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十一)

Chapter 11 鎮定劑

 

「你是——?」婉玲疑惑地看著勃起()。

「地球守護神啊,雖然我目前只是實習啦,不過老師說我很有天份,所以妳們放一百個心,抓壞人我超強的,告訴妳,必要的時候我還可以請外星人幫我忙,只是老子不爽啦,哈哈!」勃起自顧自地笑著。

「怎麼來了一個神經病?」惠萱不客氣地指著病房斜對面的精神科,說:「你應該去的地方是那裡,把腦袋醫好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了。」

「幹!我最恨別人叫我神經病了!雖然老師也說我有時很脫線,不過好歹我也拯救過地球,幹,早知道會不小心連妳這隻母豬也一起救到,我就不救地球了,馬的,幹!」

勃起恨恨地說完,拉下拉鍊,逕自在牆角拉尿。

「你幹什麼!?」惠萱大驚,卻也不敢走過去阻止勃起。

「拉尿,看不懂啊?」勃起抽慉了一下,滿意地拉起拉鍊,又說:「老子不想管了,再見,算了,見個屁。」說完,便走到門口,打算一口氣狂奔逃走,讓警衛追也追不到。

 

「謝謝你。」

「ㄜ?」勃起搔搔頭,轉過來,看見婷玉含著淚水,微笑跟自己說謝謝。

他也注意到婷玉纏滿繃帶的雙手。

「不—不客氣。」勃起臉紅著說。

「謝謝你不認識我,卻特地跑來關心我,謝謝,不過警察已經在查了,所以還是謝謝你。」婷玉努力地笑著說。

婷玉的確被感動了,即使對方是一個晴天穿雨衣、自稱地球守護神的怪男孩。

因為,在眾多的網友中,只有他願意相信自己的遭遇,婷玉實在感激。

惠萱心裡卻嘀咕著:「婷玉真是倒楣透了,先是強姦犯,再來是連環變態,然後是粗魯的警察,現在還遇到一個瘋子,接下來不知道還會遇到什麼衰事。」

「嗯,警察都是白痴,不過妳放心,我剛學會百呎聽音,我會在醫院的其他樓層保護妳,觀察妳,所以妳不要怕,不過如果妳想怕,或是不想怕也怕的話,就在心裡默念三聲我的名字,我會讀心術,所以我就會立刻衝過來救妳了,很屌吧,再見,另外兩隻母豬也再見。」勃起興奮地踢開房門,衝了出去。

「瘋子。」惠萱將門帶上,搖搖頭。

 

一星期過了,這一天,婷玉的病床圍了五個精神科醫生,一起看了極機密的錄影帶內容。

由於長官在旁,彥男首次鄭重地向五位精神科醫生說:「各位都簽了切結書,保證不準外洩這次協助調查的內容,所以我們才請各位幫忙解密,多謝了。」

婷玉坐在病床上,不解地說:「為什麼要找精神病醫生來?」

總警司:「我們懷疑妳隱瞞兇手的身分,所以我們要對妳進行測謊跟催眠,請妳合作。」

婷玉揮舞著自己綁滿繃帶的雙手,氣得大叫:「我會替一個把我雙手砍斷的變態脫罪?!」

彥男按住婷玉,說:「鎮定劑!」

婷玉求助地看著惠萱跟婉玲,婉玲卻嘆了口氣:「讓—讓他們查一查也—也好—-」

 

就這樣,婷玉被無情的針筒注入鎮定劑,強行讓神智逐漸鬆弛後,彥男便將測謊器設定好,接著,五位國內最負盛名的精神病醫生,由張權威主導,眾醫生聯手展開催眠,挖解婷玉意識裡最深層的謎題——

 

「——放鬆——很好———-再放鬆————-」

張權威值得信賴的磁性聲音反覆地催柔著婷玉的潛意識,總警司、彥男、婉玲、惠萱等人都在一旁觀看這場催眠秀。

半個小時過去了。

張權威在做了幾個簡單的反應測試後,確定婷玉已經進入被催眠狀態,於是拿著彥男整理出的問題清單,打算逐一詢問眼睛半開半闔的婷玉。

「王婷玉,現在是深夜了,妳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明天就要去日本採訪了,妳的心情很好嗎?」張權威。

「——–不好。」婷玉。

「為什麼?」張權威。

「————-有人在後面——跟著我—」婷玉。

彥男跟總警司相顧點頭。

「是誰跟著妳?」張權威。

「———–不知道。」婷玉。

「是認識的人嗎?」張權威。

「不是。」婷玉。

「有幾個人?」張權威。

「—————————-」婷玉。

「有幾個人在後面跟蹤妳?」張權威。

「—————————-」婷玉。

「仔細想一想,總共有幾個人在後面跟蹤妳?」張權威。

「——沒—-沒有人——–沒有人跟蹤我——-」這時,婷玉的表情變得相當奇怪,眉頭突然揪緊。

「沒人?妳在胡扯!好好想清楚再回答!」彥男忍不住喝道,卻被張權威示意制止;彥男盯著測謊器上的反應,不禁感到訝異—–居然沒有說謊反應?

「很好,沒有人跟蹤妳,妳一直走一直走,然後呢?」張權威。

「————–然後就回家了。」婷玉.

彥男暗自咬牙:「放屁。」

「回家以後呢?」張權威。

「睡覺———睡覺——-。」婷玉。

「睡覺?中間有醒過來嗎?」張權威皺著眉頭。

「———-沒————–」婷玉。

「然後呢?」張權威也感到不解了。

「天就亮了。」婷玉說完,竟突然張開眼睛,露出惡毒的眼神,用一種極為空洞的語調說道:

「她總是這樣!她總是這樣移棄我!!」

這時,病房裡的空氣彷彿瞬間凝結,每個人都被婷玉厲鬼般的眼神駭住,只見婷玉低吟著不知所謂的語詞,猛烈地扯亂自己的長髮,用力之猛,甚至連手上的繃帶都滲出血來,彥男見狀大怒,竟一拳揮將過去,想打醒瘋狂的婷玉。

「啊~~~~~~~~~~~~~~~~~~~~~~~~~~~~~~~~~!!」

彥男淒厲地捧著自己血淋淋的手臂,在地上翻滾哭號,眾人簡直驚呆,幾乎同一時間都拔身而起,想奪門奔逃!!

因為這一幕太熟悉了!

彥男的拳頭硬是在揮拳的半空中消失了!

 

註:關於勃起,請看本人的舊作「語言」,已收錄於精華區。
   不過,不需要立刻去翻,原因有二:

  1. 你將會花相當的時間。
  2. 看完本故事再去看語言,不會有太大的障礙,也許還很奇妙,參考一下。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