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 (二)

「你是什麼意思?」我隱隱約約猜到一些。

「 M 晶片。」前野神祕地笑著。

 

 

前野跟我打開實TST驗室的門,兩個人一起站在悟空跟達爾面前,看著他倆互相幫對方搔癢。

「我們都是幫SONY研究 M 晶片的第一線人員,一直以來,大家在工作之餘都會猜,這組將能夠掌握人類腦波能量的晶片,會被用在什麼用途?用來消弭人類的戰爭?消弭不同種族、宗教之間的敵意?矯正犯人?還是控制軍隊的忠誠?控制選民的投票意向?還是,控制大眾的消費傾向?」前野說。

將腦波頻率自由調整的 M 晶片,可以是天使的翅膀,帶領人類通往和平的大融合,也可以是惡魔的慾望,將人類攬到潛意識同化的灰白。

「不論SONY怎麼處置 M 晶片的未來,我們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我們是 M 晶片的父母,當然有權決定 M 晶片對我們的意義。」我說。

這是理所當然的, M 晶片的利益遠遠高過SONY支付給我們的薪水數千數萬倍,我們拿來造福自己,原也在情理之內。

「你偷偷進行這個計畫多久了?」我問。

「從一加入TST開始,我就沒有停止過這個念頭。我一直想試試愛情的滋味。」前野拿著耳環,說:「但要 M 晶片要植入腦內,畢竟太過兇險,我也不想弄出人命,所以就想出這個辦法來。」

我接過耳環,仔細端詳,說:「但是把 M 晶片放在耳環裡,能量增幅會不夠強,需要強波器。」

前野得意地說:「強波器我老早老早就設計好了,可以不另行改良 M 晶片,只要給它外在的強化支援就可以達到很好的效果,耳環等東西提供的空間已很足夠。而且,只要不放在人腦中,就算強波器發出或接收的能量再強,都在人體可以接受的安全範圍內,甚至完全不會有影響。」

我狐疑道:「理論上是這樣沒錯。」

前野自信道:「請相信我的專業。」

我點點頭,說:「那你要我幫你搞定 M 晶片的衛星設定跟搜尋系統吧?」

前野微笑道:「沒錯,雖然我自己搞了一個攜帶型的遙控器,但是總是跟衛星在連接上有問題。問題不在於連接不上衛星,而在於連接上衛星後,會被SONY總部發現,到時候的麻煩事我可應付不來。」

我坐在衛星系統前,說:「把你寫好的程式碼給我,我修改幾個地方,再丟幾個祕密封包給SONY衛星,大概需要一天的時間。」

前野說:「我回家拿,我可不敢放在網路上,順便拿遙控器過來。」

於是,我坐在衛星系統前,鑽入SONY衛星的程式防護漏洞,祕密設計一條不為人知的頻寬,我跟前野專用的頻寬。

「A piece of cake,衛星程式我當初也參與了設計,漏洞也是我設下的,今日果然有大用途。」我自言自語著,敲敲打打,看著商業衛星逐漸為我所用。

 

兩天後,不眠不休的兩天後,前野不停地將 M 晶片裝置在許多耳環與髮夾之類的東西上,而我則開拓出一條隱蔽的頻寬,也將遙控器與 M晶片設定成功,一切都等著三個考驗。

考驗一,SONY的電梯內牆,是用特殊的強力超磁石做的,它能破壞電梯裡任何精密的電子儀器,並錯亂任何數位化或底片之類的東西,以防我們將研究成果偷偷帶到外界,並防止商業間諜的刺探。所以SONY當初甄選TST成員時,特別註明不可以有體內載有精密醫療儀器的人進來,以免發生意外。

考驗二, M 晶片是否適用於人體?是否會發生什麼副作用?悟空跟達爾的觀察期只有三天,根本不構成科學上值得信賴的安全證據,但是,我知道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必須冒險!

考驗三, M 晶片的確有協調相異腦波的功能,但,它是否可以達到我所期待的效果,完全是個未知。

我想要達到什麼效果?

當然是期待 M 晶片可以使子晴的腦波,逐漸向我靠攏,逐漸……….逐漸……逐漸給我一個全新的機會,再讓子晴愛我一次。

「這是魔鬼的想法嗎?我們好像要向上帝的權威挑戰?」我喃喃自語。

「站在科學的頂尖,認為上帝的存在為真,嘿,好像有點畸形。如果真有上帝,上帝也一定是個非常高明的科學家,一個在七天內創造整個世界的上帝,祂一定掌握了頂尖的創世科技。」前野淡淡地說:「所以我們正踩著上帝的腳步前進,正在光榮祂的一切。」

「詭辯。」我冷然說:「但,就算這是通往地獄的鑰匙,我也在所不惜,因為我的真愛只能在地獄裡找到。」

「那麼,我們就開始吧。」前野一笑,拿出一罐髮膠。

 

前野不需要用髮膠,因為他的頭髮再變也不過如此。

「再堅硬再厚的合金,厚度在15公分以內的鉛片,都無法保護M 晶片安然通過強磁電梯,但是這一罐小東西可以。」前野得意地說:「我已經構思已久,你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棒的共犯了。」

我看著前野將許多安裝在耳環與髮夾裡的M晶片群、衛星連結光碟、遙控器,放在公事包裡的塑膠袋中,按下髮膠的噴鈕,綠色膠狀的物質立刻充滿整個塑膠袋,前野神祕地看著我,說:「恕我不能告訴你這東西是什麼,不過我可以告訴你,這東西的研發隸屬美國國防部,嘿,我也有一手。」

我說:「改天也幫我裝一罐吧。」

前野說:「好說。不過這東西只有十五分鐘的效果,過了就會乾燥硬化,就不管用了。」

兩個人走出實驗室、工作室,由我先進入強磁電梯,走到停車場等前野。

前野兩分鐘後就出來了,於是開著他的Masserati跑車,我跟在他的後面,兩人一路飆到位於精明一街的前野家集合。

「M晶片沒事吧?」我問,坐在前野豪華的家中。前野的家位於SuckMe Pub的樓上,他也是樓下SuckMe Pub的大股東。

「不會吧。」前野興奮地打開公事包,拿出塑膠袋,跟我一起將乾燥的綠色膠狀物挖出,開始測試M晶片的效果。

前野從抽屜拿出兩台麥金塔最新型的筆記型電腦Powerbook G7,遞給我一台,說:「送你一台,幫它們裝好驅動衛星的系統吧。」

我拿出從實驗室拷出的衛星連結光碟,幫兩台電腦裝置好驅動SONY商業衛星祕密頻寬的系統程式,然後,再將電腦與遙控器做連結,戴上裝置好M晶片的耳環。

「虧你想得出耳環這一招,測試吧,我可是人類第一個使用M晶片的白老鼠。」我說,啟動Powerbook聯繫衛星基地台,數位指令衝出大氣層,取得使用衛星祕密頻寬的權限,再輸入自動搜尋自己耳環內M晶片的命令。

「有什麼感覺?」前野緊張地問。

「沒什麼感覺。」我說,但電腦已經顯示「連接成功」。

「看看我的腦波頻率吧?」我說,輸入指令,指令在大氣層間飛梭,過了幾秒後,遙控器顯示「H520.1314」,那是前野早已定義好的人類腦波能量的數據標準,也就是我的腦波形式:Human 520.1314。

「好浪漫的數據。」前野顯得頗興奮,說:「這是你的腦波,看看我的。」說著,前野戴上另一個耳環,操作著電腦與遙控器。

「H444.4444。」前野的臉有些尷尬,說:「在你們這裡,4好像不太吉利?」

「我只能說,你的腦波非常整齊。」我說。

腦波的能量被數據化,是一件「很人類」的事,只是一個方便操作與觀察的標準。但前野的腦波的數據如此整齊,卻也令我驚訝,彷彿上天在暗示著什麼可怖的命運。

順帶一提,每一個人的腦波,在我們初步的想像裡,應該都是不一樣的,就如同指紋跟DNA組合。但如果電腦顯示的數據是完全雷同的,也只是代表在可見的數據中,兩人的腦波能量的確是相符的,若儀器再精密些,小數點的位置還可以往後挪好幾位,如此就可以辨別出兩人的不同。

當然,這只是假設之一。

另外一種假設是,雖然每個人的腦波可能都是獨一無二的,但是每個人的腦波在其一生中都在不停地轉變,跟情緒或是重要的人生經驗息息相關。

最不確定的假設則是,我們也不確定M晶片是否能完全將腦波調控到完全一樣的地步。

前野從抽屜裡拿出幾個金屬黏片,說:「這小東西裡面是M晶片,外表有些粗製濫造,但可以黏在眼鏡或是耳朵後面、或是頭蓋骨上,總之它的效果也是一樣。」

「一直都沒問你,你要拿M晶片做什麼?」我問,一邊收拾著遙控器與電腦。

「我想要嚐嚐愛情的滋味。」前野的臉變得很嚴肅,說:「我暗戀樓下PUB的櫃台小姐很久了,她總是站在B號前為客人調酒,她也是個日本人。」

我多少能體會前野的心情。或者,我遠比前野幸福。

至少我還經歷過一場刻骨銘心的愛戀,而他,卻未曾看過愛情的顏色。

「我這輩子都被當作好色的書呆子,從來都沒談過好好談過一場戀愛,我已經四十多歲了,人生除了研究工作,就是花錢,坦白說我的人生過的很糟糕。其實這些事你們也早就知道了。」前野整個人突然縮小了,好像是個微不足道的灰渣。

「但你有朋友。」我試著讓他開心一些,說:「至少,我們現在坐在同一條船上,禍福與共,一起進行著不太光彩的實驗。」

「謝謝。」前野淡淡笑道:「她叫星崎月,希望等放假結束後,你就會看到我倆手牽著手,坐在吧台上喝酒。」

「一定。」我感到有些溫暖,說:「也希望我能成功取下子晴手上的戒指,重新戴上三年前她早該得到的鑽戒。」

「願我們的愛情得到最好的祝福。」前野合掌道。

「願我們的愛情得到最好的祝福。」我期默。

就這樣,我帶著遙控器、Powerbook G7、一大堆耳環、髮夾、髮箍、髮飾,坐上我的小跑車,開始籌劃一場奪回愛情大作戰,為自己跟子晴之間,重新綁上月下老人忘卻三年的,紅線。

用我自己的力量。

要如何將耳環等載有M晶片的東西,讓子晴掛上呢?

我看了看最近的日子,今天是九月三十日,子晴的生日卻是一月七號,要當成生日禮物送給子晴的話,實在是太晚太晚了,萬一那個叫孟修的是個急性鬼,子晴那時早嫁人了。

但最近好像沒有什麼浪漫的節日?真是糟糕透頂。

要假裝車禍,引子晴來探望我,然後說什麼希望在死之前能看到她戴上這個耳環嗎?太需要演技了,我根本無法辦到。

話說回來,要假藉任何因頭送上耳環,幾乎都需要一流的說謊技巧。況且,光是我想約子晴出來,難度就已不低。

我看著桌上的紫色耳環發愣,傻傻地喝著可樂。

此時,命運幫了我一個忙。

電話響了。

我拿起話筒,暗自祈禱是子晴打電話給我,即使她自分手後就未曾主動連絡過我。

「喂?」我問。

「是我,子晴。」果然是她的聲音!

「最近—最近過得還好嗎?」我有些激動,說:「我很想妳……..是朋友的那種……」

「我只是想跟你說一聲,我年底就要結婚了。」子晴的聲音很平靜,說:「就在聖誕夜,希望你能夠來,畢竟你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好嗎?」

很重要的朋友?

我有些鼻酸,說:「我一定會去,一定會去。」

子晴有些高興,說:「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的,謝謝。」

我看著桌上的紫色耳環,趕緊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說:「這樣的話,我想送妳一份禮物,當作我對妳跟孟修的祝福。」

「是什麼禮物啊?」子晴逗著我說:「你很少送我禮物。」

「我還不知道,妳剛剛才跟我宣佈妳的喜訊啊。」我勉強笑道:「我現在有錢了,說不定送妳一棟樓。」

子晴笑說:「不用了啦,送點傢具就好了,我跟孟修已經存好房子的頭期款,想買下風華年代其中一個單位。」

我的鼻子酸得厲害,說:「那我送你們全部的裝潢吧,沒法子,我就只會砸錢。」

子晴幽幽說:「送我們一組聲控燈具就好了。」

我說:「好,我已經放長假了,我明天就去選燈具,我們約明天晚上見面好嗎?」

子晴有些遲疑,說:「送太快了吧?」

我趕緊說:「我怕我突然會被老闆召回去,誰知道假期會不會突然縮水,就明晚好嗎?七點?八點?還是多晚都行!」

子晴笑了出來,說:「你真是個工作狂,小心不要累壞了自己。」

我鍥而不捨地說:「明晚七點?地點?」

子晴想了一下,說:「那就七點吧,翡冷翠靠窗?」

我趕緊說:「沒問題,不見不散。」

子晴笑道:「不見不散,掰掰。」

我正要掛上電話,子晴卻說:「彥翔?」

我問:「嗯?」

子晴的聲音很溫暖:「希望你也能早點,找到你生命中的另一半。」

我感嘆道:「我會的。」

因為我生命中的另一半,就是妳。

一直都是妳。

 

 

六點二十,我坐在台中國際街中的翡冷翠小餐廳,靠窗的位置。

這間餐廳是我跟子晴以前常常來吃晚飯的小店,雖然我們約的是七點,但我知道子晴總是會比約定的時間早到二十幾分鐘,而我自是提早趕來,調適忐忑不安的心情。

果然,就在六點四十分時,子晴就拿著小背袋,出現在我面前。

「好久不見。」我想我的眼神一定綻露著光芒。

「大概有半年多沒見面了吧?」子晴站在位子旁,露出天使般的微笑。

「妳好像又變漂亮了?」我故作輕鬆道;但我說的也是事實。

「我知道,戀愛的女人最美呀。」子晴輕笑,坐了下來。

子晴綁著我最喜歡的馬尾髮式,唇上閃亮著粉紅色,在淡淡的素妝上顯得格外搶眼,她的微笑清澈無飾,雪白的纖細手指令鑽戒黯淡無光。

妳是我的天使,我的生命。

真不曉得當初我是怎麼迷了心竅,著了魔?

「吃點什麼?還是跟以前一樣?」我問,我的眼睛無法離開子晴的雙眼。

「不,碳烤羊排吧。」子晴說。她似乎在迴避跟我有關的回憶。

「嗯,兩份碳烤羊排吧。」我向服務生說,心裡有些失落。

什麼是戀愛?就是相戀的兩人都有相同的美好回憶。回憶存在於兩人不必言傳的老地方,琅琅上口的電影對白,一首老歌,一份熟悉的菜單。

站在老地方,你會被發黃的空氣包圍,你的胸口沉悶,透不過氣。

聽到電影對白,你會回到那個初次約會的電影院,你不會記得電影好不好看,但你永遠記得身邊女孩的髮香。

逛街時聽到曾經的老歌,你會在試衣間裡,抹去不知道從哪裡生出的眼淚。

一份看過百次的菜單,會帶領你看見年輕的自己,正摟著年輕時的老伴,一年又一年,她陪你渡過每一個紀念日,渡過每一條皺紋。

服務生離去,餐桌上,只剩下我跟子晴,兩塊陌生的羊排,還有一份重新找回回憶的希望。

 

 

「就是這份燈具,喜歡嗎?我記得妳是喜歡這類型的?」我說,將一份傢具型錄攤在桌上,我瞧著子晴的臉色,補充道:「我只是先預定了這套,妳若是不喜歡的話,還可以換另一種款式。」

「嗯,我蠻喜歡的。」子晴笑笑,說:「好多選擇啊,我也喜歡這一款跟這一款。」子晴指著型錄上另外兩組色調柔和的燈具。

「別忙著看型錄,我還有另外一份禮物要送給妳。」我說,從口袋裡拿出一只木盒子,打開,裡面是兩隻紫晶色的耳環。

子晴吃吃一笑,說:「怎麼會想送耳環?謝謝你囉。」

我尷尬笑道:「我不太知道現在流行的款式,只是覺得它很漂亮,配上妳,應該……應該還過得去。」

子晴拿起耳環,端詳了一下,說:「樣式有點老氣,不過啊,還是蠻漂亮的,一定花了你不少錢吧?謝謝你呦。」

我緊張道:「妳以後會常常戴著它嗎?我希望妳能重視這份禮物。」

子晴點點頭,立刻就將耳環小心翼翼戴上,說:「漂亮吧?」

我猛點頭,說:「真的很漂亮!只有在妳的耳朵上,它才會那麼漂亮。」

子晴莞爾,說:「你變了,以前的你是個老實頭,很少稱讚我。」

我拍了一下腦袋,說:「對不起,我不太會誇獎人。」

子晴笑說:「沒關係,我很高興的。」

我指著燈具型錄,說:「妳再研究一下型錄吧,我去一下洗手間。」說完,我站了起來,離開座位。

走到櫃台前,我看了看子晴,她專心地翻著燈具型錄,於是我向服務小姐要了我剛剛寄放的揹包,走到廁所裡。

「老天保佑。」我說,打開Powerbook G7,透過基地台連接上SONY衛星的祕密頻寬,摸摸貼在眼鏡掛架的M晶片黏塊,沒有猶豫,立即啟動衛星搜尋系統鎖定我跟子晴身上的M晶片。

過了幾秒,搖控器顯示了「H520.1314」與「H1452.2020」。

「子晴,我要我們在一起。」我說:「沒有比這更美好的事了。」

按下遙控器上「啟動調整」的按鍵,再設定挑整的時間長度為「100 Days」,我關掉暫時無作用的電腦,專注地盯著遙控器上的數據。

這半個巴掌大的遙控器,正以我的腦波為基準,慢慢調整著子晴的腦波能量。

我看著子晴的腦波不斷地蛻變,朝著一個最吉利的號碼緩緩逼近:

5201314,我愛妳一生一世。

「H1440.2243,H1335.2111,H1208.9981……H998.8116……H917.2234…….」我盯著數據,心中揣揣,不曉得兩個人的腦波就算一模一樣了,之後兩人的感情會有什麼樣的增長或改變,我卻毫無把握。

或許,僅僅是默契變得好些?

無論如何,我非得一試!

遙控器的綠燈亮了,螢幕顯示「調整成功」的字樣。終於,子晴的腦波被我牽引到H520.1314的腦波頻道。

「我愛妳一生一世,就叫你<戀愛頻道>吧。」我閉上眼睛,期待著奇蹟的發生。

我繁忙的研究逼我走入瘋狂,放棄這段真摯的愛情,令我每每在深夜失卻靈魂,看著失去對象的電話,幻想根本不存在的鈴聲。

但,研究毀滅了我,卻也能救我出痛苦的深淵。

我要以自己創造出來的姻緣紅線,綁住我生命中最愛的人,再也不分開了。

「再也不分開了。」我說,收好電腦與遙控器,我走出洗手間,將揹包再寄放回櫃台。

 

我一步步走向子晴,子晴仍舊看著燈具型錄,我不禁握緊拳頭。

「怎麼樣?要換一組嗎?」我的聲音有點不自然,坐了下來。

子晴抬起頭來,看著我。

「還是換一組?我打個電話改一改就好了。」我說,胸口緊繃。

「不必了。」子晴輕皺眉頭,笑說:「我也蠻喜歡你選的樣式,淡綠色的很好看。」

「真的?」我的呼吸困難。

「真的。」子晴的眼睛也笑了。

也許?

也許「戀愛頻道」開始生效了?

「吃完飯,等會一起……一起看場電影?」我的腳在顫抖。

「哇,那會看到很晚耶。」子晴說道。

「我會送妳回去。」我說,滿心期待。

求求你,老天爺!再給我一次機會!

這次我一定不會再放手了!

 

「好啊。」子晴笑道。

她的笑,勝過一切。

我的腳停止顫抖,因為我知道。

我知道三年前的子晴,又將回到我的身邊。

坐在電影院裡,我的眼睛盯著螢幕,聽著電影對白與子晴的笑聲,偶而,兩人的手在爆米花盒中觸碰,一切都跟以前一樣。

我彷彿置身天堂仙境。

「妳給幾分?」我問。

這是我倆以前看完電影後,必定互相丟擲的老問題。

「92囉,要是結局不要那麼刻意,還可以再多一分。你呢?」子晴說。

「99吧,大概是因為好久沒跟妳一起看電影了,所以覺得特別好看。」我笑著。

「是嗎?」子晴似笑非笑。

「妳這幾天很忙嗎?還是?」我試探性地問。

「沒特別忙,但是也沒空閒著呢。」子晴羨慕地看著我,說:「你開始放大假了,又有錢可以到處旅行,真好。」

「我胖了不少,放假應該好好減肥。」我哈哈笑道:「我閒的發慌,要是妳有空的話,可不可以多陪陪我?」

子晴埋怨道:「我可沒那種工夫。」

我笑道:「說的也是,妳不僅要工作,還要開始忙婚禮的事吧?」

子晴嘆道:「嗯,希望結婚後可以放個長假,讓我生個小寶寶。」

在2020年代,生小孩子已不成必然的生命歷程,而是一種生活品味的選擇,平均每十二對夫妻才有一個小孩,「養小孩」與「養寵物」的界限開始模糊,許多寵物已經開始上寵物學校,並享有跟幼兒一樣的權利,甚至是主人的財產繼承權。

但子晴在養育孩子這件事上還非常保守,對她來說,小孩子是父母親生命的一部份,是生命中必要的動人元素,跟生活品味一點關係也沒有。

「孟修也喜歡小孩子嗎?」我問,子晴的眉頭輕皺。

「不是很喜歡。」子晴撅著嘴說:「他也沒有像你那樣的孩子緣。」

「真的?那我贏他一分囉。」我有些開心。

「那倒是。」子晴哈哈笑說。

子晴跟她妹妹同住的公寓到了,我將跑車停下,嘆道:「真希望妳家住遠一點,我們還可以慢慢聊。」

子晴卻不下車,只是將車窗搖了下來,說:「將車子開進社區的公園吧,空氣比較清爽。」

我的心跳了一下,說:「我知道妳不喜歡空調。」

子晴輕輕笑說:「嗯。」

以前我送子晴回家,她常常要我多留一會,陪她在樓下的社區公園裡說說話,她總是這樣說的:「分開得太匆促,我心裡會悶悶的,陪我說說話再走,讓我帶著你一點味道睡覺。」

但,我總是以明天還要趕實驗為由,匆匆飆車離去。我以前真是個十足的混蛋。

「以前的我,真的很笨。」我有感而發。

「怎麼說?」子晴看著涼亭旁的路燈。

「以前的我很幸福,卻不懂得珍惜。」我認真地說:「有些事情好像非得變成「教訓」後,才會使人開始反省、追悔。」

「你喔,要是遇到下一個喜歡的女孩子,可要當個好情人,不要一追到人家,骨頭就全散了。」子晴撇過頭,不讓我看見她的臉。

她還是一樣。

「不要哭,反正妳也遇到好男人了。」我試著讓子晴開心一點,說:「至於我,終究也明白了愛情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部份,下次,如果下次我遇到有妳一半好的女孩,我一定會用我的一切去喜歡她。」

子晴突然伸手在我的大腿上用力一掐,我疼的叫出聲來,子晴轉頭瞪著我說:「這是你以前欠我的萬分之一。」

我吐吐舌頭,說:「如果掐一萬次可以彌補的話,那就掐一萬次好了。」

子晴哈哈大笑,開車門走出到車外,說:「你賺那麼多錢,結婚的禮金可不能太寒酸哩,我跟孟修想到地中海玩它一個月!」

我吹著口哨假裝沒聽見,子晴用力關上車門,開玩笑說:「小氣鬼。」

我看著她走到公寓樓下,才猛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我大叫:「子晴!記得常常戴著我送妳的耳環好嗎?」

子晴正打開門,回頭扮了個鬼臉,轉身消失在門後。

「希望一切順利,愛情永遠如意。」我看著子晴公寓的燈光,真希望子晴記得常戴著 M 晶片,否則效力隨著摘下 M 晶片消失,那一切都會回到毀滅的原點。

 

 

回到家後,我興奮的睡不著覺,但有時候卻又異常惶恐地坐在床緣,害怕子晴並不會照我期望的,時時戴著 M 晶片耳環,害怕一切只是場虎頭蛇尾的美夢。

不知道前野怎麼解決這個致命的缺點?

對了,前野進行的如何?

我拿起電話,撥給期待談一場美好初戀的中年禿頭男子。

「喂?我是彥翔。」我說。

「哈!我等你的電話好久了!」前野興奮地說:「不用說,效果肯定跟我一樣,非常非常棒吧!」

「是啊,不過革命尚未成功,還在起步階段。」我也為前野高興,說:「你說非常棒,到底有多棒?」

前野哈哈大笑,說:「我託另一個櫃台送耳環給她,再走過去跟她聊天,哈哈!她不僅給了我電話跟住址,我們還約好明天中午一塊吃飯!」

我愣了一下,說:「這倒是個好方法!」

要是我怕子晴不戴我送的耳環,那好,我就託她妹妹幫我這個忙,幫我「監督」她姊姊戴耳環的習慣!或者……要她妹妹幫我再多送子晴一堆耳環跟髮飾!

前野繼續說:「我跟她很聊得來,從日本的故鄉一直聊到台灣的生活,我們投機的不得了,簡直天生一對!」

我笑道:「也許你本來就跟她很有話聊,只是你藉助 M 晶片給你的勇氣,讓你比較有種走過去跟她聊天罷了。」

前野顯得更得意了,說:「大概也有可能吧,總之,我今晚非常快樂,頭一次,我的工作給了我這麼大的快樂!」

我完全同意,說:「的確是這麼一回事。」

前野突然感嘆:「原來愛情這麼美妙,我以前真是錯過太多太多美好的事物,去,真是虛度光陰,原來我以前的生活是那麼的黑暗。」

我祝福前野:「才一個晚上就讓你飛上天了,那以後的日子,愛情還會慢慢開展,你不就整天沉浸在愛河裡,不用工作了?」

前野笑道:「要真是如此,我也真不想工作了,我的人生浪費太多時間了,反正我也不愁沒錢,我現在要一鼓作氣,把失去的快樂通通彌補回來!倒是你啊,難度就高多了,畢竟子晴就快要嫁人了!」

我尷尬道:「是是是,你管好你自己就好。」

就這樣,兩人掛上了電話,各自抱著各自的愛情算盤睡去。

第二天,我起床時已是中午了,我一邊刷牙一邊翻著電話簿,祈禱子晴的妹妹不要換掉我所知道的手機號碼。雖然在2020年代,一個人擁有10個手機號碼是很常見的事,換掉以前用過的手機號碼也顯得多餘。

我撥著號碼,看著手中早已準備好的講稿。

通了。

「嗨!是洛晴嗎?」我試探性地問。

「你是?」果然是子晴妹妹的聲音。

「好久不見了,我是彥翔,還記得我吧?」我照著講稿念。

「記得啊,我姊昨天不就跟你一起出去?有事嗎?」洛晴問,語氣還算不錯。

「有件事想請妳幫個忙,不知道妳下午有沒有空?」我看著講稿。

「該不會是被我姊甩了,所以想追我吧?」洛晴開玩笑說:「但是我已經有男友囉。」

「哈,那倒不是,等等。」我腦中有些空白,畢竟這個對話在我的講稿裡沒有,我得想想。

「總之,有個忙妳一定要幫幫我,我會給妳很不錯的報酬喔。」我說。

雖然我知道,這種方式有些愚蠢,萬一洛晴跟她姊姊報告此事的話,我還得編上另一段謊言圓謊,謊謊相護的感覺一定很糟糕,但,現在的我根本沒什麼可以失去的,我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是什麼事啊?要我幫你追回我姊這種事我可不幹,嘻,其他的事,我倒很好商量喔!」洛晴嘻嘻笑著。

「是這樣的,我有個朋友是在做小生意的,賣些髮飾之類的小東西,我也捧場買了好幾個,但我畢竟是個男人,買這些東西也不知道幹嘛,所以……」我一邊看著講稿,一邊冷靜地念著,總之就是要洛晴代我帶這些髮飾給子晴,就當作是物盡其用。

「你怎麼不自己拿給她啊?」洛晴狐疑問道。

「這就是妳為什麼要收我錢的緣故,我不希望因為東西是我的,所以妳姊姊就不想戴它們,這樣就太可惜了,所以妳也不可以說是我送的,知道嗎?」我說著不成理由的理由,趕緊補上關鍵的一句:「酬勞是五萬元的SOGO禮卷,要不要?」

「五萬啊,那當然替你送她啊!」洛晴的聲音顯得很開心,說:「你那麼凱,真不知道我姊姊怎麼會甩了你?」

「哈,還是妳要幫我追回妳姊姊啊?酬勞從一百萬美金起跳!」我笑說。

「免了免了,我可不想被這種事纏上。」洛晴也笑著。

就這樣,我們約好了時間地點,傍晚就將七個髮飾、八個耳環、三個髮箍,交給海撈一筆的洛晴,我還交代她叮嚀子晴常戴它們,我說我希望我的禮物可以常常出現在我自己喜歡的人的身上。

當然,我更暗暗祈禱洛晴不要太長舌。

到了晚上,我打開Powerbook G7,啟動SONY衛星的祕密頻道,搜索我與子晴 M 晶片的狀態,可惜的是,只有裝置在我眼鏡上的晶片有腦波的反應,也就是說,子晴並沒有立即戴上我送的耳環。

於是我一邊搖呼拉圈減肥,一邊遠遠看著電腦螢幕的搜索系統,只要系統沒反應,我就打算這麼一直搖著,反正有益無害。

但是到了晚上九點,系統仍沒有子晴的腦波反應,我倒是累垮了。

唉,子晴什麼時候才會戴上我送的耳環呢?

是耳環的樣式太老氣?還是耳環根本就不漂亮?那總該試試髮飾吧?戴上去!只要一下下就好!

「嗶嗶!嗶嗶!」電腦發出警示。

我衝到桌子前,看著子晴的腦波訊號一閃一閃。

「太棒了!讓我再度為我倆綁上紅線吧!」我興奮地按下遙控器上的「啟動調整」按鍵,只見遠方的子晴腦波,慢慢地滑向戀愛頻道。

「Welcome to 520.1314。」我喜道,立刻撥了通電話給子晴,免得子晴馬上將裝有M 晶片的飾品拿下。

「喂?是我。」我說。

「真巧,我剛好想到你,要不要看我吃宵夜?」子晴的聲音。

「看妳吃宵夜?不如一起吃!」我笑說。

「你太肥了不准吃。」子晴銀鈴的笑聲。

「好吧,就看妳吃,宵夜的老地方?還是我去接妳?」我問。

「你來接我吧?」子晴笑說。

「那20分鐘後妳家樓下見吧。」我趕忙掛上電話,衝進浴室,大喊:「自動快速沖洗!」在自動泡沫與水柱的沖洗後,我胡亂擦乾身體,撈起桌上的車鑰匙,便匆匆赴約。

東海別墅區,數十年老店「口味臭豆腐」,塞了一個胖子、一個美女。

我看著子晴慢吞吞喝著豬血湯,肚子咕嚕咕嚕地猛叫,但是無礙,我已經用更美味的東西填飽我的飢餓。

「剛退伍來台中時,我們便常常在這家吃宵夜啊。」我緬懷道:「我現在還是每個星期吃一次,但從來都沒有看過妳。」

「有回憶的地方最傷身了,特別是不好的回憶總是壓倒好的回憶。」子晴吃著臭豆腐,抬起頭來看著我。

「哇!」我哀怨地看著子晴,說:「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有那麼慘?」

子晴沒有回答,只是俏皮地吐了吐舌頭。

我看著子晴頭上的的髮飾,說:「我常常到充滿回憶的地方,去感染關於妳的一切,對我來說,不管是什麼樣的記憶,不論是吵架、爭執、擁抱、歡笑,只要充滿妳我之間點點滴滴的老地方,都是我最珍貴的人生地圖。」

子晴好奇地說:「人生地圖?以前沒聽你說過。」

我有感而發,說:「一個人的一生,就像一張地圖,有人的地圖大些,有人的地圖小點,地圖上標示著這個人去過什麼地方,走過哪些路,呼吸過哪裡的空氣,在哪裡跟什麼樣的人,一起走過什麼樣的道路。」

子晴沒有說話,只是撥弄著臭豆腐上的泡菜。

「有些人的人生地圖很遼闊,他們的足跡遍佈世界各地,他們的地圖有巴黎鐵塔旁的落日、有萊茵河畔的日出,或許還有絲路上的燥風、一望無際的太平洋,這些人很幸福,他們與世界共同生活著。」我繼續說著,這些話都是我日日夜夜,想同子晴說的心裡話。

「也有些人,像我奶奶,他們的人生地圖就在小小的廚房裡、在家裡小小的客廳裡、在兒女上下學的路途裡。他們的世界很小,但他們也有幸福的方式,他們跟家庭一起生活著。」我說,鼻子酸酸的。

「而我的人生地圖,很小很小,除了實驗室,我的人生地圖都是跟妳在一起的記憶,好多好多的老地方,以前我們常常在新興路上的租屋煮火鍋、下棋、拼圖,那段時光真的很棒,還記得我們說總有一天要把它給買下來,沒想到隔年它就被拆掉了。」我勉強笑說:「但那張3000片的拼圖還沒拼完呢。」

我看著子晴溼溼的眼睛,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緊緊握住子晴的手。

「我們以前常去的溫泉旅社,以前常去的戲院,一起邊看漫畫邊吃滷味的租書店,甚至只是常常一起路過的小餐館,都在我小小的人生地圖裡。」我握緊子晴的手,絕不放開,子晴的眼淚滾落。

我真摯地說:「我人生最美好的時間,都在妳身上,謝謝妳,陪我畫出這麼動人的地圖。」

子晴哇一聲哭了出來,說道:「你為什麼現在要說這些話?我已經要結婚了啊!」

為什麼我要說這些話?

我沒有遲疑,沒有疑慮,說:「因為我愛妳,我要妳嫁給我。」

子晴搖搖頭,掙脫了我的手。

我依舊說:「希望妳再給我一次機會,這一次,我要我們的地圖永遠結合在一起,不再分開了!」

此時,我的手悄悄伸進口袋裡,按下「最大強化」的按鍵。

輸贏就看這一把了!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