏著六十個牙丸組的城戰專用部隊,每個都是精於擊殺行動敏捷的吸血鬼的好手。這幾年牙丸組嚴格訓練,無一不是為了有朝一日撲殺曾經在神州東北挫敗他們的上官,現在總算派上用場。如果分派出三分之二,也就是四十個牙丸組的城戰專用部隊,躲在暗處以麻醉彈對付被炸藥炸得焦頭爛額的吸血鬼幫派,也是綽綽有餘了。

無論如何,自己待在血池這邊是最安全的,這裡距離絕世風華整整有二十公里之遠,而且還是位於精華地段的色情三溫暖地底下,根本不會有人懷疑到這裡才是囚禁人質的真正地點。

就算上官有天眼通,知道這個深埋地底的鬼地方,想要強攻進來?還得問問把守在地道入口的十個手持烏茲衝鋒槍的守衛、還有每二十公尺就有個哲人幫的看守呢!

「決勝於千里之外,才是兵家聖典。」八寶君微笑,看著血池旁的鐵盒子內放著他賴以提升戰意的強烈興奮劑。

夏目想了想,終於忍不住開口:「要不要把這裡的二十個牙丸組也分派去埋伏?」

八寶君突然抓狂,弓身一拳遙遙揮向夏目,夏目有若蛇腰的身軀滑膩扭開,躲過驚天霹靂的凌空一擊。

這凌空一拳像一枚高速的空氣壓縮砲彈,就這樣轟進囚禁人類的鐵籠裡,一個大胖子的臉凹陷下去,往後一摔死了。

「要成大事就要拋開成見!不要以為單靠白氏就可以幹下台灣!」八寶君憤怒大叫:「妳是不是不喜歡跟牙丸組一起做事!還是妳以為我在害怕!」

夏目面無表情,她只是想充實圍攻上官的兵力。

「算了。」八寶君馬上換了截然不同的表情,歉然笑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們只是好意。」

但夏目聽了,只是更加聚精會神看著八寶君的動作,等待閃躲更快更勁的突拳。

只見八寶君瞄了夏目等三人一眼笑笑,穿上緊身紅衣,兩隻手臂上各綁著兩支強效興奮劑,這可是他的新玩具。

想要隨時鬥志高昂提升自己的戰鬥力?行!隨手插進興奮劑就沒問題了。

八寶君滿意地戴著耳機,聽著快歌「龍拳」,隨意舒展身體,輕輕揮出幾拳,慢慢走到一間空曠的練武室,在震動的節奏中拳拳生風,喊道:「去做你們該做的事!」

陳先生遠遠喊道:「是!」便慢慢退出,走向通往密穴樓上的爬梯。

走過荷槍實彈的衛兵,陳先生一面思考怎麼在短短半夜中弄到這麼多火藥,一面暗暗發愁自己是否選錯了邊站?

這個有如深井的簡陋通道只是在井壁上釘著生繡的鋼筋,只有一點點暈黃燈光在腳底下搖搖晃晃,只要有一點分神手抓漏了鋼筋,就可能摔死在井底。

爬著爬著,陳先生不禁抱怨起這個密道的設計,多累人啊?安個電梯豈不方便?八寶君真是多慮了。

突然間,陳先生覺得頭頂「啪」的一聲,化作一記發自耳朵深處的爆響,他想往上看發生了什麼事,卻發覺很難抬得起頭來,他的脖子幾乎不聽使喚。

然後,他的手鬆脫,不由自主往下墜落。

 

陳先生躺在地上,鼻孔微微冒著血泡,看著黑色大衣的衣角揚起,帶過一陣皮革氣味。

陳先生想說些什麼,但他的肚子感到一記幾乎令他大叫的擠壓。

這次他看清楚了。

一雙純真的眼睛歉然看著陳先生,然後小心翼翼地把腳移開陳先生噴出內臟的肚子。

「站錯邊了……」陳先生閉上眼睛,肚子又是一痛。

 

八寶君的眉毛跳動了一下。

一滴汗自眉梢滑落,八寶君飛快一拳將汗珠轟散。

但這一拳並不能化解汗滴帶來的莫名焦躁。

八寶君笑笑,雙腳消失,高聳的天花板一震,八寶君燕子落下,神色自若地看著門口。

「怪了。」八寶君吐了吐舌頭,不知道剛剛為何一陣心悸。

這時,一個「冰怪」神色慌張衝到八寶君的練武室門口,八寶君沒等他開口,便飛快竄過冰怪的身旁,一腳踏進掛滿監視器電視的防衛室。

「這是怎麼一回事?」八寶君看著一樓通往地下密道的關卡「蒸汽室後門」,原本應該拿著烏茲衝鋒槍盯視密道入口的十個守衛全東倒西歪癱在地上,烏茲衝鋒槍也少了六把。

八寶君的眉毛又抽動了一下。

「格放!格放!」八寶君大叫,控制監視畫面的手下趕緊對準八寶君的手指之處進行放大畫面。

畫面快速放大,八寶君大叫一聲「幹什麼吃的!」,一拳將監視螢幕的手下腦袋削掉一半。

畫面中的守衛,肩胛處衣服有個小小的切口,紅色的汁液慢慢滲了出來。

「這個切口……」八寶君咬著自己的拳頭,拳頭上的鮮血看起來格外可怖。

剩下的兩個監視著畫面的手下戰戰兢兢看著脾氣暴烈的主人,八寶君大吼:「切到密道啊!」

畫面其實早就切到坡度往下傾斜的密道,八寶君看著暈黃、毫無動靜的詭異密道咬牙。

「密道守衛已經知道有入侵者。」手下趕緊說。

「將燈關掉,紅外線監視。」八寶君深深吸了口氣,眉毛陡然抽動,八寶君冷冷將右眉血淋淋撕裂。

 

 

「小心,好兄弟。」

「不要叫我兄弟。」

「……一定要通過閘門。」

「今天如果能走出去,就讓我孤獨吧。」

 

 

監視器的畫面化作一片慘白。

「放下閘門!」八寶君大驚。

 

 

「go!」

 

 

槍聲連綿不絕,燦爛煙火交織紅色的塗開。

堅持衝向閘門的決心,兩管死命抓住的衝鋒槍。

衝過層層烽火,在耀眼的血花中跪倒。

 

 

「鏘。」千軍莫敵的閘門慢慢放下。

 

 

「幫我……」

一雙世界上最善良的眼睛,看著手掌上血跡斑斑的凶靈。

咬下綁在手腕上的血包,紅色滋潤著微弱的脈搏。

模模糊糊地,一隻皮靴踩著血包,血漿冷冰冰地飛濺在茫然無措的臉孔上。

 

 

「馬的,上官的白癡小跟班。」

八寶君一腳踢開聖耀殘破不堪的身軀,聖耀死命咬著乾癟的血包摔在牆上,八寶君拉開手槍保險。

「碰!」

聖耀的太陽穴破散,脖子一歪,血包自兩排尖銳的牙齒裡掉落。

大手一抓,聖耀被八寶君輕蔑的巨力拋向後方遠處,砰一聲撞上牆壁。

八寶君冷靜看著厚實的鋼門,鋼門的背後持續傳來稀稀疏疏的槍聲。

雖然有二十二多個持槍守衛在密道裡,戴著紅外線眼鏡、佔著以高制低的地理優勢跟上官一黨廝殺,但八寶君心知肚明上官最後仍會將這堵厚達三公尺的鍍銀鋼門掀開,站在自己面前。

八寶君瞥眼看著站在後面的夏目、丘狒、哀牙,又看了看二十位全副武裝磨拳擦掌的牙丸組菁英。

夏目揹著兩柄巨型鐮刀,丘狒手中兩把來福槍、哀牙半張血盆大口,牙丸組菁英各自拿著擅長的兵器與槍枝,殘存的冰怪拿著寒氣凍人的鐵鍊,個個全神貫注盯著鋼門。

就算衝進門的是恐龍也在三秒內倒下了。

但,這些能攔殺上官?

上官居然能離奇地找到這裡,光這點就比橫衝直撞的恐龍教人毛骨悚然多了,說不定上官根本不會撬開鋼門,繞過根本不存在的祕密空間,突然出現在八寶君的背後?

八寶君背脊抽動。

「通知絕世風華的伏兵,五分鐘內通通調來這裡!」八寶君突然咆哮。

 

 

「啪答。」

然後慢慢滑下。

 

山羊坐在車上,看著碎裂的雨滴在車窗上化成一道水痕。

「又是場沒來頭的雨?」山羊低下頭。

看著手中的掌型電腦,爆炸遙控器的螢幕上依舊沒有代表聖耀的光點。

真是個無法驗證的疑團。

就在那天,山羊按下爆炸遙控器的按鈕瞬間,光點就消失在這個世界裡再沒有出現,彷彿已連同遙控炸藥化成四散的血水。

說不定那天是我眼花了?那巨漢背負的另一人並不是聖耀?聖耀白白犧牲了?

但,聖耀如果真被我誤殺了,又怎麼解釋剛剛那封信?

山羊已經很久沒有抽煙了,他總是拼命想活久一點,不煙不酒不色,為的就是等待上官殞命的一天,拿時間跟吸血鬼押注真是件稀釋生活樂趣的事。

山羊自身旁下屬的上衣口袋裡翻出一根淡煙,含在嘴裡慢慢咀嚼。

上官啊,你連那雙純潔的眼睛也污染了……

今晚空氣中不安的氣氛格外沈悶,厚重的黑色雲層在城市的上空慢慢塌陷,不意滲出幾滴暈眩的小雨點,落在焦黑的廢棄大樓。

「長官!前面有狀況!」無線電傳來緊張的聲音。

山羊趕緊將淡煙吐在手上,拿起另一支無線電:「馬龍?你那邊?」

「情報沒錯,我要下手了。」馬龍的聲音格外冷靜。

山羊拿著望遠鏡,遠遠看見一大群人形色匆匆自破舊失修的廢棄大樓裡跑出,手裡拿著狀似槍械的物事跑向西面的小巷。

「bingo。」山羊輕聲說道。

突然間,數十個小紅點在群人身上快速游移,有個人感到不太對勁,正想問問身旁的夥伴怎麼會有紅光在身上移動時,紅光霎那間繁衍成數十倍的點點紅點在眾人間飛舞著。

飛舞著。

數萬紅點愉悅地跳躍,眾人手舞足蹈地大聲嘶吼歌唱助興,然後筋疲力盡地、圍繞著紅色的營火倒下。

山羊坐在車子裡,拿著軍用望遠鏡,默默凝視血色夜晚,一道閃電劈開了城市晦澀的陰鬱沈悶,大雨驟然雷落,一滴一滴、一把一把模糊了車窗。

「A小隊注意!有四隻往東邊逃逸!C小隊往左一齊夾擊!」

「兩隻往西防火巷!一隻往四弄跑!」

「清除,一隻被擒。」

「清除。」

「報告!清除!」

「注意注意!還有十多隻剛剛衝出!獵人縱隊快速支援!」

大雨中,廢棄的城市角落奔雷怒吼,看不清對手躲藏在哪裡的吸血鬼快速尋找任何掩體躲著,焦躁掃視鄰近大樓上的秘警狙擊手,但致命的紅點仍舊在大雨中奔馳。

「轟!」

停靠在消防栓旁的汽車轟一聲炸翻上天,著火的輪胎自半空中旋滾而下,一道身影竄上,撟捷的步伐飛燕踩著火輪胎,手中機槍在半空中不斷彈出冒煙的彈殼,二十多個幹練的獵人立刻持刀衝上隊形被半空中的勇士衝散的吸血鬼群。

勇士落下,機槍槍管下噴射出黏性極高的銀網。

「這個世界不久將要改觀了。」馬龍說,看著在銀網中痛苦掙扎的吸血鬼,手舉起,一槍命中瘋狂撲向他的吸血鬼。

大雨繼續落下,各小隊在黑窄的巷道中狙擊落單的吸血鬼,強健的獵人在屋頂上來回奔馳,一刀一刀與大驚失色的牙丸武士在閃電中撕裂彼此。

兩個世界的板塊正劇烈擠壓著對方,第三塊新大陸不知是否因而火熱冒出。

山羊的腦袋中只是不斷重複著兩個小時前來自臥底的緊急密件:「我們家老大說要送你一份大禮,希望能為兩個世界捎來和平的訊息,如果收到禮物,請將麥克放在街上,我相信牠會找到我的。」

今後兩個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山羊也不知道。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