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的美術,不是一件大工程,而是一個異世界。 3

月老的美術,不是一件大工程,而是一個異世界。

頭哥是經驗豐富的美術大師,以前跟阿賢合作過「消失的情人節」,據說因為很難借景,乾脆蓋了一整間郵局拍電影,嗯嗯嗯嗯嗯這種「沒有就給你變出來」的情懷真是太符合月老的渴望啦!

與其由我不專業地告訴大家美術是怎麼執行出月老浩瀚的世界觀,不如,就讓我先說個故事。

「月老」的世界觀裡,所謂的陰間,也只是「死後宇宙」的一部分。

陰間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天空永遠都是黑沉沉的令靈魂窒息,每一個「死後世界」都是一艘又一艘的巨船,這些巨船或者以信仰、或者以地界、或者以冥冥中的不定數為裂,載著不同的靈魂各自航行。是的,而每一艘船都立志航向傳說中偉大的「彼岸」。

彼岸,倒是矗立在大海的中央,永遠金光閃閃,卻總是看得到,到不了。

在不同的信仰裡,彼岸有很多別名……西方極樂?天堂?淨土?仙境?眾神之地?不管叫什麼名字,都沒有靈魂知道彼岸到底是什麼模樣,畢竟從來沒有一個靈魂從彼岸回來、告訴大家彼岸的真面目。

大家只是一直瞎猜,那些不斷從巨船上劃過的一道道金色光芒,就是純淨靈魂的顏色,唯有那些得到完滿祝福的靈魂才能擺脫巨船、無視一切直飛彼岸。

但怎麼得到祝福呢?就如同在人間,每個宗教都試圖給出了不同的方法,在每個死後世界的巨船上,也流傳著不同的傳說,無法確信的答案也耗竭了大部分靈魂的想像,只知道在永恆的時間裡,每一艘巨船就像是打發無窮無盡的爆無聊,雖各自筆直朝彼岸前進又前進,可經過幾千幾萬年,都沒有任何一艘死後世界的巨船靠抵彼岸。

沒關係,到不了彼岸,但鬼多好辦事,一大堆靈魂整天擠在一起也總算是想到了打發時間的好辦法,那就是回到人間——也就是!投胎!

每個死後世界都發明了各自不同的、返回人間的方式,至於返回人間會投胎成什麼樣的物種,能不能再當一次人,其判斷標準也琢磨了好幾千年,用來偵測其投胎能量的儀器也不斷改進,以求精確。

在我們!是的!就是我們!在我們身後,這一艘屬於我們死後世界的巨船上,有一個掌舵的大神,或許我們可以暫時稱呼祂閻羅王。

在閻羅王的運籌維握下,我們這颼船上的靈魂不僅發現了重返人間維度的蟲洞(古時候是井,現代則是電梯,目前打聽到的最新進度是,有一些工程師靈魂正在研發從特定的網路進行維度跳躍),並知道了測量靈魂能量的標準,採取了唸珠作為計算單位,黑的就是業障,壞壞,白色就是陰德,棒棒。

眾靈魂也發現,如果死後業障太重,唸珠漆黑到無法測量,也就是傳說中的絕對全黑,該靈魂也不會出現在陰間,基本上完全消失在可觀測的所有維度裡,沒有鬼知道他們究竟去了哪?

如果死後直接投胎,就會依照黑白唸珠的比例,進入蟲洞,變成各種動物返回人間。白色珠珠越多,就會變成越能掌控自我生命意識的物種,反之黑色珠珠太多,就只能變成自主意識微弱僅靠本能生存的動物,雞鴨魚豬大象海豚陰蝨小黑蚊各有不同的靈性等級。

要投胎成人,必須唸珠全白(當然有一種動物在人類之上!)。

人無完美,幾乎每一個死後靈魂手上的唸珠,都是有黑有白,但除了少數的偏激分子,大部分的靈魂都想重新投胎為人,畢竟聽過人欺負其他動物欺負環境欺負地球慣了,真的很怕當不成人。

那怎辦?眾靈魂集思廣益,研究再研究發現,他們唯一可以把唸珠洗白的方法,就是將他們過去在人間沒有寫好的功課,重新寫好寫滿。

生前當不成一個好人?OK!陰間再給你一次機會,當一個好鬼,擔任各種神職重返人間,幫助形形色色的人類,用一些小巧思小技巧,讓人類得到滿足得到快樂,正能量瞬間反饋在伸手相助的靈魂身上,唸珠洗白!

如你所知,地球人口……大爆炸啦!

700年前全世界只有3億人,現在有76億人擠在小小的地球上,有人要錢,有人要愛,有人要愛愛,有人愛晴天,有人愛下雨,有人愛肌肉,有人愛小孩,這麼多人,這麼多慾望,神不夠用!

光在台灣,每天就有480人死亡,陰間需要大量優秀的靈魂來分擔工作,如果你下輩子還想再當一次人,船上很歡迎大家申請擔任各式各樣的神職,努力對這個世界做出貢獻!好好打工,把唸珠一顆一顆由黑洗白!下一次的人生,就贏在精子啦!

好,所以美術組要幹嘛?

幹!當然就是打造出我剛剛笑笑說故事所需要的一切啊!

頭哥問我:「導演,你心中的死後世界那艘船,大概多大啊?」

我合掌說:「差不多就一個台灣那麼大吧?」

頭哥就算沒有在臉上冷笑,肯定也在心裡發抖了。

原本我覺得死後巨船長得像超級巨大的鬼盜船,是由大片腐爛木頭拼貼打造,上面有一大堆籐蔓貝殼之類。

但頭哥想出了更好的解法,就是由玄武岩柱集結構成而成的巨島,比起木頭像船,玄武岩更有巨大如「島」的視覺質感。

有好鬼,當然也有不守秩序的壞鬼,船島上用來囚禁亂搞失控的壞鬼的地方,則是早已荒廢不用的棄井,棄井不計其數,上萬惡鬼被困其中怒吼百千年。

以此基礎,船島上風飛走石,處處是沙。

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處處是沙

美術組的大家,開始在回憶裡瑟瑟發抖了嗎?

此後的數月,頭哥率領他的眾兄弟姊妹,埋首陰間塵土,造石烤沙。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追求夢想的荒謬故事呢?

除了製造大量的玄武石柱外,我們運來了極大量的沙子,轟隆隆傾倒在中影棚內,但冬天寒冷,沙子受了濕氣,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海水浴場那種淡淡黃黃,而是醜惡雞掰的黑。拍起來怪怪的啦!不想這麼黑得沒有層次啦!要黃黃的比較可以拍出陰影對比啦!

於是大家將受潮的沙子一盤盤舀起,倒在鐵鍋裡,打開各種爐具,棚裡棚外,都在烤沙!

烤乾了,緊急確認攝影機擺放的畫面位置,看好了,速速倒在攝影機會拍到的演員腳下,然後抓抓抓,抓出一個好看的高低起伏,趕緊拍!

拍久了,沙子還是會慢慢受潮變成雞掰黑。此時或許!或許啦!幸運的話,下一批剛剛烤好的沙子又運來了,一盤盤倒下,迅速抓出高低造型,如此重複不斷,直到殺青!!!真的是直到殺青!!!鬼頭成還是在沙子被牛頭馬面圍毆爆打!!!

每天都在烤沙,過年也在輪班烤沙,煤油爐越加越多台,瓦斯罐的消耗也是狂噴錢。

大家烤沙的表情,一開始,從「幹你媽啦我的夢想是拍電影耶我現在竟然在烤沙是在烤三小啦!」

慢慢的變成,一張張面無表情的眼神死。

然後又變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以後一定要跟別人說所謂的拍電影尤其是拍大片在棚內拍沙灘就是要烤沙啦我真的好棒好用心連沙子都精雕細琢地烤乾又烤乾耶耶耶總算有故事可以跟孫子說了啦送啦送啦哈哈哈哈哈!」

是嗎?有這樣的轉折嗎?

柯震東也是廢,沒拍到他的鏡頭時,他常常在一旁默默烤沙。我跟阿賢吵架時也會去報名烤沙調適心情。只要誰沒事,不分組別,都在烤沙。

後來大家開竅了,開始一邊烤地瓜,一邊烤栗子,空氣裡除了惡劣的塵土氣味外,還飄著一股為什麼不快點放飯的香味。這就是在魔幻寫實的氣氛裡,拍攝魔幻寫實電影的最高境界。

現在大家都了解了嗎?

知道什麼是拍電影,拍大片了嗎?

全身發抖了嗎?還是開始興奮了呢!

我們每天都在又冷又髒,空氣又極度污濁的陰間拍電影,明明戴了兩個口罩,每天回家一脫掉,鼻孔都是黑的,擤出來的鼻涕就算是三歲小孩都不想吃。

知道金馬獎沒念出代表美術組兄弟姊妹的頭哥名字時,我有多失落了吧。

謝謝美術組的大家。

不論是月老的陰間奇觀,抑或是人間繁景,都是精采的一手!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