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 (四)

世間最浪漫的愛情故事是什麼呢?

扣掉我跟子晴的故事,最浪漫的愛情故事當屬上個世紀,金庸先生所著的「神鵰俠侶」了,神鵰俠侶中的男主角楊過,對女主角小龍女一往情深、不顧一切的愛情,跟我還真有異曲同工之妙,尤其是楊過從色情狂公孫止的手中奪回小龍女這一部份,跟我贏回子晴的芳心的橋段,更是頗為雷同。

而神鵰俠侶中的重要愛情基地,就當屬不見天日的「活死人墓」了。

在活死人墓中,楊過跟小龍女一起生活、結婚,多半也在那裡終老一生吧,雖然名稱是晦氣了點,但涵意是極為浪漫的,所以每週都有癡情男女花上大把銀子在「活死人墓餐廳」排隊劃位,就是為了向心愛的另一半求婚,也因此這個長得很像大墓穴的圓形餐廳,搏得了「亞洲最佳求婚場所第二名」的美名(第一名是位於大陸終南山下,佔地五萬坪的活死人墓餐廳本店,台灣的餐廳僅僅是其分號)。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墓穴的涵意。結婚號稱是戀愛的墳墓,所以在這裡向愛人求婚,可謂事半功倍,連老天爺都會幫你送進戀愛的墳墓。

我牽著子晴走進這座圓形的大墓穴,隧道裡面黑沉沉的,只有燭光在走道旁搖曳,但走道的盡頭豁然開朗,豪艷的噴水池座落在大廳中央,五顏六色的光柱跟節奏活潑的水花共舞著,穿著喪服的服務生氣質高雅地捧著金色的餐碟走來走去,而牆上貼著每一對求婚成功的情侶黑白遺照,象徵死去的愛情已昇華成無堅不催的婚姻。

而我定的位子是貴賓級的寒玉床,情侶可以坐在冰冷的石床上共享燭光遺餐。

「這裡很貴吧?」子晴怯生生說道。

「妳喜歡就好。」我笑著。

子晴一定很清楚今晚將發生的事。每對情侶來到這裡,都很清楚今晚將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

「吃點什麼?這裡的東西我打聽過了,越貴的就越好吃。」我笑道:「這家店真是精打細算,知道這種錢絕不能省,也沒有人會省。」

沒錯,求婚是人生大事,一定要氣氣派派,比起在灰姑娘咖啡館求婚的孟修,我不知多疼子晴幾十倍。

子晴看著菜單,說:「我要一客冰島鱈魚套餐,飲料曼巴,謝謝。」

我則點了一客神戶牛排,還給了不少小費。

「今晚將令我們終生難忘。」我說,紫金色的連身西裝閃閃發亮。

「是嗎?」子晴的笑有些尷尬。

「Surprise!」我拍拍手,示意子晴看著大廳中間的水舞,子晴一轉頭,雷射光束立即在水幕上耀出「我愛妳一生一世」的字樣,光彩奪目!

子晴的嘴巴張得很大,還來不及說點深受感動的話,數百個七彩氣球立刻從古墓大廳四周冉冉上升,每個氣球表皮都印上子晴跟我的合照,沒有一個氣球上的照片是重複的!

現場所有前來求婚的佳偶們全都發出驚羨的讚嘆聲,我站在寒玉床上,紳士地向大家鞠躬,讓我們這對情侶接受所有人的注目禮,子晴的臉登時紅透了。

我雙手一揚,環繞立體音響奏出超級乖男孩的冠軍情歌「 I am your husband by destiny!」全場歡聲雷動,掌聲不絕。

「怪了,喜鵲怎麼沒有飛出來?」我心裡嘀咕著,因為我早吩咐「世紀浪漫快遞公司」在歌曲響起時,讓數十隻喜鵲從隧道中飛出,衝上大廳挑高30公尺的廳頂,這樣的效果一定是夢幻級的。

算了,反正整個大廳已經浪漫到了頂點!

我看著滿臉通紅不知所措的子晴,心中真是得意非常,根據我這一星期研究的「如何討女性歡心」叢書,得到一個求婚必勝的招式:讓女人越有面子、在眾人面前被極寵愛的感覺,那麼求婚簡直沒有法子不成功。

「這麼多年了,我們總算又在一起了。」我看著子晴的明眸雙眼,誠摯地說:「人家說小別勝新婚,我們分離三年多,累積的思念更是無與倫比,妳重新接受我,讓我從絕望的深淵躍上天堂,所以……」

我單膝跪在寒玉床上,整個活死人墓頓時鴉雀無聲,連音樂都迅速淡出了,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們。

「所以,請讓我好好疼妳一輩子,讓我們兩人的人生地圖,永永遠遠結合在一起。」我感性地說:「嫁給我吧!」

子晴呆呆地看著我,眼神充滿了矛盾與困惑。

「嫁給我吧!」我重複說著,拾起子晴纖白的手指,輕輕一吻。

「我……這……」子晴支支吾吾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難道是傳說中,女性以退為進的矜持?

啊!我真笨!我居然忘了最重要的鑽戒!

「讓我為妳戴上它,繫住我倆一輩子的恩恩愛愛。」我笑著,拿出口袋中的精緻紅木盒,盒蓋彈開,價值美金五十萬的光芒刺得子晴一臉蒼白。

等等?一臉蒼白?

子晴為何一臉蒼白!?

子晴侷促地說:「這件事來的太突然,我……我……」

什麼?竟然有這種事?難道是鑽戒不夠大顆?

還是喜鵲沒飛出來,浪漫還不夠絕頂?

「Shit!」我脫口而出,渾身冒冷汗,搖搖欲墜。

因為我突然發現,子晴的頭髮是披落的,她的耳朵也不見耳環!

 

 

為什麼?

為什麼 M 晶片沒在子晴的身上?

我真是糊塗,居然忘記確認子晴有沒有除去耳環或髮飾!

「妳……妳怎麼不戴….不戴上我最喜歡的耳環?」我結結巴巴地說,一邊擦著額上滾滾而出的冷汗。

「我在櫃台跟朋友聊天,她很喜歡我的耳環,所以我就借給她了啊。」子晴小聲說道:「你快起來啦,大家都在看我們呢。」

「鎮定,賴彥翔,你一定要鎮定。」我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語。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快點起來啦。」子晴有些生氣了。

「嫁給我吧,我會愛妳一輩子,一輩子愛妳,不管刮多大的風,下多大的雨,我都會很愛妳,不會拋棄妳。」我隨口編織著很爛的求婚句子,想把死馬當活馬醫。

畢竟我跟子晴在這三個月中的種種溫馨互動,積累的情意絕對是真實而澎湃的,加上我倆以前種種又酸又甜的回憶,就算一時沒了 M晶片的幫忙,我這場精心策劃的大求婚也該成功才是!

「不是說我現在沒那種心情嗎?你再不起來我就要走了。」子晴的表情僵著。

原來……原來這次求婚的主角不應是迷死人的浪漫,也不是貴死人的大鑽戒,而是我寶貝的紅線 M 晶片!

「那……那妳愛我嗎?」我幾乎哀求著。

「當然愛。你快起來。」子晴說,臉色稍稍和緩。

當然愛!真是好險!

但我還是要奮力求婚,畢竟都走到這一步了!

「等一下!妳等我一下!我立刻回來!」我慌慌張張站了起來,不顧眾人猛烈的同情眼光,我直奔進隧道,衝出晦氣到爆的活死人墓,鑽進我的紅光跑車。

我大叫「啟動!」,立刻驅車奔回家中,一路上懊悔著自己居然沒有帶著備份的 M 晶片,還自得其樂地沈浸在暴發戶式的浪漫中,一廂情願地認為求婚必勝,結果還不是要飆車回家討救兵!

回到家,我拿著兩對 M 晶片耳環,為了保險起見,我也將遙控器帶在身上,好在關鍵時刻來個「最大強化」,必能使我過關斬將,抱得美人歸。

拿著祕密武器,我狂飆著紅光跑車衝向「活死人墓」,沿途還接到子晴怒氣沖沖的電話,要我趕快回到餐廳,她一個人待在那邊非常尷尬,又沒錢付帳離開,我瘋狂道歉,直說我肚子突然異常絞痛,所以回家吃特效藥,一定會在幾分鐘內就趕到。

「喂?浪漫快遞公司嗎?我要的喜鵲怎麼沒出現!」我掛上子晴的電話,打電話給凸鎚的浪漫快遞公司一吐怨氣。

「啊!是賴先生!對不起對不起,因為喜鵲運送的途中塞車,所以晚了很久才送達,如果您還需要的話,我們的技術人員會隨時支援,並理賠合約的規定。」對方的聲音充滿歉意。

「當然要!指令換成我單膝跪地,大喊請嫁給我。」我大聲說道。

「是是是,您大喊時喜鵲立刻飛進去。」對方說。

「還有,我一拍掌,就要聽到少婦殺手方順吉翻唱的那首求婚老歌,知道嗎?」我交代著,語氣已經和緩許多。

「是!一定替您辦好!到時候還會有燈光特效,免費的,就當作是我們的歉意,但臨時找歌,所以請多給我們五分鐘時間,一定辦妥。」對方說。

我掛上電話,紅光跑車衝進活死人墓的代客停車區,將鑰匙拋給穿著喪服的服務生後,立刻整理衣冠,調整呼吸,好整以暇地走進隧道,紳士翩翩地出現在大廳。

「對不起,我的肚子已經好多了。」我抱歉地說,看著冷冰冰的子晴。

「你去付帳吧,我想走了。」子晴的聲音充滿怨念。我不怪她,畢竟借給朋友戴耳環並不是子晴的錯,而是我不夠細心確認所犯的錯。

「等一等,我還有禮物要送妳,妳看。」我拿出一對金色的耳環,說:「只有妳漂亮的小耳朵,才能夠讓這對耳環閃閃發光。」

子晴接過耳環,勉強笑道:「謝謝,但我真的想走了,今天晚上你提出來的問題,我會慎重考慮的,但現在我真的沒辦法思考。」

我點點頭,笑道:「請讓我看看耳環在妳耳朵光彩奪目的樣子,好嗎?」

子晴搖搖頭,說:「翔,我有些累了,先送我回去好嗎?」

這怎麼成?我已經設法彌補過錯了!

我溫柔地說:「好,但是我真心想看妳戴上耳環。」

子晴的臉色有些難看,但還是噘著嘴,戴上繫起我倆姻緣的 M晶片。

我早已經將每片 M 晶片設定成「若是偵測到子晴腦波,則自動調整至戀愛頻道」,但是調整仍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完成,於是我偷偷伸手在口袋裡,按下「急速調整」的按鈕。

「可以走了嗎?」子晴氣呼呼的,雙手叉在腰上,十足的可愛模樣。

「再等一下,我還有些話要跟妳說。」我含情脈脈地看著子晴,心中暗暗祈禱調整趕快見效。

「我們快丟臉丟死啦,還不快走?」子晴用氣音跟我說,又在我的腰上重重掐了一把。

「再等一下下。」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或許調整已經成功。

「有話車上再說了啦。」子晴一臉快暈倒的樣子。

是時候了!

我拍拍掌,大廳頓時暗了下來,雷射光數從四面八方射向廳頂,閃耀著「親愛的,我多麼幸運,人海中能夠遇見妳。」現場頓時掌聲響起,就跟我所預料的一樣。

 

「親愛的,我多麼幸運,人海中能夠遇見妳,親愛的,我多麼盼望,每一天在這裡和妳擁有家的感覺,親愛的,我多麼幸運,人海中能夠遇見妳……」

少婦殺手方順吉翻唱的這首老歌,聽說原本是一個叫殷正洋的老歌手所唱,這首歌詞曲兼優,正是拿來求婚的絕佳背景音樂,動人的歌聲載負著幸福的辭意,立即贏得全場情侶的掌聲,個個眼中泛著晶光。

「這一天我等了好久好久,子晴,過去的三年裡,每一天我無不祈求上蒼,祈求有一天妳能夠回到我的身邊,讓我盡所有的一切彌補我的錯誤,我日日夜夜渴求的時刻終於來臨。」我說,左手伸進口袋裡,按下「最大強化」的按鈕。

子晴的眉頭漸漸化開,我倆之間的空氣頓時變成粉紅色,在優美的背景歌聲中,天使彷彿降臨在四周,張開潔白柔和的翅膀,祝福天堂般的戀情即將昇華。

我單膝跪地,拿起那一只顯然不夠華貴的鑽戒,大聲喊道:「嫁給我吧!」

子晴的頭微微震動,即將以我最喜愛的角度,答應我這輩子最溫柔的誓約。

而隧道裡面,也傳來數百雙翅膀的拍擊聲,由遠而近,我的喜鵲大軍即將為真摯的誓約做最後的禮讚!

「轟!」數百隻喜鵲從隧道裡一轟飛出,這群受過嚴格訓練的小喜鵲登時盤旋上廳頂,白翅皓皓,活死人墓餐廳頓時籠罩在天堂仙境,許多女人更是緊緊擁住身旁的男人,感動得不能自己。

 

「嫁給我。」我輕輕說道。

子晴的笑慢慢開展,緩緩地……

緩緩地……

 
 

「啊~~~~~~~~~~~~~」

一個女人尖叫著,然後,所有的女人在頃刻間扯開喉嚨,拼命突破自己生平的最高音。連子晴,那原本正要點頭允諾的頭,也抬起頭來,花容失色地尖叫。

我的心臟幾乎要炸裂開來。

因為數百隻雪白的喜鵲盤旋聚頂的剎那,數十對情侶對空讚喟的美妙瞬間,數百喜鵲竟然大肆拉糞,鳥屎自數十公尺的高頂往下密集噴射,糞如雨下,情侶個個來不及閃躲,身上全白色膠狀的爛屎命中!

「啊~~~~~~~~~~~~~」

所有人,不管男士女士,甚至服務生,除了我,全都躲入桌子底下避彈,或衝進隧道想逃出已變成大型鳥籠的求婚勝地。

而我,呆若木雞地跪在寒玉床上,看著被鳥糞暖暖裹住的大鑽戒,心中一片死寂與黑暗。

這就是我精心策劃的求婚妙招?

子晴嚇得痛哭失聲,抱著頭,用長長的桌巾當作雨衣包住自己。

這就是我企求贏得美人芳心的招數?

子晴用力閉著眼睛大哭,連鼻涕都哭出來了。

我掏出遙控器,看著上面的腦波數據,上面顯示子晴的腦波已經脫離 M 晶片的掌控,數據忽高忽低,東跳西竄,完全不理會 M 晶片的作用。一定是突然的恐懼錯亂了子晴的意識。

「今天恐怕是不成了。」我喃喃自語,將控制器收起來,擦掉臉上的鳥糞。

我這個自言自語的怪病,恐怕還要拖上好一段時光才能痊癒。

後來怎麼善後的,我就不多描述了,惡夢醒來總是不願意多回憶,總之錢可以善後一切就是了,特別是很多很多錢。

至於子晴,在我送她回家的路上一直不願說話,眼睛直視前方,我實在看不出子晴到底在想什麼。但決不會是什麼好心情,這點常識我總是有的。

子晴家樓下到了。

「今晚真的很抱歉,都是我太愛搞些稀奇古怪的花招。」我將車停下,說:「我真是個笨蛋加三級,什麼都做不好,shit,我真的搞砸了。」我一頭撞在方向盤上。我倒沒說謊,我真的毀了一切。

突然,子晴在我的臉上重重一吻,我驚訝地抬起頭來,看著子晴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擠出鼓勵的笑容。

「妳不怪我?」我吃驚地看著子晴。

「謝謝你為我設計這麼浪漫的夜晚,我知道你都是為了討我開心,才這麼大費周章。」子晴的笑掙脫了一晚的哀怨,是多麼的溫柔,是多麼的善解人意。

「妳真是我的天使。」我抱著子晴,很緊好緊。

「不過啊,要我嫁給你,你還要再加加油才行喔。」子晴親著我的耳朵,算是原宥了我。

「我知道我知道,下次我一定把每隻喜鵲的小屁屁都塞上橡膠丸,讓他們想拉也拉不出來。」我亂說著笑話,心裡又欣慰又感激。

「還有,下次不要再穿那麼奇怪的衣服。」子晴嚴肅地說,指著我的連身紫金西裝。

「我還以為妳會喜歡。」我遺憾地看著這身亞曼尼。

「就這樣吧,我要上去洗澡了。」子晴開玩笑地瞪著我,說:「因為鳥大便好臭。」

我乾笑著,跟今晚幾乎成為我新娘子的子晴揮手道別,我看著子晴的身影隱沒在門後,然後看著樓上公寓的燈光亮起,然後子晴的妹妹洛晴,打開窗戶向我大笑招手:「我姊姊好臭!」

我尷尬地陪笑,看著遙控器上的數據:「520.1314」。

果然,只有在戀愛頻道開啟時,子晴才會像三年前一樣,對我溫柔體貼。我感到有些落寞,有些感嘆。

我就像另類的吸毒者,瀰漫在虛無的煙霧中,吸食著人工製造的浪漫,我已中了 M 晶片的毒,戒不了,也不想戒。

若是這樣,我必須認真考慮將 M 晶片永遠植入子晴腦內這回事,畢竟我已經無法離開子晴的愛,而子晴也一定能從我的身上覓得世間最癡情的愛。

前野擁有將 M 晶片植入猿猴腦內十多次的經驗,也擁有哈佛醫學博士的學位,他一定能幫我這個忙,使子晴永永遠遠都寄託在戀愛頻道下,跟我白頭偕老。

「要怎麼做,才能對子晴的大腦開刀呢?需要製造一起車禍嗎?」我自言自語著,聽著車上的「I am no dear John!」情歌,慢慢開車回家。

 

 

這不是一個恐怖的愛情演義,也不是陰森的浪漫小品,這是一個破鏡重圓的感人故事。百分之百。

所以,我必須確保子晴經過 M 晶片的手術後能夠健健康康,不會變成舉止怪異的女人,也不會有什麼詭譎的副作用,這樣我才能安心地請前野為子晴動手術,所以子晴決不能是 M 晶片人體實驗的第一隻白老鼠。我必須等待。

然而,雖說M 晶片的應用一定是屬於 SONY 公司永遠的發財祕密(說不定是裝在SONY的筆記型電腦、電視、隨身聽等家電中),默默影響全世界人類的消費習慣,從此 SONY 的各種產品一定會大發利市,這樣我們幾個研究者手中的公司股票一定瘋狂上飆。

但,這幾天 SONY 總公司並沒有開始人體實驗的意願,一切似乎都在前置階段,這中間當然有現行法律限制的問題,不只是日本與台灣,幾乎所有的國家都簽訂了「北京2016第七公約」:禁止進行有爭議生化科技人體實驗,例如禁制複製人研究、強化人研究、變種人研究等等, SONY 公司萬一在實驗的過程中被揭露出心靈控制晶片的計畫,一定會慘遭各界討伐,研究也將被迫停止。

這是可以理解的,人體實驗必須極其祕密地策劃。

其二,萬一人體實驗出了嚴重的紕漏, M 晶片研究就有曝光的危險,所以我猜測 SONY 正在尋找更合適的實驗地點,隱密而媒體匱乏、法治死亡而無視人權。例如非洲去年才宣佈獨立的哥薩亞熱那、阿富汗第七帝國、伊拉克等等。

「Shit,要等 SONY 找新地點跟建新實驗室,那不就要等得遙遙無期?」我躺在床上自言自語。

「不不不,說不定 SONY 早就在進行了, SONY 這麼愛錢,這種事一定已經進入最後的籌備階段,說不定已經替 TST 訂好去阿富汗等鬼地方的機票了。」我胡思亂想著。

「人體實驗這種事可不能開玩笑,反正 M 晶片已經讓我有贏無輸,所以幫子晴大腦開刀的計畫就先緩一緩吧。」我打定主意,心裡踏實多了,反正現階段先把子晴娶到手,若以後幫子晴動手術便多的是機會。

至於我的最佳共犯前野,他在這三個月之間已成為夜夜獵豔的假情聖,每天總會找機會私下跟我說他昨夜床上的對象有多騷多辣、或是有多純多潔,他說自己是專業的科學家、超專業的「蒐藏家」。

蒐集什麼的蒐藏家?當然就是蒐藏一夜情的大專家。

坦白說,要是我沒有子晴,我就等於沒有了良心,沒有了良心,我多半也會變得跟前野一樣放蕩。

M 晶片等於是人性私慾的試煉石,它擁有操控他人心智的能力,這種能力象徵能奪去他人一切的權力,而,能夠抵抗這種權力慾望的,世上恐怕難尋幾個這樣的大哲大聖。

多虧了對子晴的愛,讓我得起通過慾望地獄的試煉,無視無數美女的撩人的眼神,專注在與子晴天地動容的愛情上。

想到我比前野有品格多了,心中頗為安適,我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到了 TST 實驗室,大夥忍不住問我求婚的經過,不消說當然是引來一陣大笑與奚落,我訕訕地坐在沙發上,說:「要不是我中途肚子痛,求婚早就成功了。」前野頗有興味地看著我,他當然知道我的苦處。

Jason一身的運動勁裝,同情地說:「肥豬,你犯的錯誤不是拉肚子。」

我冷道:「拳擊教練懂什麼愛情?」

Jason一拍手,大呼:「你說的對啊!」

說著,Jason便將一身的運動服脫下,然後用力掙脫超級緊身的橡皮內褲,渾身精赤地走到他專屬的衣櫃前,拿了一套白色的醫生服穿上,說:「你好,我就是名心理醫生Dr. Sick,說話富有哲理,個性自傲略帶古怪,今年五十八歲。請問這位肥豬先生有什麼煩惱憂愁嗎?」

我看著Dr. Sick認真的表情,我知道Dr. Sick一向是角色扮演資優生,於是說:「我求婚失敗。」

Dr. Sick哀憐地說:「你那種求婚方式是砸錢,跟浪漫一點關係也沒有,失敗的原因也跟你鬧肚子一點關係也沒有。你需要的,是多很多情感,少很多氣派。」

我悶悶地問:「那該怎樣多很多情感?」

Dr. Sick 一副老謀深算道:「這樣問就有失肥豬你的智商了,使用情感這種武器的方式,端看你跟你女友的相處經歷,經歷不分大小,只分長短。」

我沒好氣地說:「敢問為何經歷不分大小,而是要分長短?」

Dr. Sick微笑說:「戀愛的過程中總會發生感人的大事,那些大事衝擊雖大,但它的感情能量卻在當下就釋放完畢,來的快,也忘得快,頂多拖個一兩年,那些感人的大事就會被沖淡,因為情敵也能夠做出驚天動地的大事,所以用愛情的大事決鬥,太累也太不划算。」

我開始感到好奇,問道:「難道大事不做,盡做些小事?」

Dr. Sick滿意地點點頭,說:「有的經歷如雞毛蒜皮,但它會綿延在生活裡,注意了肥豬! 經歷是綿延在生活裡,而不光是綿延在愛情裡,因為愛情表面的層次太多,所以要從生活的根部著手。綿延在生活中的小事,剪不斷,忘不了,因為愛情可以不要,但生活還是得繼續下去,所以,只要將愛情淡淡藏在生活裡,就會發揮無招勝有招的妙境。」

我似乎不停地點頭。

經歷綿延在生活裡,所以,愛情應該藏在生活裡,這真是我跟子晴六年感情的相照印。我們一起在小小七坪的租屋裡渡過一年半的光陰,也在華廈渡過兩年的時光,不知道一起吃過幾千次飯,不知道一起被陽光刺醒過幾千次,也不知道吵過幾次大架小架、一起熬夜打電動玩具……總之,我們的確在平淡的生活裡找到幸福的味道。

我自言自語說:「幸福,不只是愛情而已,還有生活。就是這麼一回事,這跟我的人生地圖觀頗有類似之處啊!」

Dr. Sick看我一副迷途知返的樣子,得意地笑說:「平淡勝浪漫,綿延勝轟烈,愛情的致勝祕笈就是不要光看愛情,你看不到的,都藏在生活裡。」

我簡直要跪了下來,忙問:「我把愛情藏在生活了,但是我要怎麼求婚才會成功?」

Dr. Sick狐疑地說:「通常如你所說的情況,是不太需要煩惱求婚的。」

我急切地問:「這你先別管,快告訴我求婚成功的捷徑。」

Dr. Sick聳聳肩,老氣橫秋地說:「生活裡的毛皮小事長期累積後,卻有如鈾金屬的能量,若是把它造成核子彈,其威力可想而知。至於要怎麼造成核子彈,嘿嘿嘿,請好好用你那顆豬腦袋想一想。」

是啊,我得好好想一想。

於是,我下班後,就開始冥想,冥想的題目簡單中見複雜:如何從平凡生活中製造威力驚人的愛情炸彈?

要如何製造出決定性的愛情核子彈呢?

改良 M 晶片的功能,使它的腦波控制能力更上一層樓?

這方法顯然太耗時,而且也跟藏在生活中的愛情沒有關係。

「生活中的愛情…….生活勝愛情……..小事勝大事…….綿延勝爆發……這中間的涵意根本不難懂,但要如何使用勝過愛情的「生活」呢?」

我徹夜想著這個問題。

若將這個問題往後再退一步看,其實是「如何使子晴感受到我的重要」,而我的重要,就顯現於我在子晴的生活中的位置是多麼的不可取代,因為子晴不是光愛我這麼簡單,她還跟我一起生活!我們彼此的人生地圖交疊甚深!

是啊!我們彼此的人生地圖幾乎重疊在一起,只因為六年一同生活的共同經歷不可小覷!

「這就是愛情的核子彈!用人生地圖作成最後的核子彈!」我喜道,振臂狂呼。

我知道該怎麼利用我倆的人生地圖了!

加上 M 晶片的一臂之力,這個「遊戲」一定能夠成功!

今晚,沒有浪漫的燭光。

燭光太有氣氛。

今晚,也沒有悠揚的音樂。

音樂太過醉人。

今晚,當然也沒有翩翩飛舞的喜鵲。

喜鵲會大便。

今晚,只有平凡的日常生活。

 

 

「猜拳輸的洗碗。」我笑著,懶趴趴地坐在和式地上。

晚餐是子晴的快炒青江菜、蛤蠣湯,還有我拿手的蔥爆牛肉,外加兩盒好吃的章魚丸子,這是以前我跟子晴同居時經常見到的晚餐組合。

「剪刀、石頭、布!」

我跟子晴吆喝著。猜拳洗碗是老規矩了。

子晴哭喪著臉,捧著碗碗筷筷走進廚房,我則躺在和式地板上假裝游泳。

以前我也是這樣,在地板上空泳運動,等待子晴洗好碗筷。若是由我洗碗,子晴一定會在榻榻米上睡到流口水。

「等一下要做什麼啊?」我問,故意打了個哈欠。

子晴在廚房說:「要打電動嗎?我要玩星海殺戮,我最近變得比較厲害一點喔,不用十五分鐘就把洛晴電倒嚕。」

我伸了個懶腰,說:「星殺玩得好膩喔。」我站了起來,走到臥房偷偷拿起改裝的很像空調控制器的 M晶片 遙控器,按下「最大強化」的按鈕,並將時間設定成十個小時。

「那你想做什麼?」子晴在廚房大聲說。

「不知道,妳說呢?」我說,回到和式地板上空泳。

「不然我們再去買張拼圖?」子晴將洗好的碗筷放在櫥子裡,走到我身邊坐下。

「好啊,可是改天吧,今天沒那種雅興,嘻。」我抱著子晴,慵懶地說。

「哇,那你想做什麼?該不會想睡覺了吧?」子晴看著錶,說:「才七點半。」

我假裝靈機一動,說:「那我們玩大富翁好不好?」

子晴搖搖頭,說:「兩個人玩大富翁好無聊。」

我緊緊抱著子晴,說:「我有個新點子,一定可以兩個人玩啦!」

子晴摀著耳朵,在地上滾來滾去,大叫:「我不聽我不聽,兩個人玩大富翁好可憐!」

我壓在子晴身上,鬼叫道:「這個新大富翁還只能我們兩個人玩,多一點人玩反而怪怪的。」

子晴無奈地放開雙手,笑說:「你的新點子一定很糟糕。」

我哈哈一笑,在地上抱著子晴說:「這個新大富翁我命名為「老地方大回憶」,是只屬於我們兩個人的遊戲。」

子晴好奇地問:「怎麼玩?自己做地圖嗎?」

我點點頭,說:「我們用我們珍貴的老地方,做成一份屬於我們自己的大富翁路線圖,每個地點的價格都不同,它對我們很重要,價錢就貴些,它對我們比較不重要,那個地方的價錢就低一點,怎麼樣?」

子晴很高興地說:「好啊好啊,聽起來很好玩!」

於是,我們將全開的光漆紙攤在地上,兩人手上各自拿著油力筆,興致盎然地討論著「老地方大回憶」地圖上,應該有哪些「老地方」上榜。

「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KKcity 裡的永恆國度BBS站,就當作是地圖的起點吧。」我拿起油力筆,在紙上畫了一個方格,寫下「永恆的國度」五個字,說:「妳看要定價多少錢?」

子晴在方格上方寫下「五千萬」,說:「就五千萬吧!沒有它我們就不會在一起。」

我吐了吐舌頭,說:「好貴啊!」

子晴想了想,在紙上畫了一個別墅,寫上504的門牌號碼,說:「我們住了好久的租屋,甜蜜的504應該賣三千萬。」

我在紙上寫著「好口味臭豆腐」,說:「常常吃宵夜的地方,本來只值五百萬的,但因為它也是我挽回妳的地方,所以它價值兩千萬。」

子晴在我寫上的價格下,補充寫上「子晴免費通過,笨翔經過必買」,說:「這是你應該做的。」

我抗議:「這不公平!」

子晴捏著我的大腿,說:「這個遊戲本來就不應該公平,這是愛的遊戲。」

我苦笑,心裡卻非常開心。

「聞香牛肉麵,加麵加湯不加價,真是個好地方,兩百萬。」我笑著。

「那老闆後來看到你就怕,真好笑。」子晴也笑著。

「有一次我參加老闆辦的大胃王比賽,忘了五分鐘吃幾碗了,總之得到第三名。」我回憶著聞香牛肉麵的道地湯頭,食指大動。

子晴想了想,說:「雙子星漫畫店也要上榜,一個禮拜總要去兩次。三百萬。」

我吞了吞口水,說:「還有好吃又便宜的貴族世家,當初沒什麼錢的時候常常去吃,一億。」

子晴把我寫上去的「一億」劃掉,捕上「兩百萬」,說:「它哪有這麼值錢!」

「永豐旅社呢?住一晚才六百塊,記得嗎?」我說,寫下八百萬的高價。

子晴甜甜地說:「怎麼不記得?我們租的地方沒冷氣、沒電視,夏天好熱好熱,我們每個月總要存點小錢去那裡過一晚,吹冷氣看電視、睡覺。」

我懷念道:「好像貧民的渡假,那時候我們還常常買雞肉飯跟滷蛋,在旅社的床上一邊看電視哈哈大笑,一邊吃飯。」

子晴幽幽地說:「為什麼人總在有錢的時候,懷念起貧窮的日子啊?」

我想了一下,說:「也許是因為,貧窮的日子單純而容易滿足;也許是因為,情人總是在貧窮的時候相互扶持。」

子晴的眼睛有些淚水,說:「也許是因為,貧窮的時候,總是有許多可愛樸實的老地方,那些老地方因為貧窮時相依偎的溫暖,充滿了愛的真諦;也許是因為,我在貧窮的時候,比在富裕的時候更加愛你。」

我親了親子晴的眼睛,吸吮著她眼中的淚水,說:「以後這張大富翁遊戲地圖,會隨著我們之間的老地方增多而擴張。」

子晴回吻我,感動地說:「一定。」

於是,那晚就在我跟子晴充滿回憶的氣氛下,地上人生地圖的老地方越來越多,我們常常合吃一份的的雙份牛排店、老闆總會說「一樣嗎?」的早餐店、東海大學的文理大道、第一廣場的二輪片影城、梧棲鹹鹹的海邊、沒有人盯場的家樂福……

這就是隱藏在生活中的愛情,所製造出的愛情核子彈。

「以後我們常常玩這個大富翁好不好?」我從後面抱著子晴。

「好哇!」子晴吃吃地笑,擲出骰子,是兩個「六」。

十二步,子晴的棋子正好走到我被迫以重金買下的臭豆腐店。

「Shit!是妳免費通過的好口味臭豆腐!」我慘叫。

這個核子彈,就在我的精心策劃下引爆了,引爆了我跟子晴最珍貴的回憶,我相信求婚成功的日子已不遠。

至於求婚的地點,我知道我不能再一昧追求虛浮的浪漫,因為真正的浪漫不是用場面堆出來的。至少我的女人是這麼認為的。

「成功了嗎?」Dr. Sick 老氣橫秋地問,盤腿坐在超級電腦上。

「托福,算是非常成功。」我坐在沙發上,漫不經心地說。

我之所以漫不經心,不是因為不想跟 Dr. Sick 談我的老地方大富翁遊戲,而是分心在前野跟嘉玲奇怪的互動。

前野正幫著嘉玲按摩,嘉玲正看著悟空跟達爾的身體健康數據,一邊微笑。

而嘉玲的耳朵上,正搖曳著藍色的小墜環。

我看了前野一眼,前野神祕地笑著,他的手不乾不淨地在嘉玲的背上遊走。

不會吧?我以前也對美麗的嘉玲動過心,兩個人也曾一起看過幾場音樂會,Shit!這淫獸居然動起嘉玲的腦筋?!

我嚴厲地看著前野,但他並沒有迴避我的目光,反而笑的更加的淫賤了。

「你們在談戀愛啊?」Ken穿著黑色的皮風衣走進實驗室。

「你遲到了整整五個小時。」Dr. Sick 看了看錶。

Ken沒有回應,只是看著前野跟嘉玲,說:「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嘉玲只是微皺眉頭,前野則笑得陽光燦爛。

我看見 Ken 一臉的狐疑跟失望,的確,這次前野的確做的太過分了,竟敢企圖染指 TST 公認的美麗寶貝!

嘉玲繼續讀著猿猴的健康數據,任由前野幫她搥背,而 Ken 則一臉懊喪地坐在我身旁,問我:「喂!這怎麼可能?」

我聳聳肩不說話,沒想到宗昇遠遠在實驗室的另一頭大叫:「你也覺得很奇怪吧?!我也實在想不透。」

前野哈哈一笑,說:「因為我有內涵啊。」

真是噁心!

 

這件事簡直是太噁心了。

接下來的兩個星期,我每天實驗時,都要忍受前野恣意地跟嘉玲打情罵俏,那種淫賤的樣子看了就怒火中燒,連結了婚的宗昇也常常半天不說一句話,把自己埋在 M 晶片的超微電路中。

至於暗戀嘉玲很久的 Ken ,每天都哭喪著臉,把自己關在強化玻璃牢籠內,兩眼呆滯地拿著鳳梨,跟悟空、達爾一起玩躲避球。

甚至, Ken 開始瘋狂加班,直到每個人都走了,他還是一個人在鍵盤上敲敲打打,有時甚至直接睡在實驗室裡,沒有人知道他要自暴自棄多久。

「醜話說在前頭。」宗昇嚴肅地勸戒 Ken :「這裡不是史丹福,你要是做奇怪的炸彈把實驗室炸掉了,你賠也賠不起。」

Ken 沒有理會宗昇,只是髒白著臉,專注地盯著 M 晶片的結構圖深思。

「前野!需要性愛教練嗎?!免費的幹砲教學喔!」Simoncat大叫,一身保險套做成的塑膠衣。

這禮拜他叫Simoncat,是個對性愛技巧有驚人造詣的黑人,年紀18,個性活潑好動沒禮貌,是個舊式保險套的愛好者。

Simoncat是唯一沒受前野影響的奇人。

前野哈哈笑,看著嘉玲說:「別亂說,我們只是好朋友啦。」

嘉玲吃吃地笑著,拿著原子筆用力敲打前野的禿額。

整件事是越來越噁爛了!

我不能坐視嘉玲落入淫獸前野的手中,於是有一天,我在下班時約了前野一起到星巴克喝咖啡聊聊,打算好好勸戒他一番,希望他迷途知返,不要再做慾海饑民了。

兩人坐在靠窗的位置,前野要了大杯的巧克力脆片冰沙,我點了五杯哥倫比亞。

「你應該知道我要找你聊什麼吧,所以我們就直接敞開來談。」我說,一口氣將一杯哥倫比亞喝掉。

「是嘉玲的事吧。」前野一派輕鬆地說。

「對,簡單一句:不准動嘉玲!」我認真地說。

「為什麼?你自己不也把 M 晶片用在你女友身上?」前野愉快地說,吃著巧克力薄片。

「那不一樣,我跟子晴之間擁有許多美好的回憶,我們之間是真愛。」我說,又喝掉一杯哥倫比亞。

「既然是真愛,何不把你弄的 M 晶片功能給停掉?」前野笑著說:「你不敢,不是?」

我沈默了一下,說:「沒錯,我的確不敢,但我所要說的重點是 M晶片用途的正當性。不可否認,你將 M 晶片用在錯誤的地方。」

前野假裝吃驚地說:「是嗎?」

我又喝掉一杯哥倫比亞,說:「我是真心愛著子晴,我也有把握給她一輩子的幸福快樂,所以我捨棄尊嚴使用 M 晶片,幫我追回子晴。但是你不一樣,想一想你當初使用 M 晶片的初衷!你說你想要……」

前野擠弄眉毛,說:「我說我想要體驗戀愛的滋味,沒錯,這是一開始的目的。但是事情演變到後來,我發現 M 晶片根本不能帶來愛情,它只能帶來性。」

我大感憤怒,又灌了一杯哥倫比亞,說:「難道我跟子晴之間的不是真感情?」

前野好像故意要惹我生氣,笑著說:「沒錯,一切都是假的。」

我冷冷地說:「那你自己呢?也是在玩假的?」

前野點點頭,說:「是。現在的我只是在玩弄女人而已,我只是在蒐集一夜情,我只是每個晚上在不同的女人身上射精而已。這些我自己清楚。至少我不像你一樣,被自己製造出來的假感情所欺瞞。」

我將最後一杯哥倫比亞喝掉,氣說:「你要這樣褻瀆 M 晶片那是你家的事,但是用M 晶片,不代表就是在搞假感情,我對子晴的愛千真萬確,我們是一起走過六年光陰的老情人!」

前野並沒有生氣,只是很有興味地看著我,說:「你的咖啡喝完了。」

的確,於是我叫了另外十杯哥倫比亞。

「愛情,不是那樣談滴!」前野裝作很有哲思的樣子說。

「你根本沒談過戀愛,你怎麼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愛情?」我冷道。

「你說得不錯,我的確沒嘗過完整的愛情,也許有一天我會將 M晶片丟掉,然後用心地談場完整的感情。但現在我中了性愛的毒,哈!我看還有好長一段時間,我才會放棄 M晶片吧!」前野哈哈大笑。

前野不斷的自承錯誤,令我頗為不解。

「那我問你,一個男人愛上另一個女人,於是開始追求那個女人,請問,那個男人的目的何在?」我說,又喝掉一杯咖啡。

「男人當然是想要那個女人愛上他。」前野很快地回答。

「這就對了。」我說:「既然讓對方愛上自己就是愛情的目的,那麼手段的使用就應擺在其次, M 晶片不過是一種省時省力的幫手,因為不管是省力的捷徑,或是辛辛苦苦的追求,愛情的終點都是一樣的,讓對方愛上自己。」

「錯。」前野咬著巧克力脆片,說:「愛情不是這樣。」

「你該不會是想說,愛情的真意是追求的過程?」我不屑地說:「這點我並不反對,但追求若是失敗,那豈不是落得一場空?」

前野沒有立刻回話,只是默默地咬著冰沙上的脆片。

我繼續說道:「愛情的真意應該是好好照顧對方,而不是一昧沉浸在追求的過程,若能夠好好珍惜對方,那麼追求時那種曖昧不明所帶來的快樂,其實是很次要的,那種不確定的感覺絕非愛情的完骸。」

關於這方面我已想了很多。

<追求>要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如果男人只是喜歡追求女人,那就未必是深愛著那女人,那男人喜歡的是自己在追求女人的過程中,那種發光發熱的感覺,換句話說,那男人喜歡的是自己。

真正的愛情不該是這樣的,而應該是全心全意為對方設想,捨棄有的沒的的旁枝末節。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