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11)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11)

「這就是你想成為殺手的理由啊?」

人來人往的咖啡店。

坐在不夜橙面前不斷用吸管攪拌冰塊的,是一個自稱殺手經紀人的男人。

不夜橙在走進這間等一個人咖啡店之前,已隔著窗先觀察了他許久。

這個不起眼的傢伙身上帶著一點點狼的氣味,看來不是他自稱的那麼簡單。

「有什麼問題嗎?」不夜橙火紅的眼睛都赤出血了。

「有啊,問題很大。」經紀人聳聳肩。

「……」

「前兩天你已經完成了我的試驗,所以你現在好端端坐在我面前,當然,可能……或許可以是一個殺手吧。」經紀人不慍不火地鋪陳屬於死亡的世界:「但你夠不夠資格成為一個殺手,得看你能否嚴格遵守職業殺手的三大法則,還有,三大職業道德。」

這麼多規矩……不夜橙皺眉:「說吧。」

經紀人將自己的身體慢慢彎向前,用微笑打量著不夜橙的赤紅雙眼。

這個剛剛改行不久的殺手經紀人,必須在這一刻判斷——眼前這位剛剛通過奇蹟測試找到自己的人,是不是能夠承擔每一個殺手都能承擔的必要規範。

若否,以下的對話就不該發生。

經紀人歪著頭。

「三大法則之一,不能愛上目標,也不能愛上委託人。」

「嗯。」

「三大法則之二,絕不透露委託人的身分,除非委託人想殺自己滅口。」

「是。」

「三大法則之三,下了班就不是殺手,即使喝醉了、睡夢中、做愛時,也得牢牢記住這點。以上是職業殺手的三大法則。」

「我不懂這三點,對我,或對任何想幹這一行的人會有什麼困擾。」

面對不夜橙的質疑,經紀人笑了。

雖然經紀人並不歧視也不討厭自己的職業,可殺人絕對不是什麼好光彩的行業,經紀人一向不喜歡招募新人,仰賴的幾乎都是一本快爛掉的筆記本,上面記錄著許多老殺手的資料。

但是在這個道德越來愈混亂的社會裡,只有越來越多想把別人殺掉的買家,要滿足那些可怕的慾望,就要有越來越多的狠角色進來這個黑暗世界,供需才能平衡。

所以這個經紀人立下了非常特別的召募制約。

能夠破解他的召募制約一路來到他面前的人,肯定是死神選定的鐮刀手。

他相信,離開這間咖啡店時,他並不需要用到「反悔」的非常手段。

「三大職業道德之一,絕不搶生意,殺人沒有那麼好玩,賺錢也不是這種賺法。」

「同意。」

「聽好了,問題就出在三大職業道德之二,若親朋好友被殺,也絕不找同行報復,亦不可逼迫同行供出雇主的身分。嗯?」

「我的前老闆不算我的親朋好友,只是一個給我錢要我保護他的人。他被殺,算是我辦事不力,我當然可以找同行討回這筆帳,我也當然可以逼迫同行吐出他背後買家的身分。」不夜橙的眼神充滿了挑釁:「這不算是違背職業道德吧?」

「我想這是一樣的意思。」經紀人堅定地說:「同行同氣,各不相仇。」

「是嗎?違背了會怎麼樣?」

「沒有人能違背。」經紀人拒絕具體的威脅,只想強調這一點。

「我說我辦不到呢?」不夜橙嗤之以鼻,眼睛卻開始檢查咖啡店的環境。

「我們都不需要向對方證明,彼此要付出的代價有多大吧。」

兩人陷入沉默。

經紀人沒有帶槍。槍枝對他來說只是一種可能性。

不夜橙沒有帶槍。他可沒有隨時準備殺人的那種偏執。

但桌上有一把叉子,兩個玻璃杯,一只玻璃水壺,已足夠其中一人走不出這間店。

這兩個人,都很危險。

這兩個危險的人,都知道對方很危險。

若其中一個人若走不出這間店,另一個人走出這間店時的姿勢,也不可能好看。

「還要加點什麼?我們再半小時就要打烊。」

突然闖進兩人對峙的,是一個留著俐落短髮的女人。

傳說中什麼咖啡都調得出來的神之咖啡手,阿不思。

「來一杯,世界和平之我很喜歡這間店之省省吧我們兩個混蛋。」經紀人攤手。

「我不用,謝謝。」不夜橙微微往後。

阿不思轉身離去,留下忽然有些尷尬的氣氛。

「……先說第三條吧?」不夜橙勉強打破語言的僵局。

經紀人笑了。

「三大職業道德之三,保持心情愉快,永遠別說「這是最後一次」。」

「這簡單。我們談回第二條。」

不夜橙無奈地瞪著經紀人,語氣間不知道在壓抑什麼:「跟你說明白了,殺人對我來說,絕對不是單純的一種職業技術那麼簡單,我一點也不喜歡殺人,殺人更絕非我的興趣。之前我當保鏢,在保住老闆的性命為前提下不得不動手才會殺人,才是我勉強認同的,唯一的理由。現在,我暫時當看看職業殺手,只是為了方便找到把我逼到絕境的那個人。」

「……」

「我並不仇恨那個人,只是我必須藉由殺了他來改善發生在我身上的狀況。只要找到那一個人,從那一刻開始,我即刻金盆洗手,不再是殺手,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正好手裡有一把槍的人,怎麼樣?」

此時經紀人已經看出不夜橙的眼神並非充滿怒氣,而是暴躁。

一種困獸之鬥的疲乏與焦慮。

「這是你不當殺手的制約嗎?」經紀人唔了一聲。

「制約?」

經紀人抓起頭,沉思起來。

這倒是一個對殺手職業道德意外的破解,不,是反轉之道。

「你不為尋仇?」

「表面上是,但實質上不然。」

「你找到了那一個幹掉你老大的殺手的那一刻,你就即刻退出這一行?」

「是。」

不夜橙似乎看到了藏在經紀人語言中的缺口,馬上又接著:「如果這個說法不行,就改成,我一找到了當初把子彈射進我腦袋裡的那個傢伙,我就馬上不幹,永遠不幹,當回一個普通人。」

姑且說得通?

「老實說我不知道你的講法通不通,或許可以吧?我不知道。」

經紀人看起來有點苦惱,不過眼角還是笑出了一條溫暖的縫:「不過我們就試試看吧,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經紀人,不過我也跟你說明白了,我只提供你該下手的目標資料,完全,完全不會提供你任何一個其他殺手的相關資料,簡單說就是我不會幫你完成你金盆洗手的條件,你得靠自己的機運。怎麼樣?」

「合理。」

「等一下,你得先好好自我介紹一番,告訴我你的擅長與不足,你的怪癖與堅持,你對接單類型的特殊偏好或特殊厭惡等等,然後,我會跟你一起討論出彼此聯絡的特殊方法,培養互相保護的默契。」

「嗯。」

「合作剛開始,你對我不必了解太多,我也不會太過問你的私事,反正只要合作的單子多了,我們自然就會有更多的相互理解,這些相互理解,一定也會對彼此的工作很有幫助。你不必告訴我真名,但你想我怎麼叫你?」

「我沒想過代號。你呢?」

「九十九。」

經紀人伸出手:「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的,九十九。」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