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5)

殺手,末路花開的美夢(5)

不意外,又是這個夢。

又是這座天橋,也還是那支菸孤孤單單點著。

不夜橙站在橋上,瞥眼看著那支似乎是被放在扶手上的菸。

還是一樣的天黑,還是一樣無法看清前方。

空氣中充滿了尼古丁的焦味,眼前的濃霧似乎來自那一支正在燃燒的菸。

即使如此懷疑,不夜橙也試過將菸彈開,彈開了好幾次,但每一次少了菸對整個夢境也沒有任何改變,這次也就任憑它繼續燒著吧。

面對煙霧,不夜橙依舊看不清前方的煙霧繚繞裡藏了什麼玄機。

明明知道是在做夢,卻無法憑藉著意志力改變這個夢境裡的任何狀態。

「無論如何,這次一定要睡久一點。」

不夜橙無奈地在煙霧的這頭站著,坐著,蹲著,躺著。

時間在夢境裡,對不夜橙來說是一種很過分的煎熬。

枯燥。

終於,不夜橙的忍耐力給逼到了極限中的極限。

不夜橙往前走,走進了霧裡。

…….

「先生,喝點什麼?」

空服人員親切地推著餐車,經過剛剛開下眼罩的不夜橙旁邊。

雙眼佈滿血絲的不夜橙要了一杯水。

毫無胃口。

看了錶,時間不過才過了一個小時又三十七分,顯而易見忍耐力已瀕臨崩潰。

口乾舌燥,飽受折磨的肝臟也快燒焦了吧?

即使如此,不夜橙拒絕馬上闔眼,再度進入那一個枯燥的夢境地獄。

不夜橙將眼罩塞進座位前方的時候,發現一紙突起的牛皮紙袋放在購物雜誌前。

他笑了。

每次,每次都發現不了這個牛皮紙袋是怎麼偷偷地來到自己身邊的。

牛皮紙袋裡裝了三張紙,紙上漂浮著充滿魔力的文字,書寫著來歷不明的故事。

位於高空兩萬公尺上,死神捎來,獨屬於殺手的私密慰藉。

斷裂,浮游,詭異絕倫,莫名其妙。

每一個殺手剛剛完成任務的時候,都會收到一份名為「蟬堡」的故事。

蟬堡是極為奇特的小說,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從門縫底下被送達,遞件者不詳,也肯定不祥,遞件的目的無人確實參透,蟬堡究竟是誰的創作也沒有人知道答案。

這份裝在牛皮紙袋裡的小說都僅僅只是其中一個章節,有些章節熱鬧精采,有些章節索然無味,有的扭曲黑暗,有的意義晦澀,有的平鋪直白,每一個懸浮在異世界裡的章節,都像蜘蛛絲一樣彼此連結。

故事與故事彼此連結,也連結起了每一個活在死神眷顧下的殺手。

有人說,從未有殺手蒐集全整套蟬堡的故事。

也有人說,曾經有殺手得到過全套蟬堡,因此領悟了傳說中的槍神奧義。

有人言之鑿鑿,蟬堡蒐集齊全的一天,意義等同於達成制約,必須果斷隱退。

更多人相信,蟬堡根本不可能蒐集齊全,因為幕後的書寫者根本停不了筆。

有的殺手認為,從門縫底下收到的蟬堡僅僅屬於自己,獨一無二,不宜拿來交換。

但也有殺手努力嘗試跟別的殺手交換自己得到的章節,好擴充對蟬堡的了解。

無論對蟬堡的故事或是創作幕後的種種臆測有多大的歧異,在任務完結後品嚐神祕的蟬堡,絕對是每一個殺手的期待——那意味著平安歸來。

困頓不已的不夜橙像是看見了一滴名為毀滅的希望。

現在的不夜橙,身上的每一吋皮膚都還帶著死亡的氣息,彷彿閉上眼睛也能透過指尖的奇特觸感去閱讀故事的內容,讀起來特別冷冽,特別尖銳。

這個失夢的殺手,就這麼在昏暗的座位上讀起了他的額外報酬……

回到頂端
%d 位部落客按了讚: