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 (三)

我知道我很卑鄙。

但是,在這種關鍵時刻,為了愛情,我願意下十八層地獄,更不用說單單揹上卑鄙的汙名。

現在的我,只想求一個機會,只想求一個重新出發的機會。

只要子晴一點頭,我就能重獲新生,我就能爬出這個腐敗的身軀,我將擁有愛情眩麗奪目的羽衣。

於是,我按下「最大強化」的按鈕,使子晴的 M 晶片以每秒六十億次的極速頻率調整。

我使勁拉著我倆之間的紅線。

 

 

「情人,總是老的好。」我也哭了,說:「我多希望,自己能夠跟相知相愛的人共度一生,我知道那個人就是妳,只有妳,真真正正是我生命的一部份,我們有好多好多的老地方,我們有好多好多的小默契,只有妳才知道我愛喝可樂,但絕不在妳面前喝,只有妳知道我其實不喜歡抽煙,我只是愛裝酷。只有妳,我只能在有妳的人生地圖裡,才能找到幸福。」

子晴早已哭紅了雙眼,她哭道:「你為什麼以前都不跟我說這些?」

為什麼?

為什麼這些話,我以前未曾對子晴說過?

我擦去子晴的眼淚,說:「以前我做了太多錯事,等到我的枕邊沒有了妳,我才知道,一個人看著初晨灑在床頭的陽光,是多麼落寞,原來,生命中美好的一切,都不是一個人能夠體會的,一切的美好,都是因為有妳。」

我看著哭成淚人兒的子晴,大聲說:「一切的美好,都是因為有妳,所以,請妳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給妳幸福,讓我跟妳永遠在一起!」

子晴的手抓的好緊,抓得我的手臂好痛好痛。

「你是個壞蛋!」子晴點點頭,泣不成聲。

「我愛妳!」我狂喜大吼。

此時,四周響起了掌聲,我倆錯愕地看著四面八方站起來的食客,每個人都拼命鼓掌叫好。

「幫我吃完快走!」子晴緊張地催我。

我樂得飛快夾起桌上的臭豆腐往嘴裡塞,只是,臭豆腐變得好鹹好鹹,那是愛情的味道。

「我愛妳,耶!」我邊吃邊傻笑。

「知道啦,快吃!」子晴的頭很低很低。

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夜晚。

深夜,我沒有送子晴回家,我們一起回到我的住所,躺在我原本缺乏生機的床上。

「等等,不要拿掉髮飾,我喜歡它的樣子。」我支開子晴的手,一陣熱吻。

「不要拿掉?」子晴奇怪地看著我。

「嗯。」我解開子晴的衣釦子。

就這樣,我們像好久好久以前那樣,相擁到天明。

 

 

 

之後一個禮拜,只要子晴戴上 M 晶片,我就約她出來,或去公司接她上下班,有幾的晚上子晴在我這裡過夜,我等她睡著後,我便將 M 晶片解除控制,讓子晴的腦波休息一下,再設定成明日早晨八點整準時收聽戀愛頻道。

在這一週內,我們的愛情突飛猛進,這全都歸功於我們之間堅若磐石的過往,與我的努力。

這之間,我跟前野又回到空無一人的實驗室,偷出更多的 M 晶片,於是我送了更多裝有 M 晶片的飾品給子晴,讓她更常暴露在戀愛頻道中。

人的潛意識是很奇妙的,這也省了我不少力氣。

子晴沈浸於戀愛的美妙中,她的身體自然會發現隱藏在意識之外的關聯:只要她戴上某些髮飾與耳環,她就能享受到美好的愛情。於是,子晴的潛意識就會選擇順手戴上我送的小飾品,使得控制關係更為緊密。

但子晴的心腸子軟,她不忍心告訴孟修她已經重新接受我的事實,但,子晴她是多慮了。這個問題我早已經替她解決,用錢解決。

我透過警察朋友的關係,跟風月界最受歡迎的「制服幫」組織搭上線,制服幫在近五年席捲了台灣的聲色市場,以清純動人的美少女群為號召,願以各種方式服務買客。

於是,我以高價購買了其中最受歡迎的五名女孩的「三個月戀愛權」,讓她們以各種巧合與邂逅錯入孟修的生活,媚誘孟修。不多久,大約是四天吧,孟修就打電話告訴子晴分手的消息,令子晴悵然所失,卻也如釋重負。

孟修對子晴的愛情不堪一擊,我一點罪惡感也沒有。那麼禁不起考驗的愛情,不如早點結束吧,這對子晴好,也對孟修好。

總之,我的愛情全面勝利。

而我的假期,也差不多結束了。

 

收假了, M 晶片的爸爸媽媽全都回到了實驗室。

嘉玲曬了一身美麗的古銅色,還談了場異國戀情,而Ken也從神祕的尼泊爾回來,臉上多了幾分看破世間所有凡事的滄桑,而宗昇帶著大山的遺像,哭哭啼啼地訴說大山在東澳垂釣時,為了撈起掉在沼澤裡的魚竿,不小心被神出鬼沒大蟒蛇給捲走,只留下一隻雨鞋。

Dalapa一臉惋惜地說:「真是可歌可泣,正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

對了,這個禮拜他叫Dalapa,角色扮演的主題是熱愛衝浪的海灘男孩,所以他全身赤條條地坐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一塊衝浪板。

「你在惋惜大山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勃起?」我問道。

「不行,嘉玲變漂亮了。」Dalapa害羞地看著嘉玲,嘉玲笑咪咪地不以為意。

「海灘男孩為什麼不穿泳褲?」Ken 問道,他依舊是一身黑色。

「海灘男孩崇尚自然。」Dalapa認真說道。

結果就是:只有宗昇一個人抱著大山的遺像哭泣。我們 TST 的感情好像不夠好。

「什麼時候開始人體實驗?」前野開口了。

「對啊,上面有交代什麼嗎?」我故意問道。

「上面只說叫我們多做幾個猿猴的樣本,他們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蒐羅合適的志願者,一旦人體實驗開始了,上面還會派一組醫療尖兵支援我們。」宗昇抽抽咽咽地說。

「太棒了!那表示我們可以輕輕鬆鬆工作了?」嘉玲喜道。

「似乎是這樣的。大家有空去大山家裡上個香,嗚~~」宗昇哭得很煩。

於是,我們的 M 實驗邁入輕鬆的猿猴驗證期,大家隨意東摸西摸,還沒到下班時間就全散了,而我一出實驗室,就跟一直向我擠眉弄眼的前野一同去酒吧喝小酒。

但我們去的酒吧,並非前野家樓下的「SuckMe Pub」。

「我把她給甩了。」前野笑嘻嘻地說,搖著啤酒。

「為什麼?你不是很喜歡她?」我吃驚道。

「我第三個晚上就上了她,破了我的老處男之身,我終於體驗到那種魚水之歡的樂趣。」前野哈哈大笑。

「這你跟我說過啦,就在上次我們再一起回實驗室的時候你就跟我說了。」我說:「但是既然那麼美好,為什麼要分手?」

「喝酒!」前野舉起瓶子敲著我的酒瓶,我們一飲而盡。

「你想想!我是笨蛋嗎?哈!決不是!」前野的笑有些誇張,說:「我既然可以控制別人喜不喜歡我,我憑什麼要單戀一枝花?」

對於這樣的想法,我並不意外,但是前野的愛情觀顯然被 M 晶片給扭曲了。

「但如果對方是你真正喜歡的人,那可是比什麼都還要珍貴,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說,又點了一手啤酒。

「要找到自己最愛的人談何容易?所以我當然要慢慢找囉。」前野不懷好意地看著我,說:「你難道沒想過,要用 M 晶片來場露水姻緣嗎?逢場作作戲,那感覺真是刺激!」

前野的眼神彷若是情場老將,根本不像是剛剛初戀過後的人。

「沒有。」我斷然說:「我愛子晴,那是千真萬確,堅若磐石的愛。」

前野猛點頭,說:「那也無妨,只要你有 M 晶片在手,你跟子晴要怎麼愛都可以,但我說的是一夜情啊!不需要負責任的一夜情!」

我愣了一下,說:「你下手了?」

前野舉起酒瓶敲敲,大笑:「喝酒!」

我一邊喝著,一邊看著狂放的前野,又說:「你真的下手了?」

前野笑說:「沒錯!只要我在酒吧跟女人搭訕,想盡辦法將耳環掛在女人的耳朵上,哈!我早已設定 M 晶片為自動偵測啟動模式!那個女人不順手擒來!」

我呆呆問道:「那你一共…….一共下手幾次?」

前野歪著頭,說:「一共四次,夜夜跟不同的美女睡覺,那感覺真是爽翻天了!」

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忌妒,我心裡還真有些不是滋味。

「不必繃著一張臭臉,老弟,你也可以試試!」前野豎起大拇指,讚道:「跟剛剛認識的美女做愛,真是一流棒!」

我想起小說裡的一夜情描述,說:「難道你沒有一夜情過後的空虛感嗎?」

前野搖搖頭,誠懇地說:「老弟,我完全認同空虛感的存在,但是啊,空虛感只存在於數十次、數百次的一夜情過後,我才剛起步,等到那種高處不勝寒的空虛感找上我的時候,我才會認真找個喜歡的女人結婚生小孩!」

我聳聳肩,說:「看你這樣子,我還真有點羨慕,可是我不能再對不起子晴了,好不容易我有新的機會跟她共度一生,我只想趕快跟她結婚。」

前野一副為我惋惜的樣子,說:「那樣啊?結婚是戀愛的墳墓,這句俗諺可是在每個民族裡都可以找到類似的句子。」

我笑著,又乾了一瓶啤酒。

前野突然起身,從口袋裡掏出兩枚閃閃發亮的耳環,說:「看我的吧,現在的我已經升級成獵豔高手了。」說著,前野自信滿滿地走到女人堆裡,盯上一個治艷的美人。

「前野要的是放蕩的性,我要的,才是貨真價實的愛情。」我碎碎念著。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這句老話大概很符合現在的情境吧。

只不過,當我看到那治艷的美人將耳環戴上去的瞬間,我還是心動了一下,畢竟我還是個正常的男人。

幸好,我有子晴的堅貞愛情護體。

 

子晴跟我的愛進行得很順利,就如我所預料的, M 晶片在我們之間渠了愛河、搭了鵲橋,使我們的感情以難以置信的速度,回復到甜蜜的熱戀期。

我是愛情的偉大魔法師,也是一個壯烈的愛情革命家。

我以智慧喚起愛情的精靈,為破碎的姻緣綴上圓滿的祝福。

我犧牲尊嚴換取了愛情,因為愛情的珍貴無可替代,它是我應得的甜美果實。

今天不必去實驗室報到,因為我有件極其重要的事要辦,我必須集中所有的精神與體力。

甚至必須把握最後的時間,減肥。

我一邊看著電視上的懸疑影集,一邊搖著呼拉圈,這兩個月我已經暫時戒掉可樂,每天不斷運動(甚至在實驗室中跟飾演拳擊教練的Jason練習搏擊),再加上新減肥藥與子晴的鼓勵,我終於成功減掉十二公斤,已經變成一個不太肥的胖子。

「嗶嗶!嗶嗶!」電腦的警示聲。

子晴又戴上 M 晶片了。

「寶貝,妳在做什麼呢?一起吃晚餐吧?」我自言自語著。

雖然自囈的怪病仍舊糾纏著我,但我相信,一旦我跟子晴結婚了,愛情將是自言自語最好的解藥。

我撥著子晴的手機,現在子晴應該下班了。

「喂?是我啦,下班了吧?要一起吃晚餐嗎?」我熱切問道。

我看著桌上的紅盒子,一只精雕細著的紅木盒子。

「好啊,我在公司旁邊的BY3看衣服,你來接我吧。」子晴說。

「妳慢慢逛吧,我處理一下事情再過去,掰掰!」我掛上電話,衝進浴室快速自動沖洗。

洗完澡,我拿起號稱21世紀最有魅惑力的生化古龍水(專利擁有者:Jason,目前為一拳擊訓練師),朝著自己的腋下跟該邊猛噴,再穿上視覺設計大師簡霖良先生所推薦的亞曼尼紫金色連身西裝(此連身西裝號稱具有勾人心魄的功效),再穿上綠銀色的尖頭鞋(功效不明,但售價美金三萬,必有其過人之處)。

我站在數位瘦身鏡子前打量自己,嗯,既帥有體面,但總覺得還欠缺了什麼。

「啊!是油頭!最近流行復古風,我說忘了。」我恍然大悟。

既然想起,事不遲疑,我立刻將3M公司設計的「不油不膩3秒油頭膠」倒在頭上,快速製造出Tom Cruise 在「不可能的任務13」裡的油漆頭,我看著數位瘦身鏡,哈!真是改頭換面了我!

我拿起今晚的主角,桌上的紅木盒,裡面裝的當然是愛情的至高境界,結婚鑽戒!

「你有沒有五十萬美金的身價,就看今晚了啊!」我看著紅木盒說道,走出門,走向煥然一新的跑車。

我的保馳捷小跑車昨晚特意送去快速烤漆成大紅色,象徵大吉大利,這點習俗大家都是知道的。

但我的浪漫可不僅僅如此而已,我的紅光跑車的敞篷後座還擺著一大束紅玫瑰花,也是象徵大吉大利的顏色,最重要的是這一百朵玫瑰花都是精挑細選的貴族用花,共花了我520.1314元美金,也是為了討個好兆頭。

我一邊開著跑車,一邊打開衛星語音電話,跟「世紀浪漫快遞公司」做最後的確認,嘿嘿,這種精心策劃的求婚之夜一定令子晴終生難忘,一定會倒在我的懷裡猛點頭的。

「賴彥翔!今晚全看你的表現了!勝敗在此一役!」我在車上大吼著,路上行人都報以奇怪的眼神。

想想,愛情這東西真的是世界上最強悍的精神萬靈丹,兩個多月前我還是一頭癡肥、自暴自棄的豬,只會在廁所裡邊灌可樂邊照真實的鏡子唉嘆,只會在深夜的陽台上,看著被主人遺棄的香煙被自己活活燒死,一遍又一遍,一夜又一夜。

但現在,我卻精神奕奕、神采飛揚、神氣活現、生龍活虎、眉飛色舞、神清氣爽,一百個佳詞美句也形容不完我此刻的最佳狀態,這都虧了我對愛情的執著。

「一切妥當!」我深吸了一口氣,將車子停在子晴公司的樓下,撥了電話。

「子晴,我將車子停在外面,妳快出來吧。」我說。

「啊!你怎麼把車漆成紅色的?!」子晴拿著手機,站在玻璃門後呆呆說道。

「喜氣洋洋啊!快出來吧!」我樂道。

子晴收起手機,走出服飾店,快步坐上我的紅光跑車,看見我一身的連身紫金西裝,大叫:「你怎麼穿連身的西裝?還紫色的!」

我漲紅著臉,說:「好看吧?花好多錢特地買的,亞曼尼最新款的。」

子晴睜大眼睛,只是微微點頭,要我趕快開車殺出她的公司方圓十公里。

「帶妳去一個很浪漫的地方。」我笑著,在子晴的臉上輕輕一吻。

「快走啦你!」子晴叫道,用力捏著我的大腿。

我立刻飆著我的紅光跑車,駛向昂貴又絕頂浪漫求婚勝地「活死人墓餐廳」。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