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2)

不夜橙在陌生的床上醒來時,心中一片空洞。

這是他唯一的夢。

唯一的,屬於自己的夢。

床頭沉默的電子時鐘告訴不夜橙,他的忍耐力只剩下三個小時又十一分鐘。

區區三小時又十一分鐘,就忍不住走向天橋的霧裡……

刷完牙,洗了個勉能醒神的冷水澡。

到樓下吃了個馬來西亞風味的早餐,塗滿Kaya與牛油的烤土司,一片半熟蛋,一杯白咖啡。

用最慢的速度游泳了一個小時,然後又沖了一次簡單的熱水澡。

回到房間,不夜橙慢慢將客房服務送洗回來的衣服,收進放在窗下的行李箱裡,一件一件疊好。每條內褲,每雙襪子,每條領帶,都依照顏色的深淺妥善地歸類,放好。

闔上行李。

這一趟出差到吉隆坡太久了,真的太久了。

五個禮拜下來,不夜橙對於這個極度單調的夢境已到了完全無法忍受的程度,如果今天晚上再經歷一次千篇一律的天橋迷霧,頂多就捱兩個小時吧。

坐在窗邊,臉倚著從對面大樓反射過來的陽光。

「……」不夜橙看著停在窗外窄小陽台邊邊的,一隻慢慢散步的小雀鳥。

不夜橙將一片蘇打餅乾的角捏成碎片,散倒在窗邊。

小雀鳥搖搖晃晃走了過來,低頭啄食。

「嗯。」不夜橙凝視著小雀鳥細小的眼睛,覺得焦距已經有點鬆散。

嚴重睡眠不足的不夜橙很清楚。

今天,若非死神的最後召集,就是自己崩潰的臨界點。

「再見。」不夜橙看著小雀鳥飛走。

阿密爾。

阿密爾必須死。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