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十三)

Chapter 13 「不對。」

 

即使如此,即使婷玉的模樣如此怕人,婉玲卻忍不住上前緊緊抱住婷玉,輕拍婷玉的背:「沒事了—-都過去了—-,妳現在已經安全了,我們都在——」

不料,婷玉竟「格格格」地笑出聲來。

這一笑卻笑個不停,直笑得婷玉前俯後仰,笑得眼淚都流下來了,搞得眾人心裡毛得要死,好不容易,婷玉勉力止笑,推開婉玲,說:「猜猜看,妳的耳朵後面是什麼?」

說著,婷玉伸手探入婉玲一頭烏黑秀髮裡,一把抓出一只粉紅色的物事。

被婷玉抓在手心的,是雞蛋大小、半月狀的粉紅色血塊—–不,不是血塊——–是一枚不知名的臟器!

「是腎臟!!」一名精神醫生脫口而出,臉色慘白。

是誰的腎臟??!!

婉玲幾乎被嚇暈,極度不安地摸著自己腹部。

「嘻嘻~~不要害怕~~~~是婷玉的腎臟~~~嘻嘻~~~~~」婷玉左手抓著自己的腎臟,殘缺的右手摀著嘴邪笑,搖頭晃腦的,炫耀般地說道:「現在只剩下我自己的腎臟了~~嘻嘻~~~」

所有人都兩腳發軟,趕忙席地而坐,牙齒顫抖地上下碰撞,只見婷玉猛力將腎臟往牆上一擲,「趴!」一聲,臟屑噴飛,摔糊了雪白的牆。

「當晚回家後,婷玉她竟然—-竟然選擇將被輪姦的記憶抹去,竟然將那種屈辱丟到腦後,擅自遺忘那復仇的火焰—–將那兩夜的悲哀全都忘光!全都忘光!推得乾乾淨淨的!!這一切只為了讓她自己一個人沒有負擔地活下去!」婷玉眥牙裂嘴地低吼,怨毒的眼神盯得每個人毛骨悚然。

婷玉繼續怒道:「但她沒想到,記憶豈能抹去?!這段痛苦的經歷並沒有憑空消失,它只是藏得更深,藏得更堅實,藏得更苦,她忘了她曾咬著牙,看著那五隻畜生在她頭上尿尿,發毒誓要瘋狂報仇,但她一回到家裡,就將不該遺忘的全都忘了!她將我囚在烙滿枷鎖的記憶檔案裡,頭也不回地走了!一個人去過她可愛的生活,卻沒想到在她腦袋裡的深層意識裡,還有一個我,一個不曾拋下那些羞辱與仇恨的我啊!」

婉玲嚥了口口水,怯生生地說:「妳是說,婷玉她刻意將強暴忘卻的結果,竟然是誕生了一個—-一個從未逃脫痛苦記憶的妳?」

婷玉緩緩地說道:「誕生?我從來就是我自己,我就是婷玉,婷玉就是我,直到那件事後,婷玉那賤人為了她自己好過,才強行將我從她的意識裡割離,像丟垃圾一樣,將她自己的一部分拋棄!哈哈!但她卻沒想到,那兩個該死的畜牲將她嚇暈後,反而喚醒了深囚在潛意識裡的仇恨,也就是我——–連帶的,也激發出我復仇的力量,我帶著意識地獄裡的腥風,趁婷玉昏睡時,竭力鑽出她意識的漏洞,痛痛快快地屠宰了那兩隻王八!!哈哈哈哈哈哈——-」

地獄的腥風?難道是指瞬間割離人體的恐怖力量?

 

「妳殺了那兩個人我們可以理解,但妳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婷玉?!」惠萱壯著膽子說。

「為什麼?這樣問不是很可笑嗎??!!」

婷玉冷笑著,腳踩著早已昏死過去的彥男,說道:「我最恨的,不是將髒東西刺進我身體裡的混蛋,不是將大便塞進我嘴裡的鱉三,而是那個將我一個人孤零零地,丟在無解深淵的婷玉!她才是兇手!她才是割離我的兇手!」

婉玲全身發抖。

令她發抖的,不是婷玉那恐怖的超能力。

而是仇恨。

仇恨的味道是如此辛辣濃烈。

 

 

如此令人鼻酸。

 

 

「不要哭!」婷玉指著啜泣的婉玲,喝道:「她不值得同情!妳們知道嗎,從工地回到家裡後,她竟然又想像從前一樣,忘記那晚遇到暴匪的經歷,她竟又想像從前一樣,想藉著遺忘重拾原來的生活,這個賤人!但我絕不想再回去受苦了,所以,這次好不容易給我鑽出來了,我要奪回我的身體,我要搶回我該有的一切,我要親手封印婷玉,讓她也嘗一嘗噩夢纏身的滋味!」

惠萱若有所悟了,但殘忍的事實卻仍模模糊糊的,她忍不住想問道:「怎麼封印婷玉?」

但就在開口的那一剎那,惠萱突然全都明白了!

原來,原本被遺忘了的婷玉,想要藉著切割自己的身體,摧殘婷玉的意志,令婷玉陷入莫名未知的恐懼,令婷玉對自己逐漸碎裂的身體感到極大的疏離與害怕——-

一旦身上的肢體不斷莫名地被割離、被藏到奇怪的地方,那麼,日子久了,婷玉就會恐懼自己的肉體、恐懼不知何時降臨的疼痛,最後,婷玉終將自我遺棄——–捨棄靈體,將自己反鎖在自己的回憶裡———-

於是,仇恨的婷玉就可以正式接管意識,成為真正的婷玉,去執行她期待已久的復仇!!
 

「我明白了—–所以妳選擇將手腕和手指都割到冰箱裡!因為妳自己也很害怕接不回去!!」惠萱寒毛直豎。

「哈哈哈哈哈——-沒錯,我可不想接管一個破破爛爛的身體!!」

難怪她又選擇割掉沒用的盲腸作為恐嚇的工具,又蠻不在乎地摔爛其中一粒腎臟!!

 

惡魔!
 

 

「不對。」

惠萱突然呆住。

 

 

「什麼不對?」婷玉盯著惠萱。

「根本就不對,妳是誰?妳在婷玉身體裡作什麼?」惠萱頭皮發麻。

「我就是我,我就是婷玉!」婷玉依然踩著倒地的彥男。

 

「不對,妳不是婷玉。」

 

惠萱講完,倒抽一口涼氣,戰慄地說道:「五年前婷玉搬家的前一個星期,婷玉根本不在台灣,婷玉整個星期都跟我和婉玲在日本東京度假,慶祝搬家順利————-所以—–」

 

「 妳 究 竟 是 誰 ?! 」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