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3)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33)

麥當勞裡,二樓。

幾個把速食店當K書中心的重考生,不斷地在教科書上劃重點。

兩個正在進行日文一對一教學的家教師生,妳説一句,我複述一句。

一個連日研究報紙求職欄的中年男子,不知道今天會不會真正打出一通電話。

一個趴睡在桌子上的流浪漢。

幾個看似搞直銷的年輕男女正聚在一起練習推銷話術。

一對沒錢上賓館的情侶窩在角落調情,偶而發出奇怪的嘻笑聲。

三個年紀相仿的年輕男生,拿著食物托盤,找了一張靠窗的小圓桌坐下。

一個戴著黑色粗框眼鏡。

一個有著油膩的自然捲。

一個將襯衫紮進牛仔褲裡。

但誰戴粗框眼鏡,誰自然捲,誰將襯衫紮進牛仔褲裡,都不重要。

都是與其擦肩而過時,任誰都不會有任何記憶的平凡面孔。

桌上一份大麥克餐,一份麥香魚堡餐,兩人份的麥克雞塊餐,中間堆滿了薯條。

過分的沉默在陌生的進食間緩緩進行,三個人都在低頭玩手機,上網,打遊戲,群組對話,收發信件,線上寶物交易,發廢文,彼此省下暗中互相觀察的人際伎倆,專注在各自的世界裡不可自拔,直到最後一根薯條也消失在桌上。

終於,其中一個人開口。

「我個人是覺得,應該不用自我介紹了吧。」

「我剛剛想了一下,我們至少需要基本的信任。」

「不反對,自我介紹不算什麼基本信任,但至少是一個開始。」

「我剛剛想了一下,安全起見,我推薦使用代號。」

「ABC這樣嗎?我個人是覺得愚蠢。」

「反對,互相稱呼是必須的。」

「有了代號就有了分別,我個人是覺得,從今以後我們是一體的。」

「反對,這件事上大家都是一體的,但除此之外我們還是獨立的個體。」

「如果你是抱持這種想法,一下子獨立個體一下子大家一體,註定失敗。」

「我剛剛想了一下,在事件前我們是獨立的三個人,事件後就沒分別了。」

「不反對。你們説的有道理,事件後就沒再無分別了。這種決心我會練習。」

「那就不需要名字跟代號了,背景也一起忽略吧。」

「我個人是覺得,直接提出方法,實際討論,省略一切階級化的過程。」

「……不反對。」

三個看似完全不熟悉彼此的年輕人,彼此用言語打探,在特殊的意志下,以非線性的速度展開沒有旁人聽得懂的怪異對話。

「以後我們必須有一個根據地。」

「不反對,但麥當勞不好嗎?」

「我個人是覺得,這裡的監視器太多了。根據地比較有秘密的感覺。」

「在找到確實的根據地之前,我們變換不同的速食店討論會比較安全。」

「不反對,但只是用嘴巴討論,沒有安不安全的問題。現階段監視器也沒什麼。」

「我個人是不知道有哪裡可以當根據地。」

「我剛剛想了一下,比起根據地,這種三人一體感,應該快一點建立。」

「不反對,但怎麼建立?」

「……」

無人答腔,三個人再度陷入沉默。你看我,我看你,你看你。

然後一起低頭看手機。

過了幾分鐘,其中一人抬頭。

「我個人是覺得,有些小孩子放學後常常沒有馬上回家……」

「小孩子容易上新聞。上新聞很好,但不是現在。」

「反對。」

「那用狗呢?」

「殺狗證明不了什麼,只證明你敢殺狗。」

「反對,殺狗的人都是心理變態。」

三人再度陷入沉默。

十分鐘後,才又有人把頭抬起來。

「我剛剛想了一下,我家附近有一個自己獨居的老人。」

「他撿破爛嗎?」

「不撿,就只是單純一個人住,偶爾會跟別人討酒喝。」

「附近的鄰居跟他熟嗎?」

「都看過他,但都想避開他。因為他很臭。」

「有兒子還是女兒嗎?」

「不知道,他自己說不定也不知道。」

「不反對。」

三個人不約而同,朝彼此微微點頭。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