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5)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5)

碼頭的燈塔還亮著。

清風哥,七天前還是新竹一個剽悍堂口的堂主,不曉得今天晚上會死。

他一如往常地抽菸。

沒有感覺,只是一種戒不掉的惡性排遣,還有隱藏在煙味背後的無奈疲倦。

他感到前途茫茫,就因為一個女人,弄得整個堂口四分五裂甚至還得偷渡跑路。

前方引路的手電筒忽然滅了。

那是什麼暗號?

一個男人,一個手上拎著紅色紙箱的男人,靜悄悄站在船邊。

「對不起,想請你做一個夢。」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