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十四)

Chapter 14 綠色巨人

 

婉玲也呆住了。

 

「沒錯!那時婷玉的確跟我們一起去東京休假啊!當時一方面慶祝婷玉遷屋,一方面慶祝我們三人甫創業、脫離大報社的記者生涯———沒錯!那一星期我們都形影不離啊!妳——-妳根本不是婷玉!」婉玲衝口而出,也不管會不會惹怒眼前這個嗜血的怪物了。

婷玉也呆住了。

她的氣勢彷若一沮,陷入疑惑中。

「況且,那個星期正值夏天,我們還在飯店的泳池游泳,穿著泳衣的情況下,我們根本不記得婷玉身上有什麼傷口,妳在說謊!」惠萱緊握著拳頭,對直腸子的她來說,現在的氣勢已經壓倒內心的恐懼。

「不!!不可能!!雖然我也記得去日本的事情,但是——–」婷玉慌亂地搔著頭,說:「但是一定是什麼地方搞錯了—-我怎麼可能會忘記那個殘酷的記憶—–也許—也許是我有事先回台灣一趟,然後再又回到日本跟妳們會合—–一定是這樣—-」

「游泳是最後一天的事,而且那七天除了上廁所跟洗澡外,我們根本就沒分開過!」婉玲連珠砲似地說。

「妳還在說謊!!妳到底是什麼鬼怪,還賴在婷玉身上不走!」惠萱也怒道。

婷玉臉色相當困惑,著急地滿頭大汗,彷彿尋找不出想要的答案。

「不可能!我不可能錯怪她!我明明記得—–我明明記得啊!!!我每分每秒都在回憶裡痛苦掙扎,我怎麼可能錯怪她!!一定———-」婷玉激動地用頭猛敲病床上的欄杆,大叫:

「一定是妳們在說謊!是妳們在說謊!!我要殺了妳們!!」

婷玉發出尖銳的巨嚎,神色俱厲,鬼目瞪著婉玲等人,陰氣逼人,一場肢解狂屠立刻就要在醫院裡上演!眾人一驚,竟連逃跑的勇氣都沒有!!

 

「轟!!!」

一聲巨響,一塊天花板竟轟然墜落,砂走塵飛,眾人大驚失色。

「從門快走!」

一道黑影從天花板破口「跌落」,急叫眾人快逃。

不分說,眾人趁婷玉一時錯愕,立刻拔腿狂奔,就連總警司也連滾帶爬地逃出房門。

 

婷玉看著眼前這道跌得不輕的「黑影」。

「黑影」拿下頭上的闊邊草帽,露出一顆賊頭賊腦。

 

勃起。

 

「妳說的話,我都聽到了。」勃起拍拍雨衣上的石屑、灰塵,一臉歉意地說:「對不起,因為沒錢買英雄裝,所以一直先穿雨衣代替。」

走,不然就殺了你。」婷玉冷冷地說,雖然是「不同的婷玉」,但是她也記得眼前這個無厘頭的男孩。

「不行,我是來救妳的。」勃起說完,仍是坐在地上,揉著自己疼痛的雙腿,看來這個英雄摔得不輕。

婷玉目露兇光。

「不要害怕,兩個婷玉我都要救,因為我是地球守護神啊!」

勃起振振有詞地說,終於勉強站了起來。

 

婷玉傻眼了。

她不懂這個男孩是真瘋還是假瘋。

 

但婷玉的心裡卻也有一絲感動。

 

「走,我不想殺你。」婷玉說完,邁開步伐,便要走出房門。

「不行。」勃起伸手攔住婷玉,說:「外面很快就會被警察包圍,妳會死翹翹,這裡是六樓,對面只有四樓高,相信我,我會帶妳從窗戶跳到另一層樓的屋頂,我們可以安安全全的滾他媽的!」

果然,婷玉從門縫中看見數個武裝刑警,拿著盾牌,跪坐在走廊外,似乎在商量如何攻堅。

「我不怕他們,他們遇上我,死的是他們,走開。」婷玉推開勃起。

「我看得見妳『殺氣』的顏色,雖然妳可以傳送肢體到很遠的距離,但妳的殺氣範圍只有五公尺吧,妳在接近警察之前,早就被轟死了!」勃起拉住婷玉,堅持不讓她走。

「你看得見什麼?」婷玉一驚,不禁往後退一步,殺氣斗昇。

「不要出手!」勃起嚇了一大跳,因為他「看見」一道凌厲的「殺氣」朝自己的脖子襲來。

 

更驚異的事發生了!

 

婷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穿戴著白色披風、尖耳、全身青綠的高大「男子」,威風凜凜地擋在勃起身前,用手臂承受了婷玉這道致命的殺氣。(

綠色巨人的左手臂倏然憑空消失。

 

「比克,你的手——-」勃起看著「比克」的斷臂,心疼地說。

「不要緊,我等會可以再生。」那位「比克」說完,手一揚,婷玉立刻感到一股颶風襲面而來,風力強猛,婷玉竟應聲被擊摔到在牆上。

「沒有人是無敵的,妳也是,妳雖帶著仇恨給妳的力量,但不要忘記,妳的仇恨來自於對那些壞人的恐懼——但,恐懼並不能真正給人力量,真正的力量來自想要守護的東西。」綠色巨人淡淡地說。

「他—–他就是—-你提過的外星人?」婷玉受到劇烈的撞擊,感到昏昏沉沉,在失去意識前,忍不住看著眼前這個綠色巨人發問。

「不是,他是我用意識創造出來的好夥伴,可以支持三分鐘的超強戰力,妳是打不過我的,因為—-」勃起抱著逐漸昏倒的婷玉,看著窗口,說:「如果,妳的超能力是割離人體,我的能力就是——–」

 

 

 

 

「 維 護 地 球 和 平 !」

 

 

 

 

註:比克,是漫畫「七龍珠」的主角之一。
   關於比克與勃起的關係,請看舊作「語言」。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