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棒傳奇・哈棒不在(美好的天天)

美好的天天

(56)

民生國小的宇宙重新平衡了。

走廊上的班牌全都掛回原先的班級名稱,也換掉了整排被尿死的可憐盆栽。

五年一班募捐了一筆錢,將四個國際槍手送回他們原本的國家。在下個月的班長重新選舉前,由面目全非的小黑暫時代任一班的班長。說是面目全非,其實不是件壞事,原來在大日子那一天,林鳳營鮮奶裡的蛋白質,加上粉筆灰,加上簡老頭濃痰裡的微量元素,混在一起,外敷加內用,竟然讓小黑滿臉的青春痘不見了,現在變成了一個美男子,副作用是小黑常常打嗝,打出來的嗝都有簡老頭的味道。唉。

五年二班在準備革命的過程中,意外獲得了板擦投擲技能,全班越練越有興趣,體育課索性集體改練難度更高的拋鉛球。多年以後,他們在無數次抗爭遊行中舉辦同學會,一人雙手,把警方丟向民眾的煙霧彈跟催淚彈撿起來、丟回去,搞得警方灰頭土臉。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五年三班的班長張俊凱腳上還裹著石膏,就已經去醫院看了南淫力榮好幾次,不過他不是勉勵南淫力榮出院之後,兩個人再公公平平把被簡老頭中斷的架打完,而是去病房裡,叫脖子還裹著石膏無法動彈的南淫力榮跟他單挑,立刻,馬上,不要拖拖拉拉,然後不管南淫力榮怎麼解釋什麼是單挑的真正含意,張俊凱都聽不進去,一輪又一輪沒人性地朝早已骨折的脖子猛打。直到畢業前南淫力榮都沒辦法出院。人真的好容易學壞啊呵呵。

五年六班原本就很熱鬧,現在更是超吵。真的,幾個女生在一起聊聊天,打打鬧鬧,氣質芬芳,賞心悅目啊!但五十多個女生湊在一起大叫大笑大聲唱歌,根本就是一群臭三八!我再說一次……臭!三!八!她們一起在國語課上做蛋糕,一起在數學課上化妝,一起在社會課彩繪指甲,一起在自然課練瑜伽,根本就是一群不把老師放在眼裡的瘋婆子。對啦,她們本來就瘋到連王霸旦都敢打,我差點忘了。

五年A班跟B班變得滿友好的,A班還特許B班使用他們班原本獨享的洗手臺。上體育課時,AB兩班也會聯合演習,一起將他們引以為傲的數學陣法提昇了好幾個層次。在三個月後的全校運動會上,李冠耀跟馬合地共同發表聲明,說要把數學陣法演練到足以打敗所有入侵行政大樓的敵人為止。當然了,隨時歡迎哈棒老大派人去收保護費,他們會提前準備好,雙手奉上。

我們班呢?

當然又回到日復一日,上課不必吃痰,可以命令老師認真講笑話的日子。

大家將滴到豪華牛皮椅上面的冰淇淋汙漬刷掉,把王國不小心掉在縫隙裡的陰毛跟龜頭屑清掉後,重新擺放在教室後面,恭請哈棒老大上座。哈棒老大跟往常一樣,一坐上去,沒多久就東倒西歪地呼呼大睡。

小電在教室後面跳繩。

美華又開始撿地上的東西吃。

阿財穿梭在桌子間推銷檳榔。

林俊宏裝模作樣地負責舉手發問。

楊巔峰還是一樣烤他的香腸。

王國在幫六班的女生給他的一堆照片上簽名。

肥婆幫謝佳芸抽牌算命看怎麼增強幫夫運。

我聞著謝佳芸沙宣口味的髮香昏昏欲睡。

全校發動募款,將哈棒老大的真人黃金像好好修復,擺在大禮堂門口鎮邪。

「喂,說真的,你們有沒有覺得我們……很厲害啊?」

某天早自習的時候,趁老大還沒來,我忍不住跟大家說起我想了很久的事。

「怎樣厲害?」肥婆一邊吃肉粽一邊黏水晶球。

「本來以為那些大壞蛋從彰安國中的校慶趕回來,我們就輸定了。但其實在老大趕來前,我們就打爆了那些黑衣國中生,爬上司令台的大家一起累垮了蔣幹化,東狂被五班用傘戳掉,西姦被我跟王國聯手用大便餵飽,南淫被三班張俊凱一對一打爆,最強的北煞被AB班的數學陣法,加上二班的板擦砲彈一起打到廢,六班也即時阻止了簡老頭跟水肥車。」我越說越得意:「最後只剩下王霸旦,跟從頭到尾都沒出現過的<中!亞信>,我們比自己預期的還神!」

「這幾天我也一直在想同一個問題耶。」謝佳芸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如果那天老大沒來,我跟石晴羽真的可以一人抓住王霸旦一隻手,在被電死之前打敗他嗎?我真的是吃飯也想,洗澡也想,睡覺也在想,好煩喔。」

「可以。」楊巔峰淡淡地說:「絕對可以。」

「但是還有史上最強國中生<中!亞信>啊!保守估計,就算他只有北煞信安一百倍強好了,我們要怎麼跟他打?」林千富也加入討論:「要不是他好死不死,邊走路邊玩手機不小心撞到老大,我們一定全部被殺掉。」

所以,邊走路邊玩手機真的很危險!

「我其實覺得可以。」小電不知道哪來的自信。

「我也覺得沒問題。」美華的表情非常篤定。

「一定可以。」肥婆抱緊水晶球。

「加…一…啦…」阿財也點點頭。

「大家說可以就可以啊。」王國天真無邪地說。

「絕對沒問題。」林俊宏推了推眼鏡,看著楊巔峰說道:「不管對手有多強,只要我們團結合作,不怕犧牲,一定可以幹掉王霸旦,幹掉<中!亞信>,百分之百,毫無疑問。」

頭一次,我沒有想吐林俊宏槽。

大家不再說話,靜靜地吃著早餐,在心中想像著那一幅沒有老大的團隊戰鬥圖。

過程肯定很慘烈。

結局肯定光明四射。

雖然和平很好,不用讀王霸旦思想很好,不用揭發同學包藏禍心很好,但,聞著謝佳芸髮香睡午覺的我,偶爾會想念起在大禮堂地底下的廢棄桌球教室,不同班級的大家一起偷偷練拳,揮汗如雨,一起喝蜜豆奶說笑,猜拳輸了就喝果菜汁的時光。

「會受傷,會流血,會被捕。」

「不後退,不投降,不放棄。」

當我們握緊小小的拳頭,用全身的力氣,一起喊出打倒王霸旦的時候……

不管這個世界再怎麼腐爛,我們都可以,無所畏懼。

(57)

過了好幾天,才有人忽然想到一個曾經很重要的問題。

還記得,那是一堂,風和日麗的體育課。

太陽不敢太曬,風不敢吹得太狂,雲不敢太多也不敢太少。

我們躺在操場旁邊樹蔭下的草地,滾來滾去。林俊宏趴在一塊長得特別茂盛的草上,用很認真的語氣對著大地說:「不是五年四十四班,不是五年十班,不是五年十四班,也不是五年七十四班,也不是五年十七班,也不是五年四十七班,更不是ABCDEFG班,是……五年四班。我們是,五年,四班。」

風吹來,草地躺起來特別特別柔軟,聞起來特別特別香,我們也特別特別的高興。

哈棒老大吃著小美冰淇淋,命令體育老師跳幾首土風舞,給大家吃冰助興。

「對了老大,你後來怎麼沒有去國中報到啊?」

忘了是誰問的,只記得當時大家躺得很舒服,都快睡著了。

「喔,就走到一半,有人拜託我去打棒球,說是要解救地球。」哈棒老大皺眉,指著正在跳舞的體育老師旁邊,語氣不悅:「那個跟老師一起跳舞的男人,拍子都亂了,到底有沒有認真在跳?」

林俊宏推推眼鏡:「報告老大,那個男人不是在跟老師跳舞,他是彰安國中的學生,外號北煞,名叫信安,他已經在操場打拳打很久了,學校乾脆幫他開了一堂課,課名是自由搏擊,聽說選課的學生非常多,很熱門喔!」

哈棒老大一個想起身的動作,有九成是想過去打打看,那可不行啊,我們都很想知道北煞信安到底可以在那裡瞎打幾個月才會倒下,還下了賭注。我們連忙用求救的眼神看著楊巔峰。

「打棒球?還有這種的喔?」楊巔峰趕緊問:「那老大你去了嗎?」

「我說我沒興趣。」哈棒老大的注意力瞬間就散掉了,若無其事地說:「但那個人說,對手是外星人,很強,萬一地球輸了真的很沒面子,還說連我也會跟著丟臉……幹。」

「所以你就去打了棒球?」我有點不信:「跟外星人?」

「就稍微運動了一下。」哈棒老大皺眉,好像在深思:「其實你跟王國也在那裡,一樣都是白痴跟低能兒。不過那個人說,他帶我去的是平行宇宙,跟我打棒球的你們其實不是現在的你們,那裡的手機功能還很遜,楊巔峰跟謝佳芸也還沒有在一起。算了,反正就那樣。」

「哪樣啊?!」我們異口同聲。

雖然絕對是唬爛,但老大難得胡說八道,當然要問問題讓老大講得更開心啊!

「就那樣。」哈棒老大看向遠方:「倒是有個叫陳金鋒的男人,我很欣賞。」

看來老大是唬爛不下去了呵呵,算了,強者不需要唬爛,老大人回來就好了,等他哪一天心情好,真的想講講這段時間去了哪裡,我們再拉椅子坐好吧。

「不過老大不是提前畢業了嗎?跟外星人打完棒球,怎麼沒有去……精誠中學報到,而是回到這裡啊?」謝佳芸突然有點撒嬌:「是不是有一點點想念我們大家呢?」

是不怕被揍喔妳!

「去精誠中學的路上,我看到這個。」哈棒老大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皺皺的傳單。

我們一起把頭湊過去看……

大號外!超級大號外!

一年一度,超級天才快問快答大賽,又來啦!

地點:美國紐約

時間:先報名我再跟你說

資格:全世界的小學生,通通都可以

獎品:冠軍整隊直升哈佛大學、亞軍獲贈自由女神像造型鉛筆盒、季軍吃屎

規則:每隊5人

歡迎組隊,每隊報名費用100萬元

另售歷屆考古題,每科每份10萬元,購滿5科再送1科

即日起接受報名,錯過終生遺憾,一世悔恨,痛不欲生

「這同一個比賽嗎?王霸旦本來要去的那個?」我狐疑:「很可疑耶。」

「很像是,但又不可能是。」林俊宏推了推眼鏡。

「一百萬?感覺像是詐騙集團耶!」連王國都察覺到了不對勁。

「想說,就一起去。」哈棒老大抓抓頭,頭皮屑噴出:「就走回民生國小了。」

幹,太感人了!

大家都一起大哭了出來。

雖然很明顯是詐騙集團舉辦的假比賽,而且還是詐騙技術異常拙劣的簡章,但老大竟然有想到我們!老大竟然想帶我們出國!還不是出國玩……是出國比賽啊!

媽!我在這裡!我要跟哈棒老大出國比賽啊!

「但是……哈棒老大一個,加我,高賽,楊巔峰,謝佳芸,這樣就五個了耶。」王國開始數人頭,突然數得不對勁:「林俊宏品學兼優,他不去嗎?」

林俊宏臉紅了,不知道該不該說一些其實他本來就不想去之類的幹話。

楊巔峰打量著比賽簡章,看了看哈棒老大:「老大,我覺得六個人也可以。」

哈棒老大聳聳肩,無所謂:「隨便。」

林俊宏的眼鏡又起霧了。

等一下把黃金老大扛去銀樓賣掉,應該可以湊到報名費一百萬吧哈阿哈哈哈!

我們要去美國紐約參加詐騙集團舉辦的爛比賽啦!耶!

喔,對啦對啦……還是被你發現了。

我跳過了五年五班。

唉,提到五年五班我就傷心。陳筱婷真的不理我了,看到我就像看到空氣。

在洗手臺碰到,我問她要不要一起洗手,她不理我。

在走廊擦身而過,我跟她今天我值日生等一下要不要陪我倒垃圾,她不理我。

搬營養午餐的餐桶也常常碰到,我問她今天中午吃什麼,她看都不看我一眼。

就連在體育課時她跳箱跌倒,我問她內褲是不是葡萄色,她兇都不兇我一下。

唉,我真的好難過,連躲在廁所偷打手槍的時候都故意不想陳筱婷。

後來我想了很久,想了,真的真的想了很久很久。

為什麼,純情到,願意把陳筱婷嘴巴裡的大便挖起來吃的我,會慘遭失戀呢?

很多年後,上了高中,我終於有了答案。

「喂……怪怪的,你這個理論怪怪的!」王國疑惑地看著我。

「哪裡奇怪?」我就知道王國無法領會我的未來式美女理論。

我看著身旁,頂著一頭雜亂鳥窩的哈棒老大,唉,忍不住心酸酸啊。

哈棒老大像是突然想到一樣,抬起頭,看著天空。

「對喔,今天我的手機應該修好了。」哈棒老大皺眉。

天空浮雲白白,我忍不住流下眼淚。那其實是我的手機啊!

關於我的手機變成老大的手機,關於未來式美女,關於一起就讀精誠中學的我們,關於我們參加了紀香老師的戒槍特訓班,關於我們後來作弊考上了國立交通大學,關於男子八舍裡那一條受到詛咒的酸內褲,那又是……

另一個故事了。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