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4)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4)

當不夜橙從情婦的房子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洗好了手。

他的表情看起來有一點高興。

坦白說,如果今天阿密爾再不來打砲的話,嚴重失眠的不夜橙不得不考慮衝進酒吧硬幹的方案,那麼五個禮拜以來的觀察就成了徒勞無功的自我欺騙。

謝天謝地,阿密爾的老二終於硬了。加上其中一個管家請了病假沒來打掃,讓不夜橙的狙殺算式少了一個人,真是意外收穫。

惡霸阿密爾躺在浴缸他自己的血裡,手裡拿著剛剛用來處理這房子裡一切悲劇的槍——把情婦在床上爆頭,把門房與管家一起擊斃在儲藏室,再用最後一顆子彈從後方高難度地把自己的腦袋轟掉,結束疑似惡貫滿盈的一生。

不把廚師算在裡面的話,剛剛這房子一共死了四個人。

這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樣的離奇故事,就交給警方跟記者聯手當編劇了,反正這種開放式的結局不在雇主的要求之內,算是不夜橙的隨手相贈,而警方為了不想點燃幫派復仇的導火線,想必也會胡說八道出一個不差的故事。

不夜橙搭上一台空蕩蕩的公車離去。

完成任務的他身心滿足,額頭頂著車窗玻璃,頂出了一個筋疲力竭的朦朧印子。

從飯店櫃檯領取了寄放的行李,招了一台由華人開的計程車。

司機從後照鏡看清楚了不夜橙,大家都是華人,頓時露出親切的笑。

「先生,你從哪來啊?」

「台灣。」

「這次來馬來西亞幾天?好玩嗎?」

「沒怎麼逛,就只是一般出差。」

「是嗎?都吃了什麼東西啊?」

「什麼都吃,隨性。」

夠了,不夜橙打了個拒絕說話的冗長喝欠。

機場。

一切如常地,在任何麻煩形成之前順利從海關手上接過了剛剛蓋章的護照。

飛機還沒起飛,完全放鬆了的不夜橙一閉上眼睛,就累得睡著。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