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3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就是……我們都無法認真排戲。

排戲,對我來說,僅僅是協助演員了解我對這場戲的走位想像、情緒設定、以及模擬一定得完成的特定行為(例如在門縫裡偷窺、摔門掉頭就走、把對方的頭砍掉),演員有什麼對台詞、對角色、還是對「戲」有任何問題的,就在排戲中提出來,不要等到現場才問題一堆(很惱人喔)。

我很喜歡招架演員的各種提問,算是樂此不疲吧,但如果演員在排戲時太認真,使用太滿的情緒,蹲在一旁觀看的我往往覺得尷尬,很想說一些……「哈囉,我們現場再來認真演就好啦!放輕鬆放輕鬆!」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5

而小弟,更是排戲界的頭等廢物。

我是很鬆散,他更誇張,完全給我拿著劇本走來走去,念完台詞就想落荒而逃。如果是他一個人的戲也就算了,不,不對,我根本不會排只有他一個人的戲。

但有很多演員一起排戲的話,他這種超級沒在演的狀態,會害我在面對除了他之外的演員,感到很丟臉,有一種「九把刀跟柯震東很熟,所以柯震東可以隨便排戲」的難堪。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7

在籌備月老時,有時我為了讓自己可以在馬志翔、還是宋芸樺或王淨面前抬得起頭,我不得不鐵青著臉要小弟多多少少用一點情緒去念台詞,走位也給我稍微認真一點,但效果極為有限。

小弟就是廢,還會變本加厲念台詞唸到笑場,讓我完全沒有身為導演的尊嚴。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9

幸好排戲很差勁,正式上場又是另一個故事。

每一次在正式上場演戲前,小弟都會嚷嚷「完蛋了完蛋了這次真的完了!我不會演!」、「死定了!等一下我一定哭不出來!」、「這種台詞我真的講不出來,智商真的太低了!」之類的話,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就這樣,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也如此,到了月老還是沒變。

但我真的是沒信過。

只要現場一喊Action,小弟身上那個神祕的表演開關就會啟動,一瞬間,他就會全身放鬆,進入角色該有的狀態。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11

拍月老,哭戲很多,最讓我緊張的一段,就是拍平交道旁與阿魯重逢的瞬間。

那天晚上情況各種惡劣。

一, 天空有點飄雨,有很嚴重的連戲問題。

二, 當火車正好從柯震東後方經過的那一瞬間,他得處於嚎啕大哭的狀態才行,雖然我們有火車時刻表,但想哭就哭也不是至於神成那樣。

三, 喔對了,那天晚上攝影師阿賢有點嫌棄我。

四,阿魯雖然是神犬,但神犬也是犬,不是機械,小弟在牠旁邊狂哭,加上又摸又捏的,是真的會嚇到牠。如果阿魯無法演出真摯,小弟就算是白哭。

以上。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13

為了把握時間捕捉到小弟與阿魯動人的互動,我們出了兩台攝影機。

是啦,我是很信任小弟,他情緒一到,絕對是哭到天崩地裂,問題是哭的時機要配合火車、配合狗、還得一直一直哭哭到宋芸樺飾演的小咪走過來繼續哭,這個難度……還沒有加上分鏡的概念。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15

亦即,一場戲下來,不可能只有一顆鏡頭,不同尺寸,不同的鏡頭運動,意味著即便眼淚不失誤地落下,小弟的表演還是得不斷重來。

「今天晚上我死定了,你也死定了,你一定會很後悔寫了這場戲。」小弟沒有開玩笑的意思,他走來走去,甚至是有點生氣。

「大概吧……你大概真的死定了……」我也揣揣不安,但還沒有不安到想表現給小弟看的程度,哼哼說道:「但不是今天啦幹。」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17

細雨直落。

接下來發生的事,都呈現在銀幕上了。

作為導演,在現場我能做的,僅僅是不斷在一旁壓低聲音提示角色的心境,讓氣氛維持在一個滿滿溫暖的狀態。如果你有看這一段的幕後花絮,會看見柯震東根本哭到停不下來,即使我喊卡了,他還是持續大哭,哭到後來連隔天眼睛都還是腫的。

根據柯震東事後的證詞,當時他的腦袋裡並沒有特別思考什麼事,所以也無法靠著停止思考來緩和哭泣。

在我看起來,他當然不是腦中一片空白,而是完全走進了角色阿綸,而阿綸在遇到阿魯的那一瞬間,也只剩下嚎啕大哭的本能。

我覺得拍了一段極為溫暖的鬼狗重逢,愛不釋手。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19

劇組持續拍攝。

幾天後,殺青日終於快要來到。

有一場哭戲尚待完成,但比起跟阿魯重逢,這場哭戲的難度沒那麼高。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21

劇情是,阿綸抱著正在魂飛魄散的小咪痛哭,劇本大概如下……


△殘破的斷樹下,阿綸扶著靈魂破散的小咪

小咪:你跑去哪啦?阿魯她……

阿綸:我知道我都知道,阿魯她跑來找我,叫我一定要救妳……

小咪:阿魯……好乖……

阿綸:(強自鎮定)妳不要怕,緣份的力量會保護妳……

△阿綸跟粉紅女手指碰手指,想抽出紅線

△沒想到紅線的魔法一出現,馬上就消失了,不管抽出多少都瞬間消失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23

粉紅女:沒有唸珠,沒有月老權限……

△阿綸大哭

小咪:我死了,我們不就在一起了嗎?你哭什麼?

△小咪看起來靈魂破碎,眼看就要魂飛魄散了

△粉紅女在一旁看得泣不成聲

△阿綸跪在小咪旁邊,無法承受分離痛苦,悲痛大叫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25

雖然這場哭戲需要的眼淚也是很多顆,但需要彼此成立的條件沒有那麼多,比起平交道旁的阿魯重逢,就是沒那麼艱辛。首先沒有狗,演員也不需要動來動去,給我躺好抱好即可。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27

是,技術上是沒有那麼難,但情感上的深度卻需要更劇烈,畢竟小咪就要在阿綸的懷裡灰飛湮滅了。這是訣別。

好好好好好,我打心底覺得,哭戲的大魔王關卡我跟小弟已經聯手闖過,眼下這一場戲,不可能有問題的。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29

為了對付那場哭戲,那天晚上,小弟很早就到現場準備了,一下子在保母車上,一下子又忍不住坐到我旁邊跟我說一些他等一下死定了今天真的哭不出來的廢話。天氣很冷,他一邊喝酒取暖,一邊囉理囉嗦,有夠煩的。

在那之前,我先拍了鬼頭成跟牛頭馬面互毆,吊鋼絲啊飛來飛去啊,然後又拍了鬼頭成掐小咪,掐來掐去恐怖死了!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31

拍了非常久,天都快亮了,這才到小弟上場。

而他竟然已經喝醉!

#月老
#柯磕頭終於來了
#未完待續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33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35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37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39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41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43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45
小弟跟我有一個共同的惡習 47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