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2/4) 3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2/4)

就如同我寫的所有的小說、改編過的電影、寫過的劇本,都沒有任何一段劇情在強調命定論,沒有,在我充滿意念的創作裡,從來沒有一個角色深陷在命運強制規定的泥沼裡,每一個角色,所做的決定,都是當下的自我判斷,沒有命定。我堅決藐視命定論的粗暴強橫。

月老的裡的閻羅王,祂來去彼岸,自然有盛開的佛法,但祂並不會、也不能,去干擾故事裡每一個靈魂的自由意志。

祂只能給機會,祂只能期待,祂只能召喚見證因果。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2/4) 5

所以,當鬼頭成於五百年前,頭被砍下慘死,落入陰間時,閻羅王從鬼頭成的手上取下滿滿的黑色唸珠時,祂大概是想,這種幾乎無可救藥的污濁靈魂,只有委以重責大任的神職,孜孜不倦,勤勞付出,才有可能洗刷他一身的罪孽(沒想到鬼頭成當時誤解了閻羅王的深意,反而感激涕零)。

但閻羅王當然也注意到了,鬼頭成的靈魂之所以沒有消失,是因為他的黑色唸珠上有一個微弱的小白點,那個小白點是他生前所做的唯一一件好事,閻羅王心想,或許這件小事,在某個機緣下能夠成為鬼頭成靈魂轉念的契機。

閻羅王有把握嗎?

沒有。

千百年來,閻羅王肯定看過無數靈魂悲慘地直墜深淵,皆因執念的枷鎖。

鬼頭成僅僅是祂無法拯救的靈魂中的一個。

但閻羅王沒有放棄過期待。

祂一定很希望當機緣來臨時,鬼頭成可以被自己的善念給救贖。在機緣來臨前,閻羅王只能等待,並祈禱鬼頭成不要先一步自我毀滅。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2/4) 7

回看電影。

比起「與神同行」裡韓版閻羅王的極端嚴酷,在「月老」的角色設定裡,閻羅王是一個慈悲的、有點幽默感的至高神祇。

祂很關心芸芸眾生,也了解所有一切環環相扣的因果,了解眾生之苦。

所以當阿綸意外慘遭雷擊死亡時,閻羅王來到了著火的大樹前,吃著冰棒(小咪在這一場吃著冰棒),表情哀憐地看著這令人感嘆的一切。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2/4) 9

或許明白一切因果的閻羅王正在想,曾經在某一世恰好被鬼頭成所救的阿綸,在此時失去生命,會不會開啟了某種不可探之的因緣呢?

閻羅王在陰間死神房裡看到阿綸時,祂好意想提醒阿綸,哈囉!你啊你!是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沒有想起來呢?所以閻羅王調皮地拿起捲捲吹棒,對著失去記憶的阿綸猛吹猛吹,阿綸也因此陷入迷惘,看見前世當過的魚、也看到了前世最重要的相遇,小咪的背影。

後來,小咪也同意吹著捲捲吹棒,在阿綸的回憶中登場。

閻羅王後來吃湯圓,小咪在下一場就在家裡搓湯圓。

閻羅王邀紙紮人姊姊一起吃鬆餅,小咪跟阿綸下一場就在咖啡店吃鬆餅。

這算是小小的因果趣味吧,只是在講,所有角色在幹嘛,閻羅王都看在眼底,都有像里長一樣關心。

也就是在咖啡店裡,阿綸為了救小咪,本能地抓住鬼頭成插在被附身男人額頭上的黑針,想要將它硬拔下來,卻因此從鬼頭成的怨念裡感應到了某種激動的情緒,撞見了某一次前世的畫面……有許多草,搖搖晃晃的草,像是某種昆蟲的主觀視角。(後來陸明君飾演的牛頭便介入了此一僵局。陰陽有界萬歲!)

#月老

月老論文(關於鬼頭成的執念與放下2/4) 11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