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4)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4)

這個城市的混沌夜色下,沈澱了很多色彩迥異的故事。

拎著紅色紙箱的低調殺手,靜謐地進行死神的運算。

阿克與小雪的妖怪愛情故事,也持續在這個城市角落不斷往前推進。

還有一些故事,並不在這個城市清醒的時候蔓延。

天橋下,不夜橙將一個紅色紙箱放在地上。

根本沒有驗貨的必要,黑草男直接打開了女孩的初夢相迎。

「麻煩你了。」不夜橙躺進紙箱,嘴角微揚。

黑草男一吹煙,煙氣覆蓋了整個紙箱。

「送君千里,終須一夢。」

————————————————————————-

不夜橙站在紅路燈下。

人行道上,兩個正瞎玩得很起勁的男孩女孩。

「嗨!不夜橙!」目標A熱情地打招呼。

「注意。」不夜橙笑笑,手指指向阿克。

「時速一百五十公里的快速直球!」阿克大叫,手裡虛抓著一團空氣丟出。

「鏗!」小雪自己配音,雙手握著假想的球棒用力一揮,看著天空。

阿克看著天空,脖子移動假裝看球飛行路線。

「不會吧?是個超級界外球。」阿克搖搖頭。

「哪是!明明就是全壘打。」小雪堅持。

「界外球。」阿克故意裝認真。

「全壘打!」小雪裝生氣。

「全壘打就全壘打。」阿克兩手一攤。

不夜橙莞爾,這個男孩,很好,很青春。

小雪喜歡他,不夜橙也為他們高興。

「走!我們去慶祝這隻全壘打!」小雪伸出手。

「去哪慶祝?」阿克也沒避嫌,就這麼握住小雪的手。

顯然嘗過女孩掌心的溫柔觸感,很難再抗拒吧,不夜橙非常能理解。

「等一個人咖啡?」小雪提議,搖晃著阿克的手。

「這幾天三不五時就去那裡,還是找別間探險吧?」阿克否決。

此時夢境場景快速融接到別處,一間新開幕的日本料理店矗立在眼前。

料理店的名稱叫「幻之絕技」。

「感覺像是一間爛店。」不夜橙喃喃。

「我也覺得。」目標A轉頭拋下這麼一句。

阿克與小雪探頭進去看,店裡似乎沒什麼客人,也沒開冷氣,吊在天花板的日光燈還忽明忽滅,只有一個正在打盹的胖胖中年男廚師。

「沒什麼人,應該很難吃吧?」小雪皺著眉頭。

不夜橙豎起大拇指。

廚師顯然就是老闆本人,他滿不在乎地將菜單丟到兩人面前。

菜單浮現在半空,有超勤勞握壽司、超涼薄荷牛肉片、超新鮮生魚片、超快速比薩、超營養綜合快炒、超濃巧克力情侶小火鍋等,全都是超字輩的料理。

「阿克你看,陳美鳳耶!」

小雪指著牆上懸掛的宣傳照片大叫。

陳美鳳與胖胖廚師偌大的合照掛在牆上,看來這廚師同時也是老闆的身分。

宣傳照片裡的老闆似乎正偷看陳美鳳深陷的乳溝,而陳美鳳瞪大眼睛豎起大拇指,表情好像許多豐富的滋味一起萌在心頭似的,照片下的介紹,則寫著美鳳有約跟節目播映的日期。

「陳美鳳是誰啊?」暫時脫離劇本演出的目標A不解。

「一個很有名的美食節目主持人。」不夜橙歪著頭解釋。

「這個夢的細節好多。」目標A嘀咕。

「可見小雪非常珍惜跟阿克約會的記憶,連做夢都很努力複習。」不夜橙笑著。

的確,細節很多。

店裡還懸著一張龍紋匾額,匾額比照片顯眼多了,上面寫著「羊入虎口」四個歪歪斜斜的大字,字雖然稍醜、卻散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狂霸魄力,落款則寫著「哈棒老大」——即使在夢中,那四個字還是散發出很驚人的能量。

「想吃什麼?」阿克說:「我想吃生魚片跟握壽司。」

「我要吃巧克力情侶小火鍋。」小雪當然這麼說。

兩人點了菜跟飲料,蓬頭垢面的老闆一言不發,卻起身走出店。

「去哪?」不夜橙抓頭。

劇本裡的阿克與小雪當然也不知道老闆出去做什麼,兩人轉頭觀察,發現老闆晃動肥胖的身軀跨越馬路,走進對街的頂好超市,隔了五分鐘才提了兩大袋食材出來。

當著兩人的面,老闆毫無廉恥地將塑膠袋裡的東西到在櫃台上,一瓶家庭號可樂、一尾死魚、一塊切好的鮭魚排切片、一盆冷凍火鍋料、一把青菜、一粒大番茄、兩顆生雞蛋,還有一堆七七乳加巧克力。

阿克與小雪嘴巴張得很開、眼睛瞪得超大,完全不能接受。

老闆在兩人面前點燃一個小火鍋,然後在兩個很不透明的透明玻璃杯杯裡,倒入剛剛買好的可樂。

「那不是他剛剛買的嗎?」不夜橙同樣難以認同。

「老闆,這些不都是你剛買的?」小雪忍不住發問。

「廢話,不然怎麼保證超新鮮?」老闆挖著鼻屎。

「老闆這不對吧?你剛剛才到超商買的大罐可樂不過才五十元,怎麼價目表上要賣我們一百元?」阿克十分震驚,看著牆上的價目表抗議。

「他賣我五十我再賣你五十,那我賺什麼?」老闆嫌惡地回應。

老闆將冷凍火鍋料的保鮮膜撕開,又說:「要吃什麼自己來,既然花了錢就不要客氣啊,錢就算丟進井裡都還會有噗咚一聲,東西要吃進肚子才會有超讚的感覺。」

不夜橙哈哈大笑起來,真是一個誠實到無敵自我的爛老闆啊!

阿克與小雪面面相覷,不曉得要不要馬上逃出火鍋店似的。

只見老闆將已經被超市處理好的鮭魚片,剁成大小不一的零碎片塊,放在保麗龍盤子上遞給兩人。

「超新鮮生魚片?」小雪忍住笑意。

「自己看,包裝上的保存期限到明天中午,現在還頂新鮮的吧?」老闆打了一個大哈欠,濃濃的口臭瞬殺了一隻飛在附近的蒼蠅,不偏不倚落在另一尾死魚的眼珠子上。

老闆伸手一彈,將昏厥的蒼蠅彈向阿克。

正驚訝超新鮮生魚片要價五百的阿克,仍憑藉一流的動物直覺閃頭躲開。

蒼蠅飛向不夜橙,不夜橙同樣本能地偏頭閃開。

「挑不挑食?」老闆拿起菜刀問。

「挑,挑得很。」小雪趕緊說。

「那就是不吃魚頭跟魚尾囉?」老闆的菜刀看起來很油膩,卻也鏽跡斑斑。

兩人猛點頭,老闆毫無遲疑將死魚頭跟魚尾剁掉丟垃圾桶,拿出果汁機,將去頭去尾的魚屍丟進去,然後將那兩粒雞蛋隨手亂敲,讓蛋白蛋黃跟幾片蛋殼也唏哩呼嚕流了進去。最後,老闆將最後一把青菜與番茄放進果汁機後,按下「絞碎」鈕,果汁機登登登爆攪了起來,晃得非常厲害。

「老闆,你剛剛沒刮鱗片也沒去內臟耶,失敗。」小雪雙手在頭上劃了個叉。

「那妳會不會刮鱗片?去魚內臟?」老闆的鼻毛很長,長到都打結了。

「不會。」小雪,她剛剛忘了說魚骨頭也沒拔掉。

「妳不會我也不會啊!」老闆說得理直氣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夜橙真的開始鼓掌大笑了。

果汁機劇烈晃動了一分鐘後終於停下,老闆將裡頭味道跟顏色都令人抓狂的漿汁倒在一個鐵鍋裡,點火加熱。

「那是什麼鬼東西?」阿克咬著指甲。

「融匯了蔬菜、水果、蛋白質跟一堆DHA跟ABCDEFG的超營養綜合快炒,專治挑食的不乖小孩啦,一個禮拜吃一次,保證比天天吃阿鈣、還要容易有健康的膝蓋。」老闆點了隻菸抽著,一手拿著鍋鏟象徵性地炒著超營養漿汁。

濃稠的漿汁在高熱翻炒下,漸漸變成類似比薩的怪東西,聞起來卻出奇的不壞。

「還滿香的嘛。」不夜橙嘖嘖。

「希望小雪等一下不要吃,拜託拜託!」目標A很崩潰。

老闆將快炒用菜刀切成兩半,阿克一半,小雪一半。

「一人吃一半,感情不會散。」老闆說,抽著菸。

「謝謝老闆。」小雪一手摀著嘴,一手拍著阿克的肩膀。

老闆點落煙蒂。

「老闆,我們點的是巧克力火鍋吧?」阿克還是沒忘記眼前快滾起來的火鍋。

「差點忘了,瞧你餓的。」老闆猛然拍拍自己的腦袋。

老闆將幾條七七乳加巧克力的包裝剪開,一條條放進沸騰的火鍋裡。

小雪用筷子撥弄湯水裡的巧克力條,肚子裡祟動著無限笑意。

阿克深呼吸,顯然在調整自己快要火山爆發的情緒,然後用筷子夾起剛剛那絕對不新鮮的生魚片,放進沸騰的火鍋裡燙熟。

小雪也跟著阿克這麼做,這種生魚片吃起來恐怕會跑好幾趟醫院。

「一切都是幻覺啊。」阿克此時才領悟到這間店名為「幻之絕技」的奧義所在。

「是啊真是世界奇妙物語啊。」小雪這才明白。

肚子早就笑痛了的不夜橙重新看了一次牆壁上的大照片,照片裡陳美鳳的表情原來不是醍醐灌頂,而是五味雜陳。

阿克與小雪就這麼燙著生魚片與火鍋料吃,畢竟煮熟了一切都好說,而且融化掉的七七乳加巧克力味道還真不壞,小雪甚至鼓起勇氣嘗了一口超營養快炒,看她的表情,好像還不至難以下嚥。

但誤闖進「幻之絕技」的兩人,都絕口不提那尚未出現的「超勤勞握壽司」。

「你不想看看超勤勞握壽司有多勤勞嗎?」小雪好奇死了。

「幹嘛自討苦吃呢?」一向正經八百的不夜橙已笑出了眼淚:「哈哈哈哈……」

「我的天啊,不會真的這樣演下去吧!」暫時脫離劇本的目標A都快哭了。

於是十分鐘後,老闆勉為其難地從冰箱裡拿出一個木桶,木桶裡當然是冷冷又刀槍不入的硬醋飯。

「陳美鳳就是咬著我的超勤勞壽司時跟我拍照的,坦白說我這個人做菜馬馬虎虎,但說到握壽司我可是慢火細燉,勤能補拙。」老闆叼著菸說話,一邊說煙蒂就一直落在醋飯裡。

阿克與小雪互看了一眼。

「吃,是一定不吃的,但既然花了錢,表演是非看完不可。」不夜橙失笑。

老闆東張西望,好像找不到他要的食料。

「馬的,剛剛把所有的魚肉都用光了,不得已,只好損失點讓你們吃我多年珍藏的好肉。」老闆從冰櫃裡扛出一塊肉,一塊光用看就覺得超硬的肉。

不知道冰了多久,那塊硬肉散發出寒冷的凍氣,老闆拿起那把油膩菜刀一砍,居然發出清脆的鏗鏘聲,還飄起零星的金屬火花,真是場流焰四射的豪邁料理。

「那是什麼肉啊?」阿克目瞪口呆。

「這塊肉可了不起了,它同時是霜降牛肉、神戶牛肉、德國豬腳、雞腿、岡山羊肉、薑母鴨,反正這歹年冬沒有人會在意這些,哈哈,哈哈。」老闆奮力剁了剁,總算砍了幾片薄肉下來。

老闆隨手抓了一把冷醋飯,配上一片來歷不明的薄肉,就這麼捏了起來。

就這麼捏了起來。

一捏,五分鐘過去了。

「太噁心了吧!」不夜橙真正覺得,要吃下那塊不斷被老闆抓在掌心的握壽司,絕對比他殺過的每一個人的死法,都還要殘酷!

「我真的很希望這個夢快點醒來!」目標A尖叫。

最後,就連十分鐘也默默捏過去了。

老闆終於累得停下來,將那握壽司放在兩人面前的保麗龍盤。

「握一個就要握很久,怎麼樣?不是蓋的吧?」老闆滿身大汗,氣喘吁吁說:「正所謂一分錢一分貨,就是這個道理。」

不夜橙看著那嚴重泛黃的握壽司,感覺到那握壽司正發出無法估計的負面能量。

老闆的手汗、黑色的手垢、掉落的煙蒂、神祕的庫存肉片、還有那致命的體溫通通混在一起。吃不吃?

「不吃。」阿克跟小雪在桌子底下,手牽著手。

「不吃?還是得付錢啊!」老闆叼著那根快燒到屁股的臭菸,一臉滿不在乎。

「小雪,比賽進行到第九局,我隊還落後對方一分,二壘有人,無人出局,打擊者該怎麼辦?」阿克開口。

阿克的筷子停在半空中,凝而不發。

「打帶跑!」小雪大叫。

阿克對著老闆飛擲出筷子,老闆哇哇怪叫躲開,兩人立刻就往店外衝。

店裡的夢境場景迅速崩塌,不夜橙當然跟著跑了出去。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