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8)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8)

海帶,筍絲,豆干,滷蛋,燙青菜,鯊魚煙,嘴邊肉,赤肉捲,皮蛋豆腐。

「記者目前在林森北路的某郵筒前,為您持續報導近一年來橫行台北地區的郵筒怪客消息,郵筒怪客在一個多月前消聲匿跡後,今天晚上又再度犯案,從鏡頭可以看見郵筒呈現半焦黑的狀態,雖然消防人員緊急灌水搶救,但裡面的信件仍付之一炬,警方表示無法判斷是否是同一人所為,或是經過模仿的犯行,警方正式圖調閱附近便利商店與社區監視器觀察是否有可疑人士——」

路邊的小吃麵攤,老闆一邊大火炒繕魚,一邊瞥眼看電視新聞。

「燒郵筒……燒郵筒……郵筒到底有什麼好燒的?比起這個奇怪的郵筒怪客,我們的工作正常多了。」九十九點了一桌子小菜,大快朵頤著。

「的確。」不夜橙看著電視,筷子跟嘴巴沒有停下來。

這個燒郵筒的怪人,不曉得是精神病發作,還是跟朋友打賭賭輸了,沒事就去燒燒郵筒,到底想幹嘛啊?就連不夜橙也難以理解。

老闆將一盤炒繕魚胡亂放在桌上。

「最早……好像去年這個郵筒怪客就出來了,應該還記得吧?就聖誕節的前夕的樣子,他連續燒掉了五個郵筒,把一大堆人家都還沒收到的聖誕卡都燒掉了哈哈哈哈,真是有夠憤世嫉俗的啊!」九十九哈哈大笑,看起來心情很好:「上次燒聖誕卡,這次不曉得是要燒什麼?搞不好是中學生要燒成績單!」

「是有可能。」不夜橙莞爾。

「最近看你,話雖然變少了,精神好像不錯,胃口也不錯。」九十九嘴巴裡都是東西,話說得含含糊糊:「睡得還好吧?」

「很好。」

「很好,很好是很好。」趁著一股大吃大喝的氣勢,九十九乾脆把話說直了:「不過我聽曉茹姊跟鄒哥說,你最近有點反常,一直跟大家討工作,怎麼,各方面都沒問題吧?」

「只是想多做事。」不夜橙莞爾,果然還是傳出去了。

「造孽啊你!」

「不敢。」

「那,現在有張單子,要去一趟上海,價錢很不錯,再加上一張在成都的單子,一口氣搞定的話對你非常划算。」九十九頓了頓,戳起半顆滷蛋送進嘴裡:「如果你肯讓我聘一個鬼子幫你,調查的工作就少一大半,你只要專注在該做的事情上,很快就回台灣了。」

說到鬼子。

不夜橙一直無法理解鬼子為什麼可以在殺手的世界裡存在。

雖說殺手是一份工作,但奪人性命絕不是什麼光彩的事,今天殺人,明天被殺,職業風險本身已無法估計,卻要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交給另一個素昧平生的人,實在是非常不合理。

「那還是不了,我現在只接台灣的案子,還請你多多介紹。」

「也是,睡眠第一。」

兩個大男人把桌上的小菜全部一掃而空。

九十九起身結帳,順手用力拍了拍不夜橙的肩膀。

「保重了朋友,多做事很好,不過千萬要記住,事事小心——千金難買運氣好。」

「知道了,千金難買運氣好。」

九十九離開。

不夜橙的手上多了一個厚實的牛皮紙袋。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