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3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我有一個不好,是真的不好的、非常不專業的行為,近乎可恥的本能,就是當我在試鏡時突然被雷擊中,遇到非常想合作的人(嗯,通常是女生啦),我會表露出對對對就是妳了絕對就是妳了百分之一億就是妳了不可能是別人啦的狀態。當初遇到陳妍希是這樣,遇到宋芸樺也是這樣,ok都沒問題,後面也誕生出很好的選角故事。

BUT!就是有事與願違的時候嘛!

我過於歡喜的呈現跟後來選角結果的落差,會造成後來沒有合作成功的當事人的心靈受創,我也會臉紅紅,有種我乾脆變成一沱大便的自我厭棄感。我真的很痛恨我這一點,不專業,真的爛,完全需要好好改進。

在月老籌備時,我跟可能飾演粉紅女或小咪的每一個演員面談時,我都努力保持一種淡淡然的專業感,盡量不要讓自己在會議室裡有太大的情緒波動,至少,不可以被察覺出來,不管什麼決定都晚一點再做,而且是要跟整個製作團隊一起討論,不要老是催眠自己擁有天選之眼。

在第一次跟王淨碰面前,我只看過她演女配角的癡情男子漢(真的電力十足!),還加看了一些她在電視劇「用久柑仔店」的演出片段,我覺得好有魅力好可愛好強好感人幹哭得真的有盪氣!迴腸也好像有一點!

BUT!

有工作人員在旁邊歪著頭評論這一段演得很浮誇啊不ok啊電視上看可以但大銀幕會把細節放大很殘酷喔……我不免陷入困惑,難道我其實不會看戲嗎?有時候的確是會發生,我覺得這個人演很爛,但旁邊的同行專家都覺得他交出生平最強演技考卷,或是恰恰相反的事,讓我不知所措。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5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15

總之,面談的過程中,我的表現達到了導演專業的生涯顛峰。笑笑的,但沒有太笑。親切,但不油膩。有講笑話,但都不含騷擾。我接近沒有情緒起伏地跟王淨介紹月老的世界觀,希望她之後能給個時間,參與劇組的實機試拍,確認跟男主角之間的化學反應有沒有成立。

王淨也很專業地,沒有偷吃桌上的瓜子,謙和有禮地看著我表演專業導演的風範。大約二十分鐘就結束了吧?

當我們都彬彬有禮地離開座位,幾乎就要離開會議室,兩個人都卡在門縫的那一瞬間,王淨忽然用一種……從小看著我長大的語氣,近距離問我:「ㄟ!所以你到底要我演誰啊?小咪還是粉紅女啊?」

我臉色一定很僵:「蛤?」

王淨瞪我:「我以前有看過小說啊!」

唉,兇屁啊,我只好支支吾吾地亂講一些我現在無法複述的話,基本上忘光,但一定都是在逃避。我真的很怕跟她講了角色然後又沒合作,我就是比爛更爛。

關於月老電影版的粉紅女,應該是我目前為止,包含自己導演或編劇或監製的電影,以及80本小說裡創作過的角色中,我最喜歡的女生。敢愛,敢恨,敢衝康,敢道歉,敢吃醋,敢橫刀奪愛,絕對不完美,缺點有夠多,但pinky就是pinky,有三種口味,開車可以吃,無聊可以吃,kiss更要吃!

我沒種倚賴直覺了,我要出實機試拍。

雖然王淨剛剛演完了返校(當時還沒上映),享有一定的江湖地位,她本人還是謙虛再謙虛地參與了劇組的實機試拍,拍的內容是阿綸跟粉紅女在陰間電梯前的尷尬對話。用這一場戲,足以觀察出來哪個演員最合適粉紅女這個角色。

我不知道大家是怎麼想像我導戲都在幹嘛的,但呵呵,我其實極度熱衷解釋情境,婆婆媽媽一遍又一遍解釋角色,雖然我對演員當下一定要完成的動作有堅定不疑的要求(比如說,手一定要在最後關鍵時刻舉起來,可以的話眼睛不要眨。比如說,進電梯後不要馬上回頭,等一滴滴再說),但同時我也很樂於開放表演空間給演員,喔不是樂於,是很期待演員揮霍他們的才能。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7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16

王淨很會聽戲,非常簡潔地演出她對這場戲的理解。

精準,狡獪,很有魅力。

此後在月老片場的每一天,看到活蹦亂跳的王淨,我都很開心。

王淨就是每一天都好快樂咚咚咚咚來打卡,大概是因為冬天到了,每天的宵夜都有一大鍋薑母鴨羊肉爐排骨湯,劇組也有一台隨時提供零食的專用餐車的關係吧。

不知道為什麼,真的是個謎,每天最早收工的往往都是王淨,她離開前都會特地走過來勉勵我要好好導戲不要懈怠,真是一個良師益友。有時候我會忍不住問她,會不會覺得每天都最早收工,心裡有一種不受導演重視的感覺?

每一次,王淨都會欣慰地拍拍我,說:「真的還好!」

導王淨的戲一直很輕鬆,因為不放輕鬆就無法演出這麼Q彈的角色,事實上我都只給最基本的設定,跟一點點我真的很想要她做出來的動作,其餘都是王淨的發揮。她自由無比,可愛無限,一直吃,一直跑,還會在適當的時機用優雅絕美的身教,糾正導演的惡行惡狀。

比如說,有一天我們終於拍到陰間電梯前的吵架(我超級喜歡那一場戲),我想說,這場戲不是在試拍時就拍過一次了嗎?現在我打算先從頭到尾拍一條長的,再看回放找一下改戲的靈感吧?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9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17

正式來之前,我一如往常秉持著「快樂拍片,精準放飯」的宗旨,很放心地坐在監看螢幕前跟大家講笑話,營造劇組上下一心的團結氣氛,不只王淨的經紀人與妝髮執行在旁邊笑呵呵,就連等一下要一起演出的柯震東也在裡面貢獻笑話。和樂融融,士氣高昂,絕對是拍出好片的前兆。

這時!這時!這時!

這時,本來躲在遠方一個人聽音樂培養情緒的王淨,突然飄過來,無預警站在我旁邊,冷冷地看著我,不說話。

我狐疑:「嗯?怎樣?」

王淨面無表情:「我等一下要麼演?」

導演椅周遭的空氣瞬間凍結,所有人都迴避了彼此的眼神。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王淨就朝我的靈魂深處,淡淡地說:「你有打算跟我說什麼嗎?……好,沒關係你繼續,我都可以。」

然後就用一種「我最好是都可以,幹你最好是馬上給我追上來」的速度,不快不慢地飄走了。

飄什麼飄?

我是導演,身兼編劇與原著作者,是月老劇組不可或缺的核心,是電影宇宙的靈魂……當然馬上就嚇壞了!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11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18

我用可悲的速度衝上去架住王淨,自請處分,好好的,妥妥的,綿綿不絕地開始從粉紅女上一場的落寞神傷,到這一場的故作大方,更埋下了下一場暴走行為的動機等等,有什麼說什麼,知無不言,還面紅耳赤地拿起王淨正在聽的另一個耳機,虛心地感受她設定好的角色情緒音樂環境……坦白說我不記得聽到什麼,我的耳朵裡只剩下心臟跳得好快的噗通噗通,我真是一個嚴重怠慢優質演員的懶散導演。

不開玩笑,王淨確確實實將她一整個冬天吃掉的零食都化成表演的爆發力,每一場戲,真的是每一場,我都很喜歡,如獲至寶。要說我最最最最寶貝的一場戲,絕對是奔跑時的痛哭流涕,以及奔跑前她與阿綸的最後別離。不想爆雷,但很希望在映後場次中拿著麥克風回答大家對此的提問,我保證講到大家原地搥胸痛哭。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pinky缺點這麼多,但連缺點都閃閃發光的女孩嗎?

有的。真的有。如果你願意來看月老的話。

就這樣,尊敬地導完了王淨,我作為導演的功力也提昇了好幾整層。

返校上映後,果然是一部現象級的電影,王淨榮獲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13
如果拍電影需要100分的運氣,跟王淨的相遇大概花掉了50分。 19

瀑布最近也上映了,代表臺灣參加奧斯卡競賽,好評如潮,王淨再度入圍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也提攜了我入圍了最佳劇本改編。

回想起來,能夠在導演生涯裡跟王淨女士說上一兩句話,真的是我的榮幸,我唯一能為她做的,就是在月老發佈記者會上回憶起當初跟王淨第一次見面時,瞎掰她面不改色地吃光了一整盤的瓜子,讓她在記者會上陷入扭曲的記憶迴圈裡,紅著臉說:「是喔……是喔……好像有印象齁…….那個時候我好像真的很愛吃……」

什麼好像?

#月老
#王淨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