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 (三)(都恐式結局)

前言:每一集都可以隨性結局,免除斷頭風險的最佳捷徑:D

 

 

 

 

世間最浪漫的愛情故事是什麼呢?

扣掉我跟子晴的故事,最浪漫的愛情故事當屬上個世紀,金庸先生所著的「神鵰俠侶」了,神鵰俠侶中的男主角楊過,對女主角小龍女一往情深、不顧一切的愛情,跟我還真有異曲同工之妙,尤其是楊過從色情狂公孫止的手中奪回小龍女這一部份,跟我贏回子晴的芳心的橋段,更是頗為雷同。

而神鵰俠侶中的重要愛情基地,就當屬不見天日的「活死人墓」了。

在活死人墓中,楊過跟小龍女一起生活、結婚,多半也在那裡終老一生吧,雖然名稱是晦氣了點,但涵意是極為浪漫的,所以每週都有癡情男女花上大把銀子在「活死人墓餐廳」排隊劃位,就是為了向心愛的另一半求婚,也因此這個長得很像大墓穴的圓形餐廳,搏得了「亞洲最佳求婚場所第二名」的美名(第一名是位於大陸終南山下,佔地五萬坪的活死人墓餐廳本店,台灣的餐廳僅僅是其分號)。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墓穴的涵意。結婚號稱是戀愛的墳墓,所以在這裡向愛人求婚,可謂事半功倍,連老天爺都會幫你送進戀愛的墳墓。

我牽著子晴走進這座圓形的大墓穴,隧道裡面黑沉沉的,只有燭光在走道旁搖曳,但走道的盡頭豁然開朗,豪艷的噴水池座落在大廳中央,五顏六色的光柱跟節奏活潑的水花共舞著,穿著喪服的服務生氣質高雅地捧著金色的餐碟走來走去,而牆上貼著每一對求婚成功的情侶黑白遺照,象徵死去的愛情已昇華成無堅不催的婚姻。

而我定的位子是貴賓級的寒玉床,情侶可以坐在冰冷的石床上共享燭光遺餐。

「這裡很貴吧?」子晴怯生生說道。

「妳喜歡就好。」我笑著。

子晴一定很清楚今晚將發生的事。每對情侶來到這裡,都很清楚今晚將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

「吃點什麼?這裡的東西我打聽過了,越貴的就越好吃。」我笑道:「這家店真是精打細算,知道這種錢絕不能省,也沒有人會省。」

沒錯,求婚是人生大事,一定要氣氣派派,比起在灰姑娘咖啡館求婚的孟修,我不知多疼子晴幾十倍。

子晴看著菜單,說:「我要一客冰島鱈魚套餐,飲料曼巴,謝謝。」

我則點了一客神戶牛排,還給了不少小費。

「今晚將令我們終生難忘。」我說,紫金色的連身西裝閃閃發亮。

「是嗎?」子晴的笑有些尷尬。

「Surprise!」我拍拍手,示意子晴看著大廳中間的水舞,子晴一轉頭,雷射光束立即在水幕上耀出「我愛妳一生一世」的字樣,光彩奪目!

子晴的嘴巴張得很大,還來不及說點深受感動的話,數百個七彩氣球立刻從古墓大廳四周冉冉上升,每個氣球表皮都印上子晴跟我的合照,沒有一個氣球上的照片是重複的!

現場所有前來求婚的佳偶們全都發出驚羨的讚嘆聲,我站在寒玉床上,紳士地向大家鞠躬,讓我們這對情侶接受所有人的注目禮,子晴的臉登時紅透了。

我雙手一揚,環繞立體音響奏出超級乖男孩的冠軍情歌「I amyour husband by destiny!」全場歡聲雷動,掌聲不絕。

「怪了,喜鵲怎麼沒有飛出來?」我心裡嘀咕著,因為我早吩咐「世紀浪漫快遞公司」在歌曲響起時,讓數十隻喜鵲從隧道中飛出,衝上大廳挑高30公尺的廳頂,這樣的效果一定是夢幻級的。

算了,反正整個大廳已經浪漫到了頂點!

我看著滿臉通紅不知所措的子晴,心中真是得意非常,根據我這一星期研究的「如何討女性歡心」叢書,得到一個求婚必勝的招式:讓女人越有面子、在眾人面前被極寵愛的感覺,那麼求婚簡直沒有法子不成功。

「這麼多年了,我們總算又在一起了。」我看著子晴的明眸雙眼,誠摯地說:「人家說小別勝新婚,我們分離三年多,累積的思念更是無與倫比,妳重新接受我,讓我從絕望的深淵躍上天堂,所以——」

我單膝跪在寒玉床上,整個活死人墓頓時鴉雀無聲,連音樂都迅速淡出了,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們。

「所以,請讓我好好疼妳一輩子,讓我們兩人的人生地圖,永永遠遠結合在一起。」我感性地說:「嫁給我吧!」

子晴呆呆地看著我,眼神充滿了矛盾與困惑。

「嫁給我吧!」我重複說著,拾起子晴纖白的手指,輕輕一吻。

「我……這……」子晴支支吾吾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難道是傳說中的女性矜持?

啊!我真笨!我居然忘了最重要的鑽戒!

「讓我為妳戴上它,繫住我倆一輩子的恩恩愛愛。」我笑著,拿出口袋中的精緻紅木盒,盒蓋彈開,十幾條藍色的蠶飛向子晴,爭先恐後咬開子晴的皓白的肌膚,鑽進她的體內!

「What?」我脫口而出,只見子晴痛苦地倒在地上,全身通藍,雙眼翻白,嘴裡冒出奇妙又令人不安的節奏。

這節奏…這節奏……

「是…是……節奏藍調!」一個服務生慘叫。

全場數十對情侶頓時往隧道瘋狂衝去,連服務生都不顧形象地逃逸。

「怎麼會這樣?」我慘然說道,看著子晴慢慢變成一條巨大的藍色蠶寶寶。

好好的一枚大鑽戒,怎麼會變成一堆藍蠶?!

難道是那個金髮藍眼的老西洋人騙我?難道是他催眠了我?讓我以為買了一個大鑽戒,其實卻是花了五十萬美金買了一堆莫名其妙的爛蠶!

幹!哪有這樣做生意的!

「桑葉。」子晴痛苦地說道:「我要吃桑葉。」

我茫然地打電話給桑葉專賣公司,訂了一倉庫的桑葉,誰叫我深深愛著子晴?

即使,子晴變成了一頭重達好幾百台斤的大藍蠶,我也一樣深愛著她。這就是愛情,比什麼月老都要癡情的愛情。

就這樣,我扛著一頭很像母豬的大藍蠶回到我的紅光跑車,一邊哭泣一邊開車,踏上慘絕人寰的復仇之路。

我誓言向那個金髮藍眼的騙子復仇,要他還我五十萬美金以後,再將他碎屍萬段為子晴復仇。

但過了一週後,我開始擔心我是否能夠成功,因為我所面臨的敵人似乎是個相當恐怖的奸商,而且子晴也開始在窄小的後座吐絲了,不知什麼時候會結成繭,又不知什麼時候會變成粉粉的怪蝶飛走。

「子晴妳可不可以不要吐絲了?嘎吉拉已經死了,妳變成蝶龍魔斯拉也沒有用啊?」我哭道,哀求一邊拉著黑色塊狀大便,一邊吐絲的子晴。

夕陽逐漸沒入灰暗的都市叢林裡,彷彿在跟我靠夭著什麼茫茫的前途。

正義,你離台灣還有多遠?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