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16)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16)

任務就是任務。

一如以往,不夜橙花很多天在計算,如何在殺死最少人的情況下完成。

顯而易見,這次的單子牽涉到了很骯髒的警局內鬥黑幕,至於這個便衣警察在內鬥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不夜橙自然會在連日觀察中慢慢摸清楚。

清楚整個幕後故事後,什麼時機動手,該怎麼動手,動手時該拖誰下水又不該牽扯誰進來,動手之後如何全身而退,才有全局了然的概念。

出國作事一向太消耗精神,每次回來都瀕臨崩潰。

不夜橙喜歡在台灣慢慢地跟目標耗日子,編故事,累了就去天橋下買夢。

他一直想著目標A,反覆回憶著那些現實中不可能出現的古怪對話……

話說,後來不夜橙再回到天橋下買夢的時候,那一個粉紅色紙箱還在。

紙箱嚴重破損,結構鬆鬆垮垮,裡頭淡淡的體香沒了,取而代之的,是不曉得多少個中年大叔躺過的嚴重狐臭。

不夜橙忍不住又買了一次,差點沒給熏死。

然後又犯賤多買了一次。

只是在那個頂樓天台的夢中,夢的氛圍薄了,憂鬱的雲層變淡了,濕潤的空氣變輕了,而那個目標A,也不再是目標A,變成了一個只會重複已經重複過很多次對話的角色女孩。

不夜橙冷冷地看著角色女孩演繹了沒有生命的對白,與毫無溫度的表情。

夢的尾聲,女孩一轉身下樓,就只留下不夜橙獨自一人站在蒼白的崩解中。

這似乎是可以想像的,奇蹟結束。

雖然是意料中事,不夜橙還是難掩失落。

「那個,之前在這個紙箱裡做夢的女生,後來還有來過嗎?」

站在剛剛睡過的粉紅色箱子旁,不夜橙假裝不經意地打呵欠。

「沒。」

黑草男抽著菸,將已經嚴重破損的粉紅色紙箱摔到草地上,點了火。

每天晚上,都會有好幾個沒有販賣價值了的紙箱被這樣燒掉。

雖然沒有真正的依據,但看起來,火焰會根據這些夢的內容而有稍微不同的顏色。有的夢燒起來是炙熱的大黃大紅,有的夢帶著淡淡的憂鬱藍燄,有些夢發出的火光裡透著綠綠的妖魅,有的夢燒出白色的濃煙,有的夢燒出黑色的滾塵。

粉紅色紙箱,連同裡面稀薄到無法成形的夢,慢慢燒成了漂浮藍色的灰燼。

「是嗎?」不夜橙目送了目標A燒成了煙,試著面無表情。

燒成那個樣子,應該不會痛吧?

畢竟只是一種幻覺。

「怎麼那麼多感慨?」黑草男似笑非笑。

「沒,只是覺得有些對話很有趣。」不夜橙聳聳肩,微微皺眉:「不過,你可以幫我留心一下那個女孩子嗎?如果你看到她來賣夢,幫我保留她第一手的夢,別讓任何人給睡了。」

「……你愛上她了?」

「大概吧。」

不夜橙不想提到夢的特別之處,只好假裝就是這麼簡單。

黑草男吹出了一大口煙,讓人無法看清楚他的表情。

「如果她再來賣夢,我會稍微注意一下的。」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