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十五)(完)

Chapter 15 東京

 

「為您插播一則虎頭山肢解懸案的最新消息,據可靠消息來源,該案的主嫌今日在桃園聖瑪莉醫院再度行兇犯案,警員陳彥男,與桃園縣總警司吳清俊,因阻止兇嫌而受到重傷,陳彥男警員雙手遭到凶手截肢,失血過多,有生命危險,吳警司的顏面也受到重殘,雙腳也有殘廢之虞,目前兩人仍在住院觀察中,而兇嫌在跳出高樓後仍在逃亡,為一名身高162公分的女子王婷玉,本台公佈她的照片,請民眾多加注意———」

婉玲與惠萱坐在警局裡,看著即時新聞,手握著手,暗自為婷玉祈禱。

 

海堤上。

 

「相信了嗎?」勃起看著蹲在一旁的婷玉。

婷玉擒著眼淚,點點頭。

「但是—–她怎麼會有這麼—–這麼恐怖的力量?」婷玉咬著嘴唇。

「我哪知道,大概是很想報仇的關係吧,超能力這種東西很神奇的,師父說,我們人類啊,在遇到很恐怖很害怕的事情的時候,有時會好死不死的,就會有超能力跑出來,不過機率低到哭八就是了——我想那個另一個妳,就是趁妳睡覺,意志力最爛的時候,才能偷偷跑出來,不過不是變成隱形啦,只是她的超能力是隱形的殺氣啦——」

「可是—–就算如此,我也真的不記得有被強暴過這件事啊,況且,那一個星期,我跟婉玲等人整天都在一起,的確是在東京沒錯啊—–」

婷玉說著說著,又埋首哭了起來。

「我也覺得很奇怪啊,妳這樣哭他媽的,我也不知道另一個妳為什麼這麼兇啊?」

勃起將闊邊草帽戴在婷玉的頭上,說道:「不過我覺得她也很可憐呢,只能活在那麼恐怖的記憶裡,要是我,我也會變得很兇吧——」
 

「嗚—–現在我居然被通緝了,該怎麼辦嘛——-我好想去自首喔—–」婷玉看著自己缺了兩根手指的右掌,不禁悲從中來。

勃起站了起來,眺望著海波,若有所思。

「我有三個辦法,」勃起打了個噴嚏,說:「第一種,我在百慕達三角洲有認識的朋友,啊,應該說是奴才,他們那裡超安全的,要是閃到他們那裡去避避風頭,保證狗娘養的FBI找一百年也不到妳,不過他們都長得很醜,真的很醜,不要笑啦!我是說真的,真的是醜到哭八,不過妳倒可以考慮看看啦。」

「第二個呢?」婷玉看著勃起。

「就是來趟解謎之旅,看看為什麼妳會有這麼恐怖的分身的秘密,就像很多電影演的那樣啊,主角被人冤枉以後,都要先閃條子,然後再歷經千辛萬苦,幹掉壞人以後,冤屈自然就會不見,這就叫做—–叫做—-等等—-(A)沉魚落雁(B)沉淵的雪(C)陳年老娘,我看是(C)吧——等等——-老娘?為什麼要老娘?這可奇了——-」勃起說完,陷入複雜的推理思索中。

婷玉淚汪汪地看著勃起,問道:「第三個方法呢?」

「忘了。」

勃起原本是想請他的偶像師父 幫忙的,但是好不容易有個拯救的對象這樣地依賴自己,便忍不住想親自完成這個奇怪又恐怖的任務。

婷玉呢?

她壓根就不相信勃起在百慕達三角洲有什麼很醜的朋友。

 

「我不想去自首了。」

婷玉擦乾眼淚,說:「我已經不想活了,乾脆把這條命拿去做什麼解謎之旅的,你說好不好?」

「好啊,算妳有種。」勃起笑著說。

他發現自己開始喜歡眼前這個八指美女了。

「那應該從哪裡開始?再去做一次催眠?」婷玉問。

「那太遜了,應該跑一趟東京,把妳那一星期所走過的地方重新踏一遍,看看有什麼新的回憶嘛,最爛也可以讓藏在妳身體裡的那個兇女人真正知道,她的記憶是錯的,這樣也不錯啊!至於警察要抓妳這件事,唉,警察算什麼,再兇也沒有妳體內那兇女人兇,妳要是現在去自首,只要妳一天沒被槍斃,就等著被那個兇女人在牢裡把妳慢慢地割啊割的,不划算啦!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說服妳體內那個兇女人!」

勃起機哩咕嚕說完,婷玉也陷入許多現實上的考量——

「我已經被限制出境了,到得了日本嗎?」婷玉心中想著。

 

「可以!有我幫妳!」

 

 

婷玉大驚——-因為聲音是從自己的腦海裡發出的!

是另一個自己!

「妳——?」婷玉努力鎮定,試圖跟另一個自己對話。

「我自己也想知道,為什麼我們會有兩種孑然不同的記憶,這一切,我也想去東京尋找答案——如果,我的記憶是虛假的,我想知道錯亂的原因,我才能消解我心中的仇恨與苦痛,毫無牽掛地離開,但,如果,我的記憶是真實的,我發誓,我會零零碎碎地,將我們的身體撕爛,直到妳放棄我們的身體為止,我警告妳,我下一個下手的目標,就是我們的一雙乳頭!」

另一個婷玉在心中低語著。

「好,一言為定,但妳要怎麼幫我出境?」

「去找妳曾經訪問過的賭場老大,阿睪,我會用我的能力逼他幫我們偷渡出去,順便再拿他一比白花花的黑心錢做盤纏,總之,在發現誰的記憶是錯誤之前,我都會罩著妳。」

「怎麼逼?阿睪他很厲害的!」

「住嘴!把他幾個小弟砍成幾條人柱不就行了!」

兩個聲音在婷玉的腦海裡不斷對話。

 

 

「隨便妳,」勃起的聲音突然插播進婷玉的腦海裡:「不過,要注意妳的殺氣範圍只有五公尺,小心不要被放槍,轟成牛頭牌沙茶醬。」

「小子,你會讀心術?!」 「你真的會讀心術?!」

兩個婷玉同時說出。

 

「幹,不早就說過了嗎?」勃起說著說著,雙手插著口袋,戴上闊邊草帽,跳下海堤,頭也不回地走了。

「有那個兇女人罩妳,我看妳可以橫行無阻了吧,祝妳幸運啊,希望下次見到妳的時候,妳的奶頭都還在——–」

海風很強,勃起壓著草帽,低著頭,背著火紅的夕陽,笑著離開,愈走愈遠。

「幹嘛急著走?」

兇女人的聲音。

「再不走就不屌了啦,卡通影片的英雄都是在夕陽裡離開的,我好不容易變成了英雄,現在夕陽又那麼美,不離開對身體有害,會不健康——倒是妳們兩個啊,要互相幫忙啊,有時間割來割去,不如好好吃碗飯—–東京的吉野家不知道會不會更好吃,喂,吉野家星人,好不好吃啊?蛋捲,不要再堆砂了,要補習了啦——今年再考不上就挫賽了—–」

兩個婷玉聽著勃起內容愈來愈荒謬的心聲,看著他走在不怎麼漂亮的夕陽裡,心中著實感激。

 

 

英雄?

也許吧。

一個摔倒的話,要很勉強才能爬起來的英雄。

 

勃起走了。

 

 

海堤上的兩個婷玉看著東北方的海面。

日本。

東京。

 

謎底。

 

 

誰知道呢?

兩種孑然不同的記憶,即將在東京尋找失落的真相。

但是,等著她們的,真的會是真相嗎?

還是——————-

 

 

第三種恐怖的經歷?

【完】

 

 

 

 

【冰箱並未真的結束,未來的謎底,將與同系列的故事糾結在一起,真相,就讓它慢慢在東京發酵吧】

 

 

『 預告:異夢。』

   一個透視死亡兇案過程的刑警。

   一個綁著陰莖的黑幫領袖。

   一個帶著兩段記憶的女人。

 

   一場,都市恐怖病。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