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7)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7)

紅色的小紙箱,一個一個被送到天橋下。

紅色小紙箱先是放在大紙箱裡,沈澱下一個又一個恐佈到無可名狀的夢境。

然後紅色小紙箱被扔到一旁。

原本拿來裝大型電器的大紙箱,卻漸漸從裡面透到外面,給染成了血紅色。

血紅色的,凶夢。

一開始,凶夢奇貨可居,搶夢的人絡繹不絕。

直到有人親眼看見,那些裝載了凶死夢境的紙箱,會動。

會動。

一說是靈魂。

一說是作祟。

又說是臨死前的意念太強。

當然也有人說是鬼扯。

然而,有件事絕非鬼扯。

某一個人,在某一天,帶了某一個朋友,來到天橋下,說要買一個很色很色的夢,送給他當生日禮物。

某一個朋友滿懷期待地躺進了紅色紙箱。

一個小時後,某一個朋友在紙箱裡慘叫屎尿齊出掙扎崩潰拳打腳踢。

直到紙箱整個破掉,他才像喪屍一樣抓狂地摔了出來,而他瘋狂爬行在地上的雙手手指,沾黏著自己破碎黏稠的眼珠,而他究竟在夢裡承受過什麼,也不會有人知道。他這輩子連將一湯匙的飯送進自己嘴裡,都辦不到了。

那些圍繞在紅色夢境周圍的詭異傳說,終於令那些夢,成了真實的詛咒。

很多只想在夢境裡尋求一點溫暖的人,完全不敢嘗試。

有人在夢裡瘋掉。

有人試圖將恐懼當做怪獸來馴服,或者,馴服自己。

古怪的壞消息傳了出去,漸漸引來了一群躍躍欲試的,自認特立獨行的人。

他們稱自己為,惡夢衝浪者。

有一種自居「精神意念上的極限運動者」的意味。

惡夢衝浪者裡,有幾個上市上櫃的大公司老闆、社會議題的網路社群意見領袖、敢夢敢衝的鷹派社運人士、當然也不乏黑道裡想進行顛覆改革的幾個年輕面孔,他們在做夢之後還會一起開會討論夢中的困境。

他們開始競標第一手的,紅色紙箱裡的凶夢,希望藉由體驗到百分之百的巨浪恐懼,好提昇在真實人生裡的抗壓性,學習如何在極端的情緒險境中都能保持理性,面對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

紅色兇夢的能量強悍,完全顯現在紙箱的顏色上。

第一手的兇夢令紙箱鮮紅欲滴,即使被夢過十幾手,都還殘存著基本的微波能量,紙箱的顏色還是透著淡淡的暗紅,此時的夢才有惡夢衝浪者之外的一般人敢去體驗看看。

直到紅色完全褪去後,黑草男才會將紙箱燒掉,有很多人都看過,焚燒中的兇夢紙箱會發出疑似人的痛苦哀號,或劇烈的喘息聲,並在火焰中吞吐成血紅色的濃煙,妖異得莫可名狀。

都是傳說。

也都不是傳說。

黑草男是無所謂。

對活在煙霧裡的黑草男來說,有人願意買的夢,就是有價值的夢。

唯有夢的交易與繁衍,才能讓紙箱國在真實與虛無間……

幽幽地,擺渡出一條生存之道。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