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六)

Chapter 6 管子

 

「為您插播一則快報,虎頭山雙人分屍命案又有新的突破,十五分鐘前,在桃園市武陵高中旁的某商家店內,發現另一名死者的軀幹跟雙手,在桃園法院後的農地裡,也發現了一名死者的雙手跟剩餘的兩隻腿被嵌進稻草人的竹架中,模樣十分怕人,等等,是,是,有最新消息指出,兩名死者的頭顱已經找到,在–在桃園市中心的水族館中–嘔–從畫面中我們可以看到,兩顆死者的頭顱—-在大魚缸中漂著,五官已經被大魚啃得支離破碎,不過我們還是可以清楚看出,兩顆頭顱都咬著–咬著生殖器,其中一名死者口中的生殖器已經潰爛了—-若有後續發展,本台都將為您SNG連線報導。」

電視新聞突然插播了這則噁心又驚悚的兇案快報。

當畫面出現水族箱中的頭顱時,婷玉頓時渾身發冷。

「因為是SNG,來不及修剪畫面,呵,夠力的新聞,夠凶暴的歹徒。」彥男盯著電視畫面,轉頭向婷玉繼續道:「現在桃園縣市的警力都集中在這件分屍案上,所以只有我有空鳥妳,寶貝,妳已經很幸運了。」

「夠了。」婷玉闔上眼,打算不再理會床緣冷言冷語的警察。

 

之後的十幾分鐘裡,不管彥男如何演講自己對兇手的看法,婷玉只是裝睡不理,但是很奇怪的一點是,婷玉的腦中不停浮現出新聞畫面中,兩顆人頭在水族箱裡漂來漂去的樣子。

婷玉甚至覺得有些痛快。

痛快到忘記自己左腕上的燒灼感。

 

三天後,婷玉出院了,並暫時搬進了婉玲的家。

「妳的手還沒痊癒,妳一個人住我可不放心,先搬到我那邊吧,還可以幫我校校稿!」婉玲是這麼說的。

婷玉開開心心地答應了;要她立刻回到「凶宅」,她可不願意。

 

婉玲也是一個人住,小小一個住宅單位,在婉玲要求簡潔的品味下,一切擺設簡單、雅緻,視覺空間倒真不小。

「妳暫時不用上班,不過得幫我上網路找這些方面的資料,掰掰。」

於是,婉玲上班後,婷玉高高興興地在婉玲家上網,搜尋日本最新、最狠、最神秘的襲警幫派,柚幫,一切稀奇古怪的傳說;累了,婷玉就看看綜藝節目,看看HBO,跟在自己家裡時沒什麼不同,只是,婷玉在開冰箱之前,一定會先檢查自己的雙手還在不在,當然,婷玉再也不敢跟冰箱講話了。

 

然而,過兩天雜誌社就要出刊了,工作一向很忙,到了深夜兩點,婉玲才躡手躡腳地回家。

「果然已經睡了,小豬。」婉玲輕輕地開門,看見將自己捲在棉被裡的婷玉,正睡得口水直流。

看見桌上電腦桌上放著厚厚一疊柚幫的資料,婉玲不禁讚許地看著婷玉的酣睡相。

「瞧我怎麼整妳這隻睡豬,居然不等我回家就先睡了—–」

婉玲調皮地拿起桌上空飲料罐中的吸管,含在嘴裡,細細地向婷玉的鼻孔中吹氣。

只見婷玉眉頭微皺,鼻子抽動了兩下,就「哈咻」一聲,打了個大噴嚏,將棉被踢開,睡眼矇矓地坐起,說:「妳回來啦?現在是幾點了?」

卻見惡作劇的婉玲一臉驚剎,聲音發顫:「妳手裡抓的是什麼?」

抓?

抓什麼?

婷玉低頭一看。

 

一條血淋淋、軟軟的東西。

看起來像是腸子之類的管子。

 

婷玉毫無頭緒地看著手中滑嫩鮮紅的管子,納悶不已。

 

婉玲呢?

 

 

婉玲終於暈過去了。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