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3/4) 3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3/4)

當故事來到最高潮,鬼頭成幾乎成功虐殺了小咪,讓小咪的靈魂被他的怨念侵蝕摧毀後,他遭到了牛頭馬面同歸於盡的封印之術,一時之間無法動彈。

但復仇未果的執念、對遲遲看不見彼岸的悲哀、始終得不到平靜的憤怒,讓鬼頭成幾乎掙脫了封印,即將在人間入魔。(人間入魔到底有多嚴重?你說多嚴重就可以有多嚴重)

機不可失,怒火攻心的阿綸拿起長槍,狂戳鬼頭成的額頭。

阿綸暴怒質問:「為什麼!為什麼!」

突然之間,阿綸呆住了,那種強烈的前世畫面,再度從刺著鬼頭成頭部的長槍一路衝擊過來,一瞬間,阿綸回想起在活過的某一世裡,自己曾經為蟬的過往。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3/4) 5

阿綸拋下了手中的長槍,也拋下了當下的憤怒。

他不由自主跪下,任由巨大的感激盈滿了他的靈魂,毫無保留地磕下了頭。

「謝謝!謝謝!那七天!我很快樂!」阿綸重複哭吼,不斷叩拜眼前的厲鬼。

快要入魔的鬼頭成顯然很迷惘。

他不懂,這個心愛之人被自己摧殘瀕死的小小弱者,若真有一點點一滴滴的機會能擊殺自己,也就只能把握住這一刻了,為什麼要突兀地向自己下跪?

自己明明殺害了他的愛人,不是嗎?

現在,他沒有繼續拿槍大吼大叫猛刺,而是……嗑頭又磕頭?還滿口謝謝謝謝?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3/4) 7

此時,尚在陰間的閻羅王看著手中,那一串五百年前從鬼頭成手上取下的黑色唸珠,滿滿的黑,不僅僅是鬼頭成生前的殺孽深重,更是因為他死前爆發的憤怒糾纏了整個靈魂。

但此時,黑色珠珠上唯一的小白點,正發出閃爍的光芒。

閻羅王知道,祂一直期待的因緣來了。

於是祂奮力睜開了祂的菩薩之眼,讓一直被執念困住的鬼頭成,好好看清楚究竟是什麼樣的因果,存在於他與眼前叩拜之人之間。

鬼頭成看見了,五百年前,自己正率領盜賊埋伏時,自己只不過是一念之仁,舉手之勞,吹散了正在啃噬一隻蟬的螞蟻群,隨性將蟬放生在樹枝上。

當時他的念頭再簡單不過。

如果今天螞蟻正在啃噬的,是蝴蝶,是蜻蜓,是蟋蟀,鬼頭成大概也就只是看,畢竟弱肉強食本來就是生存天道,螞蟻不過是吃著牠們當吃的生物。冷眼旁觀才是正常。

但今天在自己眼中落難的,是生命週期很特殊的蟬。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3/4) 9

劇本的這一段是這麼寫的:


△鬼頭成與幾個結拜兄弟妹,在高處的高草堆中,等待著護鑣的肥羊

△天氣很好,蹲在大樹下的鬼頭成的心情很不錯

△高草堆裡的兄弟妹都聚精會神地等待車隊接近,每個人的臉龐都很可愛

△盜賊妹妹偷偷吃著花生米,被鬼頭成發現了,遠遠扔了一顆給鬼頭成

△鬼頭成仰起脖子張嘴要吃,接歪了,惹得盜賊妹妹噗哧一聲笑出來了

△鬼頭成笑笑撿起花生來吃的時候,正好發現地上有一堆螞蟻正在圍攻一隻蟬,蟬腹朝天,拼命掙扎著

△鬼頭成情不自禁地觀察猶如盜賊的螞蟻,如同自己一夥人一貫的行徑

△鬼頭成用手指輕輕地抓起了這隻蟬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3/4) 11

△蟬視角,突然兩根巨大的手指衝向了蟬身

鬼頭成(雲南話):同行啊,對不住。這蟬在土裡窩了十幾年,好不容易蹦出了地,就剩短短七天。我說個情,你們找別人搶去……

△鬼頭成吹掉了牠身上的螞蟻

△鬼頭成將蟬妥妥地放在樹皮上

△蟬看著鬼頭成,鬼頭成天真地笑著(剪接覺悟)

△烏鴉聲信號,護鑣的車隊果然來了

同伴:老大……來了!

鬼頭成(雲南話):今天,不殺囉!


鬼頭成是一個惡人,殺人如麻,但卻是一個豪氣干雲的大盜,他覺得為了自己突然升起的微弱同情心,胡亂欠了螞蟻一個人情,心裡不爽,想想公平一點,自己今天也解散了罷!

(這句今天不殺了,是攝影師阿賢充滿佛性的貢獻)

於是鬼頭成從伏擊的草叢裡站起來,宣布今天不殺,大有兩不相欠之意。

但鬼頭成喊著今天不殺囉的表情,卻是十分開心,連他自己也沒有意識到,拯救了一條生命的意念十分崇高、令人欣喜不已。

當然了,那一天有一個原本該掉光腦袋的商隊,也全數活了下來。

鬼頭成這一念之間,不但救了蟬,還讓許許多多的生命延續下來,也讓這些頭繼續長在脖子上的商隊旅人,回到了家,延續了更多的生生不息。

這一念之微,有巨大的善。

#月老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3/4) 13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