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評審對月老的肯定 3

謝謝評審對月老的肯定

月老還沒有正式上映,目前只有台北電影節少數觀眾看過

很多對團隊的感謝就慢慢寫,慢慢讓大家認識

我覺得即使有輪迴

用九把刀這個肉身來地球旅行,也就這麼一次

就來寫一些真正但有大量雜質的東西吧

我想先說剪接

是說我當導演的電影才三部

那些年,怪物,跟月老

那些年的剪接廖明毅極致龜毛

怪物的剪接念修很溫柔細膩

月老的剪接高鳴晟跟王瀞巧則是……求新渴變

一開始團隊推薦高鳴晟時,同時給了我一個資訊

就是高鳴晟從未從頭到尾完成一個長片的剪接

好像剪到後來都會有摩擦或是其他因素卡關

要我跟高鳴晟見面聊聊時同時將這一點考慮進去

嗯,哈囉?我自己也有很多被別人想像的問題或麻煩

大概最沒有資格對從沒合作過的陌生人品頭論足的人就是我喔~

就來見面好好聊聊

說不定他人生第一次真正從頭到尾完成的電影就是月老啊

見面時我們聊了對劇本的看法

高鳴晟有很多對角色與結構上的奇想

他尤其喜愛馬志翔演出的鬼頭成的角色(原著裡沒有)

他熱切地想改動劇本的結構

不過這方面我有很頑固的定見,所以有一半都是皺著眉在聽

遇到我不認同的奇想,我的惡癖就是順著對方的邏輯往下一起講

講到那個新故事自我毀滅時大家就會知道那條路其實不行

早已在腦中試過種種路線的我只要用正常語氣回到原先的本上就行

但高鳴晟有點停不下來,越說越奇怪,表情很多,臉也開始紅

我覺得,嗯,這果然是一個未爆彈

但這是一顆在見面前有仔細閱讀過劇本、苦苦思考過的未爆彈

面對用功的未爆彈

身為用功核彈的我決定合作下去一起炸掉好了啦幹

後來月老拍了一個禮拜,我收到小阿綸與小小咪的童年回憶戲

以及阿綸與小咪多年後告白戲的剪接

我看著看著就哭了,是感動的那種不是爛到絕望那種

嗯從此我就帶著更強壯的心靈繼續把月老拍下去

後來一起在他那間爆滿漫畫的工作室剪全片時

我常常看到高鳴晟強掩著沾沾自喜的表情

這個表情就是他極高熱情的證明吧

高鳴晟很愛講對影片的各種見解

(所以他有開剪接課啦,大家可以去上)

那種隨時都想從厲害的電影裡發現套路、鑽研、找出絕招的心意

你要不就是很討厭,想回他一句……”也不一定是這樣吧”

要不就是跟我一樣很替他高興

畢竟在創作的路上

擁有那種……”原來是這樣竟然被我發現了!”的孩子氣

是十分珍貴的

當然什麼事都不一定

哪有一定

但渴望破關的眼神總是令旁觀者著迷

也會讓一個人確實慢慢變強

就好比一個人在挑戰魔王的路上撿到雙截棍

使了使,覺得很好用

就下了一個”幹打魔王就是要用雙截棍才氣魄啦的結論”

然後又走了走,看到長槍撿起了又戳戳看

很驚喜時說出雙截棍不對吧?長槍更屌!

繼續走走走,被迴旋標絆倒,若有所思悟到……

“是不是……我一開始先射出迴力鏢,再用長槍跟魔王保持距離纏鬥

中段改用雙截棍近身互拼,魔王打我三下我至少得甩中他一棍

等到我快被打死時,迴旋標也該飛回來斬中魔王的後頸了吧!”

此時簡單回高鳴晟一句”還好吧?不一定吧?哪有一定啊?”的人

要不真的很強到隨心所欲的地步,要不就是看他不順眼吧

我沒有那麼強,也沒有看他不順眼

我不過就是另外一個……

同樣在創作的路上撿兵器試來試去

隨時都在妄下新結論的挑戰者啊!

一直想試新招,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又更強了

一直覺得對不起啦我在昨天的會議上有點胡說八道過頭了

一直嘗到挫敗,一直自我懷疑,一直覺得別人更強好煩喔好羨慕

帶著無論如何都想變強的心意

在遇到同類時,比遇到魔王還高興吧

月老終究成為了高鳴晟與王瀞巧第一支從頭剪到尾的長片(吧?)

我很喜歡月老的剪接

因為不喜歡的部份我都逼高鳴晟修掉了(廢話)

在合作的過程中我學到很多,感受到很多

以及看了好幾本很有趣的漫畫

我也常在臉書上看高鳴晟對結構、對剪接、對劇情的新發現

我覺得……”這你現在才知道”、跟”是這樣嗎?”、跟”呵呵才怪!”

當然也會有”嗯嗯嗯嗯嗯……好像是這樣齁”

真是有趣的同類

高鳴晟,你的剪接沒有入圍金馬獎,只是這次而已

但以後沒有也許也很正常

不會沒關係,有關係

反正你也沒事

累了就去躺你那張撿便宜買到的按摩椅,醒來就繼續變強吧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