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三)

Chapter 3 左手
 

窩在羽毛床裡,好舒服。

要是從前,婷玉實在不想那麼早就爬出暖暖的被窩,但是今天傍晚就要去日本渡假了,婷玉只細細地說了聲「甘巴爹」後,伸了個可愛的懶腰就起床了。

 

「這次真要謝謝東京的殺人魔先生,日本之行真是託福了。」

婷玉調皮地向灑落陽光的窗口深深一鞠躬,大聲地說。

 

好渴。

 

婷玉舔了舔異常乾燥的嘴唇,走向冰箱。

「有沒有人在呀?!」

婷玉輕輕敲著冰箱,煞有其事地問道。

一個人住在外面的租屋,實現了獨立自主的心願,卻也十分孤單寂寞,下班後除了偶而跟惠萱、婉玲到PUB小酌(其實也是帶有「觀察」的工作目的),在回到租來的小空間後,婷玉飽嚐了一個人生活的苦悶。

不過因為婷玉調皮的特質,她在這小小空間中,倒也創造出一套自得其樂的方法:向即將被吃掉的食物道歉、在網路上用兩個不同個性的ID互相交談、常常假裝自己是個被電視影像嚇到的原始人,等等諸如此類的角色扮演,為婷玉的單身貴族生涯添了不少樂趣。

對待冰箱也一樣。

婷玉把冰箱當作食物的家,每次開冰箱前,都要先敲敲門,詢問一番才打開。

「嗯,我是婷婷公主,今天想喝點柳橙汁,我要開門了喔。」婷玉笑著說。

 

「砰。」

 

婷玉打開了冰箱。

 

一隻手。

一隻潔白、纖細的小手,直躺在冰箱的中間,裸著鮮紅的齊腕切面。

 

「啊!!!!!」

 

婷玉發瘋般尖叫,歇斯底里地向後一跌,胸口劇烈喘息不已。

女人一旦尖叫,就不可能只叫一聲。

尖叫是女人的毒品,會上癮的。

 

住在樓下的李太太馬上拿著一把菜刀飛奔上樓,在門口大喊「王小姐,要不要報警!?」

住在樓上的兩個大學男生也拿著棒球棍跟撞球桿衝下樓,但聽到婷玉尖叫聲不絕於耳,索性合力將木板門踹壞,跟李太太衝進屋內。

兩個大學生機警地查看屋內的狀況,正氣凜然、英氣勃勃,在發現並沒有所謂的「兇手」時,兩人臉上均頗為失望,似是為錯失行俠仗義之機抱憾。

李太太抱住婷玉,關切地問:「王小姐,妳怎麼啦?我已經叫隔壁的張媽報警了,妳–妳–沒事吧?」

婷玉盯著冰箱裡的斷手,害怕地說不出話來。

李太太順著婷玉的視線,也看見了冰箱裡的斷手,嚇得跪倒在地,全身直打哆嗦。

「幹!」「鏗!」金屬球棒掉落。

「靠!」「咚!」撞球桿掉落。

兩個大男孩反射性地往後或跳或摔。

「這—這–不是惡作劇吧?」李太太喃喃囈語,轉頭看著身旁的婷玉,突然尖叫:

「啊!妳的手!」

婷玉低頭看了自己的左手。

她當然沒看到左手。

因為她的左手就躺在冰箱裡。

在冰箱裡。

 

 

 

婷玉終於暈了過去。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