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電影原聲帶 3

月老電影原聲帶

我很喜歡叫別人三個字全名,叫一個人三個字真的很自然啊,叫兩個字才拗口吧?景騰景騰景騰……到底是誰會叫我景騰啦!除了真正教過我書的國高中老師可以之外!其他都給我叫柯景騰好嗎?要不就是九把刀,再不然就是把刀!叫把刀滿可愛的你自己不要笑出來就好!

但要叫侯志堅做侯志堅,我還是辦不到,恥力不夠啊!畢竟當我買七匹狼專輯的時候才國小五年級,侯志堅已經在東方快車紅紅青春敲啊敲自己的歌唱啊唱……所以侯志堅必須是侯老師。

我久久拍一次電影,進步曲線遲緩,很仰賴本來就很厲害的人幫助我完成電影的各個部分,教導我從不同的觀點去理解電影,簡單說就是偷看隔壁資優生的答案。

是說,對十年前才開始當導演的我而言,更懂電影可能還不夠,還得更喜歡吧?侯老師就是讓我更喜歡創作電影的強者,跟我一起完成「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也幫我的小說改編電影「等一個人咖啡」、「樓下的房客」製作過配樂。

這一次我拍月老,電影公司曾建議我,是不是應該換一個更年輕的配樂,或者只是一個不一樣的配樂老師,讓我的電影跟以前不一樣?

是啦,監製「打噴嚏」時,我們找了溫子捷老師幫忙做配樂,哇靠他配樂真的下得超級好,有點卡通卡通的電影,在聽覺上竟然有史詩感。就算你不喜歡打噴嚏,也會很震撼溫子捷的神技。

但我聽了電影公司的建議後,有點陷入困惑。

是說,如果有人不想要拍我寫的劇本,我希望理由是「九把刀寫的劇本不好看」,或「九把刀就是爛」,或「我是導演我要自己寫劇本誰要找別人啊!」,而不是「九把刀寫的劇本再怎麼寫都是那樣,換一個新鮮感吧?」

哈囉!我寫了80本書,不是因為我寫了79本之後覺得不如再寫一本湊80吧,而是我就喜歡說故事啊……並且很有可能在這20年間達到了「擅長」,在擅長的前提下,我寫出來的故事根本就是……各種題材各種系列好嗎!好嗎!好嗎!熱血有很多品種,低級下流加北七也是很多怪怪的不同好嗎好嗎!

千變萬化這種境界,只會發生在「極致熟練」的前提裡。

侯老師幫許多電影做音樂,藍色大門就是他做的耶,刻在你心裡的名字也他傑作耶,我的少女時代他也ok啊,侯老師每天都在幹音樂,幹幹幹幹幹幹了幾十年,幹到非常擅長,這種擅長已達極致熟練,要在他的手上觸發出更好聽、更新、更不一樣的音樂,絕對是超級可能。

侯老師就是配樂界的小麥。

侯老師有小麥的強,工作態度更讓我激賞。

我拍電影時,旁邊只要有人提出比我原本更好的想法,我就是一分鐘之內收,絕對不會堅持自己本來的靈感。比如紅線特效在我的原始想像裡,是從單一月老手指指尖聚出光點,然後像西部牛仔一樣甩出套索,但特效阿欽,喔不,是欽哥,欽哥建議由兩月老指尖碰觸後再一起拉出,然後甩甩甩……靠,就明顯更好啊,我超過一分鐘才接受的話我還有任何才能可言嗎?別人幫你想出更好的點子,代表你人好,人家才要跟你講,不然就是在一旁呵呵看你原地自爆ok?

侯老師每一次,每一個決定,都是為了電影好。

比如說這次剪接指導高鳴晟跟王瀞巧在初剪時,在月老第一次出任務綁紅線的橋段,搭配了Dokidoki這首日本搖滾樂。我很愛,傳影愛,Lu也愛,侯老師就爽快地將原本寫好的嗩吶進行曲抽掉,他說,Dokidoki在搭配這一段剪接時真的是神曲,氣氛極對,有95分,絕對要想辦法跟日本唱片公司爭取到授權。而他的嗩吶進行曲,則改放在藥局裡眾月老幫小咪推薦愛侶的那一段,聽起來很有趣。

附帶一提,「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公車屠殺那一場戲也是侯老師自己提出要用電影燕尾蝶版本的「My Way」,搭配超好,極度有品,傑出的一手。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中,更是各種花式使用了我早已落在劇本裡的「人海中遇見妳」、「戀愛症候群」、「永遠不回頭」,他做得很快樂,更滿足了我想依照跟自己的年代約定,打造電影的童心。

這一次月老的配樂,絕對是侯老師跟我之間合作過的最頂尖,不管是阿論與粉紅女的相互凝視,抑或是阿輪與小咪的重逢,各種解謎與翻轉,急轉直下或狂暴洶湧,真的真的真的啦!百分之百盪氣迴腸!不管是配樂起手的位置,抑或是慢慢淡出的時機點,同樣妙到顛毫!

直到最後的片尾,音樂的感染力依舊綿綿不絕,把你牢牢黏在椅子上。

強者都是很溫柔的。

是啦,不否認雞掰人可能也有滿強的,但只要你強到更上更上的那種境界,所有的機掰都只會簡化成一個單純的呼吸,糾結就過去了。真的,當我們在工作室裡有點卡關的時候,侯老師頂多只是把頭稍微歪一下,疑似做出沉思的表情,真的就是那麼強。

以下是月老的全部配樂(不含Dokidoki啦!那個是另外授權),看過電影的人,循環播放會很爽喔!保證電影畫面歷歷在目!

然後!帶更多朋友去看月老啦給我拜託一下!

各大平台一鍵收聽 #月老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