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八)

Chapter 8 櫻桃糖霜

 

單身貴族總有睡到自然醒的權利。

下午一點半,惠萱床頭電話的鈴聲才將惠萱喚醒。

「請問黃惠萱在嗎?」一個男子。

「我是—-」惠萱迷迷糊糊地應對。

「請問王婷玉小姐現在人在妳家裡嗎?」男子。

「你是?」惠萱警戒地推醒身旁的婷玉。

「我這裡是桃園總警局刑事組,我們現在掌握了有關王婷玉小姐斷腕兇案重要的線索,如果妳能連絡上王婷玉,請她儘快到警局說明一下案情。」警官。

「好的,我們過一小時就過去!」惠萱頓時神智全清醒了。

 

「誰呀?」婷玉蓬頭垢面地坐起。

「是警局,他們要妳等會去了解一下最新的線索!」惠萱揉著眼睛,又說:「快起床,我陪妳去。」

「喔。」婷玉一跳下床。

這夜睡得真好,婷玉心想:早知道就乾脆自己架上十台針孔攝影機,也不用熬到昨晚才能安睡。

殊不知道,婷玉的安全感來自朋友的關懷。

 

站在落地鏡前,婷玉滿意地打了個哈欠,伸手想抓抓自己稻草般的亂髮。

 

「咦?」

 

婷玉抓了個空,不,是抓不到,也不對,是根本就無從抓起。

一種空虛懸宕的困惑感。

婷玉不解地看著自己的右手。

右手還在,幸好。

 

 

 

只是五根手指全都不見了!!

 

「啊——–!!」

 

鏡中的婷玉,滿頭亂髮,滿眼血絲地看著自己光禿禿的右手尖叫。

 

婉玲跟芷萱立刻衝進房內,看見滿臉錯愕的惠萱呆在一旁,而婷玉則是一個勁地在地上打滾、嘶吼:「好痛!痛死了!快去看—-去開冰箱!去開!」

芷萱立刻慌亂地跑到客廳旁,打開冰箱。

 

「手指!」芷萱抱著頭大叫,連滾帶爬地逃開冰箱前。

五根手整整齊齊地倒插在芷萱的生日蛋糕上,血淋淋的斷肉面像是澆上櫻桃糖霜,鮮紅的手指蠟燭,親切地祝福著芷萱驚駭的十八歲生日。

 

「為什麼—-為什麼—-嗚—-」婷玉瘋狂地打滾,痛得歇斯底里地狂叫。

 

病床上,婷玉完全不想看剛剛縫合的右手手指。

左手腕上的縫口還沒拆線,右手手指就變成蛋糕上的蠟燭,似乎在接合手術上還可以聞到濃濃的奶油味,這種事無論發生在誰身上,誰都會每小時湧上一次自殺的念頭。

她完全不了解自己的身體,更不了解莫名兇手的莫名企圖,她好想逃離這個隨時都會被拆掉的軀殼。

「這個軀體正一點一滴—–不—-是一截一截地—被肢解—–」

對自己身體的厭惡與恐懼,已漸漸模糊對兇手的痛恨。

如果,正在看這個社會寫實事件的讀者,還笑嘻嘻地不能體會婷玉的心情,可以邊看邊拿起大型釘書機,往自己的手上釘個幾下,我想,這對了解文本有相當的幫助。

 

「叮叮噹!叮叮噹!聽說妳右手手指被剁掉啦?」

令人厭惡的聲音。

彥男警官拿著一捲錄影帶,笑嘻嘻地站在婷玉病床前。

「走開。」婷玉氣若遊絲地說。

「聽值班護士說,妳的朋友正在拷貝針孔攝影機的錄像?這可有趣了,我們就一起等她們看我手上這捲帶子吧。」彥男笑著說。

「什麼帶子?」惠萱跟婉玲拿著剛拷貝好的監視影像帶,站在門口。

「這是在王婷玉住家附近的廢棄工地裡,一架V8攝影機裡找到的錄影帶,嘿,內容保證既香豔又血腥,簡直像部好萊塢彆腳的B級片。」彥男繼續道:「不只如此,這捲影帶還關係到前幾天發生的虎頭山怪異分屍案,立刻就Play吧!」

彥男將錄影帶放入錄影機裡,吊在天花板上的電視,不久就出現一個戴著白色口罩男子的畫面。

「好戲要上場了。」彥男興致勃勃地拉了張椅子坐下。

「閉嘴,警察裡怎麼會有這麼惹人嫌的彆三?」惠萱聽過婷玉抱怨過彥男的無禮與輕蔑,頓時火大。

 

錄像畫面。

畫面帶到戴白色口罩的削瘦男子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一條五顏六色的生殖器,婷玉等三人登時噁心地想吐。

接下來的畫面,竟是一個穿著黑色污衣的肥胖男子壓倒一個女子的樣子,而那女子就是婷玉!

「老樣子,前後夾攻吧。」肥胖男子說:「小妞,表情要複雜一點、生動一點,阿伯才會好好疼妳,包妳爽歪歪!」說完,戴白色口罩的男子摘下口罩,露出嘴角呈紫色乳糊狀的爛嘴,笑嘻嘻地將色彩繽紛的陰莖,硬塞進眼淚汪汪的婷玉的小嘴,而一旁的肥胖男子更將婷玉的內褲用力撕裂,粗魯地抓著婷玉的小腿,將顫抖的大腿拉開,大喝一聲「好馬!」。

看到這裡,婷玉已將雙拳緊握,甚至連剛縫好的手指都滲出血來,她的體內湧現出一股難以壓抑的盛怒與—-與恐懼。

看到這裡,惠萱與婉玲似乎明白婷玉失去記憶的原因。

這種記憶,會將女人一輩子鎖在屈辱的盒子裡,而解脫的鑰匙,必永遠遺落在惡魔的手裡。

失憶,也許是困鎖在黑暗裡,唯一的逃脫捷徑—-

婉玲濕了眼眶,惠萱的太陽穴卻爆出青筋。

但接下來約一分鐘的錄像,誰也沒想到兇手竟會如此的殘暴。

 

 

如此殘暴地死去。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