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箱 (九)

Chapter 9 蝸蝓

 

錄像畫面忠實紀錄下詭暴的一切。

全身髒污的肥胖男子突然雙目瞠大,像遭到電擊般往後一倒,在地上激烈抽慉,卻沒有發出任何慘叫。

因為他的嘴巴正塞著一條血淋淋的陰莖。

 

那顯然是他自己的陰莖。

 

原本戴白色口罩的削瘦男子見狀大驚,也拋下昏厥的婷玉,拔腿就奔。

好個拔腿就奔!他一抬腿,雙腿立刻離奇地、生生地「被拔掉」,傷口像爆炸的果汁機,蕃茄汁般的鮮血剎那間炸散開,削瘦男子痛得眼淚迸出,但也無法呼救——-

因為他的嘴裡也含著自己七彩奪目的陰莖!

螢幕前的四人,除了彥男,全都不自主地靠攏在一起,顫抖不已。

最不可置信的,是削瘦男子被拔掉的兩條腿,竟不知道被拔到何處,就這樣消失在工地裡。

「看來,應該是有一個武功高強的隱形俠救了妳,不過好戲還沒結束。」彥男說。

 

錄像持續播放著。

肥胖男子沒有將嘴中的陰莖拿出,反而從腰際間拔出兩柄尖刀,慌張地朝四周的空氣亂砍一通,砍沒幾刀,男子的雙手居然劈著劈著,就劈到「不見了」!

他的雙手、雙刀,居然以肉眼看不清楚的速度,高速「溶解」在半空中!

肥胖男子就像園丁一樣,從光禿禿的巨大傷口切面,親切地撒出大量霧狀的血滴,灌溉著滿地的圖釘,但男子並沒有立刻失血死去,臉部扭曲糾結,無法接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

削瘦男子也不好過,在他匍伏掙扎,想要逃離這妖異的現場時,他的雙手從肘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劈斷,但雙手亦是莫名地消失在莫名的空間裡,痛得削瘦男子像撒了鹽的蝸蝓般,在地上瘋狂地亂顫,身體將滿地的圖釘捲刺了全身。

肥胖男子嚇得無法動彈,卻也沒嚇到失禁,因為沒有陰莖是尿不出來的,接著,他就像株倒霉的大樹一樣,被無形的巨斧攔腰劈成兩截,但下身馬上又憑空消失,於是上半身陡然下墜,這樣恐怖的血腥畫面,就連患有無痛症的病人都會立刻痊癒,為支離破碎的兩匪「痛」了起來。

 

婷玉呢?

婷玉仍昏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兩個赤條條的人柱接下來的命運,電視都已播報得清清楚楚。

錄像中的兩人,不久後,就被看不見的快刀,將腦袋斬到幾公里遠的水族館裡,就在首級跟身體分家的一瞬間,兩人的身體也憑空消失了!

錄像中的畫面,只剩下昏睡中的婷玉。

 

「快轉一下吧。」彥男拿起遙控器,按下往前的按鍵。

快轉了許久,彥男才停手,只見婷玉半閉著眼睛,眼神空洞地緩緩站起,穿起鞋子,機械式地走出畫面。

果然,婷玉是被嚇得忘卻記憶,不過幸運的是,婷玉在更恐怖的事情發生前就昏倒了,要不然,婷玉現在恐怕不是躺在這裡,而是在精神病院。

「喀擦。」彥男切掉電源,退出錄影帶,說:「很詭異吧,這捲錄影帶的內容,明顯跟虎頭山分屍案有關,所以警局這幾天會不斷跟妳接觸,作筆錄,不過剛剛妳所看到的內容,可不要三八到跟媒體說,因為沒有人會相信,警局也會否認,當然啦,妳們三流八卦雜誌想把它當笑話來寫,我是不反對啦。」

這次沒有人再糾正彥男的冷言冷語,因為這三個女人一時還無法從剛剛的超寫實畫面中脫離意識。

「現在來看看你們拍的針孔錄像吧。」彥男從惠萱手中接過轉錄錄影帶,放在錄影機內,按下電源。

 

五台針孔攝影機所拍攝的錄像一切正常,沒有任何可疑之處,沒有任何闖入者,在婷玉等人入睡後,也沒有人起床走動過。

那麼,婷玉的手指是如何消失的呢?

四個人在病床前研究很久,終於發現,在錄像時間上午十點十七分時,於安置在婷玉側面的針孔攝影中,發現在婷玉的一次轉身後,居然在枕頭附近的被單上,突然出現了一灘深紅色的血跡,那一灘血跡無端端地冒出,可見就是在那次轉身的一瞬間,婷玉的手指就被切下,然後「憑空」插進客廳冰箱裡的蛋糕上。

但是裝在客廳裡的針孔攝影機,在十點十五分到十點二十分的時間間隔中,卻沒有拍到手指移動的畫面。

 

 

瞬間移動?!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